番外篇卷一 第二十九章 腦漿,京觀

  幾人都是老江湖,經過我這么一提醒,依韻公子琢磨了一下,也覺得不對勁。放在門上的手又放了下來,回頭對我說道:“有埋伏?”

  我搖頭說道:“不知道,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這話兒若是在先前說起,依韻公子或許還沒有什么感覺,然而當瞧見我斬首俞千八的那一劍之后,就曉得了一點,有著這樣能力的高手,對于自己的感覺,絕對不是胡亂而為的,必然是有著足夠的預感力,方才會這般說起。

  依韻公子將耳朵貼在了門縫處,仔細地聽了一會兒,方才搖頭說道:“沒動靜,沒有被埋伏的跡象。”

  他沒有發現什么,不過旁邊的秦伯卻說道:“一個照面都將我們給拿下了,這樣的組織。怎么著都不能夠小瞧。事實上,我們兩人能夠出來,也多虧了小陳的搭救,要不然即使我們脫離了水牢的限制。想要離開地牢,也得一番苦戰,怎么可能如若無物一般,在這個地方肆意穿行?”

  他這般一說,我們都不由得點了點頭。而想起剛才的鐘聲,也許并非是做禮拜,或許是召集人手,抵抗侵入者呢?

  不過不管外面到底是什么,我們都不能待在這兒,我眼睛一轉,想來一個法子,去將那瓦羅阿的尸身給翻了出來。示意依韻公子開門,我則用一根棍子,將瓦羅阿的身子四兩撥千斤地挑了起來。兩人協調一番,接著將瓦羅阿給推出了門外。

  在開門出去的一瞬間,我聽到一陣沉悶而嘈雜的音爆聲,充斥著整個通道空間,而那瓦羅阿的尸身,則在一瞬間,被子彈撕成了碎片。

  砰!

  依韻公子猛然將那鐵門給合上,連帶著將鎖封住,喘著粗氣,看了我一眼,不由得后怕地說道:“這幫家伙一定是確定了什么,要不然也不可能無差別攻擊的——還好我們剛才沒出去,要不然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得死在亂槍之中。”

  我沒有理會依韻公子投過來的感激目光,而是指著遠處的盡頭說道:“那兒有個通道,不知道能不能出去。”

  秦伯眼睛一轉,似乎想到了什么,焦急地說道:“事不宜遲,快走!”

  三人不在管這邊的嚴正以待,拔腿就走,箭步而到,我推開那扇鐵門,里面的燈光昏暗,穿過一條散發著血腥之氣的長廊,我們瞧見走道上面有好幾個房間,我順手打開一個,瞧見是個小房間,里面就擺著一張大床,兩具赤裸的羔羊躺在上面,因為恐懼,抱得緊緊,而有一個渾身刺青的家伙則詫異地回過頭來,沖著我們嚷嚷地喊著。

  這回我聽到了對方的話語:“你是誰?”

  沒等我回答,旁邊的秦伯一個箭步前沖,手呈鷹爪,直接打在了對方的肩膀之上,那人下意識地回避了一下,結果這一抓,直接打在了對方的腦袋上。

  咔!

  看著并非很沉的手勢,結果秦伯的這一爪卻輕松地將那男子的腦殼給掀開,將里面奶黃色的腦漿給掏弄了出來。

  不問緣由,不問身份,直接一個字——殺!

  慈眉善目的秦伯在這一刻,再也沒有了先前那個悲痛欲絕的老者形象,而仿佛殺神返世,毫無一點兒回旋的余地,而當我瞧見他將騰騰殺氣的眼神瞄準到了床上哭泣的少女時,下意識的往前一站,攔住他道:“秦伯,她們也不過是些可憐人。”

  遇見我,秦伯那充血的眼球方才舒緩一些,深吸一口氣道:“小陳,見笑啊……”

  我搖了搖頭,看著頹然倒地的這具尸體說道:“沒,他該死!”

  自然該死,這個巢穴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參與了對秦伯女兒的奸污,若說巴干達巫教里面有幾個好人,我也是相信的,但是若說這個正在實施欺凌的家伙是,我肯定不同意。

  該殺的人,我從來都不會阻攔。

  殺完一人,秦伯意猶未盡,連著又推開走道的幾個房間,那里有的有人,有的沒人,不過只要是男的,唯一的下場,就是最后都變成了死人。

  一路殺,到了最后,竟然來到了一處大廳里,那廳里有好七八個身穿藏青色長袍的家伙,而在正中間,居然是一個堆滿了骷髏頭的京觀。

  這骷髏頭,沒有五百,也有四百五,空洞的雙目之中,有著幽幽的冥火,而不少的里面,還有細小的蛇頭露出。

  我們的闖入,使得大廳中一片混亂,兩個稍微威猛一些的,朝著我們這兒一邊呵斥,一邊揮舞著短杖大步走來,而另外的幾個人,則躲到了骷髏京觀的后面去。

  出手的依舊是秦伯,那兩個家伙在一瞬間死掉,依舊是最為殘酷的手段,直接開瓢,搞得腦漿子飛濺而出,接著我瞧見一身厚厚腦漿子的秦伯箭步而沖,朝著躲在骷髏頭后面的那一幫人走了過去。

  嗚、嗚、嗚……

  就在秦伯即將把這伙人給全部滅掉的時候,那一大堆的骷髏頭居然烏央一下,直接騰空飛了起來,繞著一個奇怪的軌跡轉圈,充斥在整個大廳中。

  這南洋邪術一出現,我們都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步,依韻公子瞇眼瞧去,驚聲喊道:“不好,這是骷髏降!”

  我朝著兩人靠近,低聲問道:“什么是骷髏降?”

  秦伯面無懼色地回答道:“南洋邪降的一種,就是將剛死或者未死之人的頭顱割下,用秘法煉制,然后堆積在一起,通過某種磁場牽引,讓其相互之間,有一種古怪的默契,最后滴入控制者的精血,讓其相互通意,如臂指使——兩位小心了,這是血降的一種,有毒,而且極為堅固……”

  他在旁邊解釋著,我的頭頂上則有小蛇簌簌落下。

  這些小蛇都有意識,宛如在水中一般,即便是在下落過程中,依舊能夠游動尾巴,朝著我們的這個方向游來,不比小拇指大上許多的身子,嘴巴卻長得巨大,顯得十分兇悍。

  瞧見此狀,我毫不猶豫地一掌拍出,將隨身的驅邪符激發,然后魔威臨體。

  魔威臨世,無數兇戾的小蛇就仿佛見到了貓的老鼠,再也不復先前的兇猛,紛紛朝著旁邊散落而去,如臨大敵的秦伯意外地望了我一眼,不過卻沒有說話,而是身子一扭,從這一陣蛇雨的邊緣擦過,直奔前往。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秦伯到底是行走多年的江湖高手,自然明白這么一個道理,沒有片刻猶豫,直接朝著幕后指揮這一幕的那伙人沖去,不過對方卻并非沒有準備,一堵由骷髏組成的墻,堵在了他的面前來。

  無數的骷髏頭層層疊疊地積壓在一起,下顎活動,大嘴張開,似乎想要從秦伯的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這樣的場景,當真是看得人一陣頭皮發麻,然而秦伯卻毫不在意地撞了上去,我瞧見他在即將相撞的一瞬間,捏著法決,身子竟然有金光浮動。

  我心中一動,他的這一招,看著有點兒純正道家的氣息,而且還是龍虎山的路子呢?

  轟!

  秦伯直接將那骷髏頭墻給撞塌一大片,緊接著沖入后面去,那幫家伙為了保住小命,指使了無數的骷髏頭護體,我眼前盡是一片灰白色的海洋,充斥著我的眼球。

  那邊激烈無比,而我們這邊則顯得平靜許多,偶爾有三兩只飛到我們的面前,被我輕輕一拍,直接化作粉碎。

  里面的幽火浮動而出,感覺有點兒像似鬼火,不過火光跳躍之間,卻有一張慘白臉孔沖我一瞪。

  這威力倒還好說,驚悚之處卻嚇了我一跳。

  南洋邪術,跟中原道術屬于兩個不同的體系,其中的奧妙與歹毒,還真的有值得借鑒和防備的地方。

  就在我為秦伯有些擔憂的時候,卻見到滿空飛舞的骷髏頭倏然失去了活力,紛紛跌落其間,而露出了前方的景象來——那秦伯顯然是找到了指揮這些骷髏降的正主,將他的腦漿子也都給弄了出來。

  那人死后,一切皆休,而秦伯的殺戮不滅,將剩下的人都給一一弄死,就在他準備滅掉最后一個人的時候,我出言阻止道:“留個人,帶路。”

  秦伯那滿是腦漿子的手掌在半空中突兀地停住,接著變緩,在唯一的幸存者臉上擦了一把,對他嘀咕了兩句話。

  那是個娃娃臉的少年,聽到這話兒,如蒙大赦,忙不迭地點頭哈腰,感恩戴德。

  時間緊迫,在那少年的帶領下,我們快速離開此處,通過了兩個轉折通道,又躋入一處排氣通道中,爬行了半天,前面一空,悄無聲息地滑落了下來,我左右一打量,瞧見我們居然出現在了靠近最外面的一個巖洞里面來,而通過那邊的走道,盡頭就是我先前進來的那座藤橋。

  只要能夠出去,我們就能夠逃脫勝天了。

  我下意識地往回瞧了一眼,只聽到那邊的盡頭傳來一陣嘈雜的響聲,有各種人在指揮和命令,劃拉槍栓的聲音,不時傳入我的耳中來。

  逃出來了?

  我有一種極不真實的感覺……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二十九章 腦漿,京觀”

  1. 回復 2015/05/10

    劉正楓

    九陰白骨爪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