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章 血潭,橋斷

  逃出來了么?

  我有點不太相信這事兒,仿佛懸在半空中一般,極為不踏實,然而從通道那邊傳來的聲音來聽。卻知道巴干達大部分的埋伏都是在里面,門口即便是有人,也定然阻擋不住我們的強沖。

  而一旦離開這個地方,到達了寬闊的山林,就再也沒有什么,能夠阻擋我們了。

  不管怎么說,有膽量孤身千里而來的人物,絕對不是什么好應付的角色。

  秦伯也聽到了通道那邊傳來的聲音,手指頂在了那個娃娃臉少年的后腦勺上面,在他耳邊嘀咕了兩句話。

  他說的是泰語又或者吳哥語,我不太確定,卻也曉得這是在威脅對方,巴干達中,并非人人的信仰都是那么的堅定,即便是像康克由這般的高層,他們之所以舉起巴干達巫神的這面大旗。更多的時候,也不過是為了統治,為了愚昧手下的信徒而已,那少年親眼瞧見過秦伯那火辣辣的手段。一地的腦漿子已經成為了他最不堪回首的往事,當下也是哆嗦著答應,在前帶路。

  通過這處周折,我們來到了有著血潭藤橋的那一處寬闊溶洞來,一出來。這邊就瞧見有五人把守,三人帶槍,兩人持杖。

  我們的出現自然引起了這五人的注意,剛要上來盤查,滿身腦漿子的秦伯卻沒有忽悠對方的心思,直接撞入人群里去,而我則和依韻公子一同上前,三下五除二。直接將對方的武裝都給卸了下來。

  這是一場快速而有效的戰斗,秦伯自不必言,那依韻公子多年未見。卻也展露出了名門之后的強勢風范來。

  他此刻的扇子不見,然而十指纖長,宛如白嫩的豆芽一般,一旦從對方的脖子或者嬌嫩處劃過,立刻就如同鋒利的匕首,宛如采花,勢不可擋,這般的氣勢,當真也讓人瞧出浙東尚家的風范,以及當年國服第一高手的遺風來。

  當然,最為堅定和果斷的,還是我和秦伯。

  秦伯的身份,據說還是當年國府的將軍,應該是跟隨著尚正桐打天下的老臣子,這種經歷過天下變局的老家伙,那手段自然是厲害無比。

  至于我,那則是多年的戰斗生涯練就出來的,跟依韻公子這種一看就是眼花繚亂、虛招頗多的套路有著截然的不同,最大的區別并非結果,而是過程,一出手,便殺人,沒有任何憐憫、猶豫和同情。

  戰爭沒有對錯,只有結果,至于為什么,這個留待事后回憶的時候,再慢慢地理解。

  五人,其中還有兩個一定級別的巫教高手,結果在瞬間就被重創,緊接著我們毫不留情地將他們直接退下了藤橋底下的血潭之中去。

  人落血潭之上,并沒有太多的水花濺出來。

  這情況有些詭異,我俯身一看,卻瞧見那血潭的潭水,十分的濃稠,跟一般的清水不同,而就在尸體落入其中的幾秒鐘之后,大量被鮮血和新鮮靈魂吸引而來的小魚紛紛銜尾而至,爭先恐后地躍出水面,一口咬住了這些人的身體,一口,吞了血肉入腹,接著又是一口。

  一口!

  兩口!

  三口……

  無休止的進食,使得這小魚在短時間內迅速地膨脹了起來,有的因為吃得太多,居然從小尾指一般的大小,直接撐成了手掌一般大,而有的則釘著血肉,搖擺著尾巴,奮力往里鉆,直入內臟之中去。

  這種噬心的痛苦,并不是正常人所能夠抵抗的,好在我們還算仁慈,在丟人入潭之前,已經將人給弄死了。

  當然,這里面也是有防止弄出太多聲音的緣故。

  我們沒有想到血潭之下,竟然會有這般恐怖的食人小鯧,那讓人骨頭發癢的聲音傳來,大部分人都有些受不了了,我們的臉色也是有些難看,而那個帶路的少年則忍不住發出尖利的驚叫聲來:“啊……”

  這一聲尖叫剛剛出現第一個音符,它的主人那喉嚨,就被人給直接破開了去。

  秦伯收回手來,不理那嘶嘶噴血的少年,慢條斯理地一腳,直接將他給送了下去,與他的同伙們一起做了伴。

  秦伯的出手有些讓我吃驚,那少年畢竟將我們給帶出了巴干達的包圍圈,別的不說,就沖這功勞,若是依我的行事風格,必然會給他留一條性命,卻沒想到他竟然會如此果斷而狠絕,一點兒情面都未有留。

  我心中有些疙瘩,不過卻也并不提及,而是催促著兩人趕緊離開這兒。

  路過藤橋,依舊晃蕩。

  我先前走這藤橋的時候,是隱身尾隨別人而入,走得小心翼翼,不敢有任何閃失,連橋面晃蕩的弧度,都得考慮,所以走得十分疲憊,此刻沒有任何阻攔,也不擔心被人發現,自然是大步流星,然而萬萬沒想到的是,當我們快步行走于藤橋之上的時候,卻能夠明顯地感受到一種迎面而來的壓力,將我們給阻擋在這里,不讓我們行走得很快。

  這種感覺,就好像在水中前行一般,你走得越快,反過來的作用力就越重,你施加的力量有多大,對面的空間也會施加同樣的力量出來,給你阻攔。

  走到最后,我們不得不耐著性子地在藤橋之上緩步而走。

  這是一種十分危險的體驗,秦伯走在最前方,我則負責斷后,依韻公子沉聲說道:“大家小心,我覺得這個地方,有點兒怪異。”

  其實根本不用提醒,我們都知道這個地方古怪之極,我甚至都不敢往前行進,而是背過身來,隨時對后面的通道口保持關注,防止有人從那邊突然沖出來,而如果是這般,我們幾個其實并沒有太多的防范能力,只有硬著頭皮,揮劍抵擋任何可能過來的攻擊。

  倘若對方一陣彈雨而來,只怕我們就真的得栽在這條小陰溝里面了。

  不過幸運的是,這條藤橋并不算長,一百多米,晃晃悠悠,我們終于走過了來,那種如行泥間的感覺立刻消失了,我長舒了一口氣,抬起頭來,想著只要過了那道門,往前走幾個通道,出了山壁,就能夠與布魚、小白狐兒等人匯合,離開這個鬼地方。

  至于智飯和尚,他自然還是要抓的,不過我最好還是等著茅山刑堂的人過來,不然這邊的人手終究還是有些少。

  我最為忌憚的,并非卜桑或者別人,而是他們詭異莫測的邪降手段。

  所以只要我在暗,敵人在明處,就能夠保持最大的優勢。

  然而所有的計劃在我抬頭的那一瞬間,立刻化作了烏有,因為我瞧見了之前每一個巴干達信徒進出都會虔誠祈禱的石門,石門之上那張青苗獠牙的臉孔,此刻變得格外的詭異,兩顆眼睛此刻宛如燈泡一般紅,閃耀著昏暗而血腥的光芒來,讓人看一眼,都止不住地顫抖。

  能夠讓我害怕的力量,那絕對不簡單。

  我停下了腳步,而秦伯和依韻公子卻一直走到了石門之下,方才有些疑惑地說道:“這是什么鬼東西?”

  我將那先前進出此處的見聞跟兩人說起,秦伯的臉色先是變得有些嚴肅,繼而一咬牙,試探著說道:“不如這樣,我先過去,你們兩人在這兒等待,萬一出了什么事情,你們接應我。”

  時間緊迫,這話兒說完,他不給我們任何反應的時間,直接跨入進入了石門之中,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張古怪的石臉之上,嘴角突然扭曲朝上,現出了一絲怪異的微笑來,接著那石門之中,竟然有一股的黑霧浮現,朝著下方徐徐噴來。

  瞧見這黑霧,我頓時就感覺到一陣驚悸從心頭蔓延而出,想起了那日在沙灘上,秦伯和依韻公子被瞬間凍住的情形。

  一樣的黑霧,一樣的臉。

  我下意識地沖秦伯大叫:“回,往回走,別回頭!”

  我這邊緊張無比,而作為當事人的秦伯自然也感受到了那種力量的恐怖,腳底一滑,人便朝著我們這邊躋身而來,就在他閃身的那一剎那,我瞧見那石門之上,突然有一塊沉重無比的石塊陡然落下,將那道石門給封得死死。

  剛才秦伯倘若是中了那黑霧,僵直在了原地,不管他到底有多厲害的修為,必然會被這數十噸的石塊給砸成了肉泥去。

  來不及抹去頭上的冷汗,我瞧見那黑霧又朝著我們這邊彌漫的架勢,驚聲低喊道:“不行,我們得回頭,離開這里。”

  這個地方充滿了詭異,鬼知道到底有些什么邪惡巫法,與那些真刀真槍的巴干達教徒比起來,這些才是真正殺人不眨眼的玩意,瞧見黑霧即將把出口給彌漫滿滿,我們不敢在此逗留,而是回身上橋,決定先過了藤橋,再決定其他的事情。

  藤橋之上,行走緩慢,而我們卻依舊使出最大的力氣在走著,免得有人發現此間的情形,到時候前進后退都不行的我們,就處于極度的被動之中了。

  然而福不雙至,禍不單行,就在我們走到藤橋中心點的時候,我感覺腳下一空,身子就朝著血潭處急速墜落。

  我低頭一看,卻發現那藤橋居然從中斷開了。

  啊……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章 血潭,橋斷”

  1. 回復 2015/05/10

    劉正楓

    掉下去也沒事,有魔威,小魚不敢過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