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一章 火焰,眼球

  藤橋從中斷落,這是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的,我在那一瞬間,即便有再強悍的反應能力。也只有踩著斷口,想要奮力朝上跳躍而去,結果沉重的炁場壓力,使得我根本沒有辦法逃脫這強大的引力,徑直朝著下方墜落。

  很快,陰寒的潭水就將我的下半身給淹沒。

  我跌落水中,而依韻公子和秦伯卻也沒有能夠逃脫這種狀況,在我之前已經跌落了血潭里。

  一入血潭,一股陰寒冰封的寒勁立刻就侵蝕了我的身體,就仿佛掉入冰窟之中一般,那股寒意從我的腳后跟,倏然朝上,一直蔓延到了我的天靈蓋處,而我的眼睫毛那兒,竟然還有寒霜生成,顯示出了此處的恐怖。

  這寒意并非物理上面的冰冷。而是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溫度,它是由那層層疊疊、痛苦致死的靈魂和怨力構成的,直接加諸于人的靈魂深處。

  我們之前曾經推人下潭,知道這兒最為恐怖的。并非是這寒意,而是另外的一種東西。

  食人小鯧。

  這種只有小拇指大的小魚兒,在這個寬闊的血潭之中,有著充分的魔性,它們可不管我們到底是何方人物。為了滿足口舌之欲,前赴后繼,舍生忘死,簡直讓人害怕。

  果然,當我還沒有從那種讓人意識凍僵的寒意之中反應過來,就感覺到無數細小而強悍的生命體,朝著我的方向,紛紛涌了過來。

  我的腦海里。甚至都能夠勾勒出它們張開嘴之后那丑陋而貪婪的模樣來。

  【深淵三法,魔威】!

  我沒有片刻停留,毫不猶豫地直接施展出了這來自深淵魔王阿普陀處傳承而來的絕技。當下就出現一陣恐怖的氣息,以我為中心,朝著周遭碾壓而去。

  體型越是龐大的生命,對于魔威的氣息越能免疫,便比如人,僅僅只是身子一僵,然而越是這般渺小而兇惡的生命,越是效用最大。

  食人小鯧紛紛退避,畏之如虎。

  我這邊匯聚而來的無數小魚兒紛紛朝著旁邊退開,而依韻公子和秦伯那邊就慘了,無數的食人魚朝著他們紛紛匯聚而去,磨牙霍霍,想要將他們的血肉給吞入腹中。

  好在兩人對于局勢的把握都還算是透徹,在一入水的瞬間,就朝著我這邊游了過來。

  很快,三人匯聚到了一起。

  而即便如此,兩人都不同程度的被咬中,在我的魔威范圍之內,不斷地拍打著身上的各個部位。

  三人驚魂,不過越是如此,我的心態越是淡定,這血潭不可久待,鬼知道這個留著無數骸骨和冤魂的地方,還會有什么詭異手段,當下也是對著旁邊的兩人低聲吼道:“游過去,沿著斷下來的藤橋方向游,借助那半邊,爬上去……”

  依韻公子和秦伯不敢耽誤,在我的魔威范圍之內,往著前方盡量游走。

  在數不勝數的食人小鯧圍攻下,我們三人也是激發出了強大的力量來,很快就游到了斷橋處,手剛剛抓到了那無故斷開的藤橋,就在這時,頭頂上卻突然傳來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

  我們彼此的臉色都猛然一變,暗道一聲糟糕。

  巴干達巢穴的大部隊終于反應過來,朝著這邊直奔而來了,既然如此,沿著藤橋往上走,豈不就是正好撞到槍口上?

  如此一想,我們離開這血潭的愿望便再也沒有那邊強烈,而是趕緊藏身在藤橋入水的陰影下面,不敢妄動。

  巴干達的大隊人馬趕到了潭邊的高崖邊,上面傳來一陣雜亂的爭論,緊接著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我的耳中:“兩位貴客,這里有巴干達巫神的護翼,你們是不可能逃出去的,與其被巴干達巫神給活活折磨而死,不如現在站出來,繳械投降,我可以保證你們的人生安全,如何?”

  藤橋端口的陰影之下,我的眼睛一亮。

  說話的這人,確實智飯和尚。

  我下意識地朝上望了一眼,透過藤橋細密的間隙,能夠瞧見那個家伙偽善的臉,出現在了潭邊崖壁的邊緣,這讓我有些歡喜,本來想著這兒出事,他會第一時間逃離此處,卻沒想到他裝起了大尾巴狼,居然帶著巴干達的一眾人等,過來緝捕我們。

  我在打量智飯和尚,而他則也在打量周遭的環境。

  封閉的神門,彌漫的黑霧,以及從中斷開的藤橋,沸騰而翻騰不休的水面,這無疑表明著在此之前,有人還在這兒逗留過。

  那么,人在哪兒呢?

  水下!

  只有水下,智飯和尚在想到了這個問題的時候,毫不猶豫地揮手,指揮著手下朝水潭這里開槍試探,然而這個命令,卻被里面的幾個主事者給拒絕了。

  作為巴干達首席大巫師的兒子,在這么一個窮鄉僻壤,居然被一幫鄉下巫師拒絕,這事兒可不是剛剛當上公子哥兒的智飯和尚所能夠忍受的,他頓時就氣不過,朝著旁邊的人大聲吼著什么,然而他所有的怨言,卻被其中一個長老的話語給封住了。

  對方說的話我聽不懂,不過我就聽懂了兩個字。

  圣壇。

  長老的大意,說的是這兒是巴干達的圣壇,不能施加刀兵,否者會惹怒巴干達巫神,招來禍事。

  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心中又是輕松,又是多了一分疑惑。

  不用面對那暴風驟雨的彈幕,當然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不過這個滿是骸骨和骷髏頭、食人小鯧的血潭,為什么會是巴干達的圣壇呢?

  就在我琢磨著這話兒里面的意思時,頭頂上突然有人喊道:“你們看圣壇里面的圣魚!”

  一聽到這話兒,我的心中咯噔一下,就知道要糟了。

  要曉得,雖然在我的魔威之下,這些食人小鯧并不能將我們三人給吞噬了去,但是對于血肉的欲望卻并不減免,使得它們在我們的不遠處,又層層疊疊地圍住,形成了一個很奇特的現象來。

  中間一圈,干干凈凈,而越是往外,那些食人小鯧卻越是繁多,有的甚至都擠出了水面來。

  明眼人只要仔細一看,就知道里面有鬼。

  聽到這話兒的一瞬間,我和依韻公子、秦伯相視一眼,毫不猶豫地深吸一口氣,朝著潭下潛去——之所以如此,就是希望上面的人以為我們跌落血潭之后,被這些所謂“圣魚”給分食一空了。

  對于這個結果,估計是皆大歡喜。

  巴干達巫教消滅了外賊,而我們則能夠瞞過一時,再尋機會逃脫生天。

  然而當我們潛入水中之時,卻瞧見了一件極為恐怖的事情。

  在這黑幽幽的潭水之下,并非是一片漆黑,除了粼粼的食人小鯧之外,還有無數細小的火焰在水中浮動,這些火焰初看并無什么特別,然而仔細一瞧,卻能夠瞧得出每一縷火焰之中,都有一張慘白而陰森的臉孔來。

  這些臉孔有男有女,有老又少,莫不是猙獰而扭曲,十分可怖,雙眼血紅,仿佛帶著無數的怨毒。

  多如繁星的鬼臉火焰并非自由而胡亂的散落,而是圍著血潭深處的一縷亮光而游動,那兒仿佛是太陽,又或者宇宙的中心,所有的火焰都如同星辰萬物一般,圍著它不停旋轉,奧妙無比。

  當瞧見這一副景象的時候,血潭之上的所有事情都被我們所淡忘了,我腦海里唯一想起的事情,就是這縷亮光,恐怕就是它被稱為圣壇的緣故吧?

  我沒有管依韻公子和秦伯,朝著血潭的中心游了過去。

  近了,越來越近了。

  我的心情緊張無比,當我游到近前來的時候,終于發現了那縷亮光的本來面目——這是一個比籃球好要大一些的巨大眼球。

  眼球的前端是瞳孔,又黑又亮,兩邊則是血絲,朝著白色的眼珠子處蔓延,而在這眼球的尾端,則是許多宛如章魚手臂一般的軟組織,滑膩而軟和,深深地根植在了潭底深處的淤泥之中。

  這血潭底下鋪滿骷髏頭和尸體殘骸,但是唯獨這里,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個真空帶。

  當我瞧向那顆眼球的時候,它的瞳孔居然一轉,也朝著我瞧了過來。

  僅僅一眼,我的心中如遭雷轟,下意識地想要逃離此處。

  強忍著心中的恐懼,我緩緩拔出了飲血寒光劍來,費勁朝著潭底游動而去,那眼球似乎感受到了我心中的殺意,潭底突然沸騰了起來,無數火焰朝著我這邊奮力撲來,而那些被我魔威嚇到的食人小鯧,居然也顧不得直入靈魂深處的恐懼,朝著我這兒奮力而撲。

  魚死網破!

  當時的我已經有了一些明悟,絲毫不顧周遭的威脅,魔功攀升到了極致,臨仙遣冊也頓時開啟,竟然在水中找出一條路線來,毫無阻礙地通過了這段路程,將手中的飲血寒光劍,插入了那眼球之中。

  劍尖一入,世界轟塌。

  我都來不及查看這一劍是否對那眼球造成什么傷害,便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將我給高高拋起,朝著血潭上方猛然推了出去。

  呼!

  極度干涸的肺部在這一刻終于獲得了空氣,而我的耳邊,則聽到無數的驚呼之聲。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一章 火焰,眼球”

  1. 回復 2015/05/10

    劉正楓

    闖禍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