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二章 黑火,覺悟

  砰!

  我重重地砸落在了一個家伙的身上,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因為握不住,哐啷一聲,跌落在了不遠處的地上去。

  聽到身邊雜亂無比的驚呼聲。我下意識地猛然跳了起來,從對面一個青袍巫師的眼中,瞧見了渾身都是黑漿的自己,上面充滿了無數詭異的符文,宛如小蛇一般的游動。

  這番的模樣實在嚇人,我卻曉得是因為手中長劍刺入了那古怪眼球之中時,對方施加在我身上的詛咒。

  就在我打量自己的一瞬間,卻有四五道刀鋒加諸于我的身上來。

  被人砍,不還手,那肯定不是我的風格,當下也是風眼一卷,將眾人攪得一陣東倒西歪,緊接著猛然沖入人群,空手接白刃,最后刀鋒迅捷而準確地割在了對方的喉嚨之上。

  就在我與身邊幾個巴干達巫教的近戰高手交手之時,有人俯身去撿魔劍。結果一股銀色火束蔓延出來,將他給直接燒成了一團灼熱滾燙的火焰。

  飲血寒光劍吸收龍血之后,天生一股龍威,然而什么時候竟然有這般的銀色火束。我卻也是有些摸不著頭腦。

  巴干達巫教地處泰國和吳哥交界,此地盛產拳術高手和體術者,簡直就是奉之為國粹,不過與國內那種套路不同,這幫人完全就是在實戰之中練就出來的練家子。弱者早就死在了格斗場,唯有強者存在,所以即便是我有著壓倒性的力量和氣勢,一時之間,卻也殺不了幾個家伙。

  我當下也是將手中奪過來的刀朝前一擲,伸手一招,將飲血寒光劍喚了過來。

  飲血寒光劍聞得我的召喚,立刻嗡的一聲。一連跨越七八米,連續撞倒了四五人,鉆入了我的手掌上來。

  一劍在手。我整個人就感覺天下盡在掌握。

  唰!

  憑空盡起一劍,依然秋水長天,劍光掠過之處,無數血肉飛起,我三兩劍下去,那些纏人的近身高手,要么都給我連人帶刀劈成兩半,要么屁滾尿流地躲到了另外一邊去。

  而就在我大殺四方的時候,卻聽到不遠處傳來了扳機扣動的聲音。

  復雜的戰場之中,我竟然能夠聽得如此真切。

  我的腦海里,甚至能夠想象得到那子彈從槍口噴火而出,朝著我周身射來的場景。

  集火,無差別攻擊!

  巴干達巫教的那一幫人從暫時的混亂中恢復過神智來,一開始還有些猶豫,緊接著瞧見我在這兒大殺四方,身邊沒有幾個好受,頓時就再無顧忌,有人指揮,立刻朝著我這邊噠、噠、噠,子彈如暴風一般傾瀉而來。

  人力有時盡,我終究還是不能跟現代武器正面抗衡,當下也是一個滑步,避開了這幫人的射距范圍,躲到了一處石柱后面去。

  身后的石柱噼里啪啦作響,而我的不遠處則傳來了一聲驚悸的喊叫:“天啊,你怎么可能跟過來?”

  我循聲望去,卻見智飯和尚在我的不遠處,失魂落魄地望著我,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敵人的恐懼是對我最大的肯定,我嘴角朝上,冷然笑道:“犯我茅山者,雖遠必誅——智飯,又或者康桑坎,你以為逃到天涯海角,又或者有一個血手狂魔的老爸,就能夠避開我茅山的懲罰?”

  被一眾巴干達巫師簇擁著的智飯和尚瞧見身邊的這些人,心情總算輕松了一點,深吸一口氣道:“你殺不了我的,你只能死在這兒!”

  他沒有注意到身邊的那些巫師,個個都宛如死了爹娘一般的表情,而我則繼續說道:“虧懸空寺養你教你這么多年,那俞千八可殺了你不少的師兄弟,沒想到你居然會與他結伴而行,一路逃亡到這南洋來……”

  智飯和尚不屑地說道:“屁!一幫老和尚、老尼姑,臭規矩多得要死,要不是我父親再三交代,我早就離開那個破地方了……”

  他滔滔不絕地講述起了對懸空寺的怨念,而旁邊的人則開始朝著我的這邊摸了過來。

  我之所以會跟智飯和尚廢話,并非有意跟他交流和質問,而是因為那幫家伙的子彈一直都在傾瀉,而且對方的火力壓制十分專業,輪流換彈夾,從不停歇,只要我一冒頭,就有可能被集火,所以方才拖延時間,而瞧見對方正組織槍手繞過正面,從側面包抄而來的時候,我的心情就有些緊張了。

  然而天無絕人之路,就在我緊握著飲血寒光劍,準備搏命之時,卻聽到一聲又一聲的慘叫聲,從那幫槍手群中傳了過來,場面一時混亂,而朝我這邊射來的彈雨也驟然一停。

  好機會!

  后背抵在石柱上的我并不認為這是敵人的陷阱,因為我聽到了熟悉的腦殼碎裂聲。

  這種掀開敵人腦殼的惡趣味,不知道是不是秦伯殺敵的手段,還是因為瑤瑤這個私生女被巴干達巫派殘害之后,生出來的報復手法,不過我也確定了一件事情,剛才同樣在血潭底下的秦伯,也已經離開了那個鬼地方。

  如此最好,盡管對那兩人沒有太多的責任,不過能夠有兩個強力的幫手,總比獨自一人面對著幾百巴干達信徒要讓人安心許多。

  槍手驟停的一霎那,我立刻宛如猛虎出籠一般,朝著智飯和尚撲了過去。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我氣勢如虎,速度如豹,利箭一般只撲智飯和尚,那家伙嚇得屁滾尿流,連滾帶爬地朝著后面逃開,而他身邊簇擁著的那一幫巫師卻是顯得兇猛無比,口中大呼一聲“巴干達”,然后舍生忘死地朝著我同樣撲來。

  雙方惡狠狠地撞到了一起來。

  我本以為我的飲血寒光劍能夠在人群之中掀起一片血海波瀾,然而就在我巔峰一劍之下,那些黃皮猴子居然憑借著手中的槐木杖,硬生生地抵住了我的攻擊。

  盡管他們的力量,被我生生碾壓,連步后退,卻是擋住了我的這一劍。

  這并不是說這一大幫的巫師之中,有能夠與我匹敵者,事實上,這些巫師比起剛才的那幾個近戰者來說,體力相差甚遠。

  然而為什么他們能夠與我相敵呢?

  我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釋,不為別的,而是他們手中的槐木杖——這些施法短杖之中,仿佛住著一頭惡魔一般,充斥著詭異的力量,一根兩根或許并不足,但是十來根一同湊上,擋住我,并非什么難事。

  也就是說,與我交手的,并不是這幫巴干達的巫師,而是他們手中的槐木杖。

  而那槐木杖里,我能夠感受到與水潭之下大眼球同根同源的力量。

  主場。

  這里是巴干達巫教的主場,而那眼球,鬼知道是不是傳說中巴干達巫神眼眶子里面掉落出來的呢,我心中驚駭,不過卻也再沒有勇氣下潭,確認一番那大眼球到底有沒有被我戳破。

  眼看著智飯和尚連滾帶破地朝著洞子深處跑去,煮熟的雞蛋長腳飛了,這可不是我能夠接受的,當下腦子也是在飛速轉動著。

  突然間,我想起了一件事情。

  剛才有人俯身去摸我的飲血寒光劍,突然被上面冒出來的一束黑火給燃燒,化作一道人形火柱。

  我的飲血寒光劍,何時竟然有這般的手段,難道是剛才刺破大眼球時,吸收到了什么東西?

  這般一想,我的心神立刻沉浸到了飲血寒光劍里去。

  我感受到了劍身之中,龍血之威與一團五彩斑斕的氣息如太極一般,不停旋轉,而在旁邊,居然又多出了一股宛如虛空之眼的氣息。

  那五彩斑斕的氣息,是無數死在我劍下的強者靈魂熔煉出來的劍靈意識,而后面的那一股氣息,卻是憑空生出來的。

  它也是那一束黑火出現的根源。

  而如果我猜得沒錯,它應該就是我刺破了大眼珠子之后,飲血寒光劍瞬間吸收的精華之物,盡管時間短暫,但是卻已經凝聚出如此大的一團。

  這氣息與飲血寒光劍并不和諧,不過卻并不能阻止它為我所用。

  寄人籬下,就得幫人辦事。

  我勁氣激發,一股黑白相間的氣息便浮現在了劍身之上,而再一次拼斗的時候,所有與我交鋒的槐木短杖,在瞬間就化作了一團黑火,里面的氣息瞬間就被飲血寒光劍融合吸收,而剩余的殘渣,則將自己和槐木杖的主人,變成了一個又一個的人形火炬。

  巖洞之中,瞬間變得無比的光明。

  這種短暫的光明,卻是由生命的消逝來作為代價,有了這股投敵叛變的力量和氣息的幫助,我當下也是勢如破竹,一瞬間斬殺無數,但凡敢與我交鋒者,都變成了一朵又一朵的焰火。

  智飯和尚在逃,奮力地奔跑。

  奔跑吧,智飯!

  可是他身邊的人卻越來越少,到了最后,一只手抓住了他滿是唇印的粗短脖子,一把將他給揪了起來,惡狠狠地抵在了巖壁之上。看著他慌張的眼神,我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平靜地說道:“既然惹了我茅山,就不要想著能活命——你至今,還沒有這樣的覺悟么?”

2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二章 黑火,覺悟”

  1. 回復 2015/05/10

    劉正楓

    應該是蚊子塊才是,唇印算什么

  2. 回復 2015/05/22

    智飯

      奔跑吧,智飯!  奔跑吧,智飯!  奔跑吧,智飯!  奔跑吧,智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