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三章 擒獲,逃離

  被我單手舉著,頂在巖壁之上的智飯和尚口吐鮮血,臉上依舊是難以置信的表情,喃喃說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我將他像小雞一樣地掐著,剛才大發神威的飲血寒光劍給我隨意地插在了地上,另外一只手在他的身上大致搜了一下,掏出一堆的雜物和符牌來,隨意丟棄,這才起手,一下敲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的這一記手刀精準無比,智飯和尚雙眼一閉,整個人就昏倒了過去。

  擒下了智飯和尚,我方才來得及回頭看去,卻見剛才沖進槍手人群之中的秦伯一身鮮血和腦漿子,正跟著依韻公子朝著我這邊走來。

  這兩人瞧見我,一副看怪物的表情,一如我瞧見滿身白乎乎腦漿的秦伯一般。

  三人匯聚,秦伯臉色有些不太好,指著我們身后不遠處的血潭。低聲對我說道:“那邊的情況不是很好,我感受到了大量不屬于這個世界的氣息在積蓄和蔓延,倘若他們信奉的那個惡魔巴干達真的重返人世,只怕我們三人的性命。都得交代在這里……”

  巴干達?

  我的心中猛然一跳,終于明白過來,那大眼球,可不就是傳說中巴干達被鎮壓的那顆么,而我剛剛將其刺破。這痛覺,未必不會將那家伙從未知的空間里引來。

  倘若如此,事情還真的有些難辦。

  依韻公子接著說道:“那邊的大門已經被封住了,找不到出路,血池里面的水便得十分粘稠,開始附著在尸體和活人的身上,迅速變異,如果再不想辦法。我們估計也得會變成一團爛肉了……”

  我詫異地回頭望去,卻聽到無數似乎痛苦、似乎解脫和歡樂的誦經聲,通道盡頭處。有一個藏青袍巫師跪倒在地,一團紅色的黏液將他包裹,不多時,就化作一灘扭動的爛泥。

  瘋了,瘋了!

  瞧見這紅色的黏液順著地勢,朝著這邊飛速流淌而來,我的心中一跳,不過很快就想起了一件事情。

  俞千八之前曾經跟我說過,智飯和尚的居所,有一條秘密通道,一旦發生了任何事情,他都可以立刻借助那條通道,逃離此處,與基地外面的卜桑匯合。

  不行,我得將他給叫醒過來帶路。

  打定了這個主意,我毫不猶豫地把扛在肩頭的智飯和尚給按在巖壁上,將他右手的指骨給一根根地掰斷。

  十指連心,當我掰到第三根的時候,他終于從劇痛中醒了過來,大聲地咒罵著,結果當我掰斷了他第四根手指的時候,卻意外地閉上了嘴。

  看起來,他察言觀色的本事,倒也還算是不錯。

  我沒有多跟他廢話,用一種陰寒的語氣說道:“密道,帶我們從密道離開,不然我會將你的這只胳膊折下來,塞進你的菊花里面去——我說道做到,你千萬不要挑戰我的耐心!”

  剛才我宛如殺神返世一般,將諸多巴干達巫師給點成了火炬,這形象實在是太駭人了,以至于智飯實在是生不出半點兒拒絕的心思,忙不迭地點頭。

  他是如此的積極,仿佛慢上一秒,我就會揮劍斬下他的頭顱一般。

  智飯帶路,我們一路通暢無阻,但凡有膽敢攔下我們的人,依韻公子和秦伯都毫不猶豫地直接將其性命給奪去。

  依韻公子的殺人手法,簡直就是藝術,反襯出秦伯的粗暴和血腥。

  走到后來的時候,我忍不住對秦伯提出了意見:“秦伯,你這身上都開豆腐坊了,要不然,咱換一件衣服成不?”

  經我一提醒,又瞧見依韻公子和我眼中流露出來的嫌棄,秦伯殺氣騰騰的臉上露出了一抹似鬼哭般的微笑:“好的,我這就換上。”

  他將身上還掛著幾顆眼珠子的袍子脫下,隨手從一具死尸身上剝了件長袍換上,然而殺戮的手段卻變得更加殘酷了。

  等我們來到了智飯的居所時,他這一身,跟屠宰場的屠夫,幾乎都沒有什么區別,不熟悉的人,瞧一眼,估計都得做惡夢。

  智飯的居所頗大,解救了門口的兩個警衛自后,推開沉重的鐵門而入,入目的是一處超過一百平方的大廳,布置豪華得如同閣骨島外面五星級的賓館套房,現代化的設備和燈光讓人在恍惚之間,都有些忘記了剛才的血腥,大廳邊上有好幾處楠木門,有廚房,有浴室,有衛生間和儲物柜,我甚至還能從左側虛掩的門縫處瞧見一張碩大的軟床。

  軟床之上,橫七豎八地躺著至少三名以上的金發女子,豐乳肥臀,靡奢之極。

  一進入其間,依韻公子和秦伯就被大廳左側的一處收藏柜給吸引了,前者吹了一個口哨,快步走到了跟前,開心地說道:“我的武神劍居然在這里,這是我老爹給我的,是蔣校長親自賜予我浙東尚家的,這玩意兒是東陵大盜的勝利品,意義重大,還好沒丟。”

  秦伯也似乎發現了自己被繳去的東西,在收藏柜中翻騰起來,找了一件黑乎乎的背心穿在身上,然后又找出一套裝著九把飛刀的皮套,以及一枚扳指,幾件小玩意。

  除了兩人的東西之外,這收藏柜中還有幾十件的法器,看著都是珍稀品。

  依韻公子和秦伯挑了幾件有用的帶上,不過瞧見其余的那些東西,頓時就有些懊惱,只恨自己少生了一雙手。

  我十分大方地等著兩人挑完,在他們詫異的目光中,將一眾收藏品給全部倒進了八寶囊中。

  這一刻,依韻公子和秦伯一直淡定的臉色,頓時就寫滿了羨慕嫉妒恨。

  將這兒的藏品一掃而空,原本還算寬敞的把包囊頓時就顯得一陣擁擠,以至于我不得不將飲血寒光劍給提在手上來。

  我們不再逗留,也沒有理臥室里面的那些女郎,押解著智飯和尚,在他的指點下,來到了斜角的一處書房里,按動機關,那書架側里翻轉,露出了一條朝上的通道來。

  我們沿著通道朝外,走了一百米左右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守備間,里面有四名高手,兩名強悍的拳手,兩名修為高深的巴干達巫師,其中一個,居然還能施展出十數頭詭異厲鬼,朝著我們席卷而來。

  不過這些阻攔,都不過是小麻煩,武裝到了牙齒的依韻公子和秦伯還沒有等我出手,就將人給剁成了碎塊。

  守備間這兒的門沉重無比,秦伯將鐵門反鎖,確保這個巢穴兩頭都被堵住。

  他的這做法我其實并不贊成,要曉得這個巢穴之中,除了喪心病狂的巴干達教徒之外,必然還是有一些無辜者的,我們將此處反鎖,也是斷絕了那些人的求生希望。

  不過我并沒有把這話兒說出來,因為即便我們留了門,他們也未必能夠逃得出來。

  在當“圣母”之前,我們得確保自己能夠活命。

  這守備室是秘密通道最后的一道屏障,我們離開此處之后,大概又走了兩百多米,然后通過一道豎井,終于出現在了一處懸崖峭壁的半中間,而這里被有樹根藤條朝下,直落到崖底,通過一片矮樹林,就會有一條小道,快速接駁環島公路。

  這個地方,是卜桑給自己預留的逃生通道,只不過為了討好師父康克由的兒子,方才讓了出來的。

  一出巢穴,我立刻感覺到壓在心頭的那股氣息消失不少,當下也是開啟羽麒麟,與在外面負責接應的布魚和小白狐兒聯絡。

  沒有多久時間,兩人就出現在了矮樹林的邊緣,布魚接過被我再次弄昏過去的智飯和尚,而小白狐兒則將藏在陰影處的一輛越野車給找了出來。

  車子定期有人保養,油箱里面滿滿,將智飯和尚塞進了后備箱,我油門一轟,離開此處。

  一直等到離開了那條顛簸的鄉間小道,環島公路近在眼前的時候,小白狐兒方才出聲問道:“哥哥,剛才從那巢穴之中傳來恐怖的吼聲,又有血光沖天,與天上的兇星對應,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秦伯臉色一變,仔細盤問小白狐兒先前出現的景象。

  小白狐兒一一說來,他的臉色頓時就變得極為嚴肅,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遠處的閣骨山轟隆隆地響著,震動不停,仿佛有地震一般。

  長吸了一口氣,秦伯方才說道:“不好,壞事了。”

  我們幾人互看一眼,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依韻公子毫不猶豫地說道:“我們趕緊離開這個島,至于這個島的事情,就讓泰國政府和東南亞的這幫狗日的操心吧!”

  對于這件事情,我們同意得不能再同意了,不過就在此時,秦伯卻提出了一件事情來。

  他說他要去洛美爾酒店,將瑤瑤留下的信件取出來。

  他的這話兒,我們并沒有任何意外,那畢竟是瑤瑤在人世間留下的最后一絲印記,秦伯應該不會置之不管的,依韻公子瞧了我一眼,而我則毫不猶豫地說道:“秦伯,你速去速回,我們去碼頭,先搶到一艘船再說。”

2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三章 擒獲,逃離”

  1. 回復 2015/05/10

    劉正楓

    竟然用倒的……

  2. 回復 2016/06/30

    英俊瀟灑丶葫蘆娃

    樓上的,為什么每次都有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