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四章 算計,圈套

  秦伯中途下車,前往位于閣骨島東岸的洛美爾酒店拿取瑤瑤留在床下的信件,而我們則直接驅車,前往碼頭方向。準備出其不意,奪取一艘能夠出海的船,趕緊離開這個見鬼的地方。

  至于那巴干達巫教巢穴血潭之中,到底爬出了什么玩意來,這就不是我們關心的事情了。

  死道友,不死貧道,而且這里離我們的國土十萬八千里,又有一大幫子發了瘋的巴干達信徒要過來追殺我們,鬼才會冒著死亡的威脅去解決那個不知道是啥的東西呢。

  然而當越野車快要靠近碼頭的時候,先前乘坐渡輪之時的那種悸動,又浮現在了我的心頭。

  此刻夜幕降下,仿佛在心頭落下一塊鉛。

  我感覺呼吸有些困難,毫不猶豫地踩下剎車,然后對著旁邊的布魚吩咐道:“去將智飯那小子給我扛下來,其余的人,都給我下車。”

  布魚和小白狐兒自然不問緣由。而依韻公子瞧見我一臉嚴肅,也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跟著下了車。

  我望著環島公路不遠處的懸崖邊,油門一轟。駕駛著這越野車朝著懸崖下方猛然沖去。

  在即將躍裝向欄桿的時候,我推開車門,一躍而下。

  車子在半空中劃出一個并不優美的弧線,徑直跌落進了渾濁的海水里去,因為還算是比較深。所以倒也沒有鬧出多大的動靜來。

  幾人紛紛圍了上來,依韻公子這時方才指著浸泡在海水里面的越野車,對我說道:“這是什么意思?”

  我看著他,皺著眉頭說道:“我突然感覺有點兒不對勁。”

  依韻公子有點兒不明白,指著冒著泡沫的海面說道:“你的意思是,這車子里面,有跟蹤器?”

  我搖頭:“不止這么簡單,在說出我的猜測之前。我想問你幾個問題。”

  依韻公子點頭說道:“你說。”

  我說出第一個問題:“在你的想法中,卜桑此人,到底是一個怎么樣的家伙?”

  依韻公子沉吟了一番。對我說道:“在來之前,我曾經找過他的資料,覺得不過就是個南洋的土巫師,即便是血手狂魔最得意的弟子,也不會有太多的麻煩,但是秦伯總說這人蒙著一層神秘的面紗,看不透,沒想到后來果真如他所料,一上來就中了他的算計,滿滿的信心,結果最終被生擒了事……”

  我說出第二個問題:“在我來之前,你們兩人,是如何脫離森羅地牢束縛的?”

  依韻公子的臉上露出了嚴肅的表情來,對我說道:“對方抓到我們之后,對我們進行了嚴刑拷打,并且試圖通過降頭術,讓我們臣服,不過在折磨了一天一夜之后,那卜桑來看了我們一眼,離開之后,就沒有人管我們了,秦伯施展了手段,解開束縛,正準備離開,你就來了。”

  說到這里,我講出了第三個問題:“如果你是卜桑,你會不限制住對方的修為,光扔在地牢里面待著么?”

  聽到我問出的第三個問題,依韻公子臉色陡然一變,下意識地喊道:“你的意思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個叫做卜桑的家伙設計的?”

  我問出這三個問題的時候,自己也是一身冷汗。

  因為我差不多已經猜出了那家伙的心思。

  表面上卜桑對智飯和尚這個師父的兒子畢恭畢敬,不但好生招待著,要吃給吃,要喝給喝,美女伺候,而且連自己用來享受的豪華套房,都交由智飯和尚來住,一副太上皇的樣子,然而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表象,也遮掩不住他蓬勃的野心。

  事實上,在卜桑的徒弟瓦羅阿說出師父的大計劃,斷鳥重生的時候,我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現在聯系著一塊兒想來,方才覺得同樣出身S-21恐怖監獄的卜桑,跟他師父康克由一般,也是個絕對恐怖的梟雄人物,有這樣的家伙在,秦伯和依韻公子的逃脫,絕對是在他的掌握之中的,而我們之所以能夠這般容易地逃脫,說不定也是在他的算計范圍之內。

  如此說來,事情就變得恐怖了,恐怕那血潭之中彌漫的氣息,也是卜桑故意放出的,而那些死去的巴干達巫教信徒,也極有可能是他故意犧牲的。

  犧牲這么多的人,甚至不惜“毀”了自己經營二十多年的基業,自然不是學雷鋒做好事。

  他一定有著自己不足外人道的目的。

  什么目的?

  巴干達!

  為了那個虛無縹緲的巫神,他不但拋棄了多年來跟隨著他的信徒,而且連自己師父的兒子都可以當作棋子,這樣的家伙,怎么可能在碼頭處沒有防范?

  甚至,連瑤瑤這件事情,都在卜桑的計劃之中。

  想到這里,我和依韻公子異口同聲地喊道:“不好,秦伯有危險!”

  是的,如此一推論出來,洛美爾酒店那里,說不定也是一個圈套,瑤瑤固然不會害我們,不過那封信,估計已經被卜桑給知道了,他不過是順勢而為,將棋局布下,結網以待而已。

  我越想,額頭上的冷汗就越多,沒想到這南洋之地,居然也有這般智近乎妖的梟雄人物,我當真是大意了,以至于現在的如此情況。

  依韻公子深吸幾口腥濕的海風,猛然轉頭說道:“不行,我去找秦伯!”

  我一把將他給抓住,低聲說道:“依秦伯老江湖的經驗,未必能夠中伏,當務之急,是我們得趕緊找到一個能夠離開這兒的辦法。”

  我其實還有一句話沒有說,那就是秦伯如果都被擒住,我們過去,也是無濟于事的。

  依韻公子有些頭疼地說道:“如果按照你所說,我們去碼頭,不也是送死?”

  我搖頭,說道:“船,不一定只有碼頭才有,這閣骨島的酒店眾多,很多都有私人碼頭,附近也停靠得有游艇,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先確定情況;即便是一艘船都沒有,我們去伐幾棵木頭,拼湊成船出海,也沒問題。”

  瞧見依韻公子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旁邊扛著智飯和尚的布魚拍了拍胸脯,憨厚地笑道:“放心,我的水性很好的。”

  依韻公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臉都有些發僵,不過卻還是按照我的計劃,準備前往碼頭附近。

  有了戒備之心,我們自然不會沿著公路大搖大擺地前往碼頭,而是沿著林子和岸邊的礁石,朝著那個方向小心翼翼地摸了過去。

  一路飛快,不知道為什么,沿途的酒店燈光似乎都顯得格外黯淡。

  這種情況讓人的心中極為壓抑。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碼頭附近的海灘邊緣,因為擔心驚擾到對方分布在周邊的暗哨,所以我們并沒有再次摸過去,而是由布魚潛入海中,從海面上朝著碼頭方向打量。

  這樣做是最安全的,畢竟對方絕對想不到得提防海上的窺探。

  我們在礁巖的陰影處耐心等待著,過了二十多分鐘,布魚依舊還沒有回來,反而是秦伯傳回了消息來。

  他是通過一種雕著大耳鼠的玉佩與依韻公子聯絡的,有點兒類似于羽麒麟這種東西,兩者并無交談,依韻公子卻能夠通過那玉佩之上傳來的震動,明白其中傳遞的意思。

  瞧見我眼中的疑惑,依韻公子倒也不隱瞞,對我翻譯道:“酒店有危險,中伏,逃脫,碼頭有陷阱,勿去!”

  我和依韻公子互看一眼,彼此都心驚肉跳。

  我們的猜測,居然是真的。

  這當真是一個噩耗,而就在秦伯傳回消息不久,布魚也從海面中冒出了腦袋來,快速游近,上岸之后,吐出一口渾濁的海水,低聲說道:“埋伏很隱秘,不過我卻能夠瞧見暗處有著無數的殺意,想來只要有人膽敢出現在碼頭上,就會有大批的伏擊者出現。”

  若是以前,依照著我們的實力,偷偷摸摸地硬沖,倒也不是什么難事,然而在知道了卜桑陰沉的手段時,我們都下意識地想要回避。

  這個家伙,謀定而后動,絕對有制住我們的手段。

  沉默了一會兒之后,我深吸一口氣,對三人說道:“碼頭去不得,我們得往海邊走,看看附近有沒有私人碼頭和個人游艇。”

  確定之后,我們隱匿身形,布魚將昏死的智飯和尚扛起,往著附近的幾家酒店摸去。

  一連摸了四家,花費了兩個多小時,結果明明看到有碼頭位,但偏偏就是沒有船。

  等到了這里的時候,我們終于絕望了,也知道那卜桑絕對是有所圖謀,已經將所有能夠離開閣骨島的交通工具都給清繳了。

  那么,通訊工具是否有效?

  我心中疑惑著,而這個時候依韻公子的臉色一變,低聲對我說道:“秦伯甩開尾巴,趕過來了,我們過去接他?”

  我點了點頭,一路潛伏,終于在一處海邊密林之中與秦伯接上了頭,然而一見面,我頓時就嚇了一跳——原本神清氣爽離去的秦伯此刻臉色慘白,胸口居然出現了一個血淋淋的大洞,上面有無數的蛆蟲鉆來鉆去,惡心極了。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四章 算計,圈套”

  1. 回復 2015/05/10

    劉正楓

    有高手出現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