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五章 殺機處處,花舞娘出

  依韻公子瞧見秦伯如此狼狽的模樣,大驚失色,幾步走上前去,一把扶住了他。關心地問道:“秦伯,你這是怎么了,怎么會受傷?”

  秦伯苦笑著說道:“那邊的埋伏,哪里能夠傷到我?”

  依韻公子也有些奇怪了:“不能傷你,這又是什么?”

  秦伯朝著我點了點頭,然后方才說道:“你可還記得卜桑臨走之時,在一處黑色痰盂之中蘸了蘸,接著抽了你我三鞭的事情?”

  依韻公子點頭,而秦伯則顯得十分凝重地說道:“媽的,我之前還覺得那家伙的力道軟綿綿的,像個娘們,現在才知道,那三鞭子,根本就是在給我們下降頭。我趕到洛美爾酒店的時候,進了房間,就感覺中伏了。正想著殺出一條血路,結果感覺腹中一動,竟然有個鬼胎包藏禍心,跳動不已。還好我久居香港。熟知南洋多種邪術,方才臨時制止,及時逃出……”

  聽到秦伯講起自己的逃脫之路,當真是一波三折,十分驚險。而依韻公子則臉色一白,摸著自己的胸口說道:“難不成,我的這里也有?”

  秦伯點頭說道:“對,那降頭媒介是通過破皮的鞭痕,蔓延入內的,隱秘得很,就連我如此小心翼翼,都中了招。那卜桑當真是個厲害角色,別的不說,這下降的手段。就是一絕。”

  依韻公子聰慧多謀,風度翩翩的世家子,不過對于身上突然多出一塊東西,實在是有些難以接受,臉色慘白地說道:“秦伯,我該怎么辦?”

  秦伯一咧嘴,露出一口白牙來:“這降頭又叫做‘暗懷鬼胎’,是在你的身體里種下一顆種子,不知不覺地吸收你身體里的養分,一個月之后,鬼胎從你身體里剖腹而出,將你的尸體吃干凈,不到一年時間,它就會長成你的模樣,與你的行為舉止,能有七八分相似,對下降者言聽計從——很多南洋巫師就是通過這種手段,控制某處地區的政局。不過你放心,這手法我知道,我肚子里的也被我獨自取出,并不妨事。”

  他說得輕松自在,而我們看著他胸口處那猙獰的傷口和有蛆蟲爬來爬去的畫面,卻忍不住一陣蛋疼。

  這玩意怎么看,都不像是不妨事的樣子。

  秦伯看我們都瞧他傷口處的蛆蟲,伸手捻出一條來,對我們解釋道:“食虎蛆,這玩意能夠吞噬殘余的降頭之力,若不是它,我還不一定能夠甩開追兵呢……”

  “什么,這降頭能夠給卜桑的人提供我們的位置?”

  秦伯點頭說道:“對,所以得趕緊做,宜早不宜遲,不然他們失去了我的方位,定然會對小尚進行追查的。”

  在死亡的威逼下,依韻公子不再猶豫,找了一處草地躺著,而秦伯則掏出了先前拿到的那套飛刀之中的一把,刀刃在舌尖上舔了幾下,權當消毒,緊接著一刀扎入對方的胸口。

  就在刀尖即將刺入依韻公子胸口的一瞬間,我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秦伯的手腕,莫名其妙地問了一句話:“秦伯,信你拿到了么?”

  秦伯一臉詫異地問道:“什么信?”

  “不好!”

  這一句話出口,連躺在草地上有點兒蒙住了的依韻公子也頓時就醒悟了過來,口中大叫道:“你是假的,你不是秦伯!”

  秦伯冒著生命危險,跑回洛美爾酒店去,不就是為了自己私生女瑤瑤藏在床頭的那一封信么,他怎么可能會不知道,或許說這個家伙未必不知道,只不過殺人心切,腦子一時轉不過彎兒來。

  至于我為何會突然出手阻止對方,倒不是因為我看破了什么,單純就是覺得秦伯下刀的地方,有些不對。

  他受傷的是腹部的左上方,而朝著依韻公子扎去的,卻是心臟處。

  沒有人能夠在心臟被扎這么一刀之后,還能夠活下來,至少依韻公子不能,所以他的這一刀,用意并非是救人,而是在殺人。

  在依韻公子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經一把搶住了那人拿刀的手腕,結果對方的手宛若無骨,滑膩得很,一扭一抽,居然就脫離了我的掌控,接著幾個后空翻,越到了幾丈開外的地方去,身子微微一抖,竟然露出了一個黑珍珠一般東南亞美女的模樣來。

  那女人笑吟吟地說道:“秦魯海威武不屈,說他的同伴一定能夠救他的,我還有些不信,沒想到兩位當真不是蠢人,居然能夠瞧出我花舞娘的破綻來。”

  “花舞娘?”

  從地上魚躍而起的依韻公子一臉震驚,我與他并肩而立,低聲說道:“什么情況?”

  依韻公子臉色嚴肅地說道:“花舞娘的真名叫做華美鳳,是吳哥華人,康克由在S-21恐怖監獄時的極為隨身弟子之一,聽說也是康克由的情人,不過資料里面顯示她跟卜桑似乎也有一腿。這個女人不簡單,因為是康克由最信任的女弟子的緣故,當年大屠殺事件里,撈了不少好處,據說許多的慘案,掛著康克由的名,背地里都是她指揮的,因為鬼術出神入化的緣故,她的幻術也是極為真實,在南洋這邊,她有著千面罌粟的名頭,讓人聞風喪膽,最為恐怖。”

  聽到依韻公子的介紹,那花舞娘嘻嘻地笑了起來:“喲,這位帥哥講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人家哪里有這么厲害,不過是個沒人疼、沒人愛的弱女子罷了。”

  我的目光凝聚,盯著面前這個皮膚上面紋滿了詭異鮮花的女子,想著南洋之地多豪杰,這女人當真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呢。

  依韻公子不理會這女人的矯揉造作,冷然說道:“別廢話,秦伯呢?”

  面對著我們一行四人,花舞娘淡然自若地說道:“秦魯海啊,他的東西都在我這兒,你說他能在哪里?想要他活著,倒也不難,那光頭哥哥肩膀上的家伙,是我師父的獨苗苗,你們拿走了,我們可得受盡責罰呢,把他交給我,咱們一人換一人,怎樣?”

  她若是讓我們束手就擒,又或者別的話語,我們自然是不可能答應的,不過這娘們僅僅提出一個要求,就是想要智飯和尚這狗日的,事情就變得有些微妙了。

  依韻公子轉過頭來,臉上露出了祈求的目光。

  他雖然不開口,但是我卻知道他對這個提議,有些心動了。

  不管怎么講,那這個一無是處的酒囊飯袋,去換一個擁有天下十大戰力的秦伯,這都是一件性價比頗高的事情,從依韻公子的角度來看,實在可以做的。

  然而他卻不知道,智飯和尚代表的,是我茅山的尊嚴。

  我之所以不遠萬里,千里迢迢地墜到這兒來,就是想要讓那些膽敢冒犯我茅山的家伙知道,惹了我茅山,到底是什么后果。

  別說你跑到國外,跑到南洋,就算是跑到月球、火星,老子照樣能夠找到你,弄死你。

  而且還有一點,那就是對方未必可信,他們如何能夠放過我們?

  面對著依韻公子的請求,我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句話:“你信得過這個女人么?”

  依韻公子回過頭來,瞇眼瞧向了花舞娘,那娘們平攤雙手,一副坦蕩模樣:“咱們一手交人,一手交貨,這樣可公平?你們放心,我和卜桑師兄的事情已經辦完了,也不想與諸位結仇,中國有句老話,那就是冤家宜解不宜結,說不定以后咱們還有合作的機會呢,你們說是不?”

  我心中計較著,卻點了點頭,含笑著說道:“如此說來,也有道理,那你說,如何換人?”

  花舞娘顯得無所謂:“你們指定一個地點,我交人將秦魯海給送過來,咱們一人換一人,事后兩無相欠,你看如何?”

  我搖頭說道:“不行,我們得在附近的私人碼頭換人,你們得提供一艘可以出海的船給我們,裝滿油,不許動手腳,換完人之后,我們直接離開,永不相見,你看如何?”

  花舞娘盯著我的眼睛,沉吟了好一會兒,方才點頭答應道:“你考慮得倒是蠻周全的,如此也好。”

  她答應得如此暢快,倒也印證了我的猜測,心中越發提防,而這時那花舞娘則又提出一個要求:“既然談妥,能不能給我看一下我師父兒子的情況,要萬一他沒氣兒了,我們談的這些,就變成笑話了。”

  我點了點頭,朝著布魚揮揮手,羽麒麟中,卻暗自溝通著。

  布魚將肩頭的智飯和尚給放了下來,剛剛要掐對方人中的時候,我突然心中一陣警兆生出,瞧見布魚身后的空間一陣扭曲,似乎有什么東西朝他襲來一般。

  小心!

  布魚并未有瞧見身后的事情,不過得到我的提示,當下也是朝著旁邊橫移數步,避開了暗藏的殺機,而就在此時,那花舞娘突然從飽滿的胸口縫隙里,掏出了一個造型古怪的陶器,放在紅唇旁猛然一吹。

  嗚、嗚、嗚……

  伴隨著這古怪的呼聲,我旁邊的依韻公子突然臉色一變,手一抬,一劍朝著我的脖子間抹了過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