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七章 誓言,血月

  飲血寒光劍上有三處力量,經過總局王紅旗點化的龍血之威與五彩斑斕的劍下亡魂,已然凝練成了一股太極陰陽魚的模樣,隨時聽候差遣。而刺破那古怪眼球之后,憑空又生出的黑白之氣,并不受控。

  不過凡事都是相對的,黑白之氣并不受我控制,但是卻因為寄身于飲血寒光劍之中的原因,卻不得不受其驅使。

  就比如房客,無論如何,你總得交些房租,不然就將你給趕出去。

  黑白之力若是被趕出去,就可能化作虛空。

  不想死,就干活。

  我此刻已經確定了,那黑白之氣是來自于巫神巴干達的力量,而且與花舞娘、卜桑這些人相比,這個更加接近本源,因為那眼球,極有可能就是當年巴干達留在人世間的遺物。

  力量和力量。它是有層次和對比的。

  誰更接近本源,便能獲得更多的控制權和統治力,故而先前與我拼斗的一眾巴干達巫師個個都被這力量給點燃,化作了人形火炬。

  而面對著花舞娘這種恐怖的萬魂珠。我也不得不使出這般的力量來。

  事實上,一開始我的心中是忐忑的。

  萬魂珠的力量并不僅僅作用于人體,它的意義在于攻擊人的靈魂,這種層面的攻擊,跟道心的穩固是有著巨大關系的。尋常人哪里能夠受得住這般宛如地獄的炁場,別說被擊中,就算是身處其中,也止不住直打哆嗦,自個兒都給嚇得半死。

  這玩意并非是花舞娘的手段,而是來自于那個能夠讓總局王紅旗都為之忌憚的血手狂魔康克由。

  我能夠戰勝她么?

  這疑問在黑白之氣蔓延出去的幾秒鐘之后,終于消除了。

  奇怪的事情出現了,在我們驚詫的注視中。那九顆朦朧溢彩的萬魂珠在感受到這氣息的時候,變幻萬千的軌道居然出現了凝滯,漸漸地。漸漸地,竟然停在了半空之中。

  緊接著,它們竟然破空而來,與這黑白之氣接觸,繼而水乳交融,仿佛牛郎見到了織女。

  那如膠似漆的狀態,讓人詫異非常。

  在經過一息之間的交融之后,那九顆萬魂珠居然在飲血寒光劍的劍尖兩寸處,虛空凝結,呈扇形地擺開,仿佛劍尖的前端,孔雀開屏了一般。

  劍尖與萬魂珠之間,并無任何實物連接,然而狀態卻穩定得仿佛它本應該就在那兒一般。

  我震驚,而花舞娘完全就快要瘋掉了。

  什么情況?

  這是什么情況,為什么自己珍而重之的秘寶居然投敵叛變,成了別人法劍的配件去?為什么那萬魂珠居然在此刻與自己切斷了一切的聯系?

  為什么……

  無數的疑問從心頭冒起,以至于她并沒有能夠第一時間逃脫,而經歷過無數事情的我自然不可能放過這一次機會,當下也是箭步而走,攜著恐怖威勢,朝著對方沖去。

  這時的花舞娘失去了所有籌碼,大驚失色,一邊后退,一邊按著胸口的古怪項鏈,大聲喊道:“師兄,你再不來救我,就等著給我收尸吧!”

  揮劍向前的我,在這個時候并不想要花舞娘的性命。

  因為此刻的我,卻沉浸在巨大的歡喜之中,長劍向前,龐大的龍血之勢正在掌控住飲血寒光劍的主動權,不斷地洗刷著離劍尖兩寸處的萬魂珠。

  每洗刷一遍,那珠子就黯淡幾分,宛如火藥桶一般暴躁的力量,也收斂了許多。

  不過收斂,并非無效,只不過是給利刃的鋒芒,套上一層劍鞘而已。

  等我堵住了向后奔逃的花舞娘之時,長劍控場,在萬魂珠收斂之后凝聚出來的炁場之中,那女子就仿佛是離開水的魚,一切都仿佛艱難無比。

  而當我劍上的黑白之氣與她相互輝映的時候,我甚至感覺對方都快成了我手中操控的木偶。

  當然,這只是一種感覺,花舞娘的反抗依舊很激烈。

  不過對于此刻的情形而言,她再激烈,因為不過是增加一些樂趣而已,幾秒鐘之后,我通過黑白之氣,將花舞娘身上的勁力牽動殆盡,而那娘們也終于癱軟在地,宛如毫無反抗能力的羔羊。

  最毒不過婦人心,這娘們的惡名在外,即便如此,我也沒有半點松懈,長劍點在了她的額頭之上。

  萬魂珠圍繞著花舞娘不停旋轉,將她身體里來源于巴干達的信仰之力吸出。

  幾秒鐘之后,一個嬌俏得宛如十八少女的花舞娘迅速地衰老,化作了一個五六十歲,臉色蠟黃、身材枯瘦的大娘,一雙眼睛之中,頓時就流露出來了灰敗的絕望。

  而一直到此刻,我依舊不放心,劍脊在她的手腕處輕輕碰觸一下,讓她無法施展任何手段。

  直至如此,這個兇名赫赫的東南亞鐵娘子,終于沒有了任何反擊能力。

  我這一套弄完,小白狐兒也終于恢復了戰力,沖上前來,準備給這嬌媚的花舞娘一點兒教訓,結果走到跟前來,瞧見地上這個憔悴無比的老婆婆,手中的劍舉起來,卻又放下去了。

  別看小妮子打架的時候潑辣無比,但是卻從來不恃強凌弱。

  這時依韻公子也扛著一具尸體走了過來,那人身上的衣服十分奇怪,畫滿了符文,不過被細碎的劍氣劃得無比凌亂,早已不成模樣。

  花舞娘瞧見這具沒了氣息的尸體,不由得一陣驚駭,喃喃說道:“扎克師弟……”

  她有著恐怖的萬魂珠,和詭異莫測的易容變形術,而那扎克師弟則穿著一件能夠隱去身形的符衣,正是這些給了她滿滿的自信,覺得能夠將我們給玩弄于鼓掌之下,先前行刺失敗之后的談判,不過是在掩人耳目,讓我們沒有防范,實際上,還是想將我們給暴力擊殺。

  然而讓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打獵的變成了獵物,臨到頭來,竟然是自己成了井底之蛙,這樣的變故,怎么叫她不難過、不悲傷?

  老天爺,咱關系一向都很好,為什么現在就不能按照我的劇本來演呢?

  我將花舞娘制服,卻并沒有再進一步,而是將心思放在了懸浮在飲血寒光劍前的萬魂珠之上,不過依韻公子卻沒有我這般淡定,將肩頭的尸體給丟了下來,一把揪住了那娘們的領口,惡狠狠地說道:“快跟我說,秦伯現在在哪里?”

  花舞娘習慣性地伸出舌頭來,在唇邊誘惑性地一舔,沖著依韻公子拋了一個嫵媚的媚眼,吃吃笑道:“小帥哥,別這么急啊,奴家……”

  話還沒有說完,她卻驟然而停。

  因為她發現了一件事情,自己原本嬌媚的聲音,此刻卻變得無比沙啞,蒼老了無數倍。

  小白狐兒火上添油,掏出一面鏡子,直接丟在了她的手上,花舞娘下意識地拿起來,朝著臉上一照,愣了數秒鐘之后,猛然丟開去,雙手捂著臉,尖叫了起來。

  這叫聲宛如夜梟,恐怖而又悲涼。

  站在旁邊的我們沒有一絲同情,知道了她的背景和“輝煌”的過往,沒有人會對一個殺人狂魔生出半點兒憐憫,能夠對自己幾百萬無辜同胞舉起屠刀的女人,就算是下到十八層地獄,都不足以洗刷她身上的冤孽,何況她此時只不過是變得略微蒼老。

  不過即便是再厭惡,該做的事情,我還是得要完成的。

  在宗教局干過這么多年,如何對陣下藥,我還是有些心得的,當下也是在臉上堆出笑臉,溫和地笑道:“花舞娘,你若是想要恢復青春紅顏,就得配合我們。”

  然而花舞娘并非剛出道的小姑娘,我還在茅山學藝的時候,她的手上就已經沾上了幾十萬人的鮮血,哪里能有那般好哄騙。

  大喜大悲之后的她終于收斂了情緒,冷冷地說道:“落在你們的手里,我就沒想活過,別試圖哄騙我。”

  我認真地盯著她的眼睛,極為真誠地說道:“不,我們之前談的條件不變,你幫我們找到秦魯海,然后給我們一艘船離開,我可以饒你不死!”

  花舞娘灰敗的眼睛閃過一絲亮光,認真地說道:“你敢發誓?”

  我毫不猶豫地說道:“可以。”

  花舞娘立刻說道:“那你對著巴干達巫神發誓,若是你違背諾言,讓我不得活命,你就會畢生受到巴干達巫神的死亡陰影之下,痛苦而死!”

  我將前提說出之后,對她的話語復述一番。

  聽完之后,花舞娘的眼神里面終于出現了活力,抓著依韻公子的胳膊站了起來,對著我說道:“秦魯海在我師兄的海邊別院里面關著,而我師兄聽到我的消息,很快就要趕過來了,現在走,也許還能夠趕得及。”

  對于花舞娘的配合,我十分滿意,人在有了生的希望之后,很難會放棄這最后一根稻草,特別是自私自利的家伙。

  我們趕緊收拾妥當,然后離開這片樹林,緊接著在路邊找到一輛車,那是花舞娘開來的,上車之后,在她的指點下朝著卜桑的海邊別院飛速趕去,而就在路上,我卻聽到小白狐兒朝我一聲驚呼:“哥哥,你看上面,那是什么?”

  我抬頭一看,透過車窗,瞧見天邊竟然掛著一輪血月。

  月兒彎彎,殘月如血。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七章 誓言,血月”

  1. 回復 2015/05/12

    劉正楓

    月兒彎彎,纏纏綿綿纏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