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九章 底細被探,虛空之眼

  我朝著門口低聲喊了一聲:“尾巴妞……”

  我的一聲招呼,倉庫盡頭處卻是出現了一個身影,小白狐兒將那花舞娘給倒提著,一步一步地走了過來。

  她猛然扔在地上。不屑地說道:“想著我面前耍花樣,簡直就是活膩味了。”

  瞧見地上宛若死人一般的花舞娘,我緩步踱到了她的面前,冷冷地說道:“怎么想的,明明馬上就要自由了。偏偏一定要犯賤?”

  花舞娘面如死灰,不過卻不甘心地說道:“殺氣,我從你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殺氣,你是不會放過我的……”

  殺氣,我有么?

  我揉了揉眼睛,突然笑了起來,回轉過身去,瞧見秦伯臉上的瘋狂已然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平靜,手貼著胸口處的驅邪符,深吸了幾口氣,然后站了起來,對我滿懷感激地說道:“小陳兄弟,又是你救了我……”

  我聳了聳肩膀,安慰地揮了揮手。然后說道:“無妨,秦伯你身體還好?”

  秦伯活動了一下手腳,臉上露出了幾分苦笑:“他們應該還是想要利用我的身體,所以倒也沒有作太多的傷害,倒也無事。”

  秦伯無事,地上另外兩人也爬了起來,雙方簡單地溝通一番之后,決定事不宜遲,要走。得趁早。

  布魚撿起了昏死過去的智飯和尚,扛在肩上,而小白狐兒則將一臉絕望的花舞娘給揪著來到了我的跟前來,對我說道:“哥哥,這臭娘們,要怎么處理?”

  我返身往倉庫門口走,邊走便吩咐道:“帶著一起走,說不定還能當做護身符。”

  被小白狐兒揪著頭發的花舞娘怨毒地沖著我喊道:“姓陳的。你是發過血誓的,你若是不放過我,就會畢生受到巴干達巫神的死亡陰影所籠罩,永世不得解脫……”

  我毫不介意地說道:“是,我是發過誓,不顧違約在先的是你!”

  花舞娘搖頭。瘋狂地笑道:“我帶你們找到了秦魯海,給你們指點了出海之船的去處,我并沒有違反我們之間的約定,你懂么?”

  我冷笑了一聲,敢情是在這兒給我下套呢,當下也是平靜地點頭說道:“哦,既然如此,那我放過你也無妨。”

  這話兒說完,秦伯推開了倉庫大門,朝著外面瞧了一眼。

  外面四下寂靜,并沒有任何可疑之處。

  時間緊迫,我們不再停留,而是朝著簡易碼頭方向匆匆而行,至于花舞娘,小白狐兒適時將她的嘴巴給捂住,不讓她發出任何動靜來。

  事實上,在我答應完成承諾之后,那花舞娘又生出幾分生還的希望來,倒也變得十分配合。

  一行五人,加兩個俘虜,趁著夜色,從房子的陰影處不斷地緩步前進,很快就離開了別院的范圍,一路來到了簡易碼頭處,放眼望去,果然能夠瞧見兩艘游艇般的小船,這玩意看著精致小巧,不過搭載著我們渡海,卻是綽綽有余。

  畢竟有著布魚這般的角色在,即便是一片木筏,我也有信心能夠橫漂到海對面去。

  走在細膩的沙灘之上,眼看著那簡易碼頭越來越近,我們的心情無比輕快,逃脫生天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而我還將智飯和尚這個目的最終給擒到了手中。

  這些日子以來的所有辛苦,似乎都得到了回報,也變得不是那般的艱辛。

  然而就在我們即將走到簡易碼頭處,登船離岸的時候,突然有四五道探照燈的燈光,從各個地方射了過來,將我們給照得透亮。

  在這刺眼燈光亮起的一剎那,我們所有人都下意識地舉起了手中的武器,背靠背地站立。

  我們的目光四處游弋,尋找著隨時出現的敵人。

  從別院的一處道路中,出現了一列人來,為首的那人,穿著規規矩矩的藏青色長袍,短須,又黑又瘦,唯有一雙眼睛神采奕奕,遠遠地打量過來,口中朗聲說道:“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幾位朋友既然不遠萬里來到我閣骨島,為何走的時候,也不通知一下主人家?若是知道各位要走,我這個地主,怎么著也要擺一場送行宴,為各位踐行!”

  說話的這人,卻是那康克由的大弟子卜桑。

  這個家伙一開始的時候,我并不是很在意,因為我此番前來南洋,唯一重視的敵人就是被王紅旗稱贊數次的康克由,至于別人,在我眼中都不過是土雞瓦狗而已。

  然而現實卻給了我一個響亮的耳光。

  一個膽敢謀算自己師父的家伙,顯然是個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厲害人物,小視天下豪杰,當真不是一件好習慣。

  對方既然用探照燈將沙灘照得如同白晝,而且還敢光明正大地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必然是有所憑恃的,我們也沒有在事情暴露之后,轉身就朝著遠處的游輪跑去,而是背靠背地小心防范,而由我轉過身來,朝著這人遙遙拱手說道:“卜桑巫師,今日血光大盛,諸事不宜,我們就不便叨擾了,就此離開便是。”

  那卜桑似笑非笑地說道:“離開?諸位是想開著我的船走?那船可貴著呢,我是不會同意外借的。”

  我將手背在身后,與身后幾人做著手勢,而我則平靜地跟對方扯淡道:“多少錢,開個價。”

  我如此的豪爽,讓卜桑顯得有些詫異,他的目光一陣凝聚,許久之后,方才徐徐說道:“也對,能夠出得起一百萬美金買我那小師弟康桑坎下落的人,自然不是什么窮鬼。”

  聽到他說出這般詳細的數據,我便知道奪命妖姬那邊的消息已經闖入了這家伙的耳中。

  這并不是什么意外之事,要曉得巴干達巫派在這東南亞扎根數十年,盡管近年來已經有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趨勢,不過終究還是比我們這些外來戶的消息渠道靈通許多。

  與卜桑言語交鋒的時候,我時刻注意著兩件事情,第一件,那就是到底有多少槍手在將準心鎖定在我們這些人的身上。

  第二件。那即是先前將秦伯和依韻公子一下放倒的那張詭異巨臉,此刻是否也會再次浮現?

  很快我就發現,站在毫無遮掩可言的空曠沙灘上,我們基本上都是被當做了靶子,至于那一張詭異巨臉,我倒是沒有感受到太多的征兆,唯一覺得一點,那就是卜桑之所以這般毫無顧忌地出現,一定是有所憑恃的。

  雙方交談幾句之后,卜桑開始跟我們談起條件來。

  首先一點,將人留下,無論是修為盡損的花舞娘,還是長期處于昏迷狀態的智飯和尚,其次讓我們繳械投降,不然這輩子,就再也沒有活下來的機會了。

  這要求,并不是在談判,而是在勸降。

  面對著對方強硬的態度,我的眉頭一挑,并未有說話,而對我意圖心領神會的小白狐兒則揚起手中的劍,一劍飛去,花舞娘的左臂便給卸了下來。

  鮮血嘶嘶,她那手中的天璇劍跟我的飲血寒光劍并不能比,根本就控不住鮮血。

  花舞娘慘叫連連,而對面的卜桑卻是面無改色地看著,眉頭都不皺一下,我卻不管,淡定地提出了我的條件來:“智飯我得留下,回去交差,至于花舞娘,我可以置之不理,是死是生,都沒有太多的關系,重要的事情是,那艘船,現在歸老子的了。”

  雙方的述求南轅北轍,各有一套說辭,卜桑瞧見我一副堅定無比的模樣,冷笑了一聲,突然伸出手來,拍了一拍。

  隨著他的拍打,我們頭頂的天空突然飄來了一片烏云,接著雷聲轟鳴,徐徐而來,電閃雷鳴之間,無數閃電將我們的臉色變得莫測迷離,而卜桑則幽幽地說道:“既然不答應我提出來的條件,就讓它,來跟你們談談吧……”

  他的話兒虛無縹緲,緊接著口中開始念誦起了經決來,嗚、吧、喃、巫、啊、吧……

  在這般的喝念之中,云層開始慢慢地壓低,幾乎就要砸到了頭頂上來,我下意識地抽出了飲血寒光劍,憑借著里面強大的龍氣,給我鼓足了勁兒。

  轟、隆、隆……

  一道巨大無匹的閃電從頭頂上驟然生出,緊接著就像一條電蛇一般,從云層的中心處匯聚而出,最后直接擊打進了我們身后的海水里面去。

  經過這閃電的轟擊,我能夠感受到幾米高的浪頭掀起,無數浪花的碎珠紛紛灑落而來。

  藍色的電弧將整個空間都閃耀得一片詭異。

  這是在斷我們的后路,防止我們從海中逃遁,所以提前將這大一片的海域都給通上了電,一旦逃入其中,說不得就變成了一條電暈的大頭魚。

  數道讓人臉色慘白的閃電之后,云層之中突然低垂下一大坨的東西來。

  我定睛一看,卻見那竟然是一顆宛如汽車般大小的巨型眼睛,瞳孔一會兒黑,一會兒紅,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它都仿佛在注視著任何人一般,而在這碩大眼球的下方,則有無數章魚觸角般的軟組織,在虛空之處不斷揮舞游弋著,仿佛游于水中。

  天啊,這難道就是我先前在血潭底下刺中的那只眼球么?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三十九章 底細被探,虛空之眼”

  1. 回復 2015/05/12

    劉正楓

    眼球是一對啊,那么還有一只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