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四十章 融合,解脫

  對,這就是那顆眼球,只不過它變大了無數倍,半透明的玻璃體中流光溢彩。仿佛有著無數恐怖的力量在里面流動,而當我仔細瞧過去的時候,對方巨大的瞳孔陡然一張一縮,朝著我瞇眼瞧來,讓我渾身宛如跌入冰窖之中。止不住地直打哆嗦。

  我們一路奔逃,毫不停歇,就是不想與不屬于這個世界、充滿神性的鬼東西正面沖突。

  然而卻終究沒有想到,命運就是這般曲折,最終我們還是撞到了這玩意兒的面前來。

  還能跑么?

  不能,那么既然不能,唯有硬著頭皮去面對吧,在我們那地界有這么一句老話,叫做“人死鳥朝上,不死萬萬年”。

  人生不過一世,草木不過一秋,就算是死,我他媽的也不愿意慫死。

  就是干,不要慫!

  我心中翻江倒海,自我暗示幾番之后。整個人就像打了雞血一般,眼睛瞬間就紅了起來,而臉上卻是淡定無比,絲毫不流露出來。

  我朝著前方不遠處的卜桑冷冷笑道:“好你個卜桑,真能夠算計的,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將你這老情人花舞娘給活剮了,將你師父的兒子康桑坎給先弄死?”

  有著云層浮下來的那只虛空巨眼撐腰,卜桑顯得格外自信,冷酷地說道:“你都說是老情人了。瞧她那副惡心樣,你覺得我還會碰她么?要不是往日的一點兒交情,我甚至連提她的心思都沒有;至于康桑坎這小子,去了中國多年,什么本事沒有學會,吃喝嫖賭的功夫倒是憋出了內傷來,真的是給我師父丟臉,這樣的水貨你若是幫我給殺了。我少不得還要感謝你一番……”

  聽到這般傷人的話語,花舞娘的眼眉低垂,仿佛睡著了一般,根本就毫不在乎。

  她并不計較,反倒是昏死久矣的智飯和尚居然在這個時候適時醒來,還被布魚扛在肩上的他雙手被縛。不過一張嘴卻沒閑著,沖著卜桑大聲吼道:“卜桑你個龜兒子,當年要不是我父親將你從村子里挑出來,你不是早就餓死,就是死在了那萬人坑、集中營里面了,哪里能有今天的錦衣玉食?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玩意,虧我父親對你這么信任,你居然這么對我,我艸……”

  則智飯和尚的嘴皮子本就靈活,這是我之前就已經領教過的,此刻聽到他痛罵卜桑,不知道為何,我總有一種看到狗咬狗的樂趣。

  智飯和尚破口大罵,而卜桑的脾氣卻是好得很,淡然聽著,過了許久,平靜地說道:“康師弟,師父送你去中國,是希望你能夠融匯中原佛教與我南洋術法于一體,發揚光大,傳承衣缽,而你不但學無所成,而且惹事的本領倒是增長不少,這一位茅山首徒,在中國近年來可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在江湖之地位,如日中天,你居然惹到了他,豈不是找死?我既然救不了你,就只能幫你報仇了——巴干達巫神,子民卜桑請求你,幫我拿下這些仇敵,揚我教威……”

  這一句話,完全就是在翻臉了,聽到卜桑的命令,又想到自己卻是還在敵人的手上,智飯和尚慌張地大聲喊道:“卜桑,卜桑,我還在敵人手上呢,這事兒若是讓我父親知道了,一定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的!”

  相比于智飯和尚的歇斯底里、色厲內荏,卜桑卻顯得十分淡定,悠悠地說道:“能跟在我身邊的,自然是我親信,至于忠誠于你父親的,已經完全融入神靈的身體里去了……”

  聽到他說這話,再想起巢穴之中無數被融入紅色液體之中的信徒,以及增長無數倍的虛空巨眼,我不由得生出一陣冷汗。

  好一招鏟除異己,借刀殺人。

  當時我們若是跑得慢,估計也要被這虛空巨眼給融合,成為了它身體的一部分了吧?

  那個時候的卜桑,說不定就藏在暗處,監控著我們的一言一行,只不過是出了一些問題,方才將我們這些變量,給漏了出去,成為了計劃之中的唯一漏洞。

  在我想來,估計卜桑也沒有想到智飯和尚會如此膿包,讓我們從后門給逃脫了吧?

  此乃猜測,不必深究,因為那虛空巨眼在得到了卜桑的吩咐之后,居然十分順從地聽了話,朝著我們這邊緩緩地移動過來。

  這巨眼足有一頭大象一般的體型,揮舞著章魚一般的臂膀,緩慢游來,那種無形的壓力讓人胸中發悶,竟然有一點兒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特備是被它直勾勾地看著,瞳孔里面透露出來的冰冷寒意,當真讓人痛苦。

  如墜冰窟!

  我渾身僵直,不過在適應了幾秒鐘之后,終于憑借著一身魔功,又重新掌握了身體的控制權,揚劍而上,想著管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只要你一旦進入我的攻擊范圍,我就讓你好好瞧一瞧厲害。

  然而那虛空之眼在離我們二十米遠的地方,居然懸空而停,不再前進。

  它雖然停住了前進,然而卻并不停歇,附著在眼球之上的章魚軟臂全部朝下,接著身體開始飛速自旋起來。

  我不懂它這是什么意思,然而幾秒鐘之后,我瞧見這玩意的下方,突然滴落了好幾坨的黏液來,這黏液一落地,就化作了俞千八、瓦羅阿、達桑巫師等在巢穴里已然死去,不過修為厲害的高手來。

  這些人渾身赤裸,透著血光,頭顱部分還算完整,但是脖子之下,卻仿佛活活剝去了一層皮,露出下面黑紅色的肌肉和白色的筋來,十分可怖。

  這虛空巨眼就像擰抹布一樣,先后滴落了十五滴。

  出了俞千八、瓦羅阿和達桑巫師等人之外,其余的人我們倒也并不認得,不過感覺整體的水平,都能夠達到一定的程度。

  與生前相比,這些血人顯得有些僵硬,少了許多靈氣,不過兇戾之氣,有有增不減。

  瞧著就有些心寒。

  虛空巨眼停止了自旋,懸空而立,而那些被擰出來的血人則朝著我們一步一步地進發了,與此同時,遠處的槍手也暗自將準星鎖定在了我們的身上,盡管不可能在虛空巨眼的攻擊中射擊,不過只要出現什么意外,這些人就會抽冷子來一槍,將我們給送入地獄。

  卜桑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燦爛,因為這所有的一切,都已在了他的掌握之中。

  我接過了小白狐兒手中的花舞娘,對那小妮子低聲吩咐道:“一旦打起來,你就憑著自己的優勢,繞開戰場,然后幫我解決掉所有將槍口指向我的家伙,懂么?”

  小白狐兒點了點頭,而我則將花舞娘抓著,逼著她去瞧看前方一步一步走過來的血色人群,寒聲說道:“絕望么?”

  花舞娘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之上的虛空之眼,突然搖頭笑道:“祭拜了它這么多年,沒想到本尊居然這般丑!”

  這話兒我深為贊同:“正神我不知道,但是這些邪神,一般都是混得不咋地的,樣貌也格外被人詬病,真的不是什么好長相——花舞娘,你也算是縱橫一世,現如今眾叛親離,不知道有什么可以教我的?”

  作為敵人,花舞娘無疑是可恨的,這女人的罪惡罄竹難書,然而作為一介女性,她能夠在等級制度十分明顯地南洋混出這般的地位來,卻也十分難得。

  每一個能夠出頭的人,心中自有一片天地。

  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花舞娘回過頭來,長吸了一口氣,居然笑了:“想我當年那一螻蟻般的雛妓,竟然能夠活到今天,統御無數欺辱于我的臭男人,仔細一想,也不枉白活一世。現如今,我想明白了,即便是死,我的靈魂也未必能夠歸于巴干達的庇護之中,不過我并不后悔,若說有什么可以教你的,我只能說,人生短暫,何必思前顧后,活得精彩些,給世人留個念想,也是很不錯的呢——總好過我當年的那些幼時好友,在骯臟、熏臭的房間里面,接待無數陌生而丑陋的男人,還沒有成年,就在陰溝里面,默默死去……”

  花舞娘的話語里面,有著幾分蕭瑟、幾分怨恨,和幾分不舍,而這句話說完之后,我將她猛然一推,朝著那幫血人撞去。

  我不知道這些血人到底是個什么狀態,所以必須要有人幫我試探。

  我們的人不能受傷,那么就只有這個對于雙方來說都是廢棋的花舞娘,能夠勝任此職。

  花舞娘被我遠遠推出,像是撲火的飛蛾,顯得義無反顧。

  她的雙手張開,在剎那間,我突然感覺她有一種自我救贖的感悟,而隨后,便瞧見她被領頭的瓦羅阿給猛然撲中,那家伙張開血糊糊的嘴巴,朝著花舞娘的脖子處猛然咬去。

  一口!

  兩口!

  然而還沒有到第三口,其余的血人便將它給擠開了去,紛紛撲了上來,將花舞娘啃噬了大半。

  被擠開的瓦羅阿并不與那些人抗爭,而是將注意力集中到了我們的身上來。

  花舞娘只有一個,而我們這兒,有五個。

  可以好好吃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憐之處,然而以自己的可憐為借口,禍害世人,卻又并非可取之途,或許死亡,對于這個殘害過無數人的毒蝎女子來說,也是一種解脫吧,你們說對不?

2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四十章 融合,解脫”

  1. 回復 2015/05/12

    劉正楓

    應該是懲罰,不是解脫

  2. 回復 2015/05/14

    大師嫂

    太好看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