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四十二章 引禍,真假

  我之所以沒有將剛剛俘獲九顆萬魂珠的飲血寒光劍拔出來,主要的原因,是這把劍,先前曾經刺穿過那血潭底下的大眼球。
  
  盡管我不知道后來血潭之中到底發生了什么變化。以至于卜桑能夠召喚出這般詭異的虛空巨眼來,但是我卻曉得一點,那就是這玩意,絕對會很記仇。
  
  這是那邪神的共性,它們就是以此來維持自己的恐怖權威。
  
  但是事到如今。我卻也不能再當縮頭烏龜了。
  
  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我為何還要忍耐,還要受著狗日的鳥氣?
  
  不過一死!
  
  長劍拔出,劍身之上一陣魔氣縱橫,而在劍尖之處,則顯得格外的奇特,九顆黝黑如墨的萬魂珠宛如扇子一般排列,將這長劍給弄得不倫不類,古怪無比。
  
  雖然黑,但是這萬魂珠卻并不融于黑夜,反而是顯露出了自己獨有的光華來。
  
  那鼓動觸角,想要將秦伯給勒殺于此的虛空巨眼終于停住了這力量,一來是對手實在是太過于頑強,一時半會并不能將其勒死。二來則是被我這飲血寒光劍給吸引住了。
  
  劍身之中,有屬于它的力量。
  
  那力量近乎于巴干達巫神的本源,虛空巨眼盡管有著巴干達巫神的神性。但是由于飲血寒光劍宛如衛生巾一般強悍的吸力,使得它在成形之前,已經被過了一到手。
  
  簡單的說,就是虛空巨眼的本源力量,有一部分被轉移到了飲血寒光劍之上。
  
  任何物種,對于自身的統一,都是有著天性一般的渴求,故而那虛空之眼的瞳孔一陣收縮,注意力頓時就朝著我這邊集中而來,而它眼中凝聚的光華也在此刻稍微地消散了幾分。
  
  趁著這個空檔,秦伯的身子一收一張,居然從那強悍的絞殺觸角之中。脫離了出來。
  
  離開之后的秦伯一身紅色黏液,一呼一吸之間,臉色從豬肝一般的血紅色迅速恢復了過來,手一伸,在半空中游弋的九把飛刀,倏然回歸到了他的手掌之上。
  
  每一把,都有著讓人心寒的鋒芒。
  
  秦伯這邊脫離了危險,而我則陷入了那虛空巨眼的全力照顧之中去,先前出現的藍色痕跡仿佛暴風驟雨一般,朝著我的身上,以及有可能閃躲的方向倏然飛來,有的時候根本就避無可避,眼看著這藍色痕跡浮空而起,即將射入我的身體里,我也是無奈,當下也只有舉起手中的長劍,試圖抵擋。
  
  我這也是無奈之舉,然而沒想到飲血寒光劍上,那九顆萬魂珠不停旋轉,居然化作一道屏障,將這些玩意給滑開了去。
  
  然而即便如此,我的周圍全部都是那流光四溢的藍色電漿,有的在沙灘上蕩漾,有的則將沙子蒸騰一空。
  
  我根本無處下腳。
  
  幾秒鐘之后,根本夠不著虛空巨眼的我心中突生一計,通過羽麒麟吩咐布魚,讓他帶著依韻公子和秦伯先行撤離沙灘,朝著簡易碼頭的方向撤去,至于我,則毫不猶豫地禍水東引,朝著卜桑那邊的人群沖了過去。
  
  我不知道那虛空巨眼是否聽從卜桑的吩咐,不過若是能夠誤傷一部分敵人,那也是我希望看到的。
  
  我一動,一直在遠處觀察戰況的卜桑就曉得了我的意圖。
  
  他沒有任何猶豫,手臂猛然一揮,身邊超過十名槍手毫不猶豫地朝著我的這個方向傾瀉子彈,試圖將我給射成一個篩漏子。
  
  若是以前,我或許還要開啟臨仙遣冊,避開諸多子彈,然而此時此刻,我卻是節省一切力量,唯有將長劍向前,利用那旋轉不定的萬魂珠,擴展出一個足已包容我的炁場來,讓所有的子彈遇到這股陰寒詭異的力量,都從旁邊滑了過去。
  
  瞧見我劍尖之上的這些珠子,卜桑大驚失色地喊道:“天啊,你怎么可能有我師父最為寶貴的萬魂珠,這不可能!”
  
  轉瞬間他又想到了緣由,咬牙切齒地喊道:“花舞娘那賤人,不但藏著這么一手,居然還將我巴干達巫教最為神圣的圣物給落入了敵人的手上,媽的,她死得簡直就是太輕松了……”
  
  這人當真是天性薄涼,花舞娘怎么說都跟她有一腿,也與他站在一條戰線上,與康克由作對,沒想到臨到死了,居然這般唾罵曾經的同伴。
  
  這種人渣,還是由我來超度他的性命吧!
  
  一百多米的距離,對于尋常人來說,倒也算是遙遠,然而對于我們這些修行者來說,卻不過是一瞬之間的事情,那如瀑彈幕并不能將我給攔截,于是我帶著兇狠的氣勢,猛然撞進了對方的人群之中。
  
  這是一個超過五十人的人群,這里面的人,除了一部分修為普通的槍手之外,大部分都是跟隨著卜桑數十年的巴干達巫教骨干。
  
  而且這些人,是卜桑最為親信之人,因為不臣服他的那些人,早就已經葬身在了閣骨山腹的巢穴之中,或者已經被這虛空巨眼給融入于身體里面去了。
  
  但我攜著怒火沖入其中的一剎那,早有準備的卜桑朝著旁邊退開,并不與我交鋒。
  
  而其余的精銳高手則紛紛接陣,揚起手中的槐木短杖,猛然一搖,無數細碎而讓人頭皮發癢的聲音,則無孔不入地充斥在了我的耳畔,一直不停歇。
  
  與此同時,這些人還不斷地往地上撒落些灰白色的粉末。
  
  這些粉末一入地面,便化作無數幽藍不定的鬼火,朝著我這邊附著而來,接著無數鬼臉于火中生成,朝著我張牙舞爪,十分恐怖。
  
  這些人大部分曾經參與過幾十年前的大屠殺之中,數以百萬計的生魂死去,而這些人則在亡魂的哭泣之中,學會了鬼道的精髓,現如今使用出來,比大多數鬼道修行者,都要厲害許多。
  
  對方蓄謀已久,我一闖入其中,就有一種被制住的感覺,如行水中,怎么都不暢快。
  
  然而即便如此,我依舊憑著魔功,硬生生地斬殺了兩人。
  
  一力降十會,我從來沒有半點兒妥協之心。
  
  卜桑的臉色一變,一聲呼喊,立刻出現了三名格外強力的巫師上前而來,將我給攔住了,而在外圍,那些人不斷地變幻著方位,仿佛要將我給圍殺于此。
  
  然而就在此時,沉寂數秒鐘的虛空巨眼,突然又朝著我這邊射出數十道藍色的疾光來。
  
  我早有防備,即便是在被眾人圍堵的情況下,也能夠強行避開此物,然而那些全心全意要絞殺我的巴干達信徒,卻毫無防備地被這些藍色電漿給擊中。
  
  因為近在咫尺,所以我對這玩意擊中人體的情況,瞧得十分仔細。
  
  藍色電漿在擊中人體之時,并沒有任何穿透效果,而是像正常的漿液一般,飛濺而起,將人給大約地包裹住,而在瞬間之后,里面蘊含的極度高溫將皮膚和肌肉給瞬間蒸發,唯有里面構造比較堅硬的骨頭,方才能夠稍微堅持一下,不過卻也是被烤炙得一片焦黑。
  
  而等幾個呼吸之后,單反被電漿擊中的人,接觸面整個地空出一大塊來,化作一具又一具殘破的軀體。
  
  有的人連頭帶著胸口大部分,全然不見,有的則是直接斷成了兩截。
  
  還有各種各樣的慘狀,不一而足,不過唯一的特點,那就是慘不忍睹,讓普通人瞧見一眼,便會整宿整宿地做惡夢。
  
  虛空巨眼無差別的攻擊手段,直接將卜桑麾下眾人剛剛組成的陣型給全部撕裂,在這般殘酷的狀況下,那些人陡然發現自己信奉的神靈原來根本就不認得他們,該死還得死,充足的信心頓時就崩潰了,紛紛朝著旁邊躲開,一哄而散。
  
  卜桑也給這場面給嚇到了,一直到死了一小半人,方才反應過來,口中囔囔著古怪的話語,與天空之上的虛空巨眼溝通。
  
  然而那虛空巨眼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哪里還理會他的話語,朝著我就是一陣攻擊。
  
  一開始,我禍水東引,整個人都激動無比,然而隨著身邊的人或死或傷,其余人見鬼一般地逃離,我又終于感受到了那鬼東西的威脅來,瞧見連卜桑都放棄了溝通,朝著遠處暫時逃開,我渾身戰栗,開啟臨仙遣冊,不停地變換身位,避開這恐怖的電漿。
  
  不一會兒,我渾身的氣息開始紊亂,顯然是已經快到了臨界點。
  
  若是持續下去,我不知道是否還能避開這攻擊。
  
  就在這時,遠去的秦伯又出現在了虛空巨眼的身后,手中不斷結印,接著掏出了一張符箓來,朝著那鬼東西遙遙一擲。
  
  符箓之上,有一股極為強悍的封印之力。
  
  虛空巨眼這時方才感受到真正的威脅,陡然升空十幾米,避開那符箓,瞳孔之處,射出一道金黃色的光芒來,將這符箓給燒成黑火,然而這邊一消,在別院的方向處,卻有一個宛如閣骨山巢穴石門上的臉孔,陡然從半空中浮現出來,透露著無上的威嚴。
  
  我瞧見這個,心中巨震——這不就是巴干達巫神的形象么?
  
  很多逃開的信徒,瞧見此物,都忍不住直接跪倒在地,磕起頭來,而那虛空巨眼也被其吸引了注意力,發出一聲尖銳之極的聲音來,仿佛在宣誓著自己的領地和威嚴。
  
  這,是怎么回事?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四十二章 引禍,真假”

  1. 回復 2015/05/24

    劉正楓

    龍虎山也是制符高手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