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三十章 夜走寨西,茸毛如球

  主人家既然已經這么說了,我們硬賴在這里,肯定是說不過去的。

  這個隱藏在異國深山中的苗寨子,沒有幫我們隱藏蹤跡的義務,也不可能因為萍水相逢的我們,而去跟這附近的幾家勢力交惡,惹得自家雞犬不寧——天底下都沒有這樣的事情,若果真發生了,連我自己都會覺得不合理,不科學。他們能夠過來通知我們,而不是轉手將我們賣了,這已經讓我們很感激了。

  不過我和雜毛小道兩個蟑螂一樣頑強的家伙,跑到野林子里去,倒也不用作什么準備,只是雪瑞,這個單純得如同百合花的小女生,肯定是不能夠讓她跟著我們受苦的。我當時便跟黎貢說起此事。黎貢說波噶工要找的只是我們,雪瑞和小崔并不用怕的,可以一直留在苗寨,到了九月初,他會派人將雪瑞兩人都送出山,送到大其力市去。

  只可惜,這山里手機沒信號,通知不了心焦的李家湖。

  他這般說,我和雜毛小道都放心了,便商量天黑之后,便從西邊出村突圍。

  我們不知道善藏法師和那個叫做波噶工的男人,到底會派多少人過來搜尋我們,但是這整個山巒林子這么大,一個師的軍隊扔在這里也是白搭,倒也不用多么地擔心。

  然而雪瑞卻反對我們的提議,他鄉遇故知,她自然不肯再跟我們分離。當著黎貢的面,雪瑞說要走一起走,何必留在這里等待?

  崔曉萱卻并不贊同雪瑞跟著我們去冒險。作為一個保鏢,她首先考慮的是雪瑞的安全,而不是雪瑞的個人意愿。她本來對雪瑞擅自更改行程陷入困境這件事情,就有著滿腹的怨氣,此刻更是堅決反對,認為應該原地等待,過幾天由寨黎苗人送她們出山便是。

  我和雜毛小道自然也是希望雪瑞能夠安靜待著,雖然這丫頭是什么天師道北宗傳人,但是她的眼睛并不是很方便,而且是個嬌滴滴的小女子,跟我和老蕭這種糙老爺們不一樣,在林子里有著各種不方便。于是,我們好一通勸,終于將倔強的雪瑞說服留下。

  自從得知了村子的決定,熊明一直沒有說話,一言不發,等黎貢出去之后,他忙著給我們張羅晚飯。他婆娘是一個勤快的女人,沒多久便幫他料理出一頓飯來。這一頓飯并不豐盛,甚至可以說是簡陋,但是也是費盡了心思。吃飯的時候,他女人和那個光屁股娃娃夾了菜,端著一碗飯就坐在門口吹山風去了。熊明不斷地勸酒,說幾句話,便開始道起歉來。

  熊明說蚩麗花的姐姐還在的時候,整個這一片地界,沒有一個敢惹他們寨黎苗村的人。誰敢惹,第二天便死去,化作一堆蟲子。可惜蚩麗花的姐姐去年睡著了,輪到蚩麗花來做這個神婆,本事沒有學到幾分,老是被人欺負。

  “唉……”熊明一邊喝酒,一邊有些恨鐵不成鋼地吧唧嘴。

  聽熊明說這話,我們都來了興致,說蚩麗花這個神婆,平日里都做些什么?為什么那些家伙拿槍拿刀的,樣子兇得要死,卻沒有人敢直接闖到俺們這個寨子來?

  熊明看著我,又觀察了一下外面的動靜,咽著口水說:“按道理,這些事情本來不應該告訴你們的,不過今天這件事情,確實是我對不起你們——把你們領進寨子,卻保證不了你們的安全,真是罪過——告訴你們也無妨的。陸左,你是苗族,應該知道苗家三十六峒蠱苗的事情吧?”

  我說聽老人家講過一些,有講十八峒、三十二洞口的,也有說三十六峒的……

  熊明點頭,說:“陸左你是明白人,這些知道便容易說了。我們這寨黎苗村,其實也是三十六峒中白河苗蠱的一脈。當年從云南遷徙至此,老輩人有說是護送建文帝外逃而來的。不過這話說說也就罷了,建文帝終究是漢人的皇帝,跟我們苗家有哪樣關系?不過到了這雨林里,世代繁衍,也算是把家安了下來,其中蚩姓一脈的老人,就是懂蠱。虧得有他們在,才讓我們的先輩能夠在這里安家落戶下來。神婆她老人家,最擅長布置石頭蠱,外人不敢入村,也不敢欺辱俺們,這就是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啦。”

  石頭蠱?

  這東西相傳是一種極其厲害的蠱毒,它能夠靈化普通的石塊,隨意一塊,便能夠指揮其滲入人體之內,使人便秘消瘦,周身疼痛異常,長此以往,精神恍惚,痛不欲生,五臟六腑都生如結石,阻礙氣血流暢,不出三兩年,體內一連串的石頭出現,便一命嗚呼了。

  這東西我自然是聽說過的,而且還見過跟它有異曲同工之妙的玻璃降,也幾乎如此。

  十二法門中說得比較玄乎,而按照我的理解,這石頭蠱應該就是類似膽結石、腎結石之類的東西,如果不及時排除,定然是會影響正常的生活。

  熊明連連勸我們喝酒,我有金蠶蠱在,自然來者不拒,后來到了太陽落山,大地陷入了黑暗的時候,熊明已經喝得有些高了。我們整理好行裝,大概是晚上九點多的時候,熊明的叔叔熊付姆過來找我們,說他已經探好了附近的地形和人員,波噶工的人只是守住了路口,從林子里摸出去,這家伙就抓瞎沒辦法了。

  熊付姆給我們拿來了一些干糧給養,然后帶著我們從后門出去。

  雪瑞和崔曉萱住在神婆家隔壁,傍晚的時候就回去了,我們也不打算再去看望,順著屋子院墻的掩護,偷偷往村子西邊溜去。之前的時候熊明就跟我們講好了地形,所以走得并不吃力,過了西邊的一片水田,熊付姆握著我們的手,一臉歉意,說:“對不起了,聽波噶工說你們殺了他們的人,所以族里面的意見有很多分歧,老人多,我也說不上話。你們出了村子往西走七八里,有條江河,順著水一直往下走,就能夠到城里頭去了。”

  我們說曉得了,讓他往回走吧,雪瑞她們兩個的事情,就拜托了。

  與熊付姆告辭,差不多十點鐘,我和雜毛小道便摸黑往西邊走去。這個時候,若是在城市里,應該還是華燈初上,夜幕降臨的夜場生活開端,然而在這雨林之中,卻已是萬籟寂靜。天上的星子不多,暗淡,所以前路并不好走。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波噶工的人才更難以發現我們——要是月明星稀,烏鵲南飛,說不定我或者雜毛小道的腦袋,已經被套在某個瞄準鏡的十字架里面了呢。

  山林行路,自然少不了小妖朵朵的幫助,雖然不情愿,但是現在是生死危機關頭,小娘也耍不得脾氣,在我跟乖乖的朵朵聊了幾句話后,小妖朵朵便出現了,撅著嘴,給我們領路。

  這個微縮的大美女在林中間隙行過,枝葉回避,藤條低伏,仿佛她是這林中的王者。

  走了沒多遠,小妖朵朵突然停了下來,四處張望。

  在黑乎乎的林中,某一個黑暗的地方,有嗚咽聲傳來,飄飄渺渺,如泣如訴。雜毛小道和我都是久在江湖中混的人,只這一異常,立刻就發覺出不對勁來。

  我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除了這嗚咽聲,還有沙沙的腳步聲,從遠處慢慢接近而來。雜毛小道拿出了桃木劍,而我則右手開山刀,左手震鏡,緩步走到一顆大樹之前,背靠著,瞧向四周。

  我們估計波噶工的人手并不多,不可能守住每一處地方,然而卻忽視了另外一個人——善藏法師。這個格朗佛廟的主人,深諳降頭之道,手下也是高手頻出,他若想在村外蹲守我們,自然有著更加聰明的辦法。東南亞重術不重道,所以兇狠詭異的術法層出不窮,然而對于宇宙大道之根本真理,卻并不是沒有人研究。

  萬物皆有聯系,只要找準方法,對我們的行蹤并不難找尋。

  只不過,不知道善藏法師安排在這里圍堵我們的,到底是誰?是他本人么,還是諸如王初成這么一伙人?雜毛小道開始揮舞著桃木劍,念起了經文來,抵抗這發自內心的寒冷。從這聲音傳出來,十秒鐘之后,一道尖銳的風壓從西邊響起,朝著我的胸口呼嘯而來.

  這速度,不比出膛的子彈慢多少。

  我幾乎來不及閃避,只是將左手的震鏡往前一伸,高喊一聲“無量天尊”。這一聲喊叫,聲音都變了形,尖銳,像驚慌的少女。而隨著我這一聲吶喊,震鏡從中心發出一道金光,與那個朝我奔襲而來的東西轟然撞到一起。

  借著這道亮光,我看到了這個陡然出現的東西。

  這是一個籃球大的東西,毛絨絨,那毛既粗且長,黑色中泛著一股子邪異的亮光。我看不到它的眼睛,整個身體便是一張大嘴,一口白森森、交錯的犬牙,上面全部都是黑色紅色的口涎。除此之外,這怪物還有八只肢節,像螳螂一般的手,奮力舞動。

  震鏡的光只是將其暫時停住,一秒鐘之后,它與我猛然撞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