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四十四章 海嘯,巨浪

  船體劇烈搖動,幾十度大角度的傾斜,讓我陡然失去平衡,猛然一下摔倒在地上去。

  我隨手抓住了一處固定物。掙扎著站了起來,朝著窗外走去,結果剛剛一走出船艙,立刻被一陣颶浪給撲滿而來,澆得一頭一臉。渾身都濕透了。

  我猛然摔倒在了甲板上,抓住船舷,站起來的時候,才發現原本還靜謐無聲的天空突然間就雷電大作,巨大的風壓從閣骨島方向吹了過來。不知道有幾級風,但給人的感覺,就好像倘若不抓住一樣固定的東西,就有可能被吹飛到海里去一般。

  與颶風同時出現的。還有豆大的雨滴,從厚厚的云層之上嘩啦啦地落了下來,砸落在人的頭皮之上,生疼。

  我耳朵里滿是風聲、雨聲與轟隆隆的雷聲,四周都是白色的雨瀑,顛簸不平的甲板上,白茫茫地看不到人,我下意識地大聲喊著其余人的名字,過了好幾秒鐘,胳膊突然被人拽住,轉過頭來,卻瞧見是小白狐兒,懸在半空中的心落了一半。焦急地大聲問道:“尾巴妞,布魚呢?”

  我說話的時候,頭頂上正好就是一陣炸雷,所以一連講了兩邊。她方才聽得清楚,指著船舷外面的海面說道:“布魚他說浪太大了,他下去托住船體,免得翻船!”

  聽說兩人無恙,我心中方安,努力適應著極度顛簸的甲板,目光四處搜索,很快見到船體的最高處,秦伯在那兒屹立著。

  我深吸一口氣,提身而上,與秦伯并肩而立,望著遠處已經瞧不見影子的閣骨島,低聲問道:“秦伯,你覺得這風浪,是那大眼睛弄出來的么?”

  秦伯沒有回頭,而是瞇著眼睛看了好一會兒,方才深吸一口腥濕的海風,對我徐徐說道:“小陳,你也許不知道,我當年曾經親身經歷過花園口的大潰堤,成百上千萬的人被浸泡在泥水之中,頭天夜里,也是這般的血月。時隔多年,沒想到又遇到了這樣的情況,此刻瞧起來,當真是感慨萬千啊……”

  我不知道他為何提出這往事,那發生在1938年的抗戰三大慘案有許多版本的說法,都不足信,而作為當事人,秦伯自然知曉許多內幕。

  不過在這個時候,顯然并不是探尋往事的好時間,我應付兩聲,方才說道:“秦伯為何想起那事兒?”

  秦伯搖頭說道:“我自入修行門中,就知道這修行一途,便在于與天爭鋒,奪人力,爭天命,從來不覺疲憊,然而唯有那一次,我與一個姓屈的朋友,在黃河上下奔走,見過了無數的生離死別,感受到了不屬于這個世界之上的力量,以及面對著它們時,所展現出來的無奈和悲哀。時至如今,我又一次地感受到了那力量,那大眼睛或許并沒有真正繼承巴干達的神力,但它對于這世間規則的觸摸和運用,已經超越了世間大部分的強者……”

  他頓了一頓,難過地說道:“比如神,比如人……”

  就在秦伯說出這般頹喪的話語來的時候,我們所面對的方向,突然出現了一股巨大無比的颶浪,從遠處迅速地蔓延而來,那速度快如奔馬,在遠處的時候,還是只能瞧見一道白線,而到了跟前的時候,方才發現那浪頭居然高達七八米,完全就要將我們身處的游艇給淹沒了去。

  瞧見這般恐怖的巨浪,我和秦伯已然沒有了談天的心情,從高處躍下,抓著船體的桅桿,低著頭,硬生生地頂住這一次的撞擊。

  轟!

  巨浪撞上來的瞬間,我感覺到了一種恐怖的力量朝著我的后背撞了過來,就仿佛有十七八頭野牛在我背上碾壓而過一般,好在我當下也是施展了土盾,將這力量給傳遞到了腳下的甲板中去。

  巨浪臨體只是一瞬間,緊接著我們就被淹沒在了水里面去。

  天翻地覆地幾許沉浮,等到浪頭過去之后,船體頑強地浮出了水面,我貪婪地吸了一口氣,有一種死里逃生的幸福。

  我抹了一把額頭的海水,嘴邊又咸又苦,什么也不顧,先確定周圍的人安全,待等到大家都傳來好消息的時候,突然聽到小白狐兒又是一聲叫喊:“浪,又來了!”

  我們回頭一看,卻見到一道更大的巨浪,在遠處的海平面出現,如同一道白線,倏然而來。

  天啊,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就在我愣住了神的時候,依韻公子渾身狼狽地從船艙里面爬了出來,沖著我們吼道:“海嘯,是海嘯,這下完了……”

  海嘯?

  我的心中咯噔一下,整個人頓時就是寒毛直豎,一股冷氣從腳板底朝著天靈蓋蔓延而去,想起了印象中關于海嘯的種種情況,腦中有了幾秒鐘的空白,而這時小白狐兒則大聲喊道:“那我們該怎么辦?”

  瞧著即將到來的那十幾米高海浪,依韻公子咬著牙說道:“這種級別的海嘯,根本就不是我們這種小船能夠抵御的,那邊有橡皮救生艇,我們全部轉移到那里去,大家抓著邊緣,保持平靜,相互幫助,只要不撞到硬物,不沉到海底,生還的幾率還是很大的……”

  有些畏水的小白狐兒臉色慘白,低聲說道:“那要是撞到硬物呢?”

  依韻公子慘笑道:“那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沉在海中,保持船體不傾覆的布魚已經將那橡皮艇給結了下來,而我們則毫不猶豫地趕緊跳了下去,上面一共五人,我、小白狐兒、依韻公子、秦伯以及俘虜智飯和尚,所有人都一邊手抓住橡皮艇的邊緣,一邊手拉著旁邊的人,保持不失散。

  轉移之后,最有可能碰到的硬物,就是這艘游艇,于是布魚在巨浪即將臨頭的那一瞬間,猛然沉入下方,頂著橡皮艇,朝著東邊的方向奮力而走。

  剛剛離開十秒鐘不到,那遮蔽了整個天空的巨浪再一次來臨。

  轟!

  這一次,沒有了那游艇的固定,巨大的力量就直接轟擊到了我們的身上來,我盡力護住了小白狐兒和智飯和尚,硬生生地頂住了這巨大的轟擊,感覺五臟六腑都在這一刻翻騰不休,腦中就是一陣疼,而身子則隨著橡皮艇在海浪之中天翻地覆地轉動著,浮浮沉沉。

  巨大的力量將我們向前推出很遠,一直到水勢稍微平靜一些,布魚方才露出了海面來,吐出一口水,對我們說到:“不對,不對,整個海底都在翻騰,那家伙到底使了什么手段?”

  應付這般的天災,眾人都有些精疲力竭了,而秦伯則十分艱難地坐了起來,低聲說道:“并非是那鬼東西一人的力量,它不過是在借助了自然的怒火而已!”

  “什么是自然的怒火?”

  秦伯舔了舔青黑的嘴唇,有些遲緩地說道:“所謂末法時代,天地靈氣喪失,其實也是因為大自然被人類過度開采,無數地底的資源被挖掘出來,森林消失,河流改道,人們征服了自然,卻從來沒有想過孕育了萬物的天地,對于這件事情,到底是一個什么態度。怒火,一直都在積蓄,在蔓延,而那鬼東西所要做的,不過是點燃一個炸藥桶而已……”

  聽到秦伯的解釋,我的心中駭然,長久以來,我們總是在說著末法時代,然而它真正的含義,到底是什么,很少有人去探尋,而即便知道,也不愿意去多了解,此時此刻看來,這般的代價,當真是恐怖無比。

  到底是人征服了世界,還是世界征服了人呢?

  我有點兒鬧不清楚這事兒了,在這樣的雨夜,顛簸的海綿宛如狂暴的巨人,將我們的這橡皮艇一會兒拋向天空,一會兒又沉入水底,所有的人都在奮力掙扎著,保留著體力,應對著每一次的顛簸與巨浪,如此一直漂泊到了下半夜,海面方才恢復了些許平靜,雖然橡皮艇晃蕩不已,但是對于我們來說,卻簡直就是最舒適的地方。

  暴雨早不知道什么時候結束了,眾人精疲力竭地躺在橡皮筏子里,貪婪地呼吸著腥濕的空氣,感覺到從未有一刻,如此刻一般平靜。

  布魚去周遭游了一圈,翻身上了橡皮艇,對我們說道:“不知道被卷到了哪個海域,黑乎乎的,哪兒也瞧不見,不過從海水的波紋來看,那海嘯已經不再了,我們算是逃過了一劫!”

  啊……

  所有人都無力地歡呼起來,此時此刻,無論是我們,還是作為俘虜的智飯和尚,都有一種對于生存下來的歡喜。

  布魚說完這話兒之后,也累得躺在了橡皮筏子上面,連動都懶得動。

  這一路之上,倘若不是他在水下照應著,只怕我們都不知道沉到了哪處海底去了,他兢兢業業到了此刻,總算是放寬了心情,眼睛一閉,呼嚕呼嚕地大睡起來。

  我們不敢吵到疲憊至極的布魚,于是輪流守夜,隨波逐流,等到天色漸亮的時候,一直顯得十分萎頓的小白狐兒突然歡呼起來:“海岸,我看到海岸了!”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四十四章 海嘯,巨浪”

  1. 回復 2015/05/24

    劉正楓

    海嘯那是2004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