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四十九章 精神領域,多重幻境

  我潛行至此,對方仿佛看不見一般,那印度教賢者對智飯和尚好言安慰道:“別擔心,你父親是我多年大哥與好友。到了我這兒,就不會讓你受到半點兒傷害……”

  吃了一路苦頭的智飯和尚顯得格外緊張,抱著胳膊說道:“格日桑賢者,你不知道,那幫家伙。根本就不是人,簡直太厲害了。”

  格日桑賢者平靜笑道:“無妨,這里是我的地盤,他是龍得給我盤著,是虎得給我臥著。我已經通知了你父親,讓他過來領你回家,而這幫人,我有自信將他們給困在此處。而等到康老大過來了。再厲害的人物,都給給我栽在這里,不得解脫!”

  相對于自信滿滿的格日桑賢者,智飯和尚則有些驚弓之鳥的感覺,下意識地朝著門口的方向瞧了一眼,然后說道:“我被美孚雅用土遁轉移術給救了出來,他們會不會察覺到了?”

  格日桑賢者扶了一下眼睛,灑然一笑道:“他們此刻,應該已經被我寺廟中的哈奴曼猴神枷鎖陣給封住了,此刻陣勢已成,即便發現了,也逃脫不得……”

  智飯和尚又問:“那我們這里安全么?”

  格日桑賢者傲然說道:“自然,這里供奉象征著忠心和力量的猴神哈奴曼。蒙受它的力量庇護,這里堅不可摧,無人可達……”

  我聽著這格日桑賢者吹牛逼,終于感覺不能再讓他吹下去了。從懷中拔出了飲血寒光劍來,陡然出現在他們的跟前,冷然而笑,在兩人驚恐而詫異的目光中,猛然一劍,朝著對方斬了過去。

  出劍的那一霎那,我能夠感覺到狂吹牛皮的格日桑賢者,臉上滿是恐懼,仿佛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

  這種恐懼讓我充滿了快感。

  然而當這一劍揮出半途的時候,那兩個家伙居然不閃不必,而格日桑賢者的嘴角之上,竟然浮現出了一抹輕蔑的微笑。

  這一笑,將我整個人都給鎮住了,下意識地將九成的勁道,收回了七成來。

  這一劍毫無懸念地斬在了對方的脖子上,然而給我的感覺卻十分古怪,仿佛落了空一般,緊接著我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從劍上傳遞而來,那力量之猛,讓我幾乎都不能握緊手中的劍。

  轟!

  我向后疾步推開,接著瞧見眼前的世界一陣崩潰,萬物都化作了破碎的鏡片一般,毫無規則地散落了,迷失到了黑暗的虛空中去。

  這些景象化作了碎片,那不斷旋轉的碎片看得我一陣頭暈目眩,而我的心中狂震,知道自己中了圈套。

  就在我又驚又疑的時候,前方的黑暗中陡然沖出了一個帶著寒風的男子來,雙手持棍,朝著我的頭頂上猛然砸落下來。

  此棍掄起的時候,勢若萬鈞,而猛然朝下的時候,竟然有一種讓人無法抵抗的感覺。

  我終究還是抵抗了,手中的飲血寒光劍猛然一橫,與這一棍死死相抵,就在棍、劍接觸的那一瞬間,我瞧見了使棍者的臉,頓時就如遭雷轟,大聲地叫了出來:“努爾?”

  是的,這個耍棍的男子,一臉滄桑的胡渣,憂郁而堅定的眼神,還有那張我永遠都忘不了的臉,可不就是正在靈界邊緣徘徊的努爾么?

  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并且攻擊我呢?

  就在我為努爾突然出現而駭然的時候,那一棍子就猛然迸發出了巨大的力量來,連我的土盾都有些頂不住,腳下的地板瞬間裂成蛛網,我朝著后面退了好幾步,還未有緩過氣來,卻感覺后方又來了一道棍風,我朝著側邊退開,瞥眼一看,卻見化身為魔猿的胖妞也出現在了這里,朝著我的腰眼一棍捅來。

  倘若說努爾的出現還讓我有些疑慮的話,胖妞的這一下,便讓我直接確認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我所面對的一切,應該都是我內心的投影,也就是幻覺。

  對方利用我心中的弱點,故意將自己變成了我摯愛的朋友和親人,從而想要將我給擊倒,然而它卻并不知道,這樣做,并不能起到太多的效果,反而會讓我生出無比的怒氣來。

  沒有人,能夠利用我的情感來擊倒我,而對方一旦嘗試了,就必須面對我的怒火。

  我血勁上涌,右眼一紅,立刻瞧見面前的這兩人,都不過是一股神秘氣息,變幻萬千,古怪不已,不斷地在我身邊徘徊,伺機而動。

  刷、刷、刷!

  我連揮三劍,擋開了好幾處的攻擊,按照臨仙遣冊的指示,朝著某一個節點猛然一劍刺去。

  三股力量匯聚,一劍刺破蒼穹。

  轟!

  萬物為之一清,而就在此時,我的面前居然又出現了小白狐兒,我怒極發笑,將飲血寒光劍猛然前指,厲聲喝道:“真的是不想活了,還敢這么戲弄我……”

  就在我舉劍刺去的時候,小白狐兒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驚聲喊道:“哥哥,你要干嘛?”

  這聲音如同一道閃電,劃過我的腦海,我猛然一震,瞇眼一瞧,卻見小白狐兒、布魚、秦伯和依韻公子都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像看怪物一般地瞧著我,我當時就是一陣心慌,然而飲血寒光劍卻已然刺入了小白狐兒的胸膛,那小妮子雙手抓著劍刃,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我,始終不相信我居然會做出這般的事情來。

  瞧見小白狐兒受傷,我頓時就是心慌意亂,慌忙丟下長劍,沖過去,跪倒在血泊之中,抱起小白狐兒,語無倫次地說道:“尾巴妞,對不起,我、我……”

  就在我滿腦子都是惶恐慌張的時候,我突然瞧見小白狐兒嘴角露出了一抹詭異的微笑。

  這微笑,與先前那格日桑賢者的笑容,是一模一樣的。

  我猛然推開小白狐兒,卻被她緊緊地抱住,而在我的身后,布魚等人則獰笑著,抽出各種鋒寒的利器,朝著我的身后刺來。

  啊……

  屢次被欺騙的我猛然一沉,感覺心中的魔頭倏然暴起,渾身的青筋一陣游動,雙手一發力,直接將懷中的小白狐兒給撕成了兩半,任由鮮血灑得我一頭一臉,而我則猛然回頭,沖向了后面陰笑連連的三人。

  然而就在我怒發沖冠的時候,脖子處突然遭受重擊,雙眼一黑,直接跌落到了地上去。

  當我從地上掙扎著抬起頭來的時候,瞧見剛剛被我憤怒撕碎的小白狐兒一臉焦急地看著我,布魚被依韻公子給死死按住,而我,則被秦伯給按住,難以掙脫。

  吼、吼……

  我的喉嚨里發出野獸一般的聲音,就想要將壓制我的這個老家伙給撂翻,而那家伙卻在手掌上吐了一口唾沫,另外一只手的食指,在上面畫了一個符箓,口中念念有詞,最后的語調陡然拔高,沖我額頭拍來:“……去除惡我,歸本還原,赦!”

  一掌拍中額頭,萬物歸一,我感覺氣海被猛然轟擊一陣之后,腦子瞬間清明起來,這才發現我面前的一切,都是真實的人物。

  他們并非幻覺。

  我深吸了一口氣,瞧著臉上露出焦急無比表情的小白狐兒說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小白狐兒瞧見我表情如常,知道我恢復了神智,拍了拍起伏不定的胸口,指著前方的一處雕塑說道:“你和布魚一進來過后,就一直盯著這猴腦袋的神像看,結果沒一會兒,就一下笑,一下哭,然后抽出劍來又喊又叫,我們都進不得你的身,好在秦伯在,拿得住你……”

  我看著面前的雕塑,卻是一個四面八手、猴子臉孔的神像,想來應該就是印度教中最受歡迎的神猴哈奴曼。

  這家伙在印度以及東南亞屬于家喻戶曉的神靈,在印度偉大的史詩《羅摩衍那》中,它是最著名的主角之一,這家伙聰明非凡,力能排山倒海,善于騰云駕霧,變幻形象和多次救助羅摩王子,是智慧和力量的化身,民國大家胡適甚至認為吳承恩寫《西游記》時,就是參考了哈奴曼塑造的孫悟空。

  總而言之,這是個牛逼無比的角色。

  秦伯見我恢復了神智,便朝我笑了笑,又朝被摁倒在地上的布魚走去,而我打量四周,發現我們依然身處于那石堆腹內的大殿之中,干涸童尸與蠟燭依在,只不過滅了一小部分,秦伯給布魚解過之后,回過頭來,對我說道:“這里應該是他們冥想和祭祀、溝通神靈的地方,處處都是陷阱。印度教在冥想、意志控制和精神力的領域,都有著很深的研究,你們身上沒有辟邪符,便很容易受困于精神世界,無限輪回……”

  說完這里,他舔了舔嘴唇,然后又說道:“另外還有一點,那就是你,道心未穩!”

  道心未穩?

  我慘笑一聲,并未答話,而秦伯則指著四面閃爍著無數幽光的墻壁,有些為難地說道:“此處必有機關,如果能夠破除這法陣,或許就能夠找到對方的藏身之處,不過對于法陣,我并未精通——唉,以前有位摯友倒是很懂,只可惜沒有能夠學到他的皮毛……”

  我心中一動,拍了拍胸口說道:“說到法陣,我這里倒是有一人略懂!”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四十九章 精神領域,多重幻境”

  1. 回復 2015/05/24

    劉正楓

    布魚沒中招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