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五十章 褻神,轟塌

  破陣技術到底哪家強,黃河石林王木匠。

  秦伯的感慨,正好也是我的現狀,本來我就對法陣、推理和謀算等文夫子的活計并不感興趣。而有了王木匠和臨仙遣策的存在,使得我更加不會將心思存在這里,而是將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了修行與悟道中去。

  被我喚出來之后,王木匠簡單地了解了一下周遭情況,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對我說道:“國內的道術法陣,都還沒有來得及研究透徹,哪里有機會搞懂這外國玩意兒?”

  我賠笑著說道:“物至極處,殊途同歸,一理通。百理通,世間萬物莫不如此,這個還得有勞聰慧的老王你了。”

  被我一番夸獎,王木匠頓時就飄飄然起來。畢竟此刻的我,與當初在黃河石林中擒住他的我已然是截然不同了,他便也是死心塌地跟隨于我,不再有二心,回轉過頭來,凝目瞧去,過了半分鐘之后,他突然灑脫一笑,嘿嘿說道:“懂了,懂了,原來是這個道理,這地方之所以不能為你的臨仙遣策所破,是因為它完全作用于心靈深處。并非尋常法陣那種借助于排列、推論和假借之術來蒙蔽的手法,原來如此……”

  王木匠興奮地吼著,回轉過頭來,對我大聲喝道:“小陳。借你八卦異獸旗的力量一用!”

  我聞言拋出了八面令旗,而王木匠揮手施展,卻瞧見一道奔馬之氣,朝著前方猛然撞去,即將沒入殿中的時候,突然一股氤氳浮現,仿佛旋渦,將這力量給吸收演化,王木匠哪里能夠讓其得逞,讓烈馬守住,又將那咬錢蟾蜍派出,一躍而去,將其撐住,對面又有無數霞光升起,將其演化消散,王木匠坐鎮后方,不慌不忙,先后將異獸八卦旗之中的諸般異獸,獅子、鹿、龍、麒麟、貅、鰲依次派出,定住前方。

  待到八獸匯聚,王木匠的臉色也變得越發嫣紅,猛然一聲吼動,八獸齊力,將諸般幻象陡然一震,宛如石子入湖,波紋蕩漾。

  就在王木匠即將破陣的時候,突然間殿中竟然浮現出了一個通體雪白的猴子來,此物與那猴神哈奴曼有幾分相似,不過卻只有雙手單面,并無其余異常。

  這猴子一出現之后,手持一方寶塔,朝著八般異獸猛然砸來,王木匠有些扛不住,朝著我厲聲喊道:“小陳,幫我斬了這玩意!”

  我早就嚴陣以待,聽聞此話,毫不猶豫地抽出了飲血寒光劍。

  此刻的飲血寒光劍,前端懸浮的九粒萬魂珠已經隱于劍身之上,倒也沒有那般明顯,而三力匯聚,龍氣在瞬間蓬勃而出,倒也有些氣魄,緊接著我一個箭步向前,輕飄飄地揮出了這一劍。

  劍尖輕巧,而劍身之上卻蘊含著磅礴無比的力量,一開始那白猴并不畏懼我的攻擊,一直等到我殺入其中來的時候,方才將手中寶塔遙遙拍來,然而到了此刻,我的劍宛如一道疾風,凝重而又輕快,唰的一下,卻是破開了對方的寶塔,直接將這白猴斬成了兩半。

  一開始劍刃入內,宛若無物,恍若虛空,然而當那龍氣凝聚之時,卻將周遭的空間給撕扯匯聚,將其真身從虛空之中撤了進來,讓這家伙生生受了這么一劍,當飲血寒光劍毫無阻擋地切開對方身體的時候,我瞧見這家伙的身上居然是金色的鮮血,倏然將被吸入劍身,而它的雙眼之中,則出現了最為震驚的難以置信。

  它口中吐出了幾個含糊不清的字眼,并非世間一切的語言,然而我卻能夠清楚地明白其中意思。

  【屠神,你居然屠神?】

  我下意識地也說出了與它同樣的話語來:“不過是些許神力投影,裝個毛線的大尾巴狼?”

  【你居然是……不行,不行,你殺了我的分身,我會找你麻煩的,絕對會!】

  隨著這話語逐漸變得遙遠,被我橫七豎八斬成碎塊的白猴已然不成模樣,而倏然回過神來的我也明白了一件事情,難怪我屢次三番地陷入精神幻境,原來并非我太弱,或者道心不穩之類的問題,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這個看上去并不怎么起眼的寺廟之中,真的有不屬于這個世界上的老家伙在罩著。

  我剛才的話語,自然是心底的魔頭在說的,至于白猴的本體說要去找我的麻煩,更加不是我的考慮范圍了。

  我甚至還希望哈奴曼能夠找到蚩尤老先生,將他給纏得脫不開身,也免得我這心魔總來惦記我身體的控制權,如此真的是闔家歡樂了。

  白猴死去,大殿四面的燭光在一瞬間就熄滅了,讓人還有些不太適應這樣的黑暗。

  不過很快我們就瞧見了一處亮光。

  懸立空中的王木匠灑然而笑道:“諸位異獸,幫忙開路,祛除一切妄邪!”

  此話一出,立刻有獅子、鹿、馬、龍、麒麟、咬錢蟾蜍、貅、鰲這八般異獸,騰空而現,布下一條通路來,直達亮光盡頭,而我們則不再猶豫,快步而往,沖到了近前,卻見這兒是一處偏殿,那格日桑賢者和智飯和尚如我之前幻境之中一般,坐在梵天像之下,不過此刻他們的目光,不再是淡然,而是充滿了驚慌,以及難以置信。

  瞧見我走上前來,那格日桑賢者扶著一根黝黑的蛇杖,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嘴唇發澀地說道:“你,居然斬殺了神使?”

  我將飲血寒光劍插在地上,劍上的鋒刃很輕易地將堅實的地磚撕裂,宛如切豆腐一般地沒入一截。

  放下屠刀的我溫和地笑了一下,平靜地說道:“這事兒,我常干。”

  格日桑賢者忍不住臉上的驚詫,往后退了兩步,后背都抵住了三米多高的梵天像前,而智飯和尚則直接繞到了后面,就像見到貓兒的小老鼠一般。

  瞧見對方的反應,我嘆了一口氣,冷冷地說道:“賢者,本來我并不想生事的,天一亮,我們就離開了,你為何要逼我們翻臉呢?”

  盡管心中驚悸,不過那格日桑賢者倒也還是有著大宗師的氣度,心中驚慌一過,梟雄本色立顯,沉聲說道:“康王手下三大戰將,毒蛇巴勒、食人魔虜布和哈努曼葉猴,在二十年前曾經震驚南洋,壓得無數人頭都抬不起來,而時至如今,康王隱居不世出,三大戰將則分散各處,安守本分,靜待征召。英雄垂暮,然而舊主之子受困,我焉能無動于衷,視若無睹呢?”

  “相比哈努曼葉猴,就是閣下吧?”

  “正是!”

  聽到格日桑賢者的解釋,我心中了然,沒想到我面前這個慈眉善目的老僧人,居然就是當年跟隨著康克由一起掀起恐怖狂潮的得力干將,難怪他的寺廟得以在紅色高棉的治下還能夠生存,原來竟然還有著這層關系。

  我的確有在資料上看過關于康克由門下三將的資料,不過上面顯示他們與康克由早就分道揚鑣,而且都不知所蹤,死了也猶未可知。

  我就沒有太多防范了,沒想到這哈努曼葉猴,居然隱居在這里。

  他居然還認出了幾乎沒有見過幾次面的智飯和尚來。

  難道是天意?

  我瞇著眼睛,瞧見面前這個給我造成數次大麻煩的老者,臉色越發陰郁起來,深吸一口氣,然后說道:“時至如今,不如將那家伙交到我的手上來,你我之間,就當這件事情沒有發生,你看如何?”

  格日桑賢者慘笑道:“沒有發生?我虔誠參拜二十年,終于迎來了哈努曼一縷神魂降臨,結果竟然被你給斬殺了。你這個褻神者,你將會受到最嚴酷的制裁,神會每時每刻地惦記著你,讓你痛不欲生,即便是你有著什么靠山,都一定會從上而下的,將你消滅,而我,則誓要將你給消滅,祭奠我的神靈……”

  他越說越狂熱,而我則冷冷一笑道:“敬酒不吃吃罰酒,你若是有本事,轉告你家那位,讓它沒事就去騷擾那個老家伙,最好弄死它!”

  我說完話,猛然前沖,插入地磚之中的魔劍“嗡”的一聲,彈了出來,也朝著對方飛去。

  我一動,小白狐兒和布魚便朝著躲在梵天像的智飯和尚奔去,而秦伯和依韻公子則護翼在我的身邊,給我押陣。

  長劍前指,我信心滿滿,覺得能夠迅速將此人給斬殺了去,卻沒想到那格日桑賢者看著又黑又瘦,垂垂老矣,但是卻靈活異常,往往我一劍平斬過去,劍身即將斬下對方腦袋的時候,他的腦袋就不見了,全身的關節竟然如同揉面團一般,隨意移動,無論我的劍勢有多兇險,他都能夠安然避開。

  這般的情況弄得我有些心情煩躁,而就在我還待在上的時候,那家伙突然一個后退,猛然撞進了那四面四手的梵天像中去。

  隱沒其中的他用一種歇斯底里的聲音大聲喊道:“你們這褻神者,享受被掩埋的痛苦吧!”

  我心中猛然一跳,突然聽到轟隆隆的聲音,抬頭一看,卻見這大殿倒塌,無數磚石竟然轟然砸落了下來。

3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五十章 褻神,轟塌”

  1. 回復 2015/05/23

    屈陽

    世上陣發哪家強?中國邪靈找屈陽

  2. 回復 2015/05/24

    劉正楓

    蠱事里為什么沒看到王木匠

  3. 回復 2016/07/01

    劉正楓是傻逼

    因為你是傻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