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五十一章 震懾意義,火燒連天

  這石堆下面的大殿,不算中間的穹頂,至少有四米高。

  這樣的高度,可想而知那轟然砸落下來的大殿石塊都多么沉重。一般人若是被砸中,恐怕直接就成了肉餅,而像我們這般的修行者,不是特別練就金鐘罩、鐵布衫的硬氣功者,不死也得重傷。

  我們身處的這個地方。離那門口挺遠,此刻回轉,已然來不及了。

  不過好在這大殿之內,除了我們,還有一個人。

  王木匠!

  這位先生因為是靈體的緣故。反應比我們這些人都要快半拍,就在大殿之上的巨大石塊紛紛砸落下來的那一剎那,他提前一步,招呼了異獸八卦旗之中的巨鰲。撐開背殼,將我們都給擋在了身下。

  而在它的下方,有其余的七頭異獸幫襯著,抵消這傾覆之力。

  瞧見那無數碎裂的石塊從頭頂之上崩塌而來,緊接著被無形的鰲殼給擋開,彈飛而去,那場面當真是壯觀無比。

  而我的注意力并不在這兒,左右一打量,并沒有瞧見智飯和尚,不由得瞪眼問道:“人呢?”

  小白狐兒黑著臉,咬牙切齒地說道:“本來都已經抓到那個小子的,結果那神像里面飛出一道黑色的觸角來,抓住那個家伙往里扯。我去阻攔,那玩意有電,扎得我渾身發麻,就讓他給逃了……”

  眼前滿是塵煙。視線受阻,我也著急不得,旁邊的秦伯雖然知道我與智飯和尚之間的恩怨,不過卻還是有些不解:“小陳,你既然是想給你師父的孫女報仇,直接殺了他,或者取下首級,不就好了么,何必將他給千里迢迢地押回內地去呢?這不是給他提供了無數逃脫的機會么?”

  我搖頭說道:“意義不一樣。”

  依韻公子也有些詫異了:“什么意義?”

  我平靜地說道:“我抓此人,一為報仇,二為立威——我師父閉關之事,天下皆聞,難免會有人覺得我師父不在,茅山就好欺負了,我這是在給那些人下點眼藥,將這家伙給活著押回國內去,讓他跪倒在茅山門下,受我刑堂三刀六洞之法,也讓那些懷著異心者瞧一瞧,茅山沒有了陶晉鴻,還有我陳志程,還有無數他們惹不起的家伙!”

  秦伯像看怪物一般地瞧著我,深吸一口氣,沉聲說道:“你這小子,跟你師父年輕的時候,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啊!茅山,后繼有人了。”

  對于秦伯的夸贊,我不置可否,待到煙塵消散,朦朦朧朧之中,我瞧見石堆外面影影綽綽地站著許多人。

  這些人,想來應該就是這個古剎之中的所有力量,也是當年跟隨著格日桑賢者的部下。

  只可惜,他們惹到了不該惹的人。

  我將手中的飲血寒光劍揚了起來,對著布魚和小白狐兒平靜地說道:“照顧好自己。”

  瞧見兩人堅定地點頭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氣,讓肺部緩緩地適應著這種帶著石灰的空氣,頭頂上的暴雨此刻已經開始變得稀疏,那些細雨從九天之上飄落而來,在我的頭頂上,順著炁場朝著兩邊滑落,身子不沾分毫,而塵埃落定的時候,王木匠也帶著有些乏力的異獸,縮回了八卦旗中,回到了我的胸口。

  我環視一周,找到了目標。

  正門口處,格日桑賢者正在高舉著雙手,與他手下的眾人作動員,我聽不懂當地的土語,不過大概也曉得一點,那就是說我剛剛褻神了。

  這個罪名,對于狂熱的宗教信徒來說,無異于殺人父母,不共戴天。

  所以我瞧見周圍的每一個人,眼睛里都紅紅的,仿佛有一團火在里面燃燒,恨不得沖上前來,用牙齒、用爪子,將我給撕成碎片。

  格日桑賢者在給廟里面的每一個人打雞血,而我瞧見更遠處,智飯和尚在幾個人的掩護下,朝著南邊倉惶逃去。

  陪在他身邊最近的那個,居然是先前說要給我們侍寢的那個小姑娘。

  果然是有計劃的。

  智飯和尚不能跑,他若是丟了,我們屁顛屁顛跑到這南洋來的意義,就沒有了。

  但是面前這一堆的家伙,和格日桑賢者卻也不得不面對,不將這幫人給打服了,他們是不會放我們安心離開的。

  一句話,欠揍。

  身陷重圍,我反而獲得了無比的平靜和從容,對著秦伯笑了笑,說道:“秦伯,我留在這里砍人,你的意見呢?”

  秦伯很客氣地說道:“你代我和小尚受了兩次過,不管怎么講,我們都得陪著你。”

  我點頭,吩咐小白狐兒和布魚道:“你們兩個,一會打起來之后就突圍,將智飯那驢日的家伙給我拿下來,抓不到人,就不要回來見我。”

  布魚嘿嘿笑道:“老大,這事兒,太簡單了。”

  小白狐兒反倒是擔心我們的安危:“哥哥,這廟里有一兩百號人,還有那厲害的老和尚,你別有危險啊……”

  我灑然一笑道:“我覺得你應該替他們擔心。”

  “烏木卓!”

  就在我們說著話的時候,在石堆的外圍,突然出現了一道驚天動地的呼喊聲,所有的印度教僧人將身上的僧衣給猛然一掀,露出了里面的單衣,或者結實的腱子肉,紛紛朝著我們這邊不要命地沖了過來,而我則揚起手中的劍,大聲喊道:“揚威南洋,就在此刻——殺!”

  雙方皆朝著前方一陣猛撲,盡管被近二百多號人給圍住,但是我們這五個人卻表現出了不一樣的氣勢來,轟然前沖,朝著格日桑賢者殺了過去。

  砰!

  雙方距離不遠,眨眼之間,我們就跟沖在最前面的第一批人撞到了一起來,這些人手持著青色長短矛,吶喊著,紛紛而至,而我則宛如猛虎出籠,一頭撞入其中,手中的飲血寒光劍陡然激發,那九顆隱入劍尖部位的萬魂珠像彈簧刀一般,倏然浮現,將一把劍化作了電鋸一般的存在。

  任何被萬魂珠撞到的家伙,是兵器,則直接折斷,是人,則直接栽倒在地,再無動彈。

  一劍過去,躺在地上的人就有七八個。

  再一瞅旁邊,秦伯和依韻公子也是毫不示弱,前者九把飛刀已經扎進了活生生的身體里,跌飛無數,而后者則將手中的青銅戰神劍挽出絢爛劍花,四五人跌飛倒地,雖然并沒有死去,不過倒也爬不起來了。

  至于布魚和小白狐兒,倒也不戀戰,找準一處薄弱之處,一陣猛沖。

  布魚不談,小白狐兒瞬間的爆發力絕對兇猛,速度卓絕,因為方向找得準,倒也沒有人攔得住他們,很快就沖出了重圍,朝著智飯和尚逃離的方向離開。

  我們陡然爆發出來的氣勢,將這一幫狂徒給震撼到了。

  不過對方并非烏合之眾,在短暫的驚慌之后,立刻由十幾個面色蠟黃的老僧人為骨干,化作了三個小圓圈,將我們這三人給團團圍住。

  他們的周身散發著騰騰的黑氣,無數臉色慘白的孩童從這些家伙的間隙中冒出,飄飄蕩蕩。

  那些鬼靈成為了他們彼此之間的系帶。

  秦伯的飛刀居然在半空中被阻,而我的長劍斬落而去,對方一人招架,卻被數十人給承擔住,使得我再也不能勢如破竹、無法阻擋。

  南洋多有奇士,不能小窺天下英雄。

  我們幾番進攻,皆無效果,氣勢被挫,三人立刻攏到了一起來,而這時那格日桑賢者則在眾人的簇擁之下,擠到了跟前來,再也沒有之前那博學雅聞的模樣,而是一個氣勢洶洶的斗雞,沖著我惡狠狠地說道:“你將受到神罰,現在,此刻!”

  我毫不介意地說道:“是么,那來吧!”

  格日桑賢者猛然揮動手中的黝黑蛇杖,石堆前方的三個池子里,各自飛出了一條粼光閃耀的長蛇來,朝著我們這邊飛來。

  這長蛇有頭無尾,從水池之中無限增長。

  它看起來像是蛇,然而實際上卻是有無數細小爬蟲組成的集合體,我若是一劍揮去,只怕這玩意就會散作億萬蟲蠅,將我們三人給覆蓋住。

  這蟲子的威力想來十分恐怖,以至于它們一出現,圍在我們周邊的那些人,紛紛朝后推開了三四步。

  眼瞧著這三條長蛇從天空垂落,朝著我們兜頭落來,我只是平靜地結了一個手印。

  【深淵三法,魔威】!

  轟!

  剛才還凝結成長蛇形象的諸般蟲子,被我魔威一震懾,立刻化作了無數細小的個體,將整個天幕都給遮蓋,然而不管它飛往何處,都不敢在朝著我們這邊飛來。

  震懾,來自靈魂的恐懼。

  而就在這些蟲子烏泱泱散開的那一霎那,我也再次前沖。

  我調集了來自于巴干達巫神眼球的黑白力量,朝前激發,然而對方并沒有像之前的黑巫師一般化作火焰,不過我卻并不氣餒,而是再次更換一招。

  戰意,黑炎灼。

  那些吸收了無數生魂的蟲子,體內的黑暗力量被黑炎灼猛然引發,化作了無數火焰,垂落而下,將下方的諸般信徒都給燒到。

  慘叫連連,唯獨我們這兒,得保一方太平。

  簡單幾招,震懾全場,而我也是腳尖一點,直接沖到了格日桑賢者的跟前來。

  我說過,惹到我,很麻煩。

  是兌現諾言的時候了。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五十一章 震懾意義,火燒連天”

  1. 回復 2015/05/24

    劉正楓

    梅浪也是受了三刀六洞之刑,但是是誰殺的英華真人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