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三十一章 我輩忍辱,但不折腰

  被震鏡的光照一阻止,這毛團的速度減緩了許多,然而撞上我的胸口,卻依然大力。

  我仰天倒去,這巨大的力道被體內的金蠶蠱給吸收了一部分,好歹沒有氣血翻涌。當后背和頭與底下的草叢親密接觸的時候,我幾乎還沒有半點反應,就感覺自己的臉和身體被這毛團的八只肢節給緊緊兜住,奮力往回收縮,接著一張恐怖的大口,噴著腥氣朝我的喉嚨咬來。我的手被這毛球的肢節給鎖住,竟然動彈不得。

  眼看懷中熱烘烘的蠕動,接著脖子一陣熱氣吹來,我動彈不了手,只得翻滾,低頭,下巴緊緊貼著鎖骨處。這籃球大的毛團子,力道居然如斯恐怖?

  一把木劍從斜處陡出,將這鬼東西的嘴給攔住,不讓它閉口。

  一陣蘊含著靈氣的勁力從劍上傳來,接著巧勁一挑,那毛團被高高地挑飛,雜毛小道一張黃符紙往那東西的身上貼去。正中,然后傳出一陣恐怖的尖叫。

  這叫聲,我上一次聽到還是過年時鄰居殺豬,聽到的那絕望聲音。

  我根本就沒看到什么,只覺得眼皮處跳了幾次,然后樹梢搖動,那毛團子又失去了蹤影。

  在雜毛小道的幫助下,我站起來,四處黑暗,借著淡薄的星光,我才發現我的衣服在瞬間被那個突襲而來的家伙給撕裂成了一條一條的,衣袖都化作了碎片。再看空中的小妖朵朵,只見這個狐媚子全身竟然緊張得發抖,四處張望,完全沒有她平日的淡定從容。

  我和雜毛小道背靠背,小心防備著這毛團子的再次來襲。

  這東西,到底是什么?

  雜毛小道緩慢踏著斗罡星步,桃木劍依著圓弧搖擺著,說這個家伙,莫非就是虎皮貓大人所言的“咒靈娃娃”?經雜毛小道這一提醒,我立刻想起來了虎皮貓大人對那東西的描述:那是一種將許多鬼娃娃放在怨咒靈陣中如同養蠱一樣自相殘殺,歷時三年而煉制出來的毛茸茸的鬼崽子。將其外貌對比,確實很像。而且也唯有鬼吃鬼而成的咒靈娃娃,能夠讓小妖朵朵心生害怕之意。

  想來也是,仰光碎尸案出現的兩個東西,受降的食猴鷹已然出現了,咒靈娃娃自然也應該是隨之而來的。

  這一下,事情鬧大了。

  各方豪杰來匯集,我和雜毛小道兩個年輕的愣子哪里能夠抵擋得住?

  前方不知道埋伏得有多少恐怖,沒辦法,顧不得臉面,我和雜毛小道在小妖朵朵的帶領下,往回路狂竄。剛跑四五米,那咒靈娃娃又從后方飛射而來。它既然成就了肉身,而非靈體,我右手的砍刀便也不客氣,頭也不回,就往回劈去。

  然而這刀揮到半空,就再也落不下去了。

  這把開山大砍刀被四只又紅又黑的骨質肢節給定住了,接著那鬼東西奮力一別(方言,撬的意思),刀子竟然碎成了好幾塊,不復完整。力道竟然這么大,我心中膽寒——我這肉身凡胎的,可比不了那鋼鐵造物,要是被這咒靈娃娃給弄一下,肢體的完整可就不保了。

  我想起了在那個下午,林記玉器行后面的工坊里,血流成河,八個人的身體被殘忍地切割成無數的碎肉塊。當時還在猜想什么人這么惡心變態,現在看來,大概都是這個家伙的杰作吧。

  我可不想成為一地的碎肉塊,被后來者唾棄,惡心,甚至將隔夜的剩飯吐在我的身上。

  這咒靈娃娃的優勢在于敏捷力重,神出鬼沒,來去無蹤,而且那八條節肢和一張大嘴,似乎可以撕裂一切。我將這剩余的刀把往這東西的身上一擲,卻見雜毛小道的桃木劍已然頂上了它的身體。雜毛小道總能夠在極混亂的時候找準一點兒空隙,一劍直中這恐怖的小東西。

  桃者乃五木之精,桃木劍歷來都是辟邪之物,握在雜毛小道這個內行人手上,自然更加厲害,又是一劍,咒靈娃娃被雜毛小道的吐勁又傷到,發出哇哇的尖叫,跌落在地上。雜毛小道大喝一聲,桃木劍揮舞如同疾電,不去刺咒靈娃娃,而是刺向了無關緊要的空地處。

  這幾劍雖然刺到了空處,然而地上的咒靈娃娃身上卻冒起了黑煙來。

  這夜粘稠如墨,然而與這黑煙相比較起來,卻又顯得淡薄許多。

  我詫異地看著雜毛小道,他則得意地一挽劍花,說幸虧大人提前告訴過破解咒靈娃娃的法子,只需用茅山密傳的《登隱真訣》,配合那破地獄咒的劍法,便能夠鎮住這恐怖鬼怪之物。這東西邪門,但是越邪門,越容易被正道所破解,所謂“浩然正氣”,便是如此。

  雜毛小道正得意,從林子處射來幾道紅線,他揮劍去擋,然而那紅線一擋便碎,散成了一堆又腥又臭的黏液。雜毛小道大叫不好,這東西有毒,往后退幾步,就有些搖搖欲墜。

  一聽到有毒,金蠶蠱不用我反應,便立刻出動,吸附在雜毛小道的喉鼻之處。

  失去了雜毛小道的鉗制,在地上蹲伏的咒靈娃娃又抬起頭來。

  又有幾道紅線從黑暗中噴射出來,掠過我們的身邊。

  小妖朵朵雖然害怕那咒靈娃娃,然而也咬著牙,指揮著地上的藤蔓,將其緊緊纏住。雜毛小道被金蠶蠱解了毒,頭也不回,死命往回奔去:“有埋伏,風緊扯呼!”那一道一道的紅線,鬼知道是什么東西,我嚇得渾身驚栗,拉著浮在空中的小妖朵朵就往回跑。

  要是能夠悄悄潛出去,那也就算了,如果前面有著重重埋伏,傻子才往前沖呢。

  然而我們沒跑幾步,便感覺前面一陣熏臭,一大股死人的尸體腐敗味道,便幽幽傳入鼻子里來。前方一道亮光出現,只見人影憧憧,竟然有五個人擋在了前方。我一看咋那么熟悉呢,再一瞅,清一色穿著迷彩綠軍服,只是渾身血淋淋,竟然沒有一個完整的人。

  我認出了其中一個,就是昨天夜里沖突的時候,被雜毛小道一劍點中死穴的家伙。

  他死了,氣息全無,然而卻又搖搖晃晃地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不遠處,面目猙獰地等著我們。幾乎在一瞬間,我便明白了面前這些到底是什么東西。喪尸或者還魂尸,最早是出現于海地伏都教的邪惡教士手中,利用河豚或者蟾蜍的毒素制造出來的活死人。然而天底下并非只有伏都教一家有此能力,更多的地下勢力都會,只不過秘而不宣而已。

  這東西并不如僵尸一般擁有自己的神志,更多的只是聽從主人的命令,或者遵循本能。

  只是,作為死者,沒有人愿意自己死后的肉體還遭受這般的褻瀆,除了變態,一般人都不會將自己人煉制成如此邪惡的東西。我心中拔涼,他奶奶的,這個善藏法師要有多惡毒,多么沒有人性,才會將自己的伙伴或者手下,弄成這般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樣子?

  值得一提的是,這里的喪尸跟后來電視上由于科學病毒蔓延的一系列電視電影相比,生存能力強一點,但是并不能夠通過撕咬,將普通人轉變為同樣的活死人。制造它們需要法師的精力以及一些秘而不宣的原材料,并不是通過病變組織感染而完成的。

  我們在幾秒鐘之內就相遇,開始交手。

  這些活死人的武器只有兩樣:牙齒和爪子。東南亞的熱帶季風給這里帶來了獨特的悶熱天氣,雖然才過了一天,因為被提煉過,所以他們的周身都開始加速腐敗,渾身爛肉,涂了一身尸油,將滴未滴,臉色鐵青,犬牙變得尖銳,高高突出唇間,朝著我們撲來。

  雜毛小道兩個,我三個,我怒了:被重點照顧的感覺,真不好受。

  因為肌肉僵硬繃直,這幾個活死人的勁道也十分大,我沖前一個彈腿,踢中了一個活死人,周邊兩個立刻就圍了上來,伸出雙手來抓我。要是讓這幾個家伙給纏住,后面的咒靈娃娃和不知名的噴紅線者一沖上來,我幾條命都來不及死。我也沒有了太多的爭勝之心,腳步靈活,與這幾雙手錯身而過,然后猛跑著。

  這五個活死人身型并不高大,腳步邁得也小,三三兩兩,竟然被我們給甩在了后面。

  往回跑,跑回村子么?

  望著前方山邊出現的水田亮影,我的腳步有些遲疑了。雜毛小道顯然也有了這方面的考慮,前進的方向發生了偏移,朝著水田的邊緣往村口跑,他跑的方向,是我們昨天棲身的福龍潭附近。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為了給我們提供庇護的寨黎苗村,為了在里面的雪瑞,寧死,雜毛小道也不想連累別人。

  這也正巧是我的想法,喝了別人家的油茶,就要為人家考慮些事情的。

  我,小妖朵朵,雜毛小道以及他脖子上的肥蟲子,我們過村不入,沿著水田的爛泥田埂,朝那邊的道路飛奔著。后邊有五個活死人在后面緊緊跟著,突然,有一聲老女人的喊聲傳來:“白河苗蠱,石頭為陣,闖我陣者,皆是敵人。我輩忍辱,但不折腰,來者,皆死!”

  這話是地地道道的云南話,接著我聽到后面的田埂處傳來了好幾聲水響,扭頭一看,只見那五個腐臭爛肉的活死人,全部都栽倒在水田里,不再起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