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五十三章 婦女之友,強者之路

  格日桑一死,余者皆無太多的反抗意志,或者死,或者逃。沒多久就被我們三人給驅散了。

  留下一地的尸體,和殘磚斷壁在原地,接受小雨淅瀝瀝地洗刷。

  那些狼奔豕突的家伙,之所以如此狂熱,一半是出于宗教的信仰和對褻神者的憎惡。另外一半則是對于這個曾經帶著大家混過幾十年歲月的格日桑有足夠的信心,而他的死亡,使得眾人都變得絕望,再也沒有堅強的抵抗意志。我在得知格日桑已經將消息傳遞給了康克由之后,便也沒有再生出太多殺人滅口的心思來。只要是不找我們拼命的,也就當做沒看見,由著他們而去。

  一來人多則雜,去處分散不好追。二來殺人并不是什么快樂的事情,特別是對于那些實力懸殊太大的人,真的是沒有一點兒意思。

  雙方對壘的時候,血脈賁張,那是正常的手段,而平日里若是以殺人為樂,就屬于心理變態的范疇。

  這樣只會有損于我的道心,讓我身陷心魔困擾之中。

  當將最后一個妄圖翻盤者給斬落于劍下之后,我伸展全身,渾身地骨骼在這時噼里啪啦直作響,而秦伯則將飛刀給收了起來,他與我的想法并不一樣,即便轉身逃離者。也逃不過他的飛刀追擊,而瞧見我竟然有偃旗息鼓之勢,不由得上前過來,詢問我道:“小陳。那些逃走的家伙,是不是也要一并干掉?”

  我搖了搖頭,淡然說道:“算了,好歹也是一條性命,那康克由既然已經知道消息,滅口就沒有意義了。”

  秦伯之所以問我,多是因為我這連日來的表現,已經到了讓他刮目相看的地步,也足以讓他產生了與我平輩論交的想法,聽到我這般一說,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聊,而是對我說道:“你剛才的那幾招震懾群蟲,和火燒連天的手段,應該不是茅山手法吧?”

  我半真半假地說道:“小子曾經去過鬼神莫測的靈界,也跟一些厲害的家伙打過照面,學過些末流手段而已。”

  “靈界?”

  依韻公子驚詫莫名,而秦伯則顯得平靜許多,點頭說道:“能夠自由出入靈界的人,一般都是達到化境者,對于這個世界規則的了解也開始透徹,破碎虛空,若是如此,小陳你的本事,可直追你師父當年啊……”

  我唯一一次前往靈界,卻是因為某條龍尸的空間扭曲,并非秦伯所理解的那般狀況,不過我卻并不打算細講,只是謙虛地說道:“秦伯你夸獎了。”

  之所以如此,一來是因為我與秦伯不過半途之交,雙方倒也沒有到達那種肝膽相照的親密地步,二來憑著依韻公子與邪靈教天王左使的關系,我多少也得保持點神秘感。

  說不定以后雙方是敵非友,毫不保留地坦白,對我來說,實在不是什么聰明的事情。

  不顧周遭還有呻吟痛苦的傷者,我們在細碎的雨幕中前行,望著這藏于深山的古剎,秦伯不無感慨地說道:“天下修行三千家,這印度教能夠在南亞次大陸中信徒億萬,并非沒有道理,而那格日桑若是拋棄南洋巫術的這些糟粕,潛行研究教義真諦,以他的資質和水平,未必不能走出頭來,只可惜博學則不精,兩頭兼顧不得,最終落得這般的下場,可惜,可嘆。”

  聽到秦伯在為那一代兇頑的死去而嘆息,我并不介意,事實上,站在秦伯的這個角度來看,任何在修行之途上有著深厚造詣的人,他的離去都充滿遺憾。

  能夠在末法時代修煉出如此藝業者,都是聰慧絕倫,境遇極佳之人,如此死亡,倒真是可惜了。

  秦伯一生,閱盡無數英雄和戰事,反倒不是很看重格日桑的那斑斑劣跡。

  我們從坍塌的石堆處踏著殘骸和尸體離開,路過先前住著的僧舍之時,還卷走了幾件僧袍,和收拾起自己放在房間里的零碎物件,一路上還能瞧見幾個臉色倉惶的信徒,大都是些沒什么修為的普通角色,瞧見我們就像見了貓的老鼠,倉惶而逃,我們也并不理會,路過那豢養寺廟圣女的草棚時,瞧見里面有驚惶的目光透過縫隙看來。

  我視若無睹,反倒是依韻公子有那憐花之意,走上前去,將門口的鐵將軍給一劍斬落。

  打開門之后,里面傳來一股混含了汗水和尿騷的氣味,并不寬闊的棚子里面,擠著十三四個女人,年紀有的快三十,也有的才十來歲,幾乎所有人的眼神都驚慌失措,充滿了驚恐,蹲坐在地上,雙手抱著膝蓋,小心翼翼地看著我們。

  她們先前也能夠透過草棚的縫隙,以及外面奔跑的僧人口中,得到大部分的情形,此刻瞧見將偌大寺廟給殺得血流成河的我們三人,哪里能夠不恐懼?

  依韻公子倒是好言好語地與這些人相勸,我聽不懂他說的話,不過大意好像是告訴這些女子她們自由了,可以隨意離去。

  然而之前的陰影死死地遮蓋著這些人的心靈,即便是依韻公子再三解釋,她們依舊像那鴕鳥一般,將自己的頭顱埋在地上,就是不敢有任何妄動,瞧見這情形,依韻公子有些氣急,而這時秦伯則拍了拍他的肩膀,無奈地說道:“這些女子,她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被送到了寺廟里面來,大半的人生都在這里度過,一直屈服于那些僧人的淫威之下,稍微有些異動,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現在恐怕還是不能適應……”

  依韻公子長長嘆息了一聲,嘴里嘀咕了一聲,我聽得不是很清楚,大概也是在咒罵那些骨子里虛偽透了的僧人們。

  我瞧著這里面的情形,嘆了一口氣道:“估計我們離開之后,她們又得受到那些殘余僧人的欺辱了……”

  聽到我這話兒,依韻公子不再停留,而是朝著我們抱拳說了一聲稍后,接著身子隱入了黑暗之中,不多時,便有一聲聲的慘叫從各處傳來出來,敢情這家伙為了這些女子不再受欺辱,居然想要將這偌大寺廟的僧人都給趕盡殺絕。

  這行事,當真是有些……

  對于依韻公子這個“婦女之友”,我有些無語了,沒有再理會,與秦伯招呼一聲之后,來到了寺廟左側的一處浮屠高塔前。

  我腳尖輕點,一階一階地來到了塔頂,極目遠眺,發現逐漸變得淡薄的雨幕之中,四下一片黑暗,但是天際處卻又淡淡的白,顯然一夜拼斗,此刻離天明也算不遠了。

  羽麒麟受于距離的限制,離開差不多一兩里地,就不能溝通心靈,所以我此刻也不知道小白狐兒和布魚到底有沒有抓到智飯和尚,而盡管清楚大概的方向,但是我并不知道對方是否有其他的路曲折,這凌晨時分,想要在下過暴雨的路途中尋去,并不是什么好的選擇,還不如選擇信任,等待兩人將人給我抓回來。

  我站在塔尖等待,細雨稀疏,飄飄灑灑地落在我的臉頰上,就像情人輕柔的吻,癢癢的,讓人十分愜意。

  雨水洗刷了我身上的血腥,而深山的美景則洗滌我的心靈,我屹然而立,想起這一路來的艱辛,以及即將要面臨那血手狂魔康克由的追殺,不由得心潮澎湃起來。

  盡管這一路以來,我都在避免跟康克由正面交鋒,但是倘若有機會跟這個天下間頂尖的高手較量,我倒也沒有太多的畏懼。

  修行者本來就是逆天而為,倘若行事怕這怕那,一點兒挑戰之心都沒有,這輩子都很難有什么出息。

  多年的江湖奔波,一直到近年來沉淀完畢之后,我感覺自己的狀態已經開始逐步地調整到了巔峰狀態,特別是我開始在無數次的修行之中,觸摸到了當初李道子臨終之前帶著我感受的境界,那是一種與往日所完全不同的領域,跨過去和沒有跨過去,截然不同,我知道自己一直徘徊不前,并非是自己不夠刻苦,而是缺少一定的機緣。

  要曉得,這一關,有的人終其一生,都難以寸進一步。

  所謂境界,不可名狀,李道子在回光返照之時,強行帶我一觀,而我師父則在閉死關前,關照我多看些八卦易經,以及大六壬之術,但是我卻曉得一點,此法或許有用,但未必能夠適合于我。

  想要突破那樣的境界,對于我來說,最好的辦法也許就是跟超越自己許多的頂尖高手對決,在生死之間的那一剎那,獲得感悟。

  死亡的救贖。

  我的思維發散,連綿而遠,一直到視線中出現了幾個熟悉的身影從林間小道出現。

  天色微微發白,不過依舊黑暗,我雖然夜能視物,不過隔得頗遠,瞧得并不真切,提身從塔上躍來,朝著院門的方向奔去,很快就出現在了前方的路口,瞧見布魚和小白狐兒在遠處小心翼翼地打量著,一直等到看見了我,方才敢露出身子來。

  我眼尖,一下子就瞧見了布魚肩上的智飯和尚,不過瞧見小白狐兒手中也押著一人,仔細一看,卻是先前自薦枕席的那個小姑娘。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嗯嗯,想要成為真正無懼于世間的強者,就得將別的強者踩于腳下,或者被人踩著。
事實,就是這般殘酷。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五十三章 婦女之友,強者之路”

  1. 回復 2015/05/24

    劉正楓

    客至如歸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