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五十四章 俘虜,廢功

  格日桑因為要留著人手對付我們,所以派給智飯和尚跑路的人并不算多,兩個跟知客僧差不多的老家伙并沒有回來,顯然是已經被小白狐兒和布魚給解決了。至于這個小姑娘,為什么會被帶過來,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瞧見智飯和尚并沒有逃掉,我也就安心了。

  千里奔忙。只為此人,他若是跑了,別的不說,面子丟大了。

  小白狐兒瞧見我出現在寺廟門口,押著那個女孩兒。還沒有走到我跟前來,便遠遠地招呼道:“哥哥,那些壞和尚呢?”

  我聳了聳肩膀,笑著說道:“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家伙。老大一死,其余人都化作鳥獸散開了。”

  我說得輕松,因為此刻的局面已經被我們說控制住了,而那小姑娘卻是又驚又疑地抬起頭來,難以置信地朝著我身后看去,瞧見偌大的古剎之中,竟然沒有瞧見半個僧人的影子,曉得我的這些話兒,倒也并不作假。

  只是,偌大的寺院里,近二百多號人,另外還有格日桑以及跟隨他風光多年的一眾骨干,在自家門前就這般摧拉枯朽地敗了。這事兒也太蹊蹺了吧?

  更何況,對方還只有三個人。

  近二百多口子人啊,別說是人,就算是豬。挨個宰,那也得好幾個小時吧?

  到底是什么情況?

  小姑娘完全就懵了,而我瞧見她轉動不停的眼珠子,知道她懂得講中文,便皺著眉頭,指著她說道:“這是怎么回事?”

  小白狐兒噘著嘴說道:“本來想一塊兒宰掉的,結果布魚攔住了我,說要留個熟悉附近地形的活口,能夠帶路,說不定后面跑路,也用得著。”

  我點了點頭,相對于大大咧咧的小白狐兒,布魚這些年倒是學了不少本事,為人謹慎許多,考慮也周全,知道對方將智飯和尚給救了出去,我們又不可能將這些人給全部滅口,消息一走散出去,康克由知道之后,必然會過來追殺,我們的歸程便不會再像先前那般輕松,若是有一個熟悉當地情況和地理的人在,倒也好過我們盲目亂撞。

  想到這些,我并不多言,而是盯著那小女孩幾眼,慢條斯理地說道:“聽得懂中文吧,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兒顯然在來之前就吃過一通教訓,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反抗心理來,低著頭,乖乖地回答道:“美孚雅。”

  我心中一動,挑眉說道:“哦,原來這家伙是被你用土遁轉移術給弄走的啊,當著我們的眼皮子底下偷人,你當真是好本事啊?剛才為什么不用土遁術逃跑呢?”

  小姑娘美孚雅被我一語道破,略有些吃驚,不過卻還是低眉順眼地回答道:“那術法講究很多,需要準備的東西不少,一時之間,施展不開來。”

  我目光變冷,凝視著她好一會兒,平淡地說道:“是么?如果你存著再從我眼皮子底下拿人得心思,那就趁早打消掉——想必你知道不少格日桑折磨人的手段和術法,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證,這種手段,我絕對比他多一百倍,你若是真的再有第二次,我一定保證你后悔當初從娘胎里面生下來。”

  我的語氣淡然,然而里面透著的殺氣,卻讓小姑娘下意識地打了個哆嗦,頭低得更下去了,喃喃說道:“不敢。”

  我沒有再理會她,而是瞧向了布魚肩膀上面的智飯和尚來,示意布魚將他放下,瞧見他癱軟在地的狀態,皺眉說道:“怎么,死的?”

  布魚搖頭說道:“活的,不過大悲大喜,起伏太大,有點接受不了,胡亂掙扎,被我敲暈了。”

  我指著他的手掌說道:“弄醒。”

  布魚毫不猶豫地將那家伙的手指折斷,劇烈的疼痛讓智飯和尚陡然醒了過來,大聲痛呼兩聲,瞧見了一臉陰沉的我,下意識地閉住了嘴巴,顯然是對我怕得不行。

  我臉黑只是暫時的,很快就如浴春風起來,和藹地沖著智飯和尚微笑道:“藏得夠深的啊。”

  智飯和尚畏畏縮縮地看著我,說道:“您什么意思?”

  我摸了摸下巴,笑容不減:“那格日桑賢者是你老爹當年麾下的三大戰將之一,想必你應該是認識的,不過卻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跟對方眉來眼去,將我都給瞞了,這還不算,居然還謀通對方,想要將我們給一網打盡,這計劃,當真是天衣無縫啊。想必昨天你瞧見格日桑的時候,心里面是樂開了花吧,影帝啊……”

  智飯和尚苦笑道:“陳老大,昨天進這里來的時候,我一直都是昏迷著的,這事兒跟我可沒有關系。”

  我不理會他的辯解,伸手將他給抓到跟前來,五指在他的脖頸之下摸了摸,突然眉頭一揚,冷然說道:“我說你怎么總是這么跳脫活躍呢,原來心里面東山再起的想法從來都沒有斷絕啊。這事也是怪我,考慮問題太不周到了,你這一身本事,我本來想留給懸空寺來處理的,不過看來現在,我得替他們主持家規了!”

  一語方罷,我的手指之上,立刻浮現出一股侵蝕之力,直接灌注到了智飯和尚的體內去。

  這力量是我從那巴干達巫神眼球中領悟出來的,即便不用斷去對方的手筋腳筋,將此氣息流過對方的五經八脈,最后融于氣海之中,也能將他的修為給廢了。

  一開始智飯和尚并不清楚我要做什么,而當他感覺到自己的氣海一片紊亂,臉色劇變,張口要說話,結果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氣海被破,智飯和尚的一身修為便全部廢去,渾身癱軟無力,要不是我扶住他的脖頸,估計現在就要滑落在地上去。

  智飯渾身無力,臉色蒼白,一臉怨毒地瞧著我說道:“你這個老魔頭,你有本事就殺了我。”

  我將他交回布魚的手中,拍了拍手,微笑著說道:“殺了你?怎么可能,我會將你給帶回國內去,讓法律來審判你的,至于到底怎么判,跟我倒沒太多的關系。”

  智飯有些激動,不甘心地吼道:“至于么,我不過是想要逃生而已,她的死,與我無關!”

  這家伙的這句話,一下子將我給惹火了,事實上,這一路過來,一直都在逃命,所以我也顧不得跟他算賬,甚至交流都很少,不過時至如今,他依舊不認為陶陶的死,是他的錯,這就讓我有些憤怒了。不過此刻的我,倒也能夠按捺得住這脾氣,給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不置可否地說道:“誰對誰錯,這個我們說了都不算,就像你爹,犯了錯,就得乖乖地出庭聽判,你也一樣,對不對?”

  智飯眼神有些憂郁了,看著我,一字一句地說道:“我父親,一定不會讓你活著離開吳哥的。”

  我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簡單地回應道:“讓他來。”

  我轉過身去,布魚一記手刀就砍在了那家伙的脖頸之上,緊接著他便直接栽倒在了泥水里。

  小白狐兒和布魚過來與我們匯合之后,秦伯和依韻公子便也過來,與我談起接下來的行程,我對他們說起一事,那康克由追殺的,是拐走了他兒子的我們,與秦伯和依韻公子沒有太多關系,我覺得要不然大家就散伙,分頭離開,這樣也不會牽連到他們。

  對于我的說法,秦伯和依韻公子都表達了反對意見,說大家都已經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還分這個?

  再說了,大家在一起,好歹也有個照應,不至于被各個擊破。

  我這么說,也只是客氣,有秦伯和依韻公子這么兩個大牛跟隨在旁邊,我的底氣也充足許多,大家商量了一下路線,又將那個叫做美孚雅的小俘虜拉過來參考,為了不讓她將我們帶到溝里去,我們特意帶著她參觀了一下石堆前無數燒成焦炭的殘骸,以及被我們放過的那些“寺院圣女”,讓她知曉一點,那就是我們既是惡魔,也是天使,關鍵就看她怎么選擇了。

  能夠承擔護送智飯和尚離去眾人的美孚雅,自然跟那些寺院圣女有著截然不同的立場,不過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她倒也算是配合,給我們指了一條通向吳哥西部重鎮馬德望的捷徑。

  我們此刻身處的地方,是連綿不絕的丘陵和雨林地帶,道路繁復錯雜,不但要回避村落和城鎮的耳目,面對即將而至的追殺,而且還會遇到各種各樣難以想象得到的危險,所以有著這么一個人,倒也是將不錯的事情。

  大家商量妥當之后,便不再停留,趁著雨勢,表面上朝著南邊走了一段路程,感覺身邊沒有耳目之后,便折轉朝西北方向行去。

  大雨將路面弄得泥濘不堪,十分難行,不過卻也遮掩了許多痕跡,我們連夜行走,一口氣行了五十多里路,來到了一處河流交匯處,剛剛歇了一口氣,而就在這時,秦伯突然眉頭一皺,左右瞧了幾眼,低聲對我們說道:“有點不對勁,大家藏起來。”

2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五十四章 俘虜,廢功”

  1. 回復 2015/05/24

    劉正楓

    摸摸脖子就知道在想什么啊

    • 回復 2017/08/29

      大概是這樣

      摸脖子大概是和把脈差不多,能感覺到修為或者是還在行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