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五十九章 速度,激情

  我落敗而走,這事兒讓卜桑等人略有詫異,不過卻自覺也應當如此。

  作為康克由最得意的弟子,卜桑鞍前馬后地跟隨老師這么多年。好處收了不少,實力也是學了好幾分,不但能夠與毒蛇、食人魔和哈奴曼葉猴平起平坐,而且還坐鎮閣骨島,自然是一流的強者。

  而他手中這短杖。以及身上隱隱冒出來的血光,卻是召喚出虛空巨眼之后,臨時得了的好處。

  巴干達是這幫人所崇拜的巫神,這從虛空巨眼那兒得來的短杖,說是神器。也不為過。

  在這般的圖謀之下,將我這個像老鼠一般東奔西走、疲于奔命的家伙給傷了,并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故而他們都沒有想太多。只是可惜陣法并未有能夠鎖住此人,讓他逃了出去。

  不過既然受了傷,自然也走不了多遠。

  我一出陣,立刻朝著湖邊遠處的蘆葦蕩中狂奔而走,卜桑的那幫人在后面大呼小叫,想將我給攔截下來。

  我腳程快,自信這幫人沒有誰能夠追得上我,不過為了演繹逼真,速度倒也一直拖著,裝成受了重傷的樣子,此刻不過是在耗盡精血,拼力奔走而已。

  不過我倒也并不是全部都在裝,那毒蛇巴勒的一記骨棒子下來。盡管我也是運氣抵抗,但也捶得我渾身生疼。

  對方的手段,倒也不是想象中的弱,我若是沒有臨仙遣策傍身。一旦被圍住,估計也逃脫不得。

  一追一逃,雙方在湖邊極力奔走。

  追兵之中,也有腳程快的家伙,有幾個信徒瞧見我“身受重傷”,覺得能夠撿便宜了,想要立下些功勞來給上面看,撒丫子、舍了命地追逐過來,飛刀、飛針、匕首等暗器,照著我的這個方向招呼。

  我身后沒有眼睛,不過卻能夠對周遭的炁場有著足夠的把握。

  來者皆被避開,不過我也來了火氣,故意放慢腳步,待到有人撲將過來的時候,直接陡然爆發,一劍削下對方頭顱。

  有著萬魂珠在前的飲血寒光劍鋒寒無比,再加上我這暴起一擊,卻是沒有人能夠過得了幾招。

  追逐了幾里地,我身后倒是留下來好幾具無頭尸體。

  即便是受了重傷,我還是這般兇狠,這情況倒是嚇到了那些家伙,原本亡命追逐的一幫人,腳步也越發地緩慢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我也已經來到了藏匿快艇的那處蘆葦蕩中。

  盡管我沒有瞧見虛空巨眼,但是卻曉得它一定在黑暗中注視著我。

  想到這里,我沒有一點兒猶豫,直接飛身而下,越過積水的草洼子,跳上了快艇中,將馬達的功效開到最大,倏然朝著湖面沖了出去。

  我的逃離讓卜桑等人又驚又怒,這可是快要到嘴邊的鴨子,一下子就飛了,這可讓他有些受不了。

  不但是他,跟著追到蘆葦蕩邊的毒蛇巴勒,以及一眾人等,都憤怒地朝著我這邊揮手怒吼。

  不過他們憤怒歸憤怒,沒有船,總不能跳到水中游過來,跟我這快艇比速度。

  快艇離岸足有半里地的時候,我這才敢往回看,讓我有些失望的是,預想之中應該出現的虛空巨眼并沒有朝著我的這邊追來。

  它甚至都沒有出現。

  虛空巨眼不來,我們準備的大戲就沒有辦法開場,事情基本上就算是弄砸了,想到這兒,我竟然有一種回頭過去的沖動。

  不過我最終還是強行按捺住了,不管不顧,朝著設伏的小島開了過去。

  走了幾里地,我的心中越發地空蕩起來。

  因為我感覺到一直在黑暗中注視著我的那道氣息,居然消失不見了。

  難道,那家伙能夠猜測到我們的計劃?

  我不敢多想,事到如今,我若是回頭的話,只可能弄巧成拙,還不如悶著頭一路向前,不管不顧,那虛空巨眼來便來了,若是不出現,我們便趕緊離開此處,盡量有多遠,逃多遠便是了。

  如此想著,我當下也是穩住了心神,一路朝著湖水深處而行。

  就在我開出幾里地的時候,天空突然稀稀拉拉地下起了小雨來,而這雨越下越大,沒多時,居然演化成了暴雨,大雨磅礴,而頭頂上的烏云則越發地顯得了低沉。

  在暴雨下來的時候,我的心莫名就是一緊。

  快艇的速度被我提到了極致,像一匹奔馬,朝著湖心處疾奔而走,可憐的發動機隨時都有可能罷工的模樣。

  果然,就在我行至大半程的時候,一道又粗又長的雷電從天空中陡然出現,宛如一條蜿蜒的游蛇,四處分叉,在烏云之上凝聚了剎那功夫,便朝著我這邊直接轟擊了下來。

  我當時的背脊之上,頓時就是一陣寒毛直豎。

  這落雷,若是砸落在我頭頂上,就算是我天王老子,估計也得轟得一陣焦糊吧?

  玩大了,玩大了!

  當下我也是顧不得許多,猛然一扭那方向盤,高速行駛的快艇在陡然間變換了方向,朝著側面越了過去,那道粗大的雷電直接落到了我百米開外的水域,金黃的電柱灌注在了水面上,立刻化作一大片的藍色電芒,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唰、啦、啦……

  湖面的空間,頓時就是充斥著無數的靜電粒子,將人全身的毛發都給弄得豎直起來。

  我的頭發豎直朝上,感覺像去理發店做了一回洗剪吹。

  眼看著那平鋪水面的藍色電芒朝著我這邊倏然撲來,我整個人的心臟都停止了跳動,不過好在那快艇在這個時候居然挺給力的,馬達一轟,直接就奔出了小半里地去。

  而直到了這個時候,我的耳邊,方才聽到轟隆隆的雷鳴之上。

  接著我的背脊突然弓了起來,全身的肌肉緊繃。

  厚厚的云層之上,那具有巴干達印記的降臨者虛空巨眼出現了,一會兒紅、一會兒黑的瞳孔凝視著我,那宛如章魚一般的十多根觸角滑動著空氣,朝著我的這邊游了過來。

  它或許老謀深算,不過對于奪去它本源力量的我,卻是有著難以磨滅的仇恨,這種仇恨,以及收回本源力量的本能,驅使著它,不死不休。

  又是一道粗大的雷柱從天而降。

  憑著臨仙遣策的超前意思,我再一次避開了那雷柱恐怖的轟擊,而三下過后,虛空巨眼便不再施展這恐怖手段,若是銜尾追擊,想要將我給置于死地。

  快艇飛速前行,在湖面上劃出了一道白色的尾線,而那虛空巨眼則看似緩慢地搖擺著觸角,在后面跟著。

  前者雖然看似飛快,然而距離卻是慢慢地被那虛空巨眼給追上了。

  之所以出現這般的情況,是因為那虛空巨眼對于時間和空間的理解,已經遠遠地超出了正常人的理解,表面上它緊緊只是揮動了一下柔軟的觸角,但實際上,它卻運用了那與縮地成寸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的手段,我這光憑著馬達驅動的快艇,哪里能夠敵得過它?

  然而即便如此,我還是拼命地驅動著快艇。

  快到了,快到我們設伏的小島了。

  只要到了那里,這看似宛如天神一般恐怖的虛空巨眼,就能夠被我們所封印住,而后面的一切,也將變得豁然開朗。

  走,走快些!

  不知不覺,高速前進的快艇之上,我都已經瞧見了那小島暗淡的輪廓,心中不由得一陣欣喜,然而還沒有等我高興太久,身下的快艇突然在這個時候鬧起了脾氣,先是聽到發動機那里傳來了吭哧吭哧的響聲,緊接著里面冒出了濃煙,向前滑行了一段距離,居然就緩緩地停了下來。

  船壞了!

  在那一刻,我有一種要死的沖動,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此時此刻,我哪里有什么功夫去修理這艘破船,難道,我就要在這里坐以待斃,等著被那虛空巨眼給弄死么?

  近在咫尺,卻遠在天涯啊。

  望著那虛空巨眼在遠處遙遙趕來,我心中生出了一縷絕望,然而很快又被一股不服氣的心思給壓了下去。

  對,近在咫尺,我就算是游,也要游過去。

  想到這里,耽誤了幾秒鐘的我毫不猶豫地就朝著前方黑乎乎的湖水一個密子,直接扎了下去。

  冰冷的湖水里,我奮力向前劃動,心中唯有在不斷祈禱,希望先前那虛空巨眼從云層之中召集而來的雷電,不要再落下來了。

  要是落入湖水中,只怕我就要便弄成烤豬了。

  然而世間的事情,越是怕什么,就越容易來,就在我瘋狂祈禱的時候,感覺到湖面之上,有一道亮到了極點的光芒砸落而來。

  盡管這玩意的落點有些偏頗,離我也有一段距離,但是根據先前那雷電的分布情況來看,終究還是在百米范圍。

  在這個距離,我根本就沒有辦法避開,而以那水的傳導性,身處其中的我,絕對死定了。

  事到如今,我想起這么多年來死于我手下的無數生命,反倒是釋然了,張開雙手,平靜地面對著死亡。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不是么?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沉在水中的我,腰間突然被一雙有力的臂膀給猛然抓住。

  啊?

2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五十九章 速度,激情”

  1. 回復 2015/05/24

    劉正楓

    只是洗吹,剪短了就豎不起來了

  2. 回復 2016/05/29

    俗人看俗事

    看著一章,看到緊急關頭船壞了的部分,不但沒有感覺到緊張,相反,卻給人一種惡俗的惡心感。都用爛了手法就不要拿出來污染氣氛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