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六十二章 封印,變數

  “……龍虎太上,劍戟槍刀;下游山岳,上徹云霄;白蛇顯跡,啗食鬼妖;通魈百鬼。斬斷根苗;吾步星斗,鬼哭神號;收捉惡鬼,盡付功曹——急急如律令,封!”

  上百個字的咒文,被秦伯像機關槍一般地陡然喝念而出。

  他每念出一段小節。頓時就有一股紫色氤氳在周邊生成,這氤氳就仿佛是不斷擴散的光暈,將整個小島給籠罩住,與秦伯先前的布置相互輝映,將整個小島的空間。都給鎖定住。

  念至一半的時候,那撕裂空間出來的裂縫便被壓迫地化作了一條似有似無的細線。

  這細線別說大眼睛,就算是我的眼珠子,都沒辦法穿過。

  感受到巨大危機降臨的虛空巨眼并沒有坐以待斃。也顧不得被斬得血肉淋漓的觸角,身子微微一晃,便朝著湖面處飄蕩而去。

  這是逃命,它表現出了格外驚人的速度來。

  然而此時的我,卻已經腳踩斗罡,與小白狐兒配合著,將那陰陽之氣給管控住,束縛起了島上的一切氣機。

  為了這個計劃,我們處心積慮,我甚至冒著生命危險親自將這鬼東西給勾引到這里來,而布魚也為之付出了重傷的代價,哪里能夠讓它逃走?

  它活,我們便死。

  沒有半點兒商量。所以眾人在一瞬間,表現出了決死的強大意志。

  我們拼命,虛空巨眼的眼光卻也不差,在陡然離去的一瞬間。就逃到了那小島的邊緣,眼看著即將離開這險境,逃到湖面上去,卻被那紫色的氤氳給擋住了。

  紫色氤氳看著仙氣縈繞,然而并非是什么良善的東西。

  或者說,它是龍虎山最為擅長的雷法之中,抽取出來的那至剛至陽的雷電精華,在某一種意義上來說,并不比我師父的那神劍引雷術差幾分。

  龍虎、茅山,兩頭并立,從傳承上來講,并不存在孰強孰弱的問題,比的只能是人,是門下弟子。

  虛空巨眼這惡狠狠地一撞,頓時就是暈頭撞向,“四肢”無力。

  它本身就是玩弄雷電的行家,但是善泳者溺于水,誰都有束手無策的時候,此刻落入我們處心積慮的陷阱之中,心中既慌張,又彷徨,頓時就給那紫色氤氳給電得渾身發顫,下意識地發出一聲尖銳至極的叫聲,又回返了場中。

  而這個時候,秦伯的咒訣,也念到了最后一個字。

  封!

  龍虎大封印真經術,尋常人聽到沒有聽過的手段,此刻終于展現出了它恐怖的威力來。

  這個與先前秦伯倉促救人之時所展現出來的半調子,截然不同。

  小島的天空之上,星辰之力垂落,化作了籠蓋蒼穹的兩道氣息,一黑一白,在瞬間旋轉不定,化成了那太極陰陽魚,白粘著黑,黑纏著白,你中由我,而我中又有你,在秦伯的手指調動下,朝著那不可一世的虛空巨眼給籠罩了下來。

  大道至簡。

  這般終極的手段,在我看來似乎太過于平淡,然而太極陰陽魚之下的虛空巨眼,將我追了二十里地的這鬼東西,居然沒有能夠生出一點兒反抗之心來。

  簡單的說,它根本就是傻在了半空中。

  當然,這只不過是尋常人眼中的景象,而在我看來,卻是那太極陰陽魚封印住了陣中的一切炁場,任何被它針對的目標,都感受不到半點的力量出來。

  這就是本源的力量,接近于世界底層的規則。

  或者說,這就是道!

  眼看著那個讓無數信徒瘋狂的邪神分體即將就要被封印,我心中歡欣,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家伙也終于在最緊要的關頭,發起了絕地反擊。

  一縷光點從它的體內生成。

  這光點一開始并不明顯,然而在一瞬間之后,就將這虛空巨眼變成了一具亮瞎人眼睛的碩大燈泡,那里面的強度,就好像洞里薩湖的半空中,多出了一個太陽。

  這光亮足足傳了上百里,整個湖面都亮如白晝。

  如此這般模樣的虛空巨眼,自然并不是學雷鋒做好事,點亮自己,照亮世間,而是另有目的。

  它想要自爆。

  是的,這玩意之所以能夠呼風喚雨,弄出先前那般恐怖的海嘯,無數雷柱召之即來揮之即去,都是因為體內存留著巴干達巫神的本源之力。

  這種力量是從上古流傳下來的,早就應該不存在于世間。

  因為它影響了自然的平衡,有違天道。

  這般干擾平衡的力量,擁有是一回事,將其毀掉,又是另外一回事,就如同核武器一般,將原子分裂出來,所產生的破壞力之恐怖,是我們所不能夠想象的。

  不能活,一起死!

  虛空巨眼在這一瞬間所表現出來的決絕,將在場的所有人都給震撼到了。

  然而它狠,我們卻也不弱。

  我與小白狐兒各站陰陽,而秦伯則是催動畢生修為,讓那太極陰陽圖中心處的承載體,一張不知名的符箓,在瞬間,落在了虛空巨眼的本體之上。

  生死只在一線之間。

  當陰陽魚包裹在虛空巨眼身體之上的那一瞬間,我們所有人的心都懸在了半空之中。

  是封印住了?

  還是那虛空巨眼自爆成功,與我們同歸于盡?

  此時此刻的我們再也沒有半點兒辦法左右,只是祈禱命運的天枰,在這一刻,能夠像我們這邊傾斜……

  嗡!

  一聲輕響,將百里洞里薩湖照亮如白晝的光芒在一瞬間收斂,我的視網膜一陣迷茫,預想之中的巨大能量并沒有撲向我,倒是呼呼的湖風吹到了我的臉上,讓我感受到這世間,是如此值得人留戀。

  能活著,誰他媽想死?

  光芒消散,適應了黑暗的我快步沖到了前方,瞧見秦伯站立在了虛空巨眼懸空之下,那鬼東西已然不見,而他的掌心處,則多了一個乒乓球一般大小的青銅圓罐。

  青銅圓罐之上,雕著九條沒有眼睛的龍,技法古樸,銅色發綠。

  東西,是好東西。

  而秦伯則將這好東西,遞到了我的跟前來,示意我收下此物。

  我瞧見剛才大展神威的秦伯,此刻雙目赤紅,口鼻之處有鮮血滲出,整個人仿佛都萎頓了幾分,不由得一陣震驚,出聲問道:“秦伯,你這是怎么回事?”

  秦伯雖然面容慘淡,但是精神卻似乎不錯,咧嘴笑了笑,沖著我說道:“許久沒有見過大場面了,老胳膊老腿兒的,不比你們年輕人,一拼起命來,身體的各個器官就有些不聽話,不過你放心,我死不了,家里還有許多事,都指望著我回去處理呢——這個九龍罐,是封印了那大眼睛的容器,我這些日子以來,蒙你屢次三番搭救,又不想欠你人情,就借花獻佛,讓給你吧。”

  我連忙擺手說道:“使不得,使不得,這玩意是你耗費心血封住的東西,拿給我算是怎么回事?”

  秦伯不理我的推辭,一把塞進了我的手中,毫不客氣地說道:“你也別忙著推脫,實話告訴你,那封印狀態的大眼睛,其實離自爆也只剩下彈指一瞬間的事情,所以一旦解開封印,完全就是一顆炸彈。我們是上天垂青,所以才沒有粉身碎骨,而這玩意我拿在手中發燙,還是留給你來頭疼……”

  他這般說著,卻是不斷地吸氣,顯然也是被剛才的驚險給嚇到了,感受到死亡擦肩而過的那份后怕。

  我收了這九龍青銅罐,掂量了一下,并不算重,冰冰涼涼的,有點兒溫潤如玉的感覺。

  不過別看這玩意不大,但是如果真正解開封印出來,只怕產生的威力,能夠讓無數人都為之恐懼,秦伯遞給我,一般是為了還人情,一般也是不想處理這棘手的東西。

  他既然這般說了,我也不推遲,不管有沒有用,畢竟事兒是我惹的,而且我與這玩意倒也有些淵源,有時間研究一下,也是好事,于是收了起來。

  小心翼翼地將這玩意給收到了八寶囊中,想起剛才的事情,兩人不由得都有些害怕。

  原本的計劃還算是周祥,卻沒想到半途之中,居然殺出了一個美孚雅來。

  那小姑娘倒也是鬼迷心竅,她根本就沒有想到,即便是她讓虛空巨眼給逃脫了去,那鬼東西未必會念及她的恩情,甚至都不一定能夠讓她活下來。

  想起我們這一路來對她也不薄,此刻如此捅我們一刀,真的算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

  想來也是在那寺廟之中,當做幾百位僧人的發泄渠道,人格都扭曲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小姑娘到底哪兒去了?

  我與秦伯剛才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虛空巨眼的身上,并沒有留意到那個小俘虜的去向,此刻四處一瞧,卻不見人影,不由覺得奇怪。

  我們身處的這小島,雖然并不是一眼望盡,卻也沒有什么地方可以藏。

  就在我們疑惑的時候,卻聽到小白狐兒一聲驚呼:“她在那兒!”

  我順著小白狐兒的手指望去,卻見那被我們限制了修為的美孚雅,居然已經游到了百米開外的湖水中,而當我們瞧過去的時候,她居然也扭轉過了頭來。

  我與她對視,整個人都呆住了。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六十二章 封印,變數”

  1. 回復 2015/05/24

    劉正楓

    王力宏是49秒295個字。這109字,是不是要20秒不到的時間。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