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三十二章 神婆發威,古努暫退

  這驟然的變化讓我們有些詫異,我回頭,只見剛才那幾個還打了雞血一樣的活死人,此刻卻全部都栽倒在水田里,奮力掙扎,卻沒有一個能夠站起來,渾身抖如篩糠,古怪之極。有一道紅線從林子里飛射出來,還沒到一半,從地上便跳出一塊泥土疙瘩,將這紅線擋住了去勢。

  黑夜里,之所以能夠看得這么清楚,是因為寨子邊的水田上,燃起了一排火把。

  驟然亮起的火把,將這整一片地方給照耀得如同白日。

  整個寨黎苗村都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寂靜之中,村子里連犬吠雞鳴都沒有,除了靠近這邊有一個拄著竹竿的枯瘦人影之外,幾乎沒有一個人。

  火把上的火焰跳躍閃動,讓我們看到了這個枯瘦的人影,然后有咳嗽聲傳來。

  她是這個苗寨子的神婆。

  她的名字叫做蚩麗花。

  我已經都奔到了村口邊緣,這個時候卻停住了腳步。從我們剛才跑來的林子處,出現了兩個黑衣僧人,長得又黃又瘦,臉上還抹著幾道白灰。這兩個黑衣僧人,一個腦袋上頂著一團黑毛絨絨的咒靈娃娃,一個胸前抱著一個與這咒靈娃娃一般毛絨,但是卻分成了兩節形狀、色彩艷麗的生物。這個東西應該是個罕見巨型狼蛛,比那咒靈娃娃還大上一圈,粗壯的八條肢節舞動著。

  這個大狼蛛,應該就是剛才一直噴紅線的家伙。

  這兩個黑衣僧人一出現,并沒有立即看向我和雜毛小道,而是小心翼翼地盯著在水田邊的蚩麗花、蚩奶奶,他們仿佛不是在看一個年近耋耄的老人,而是在注視一頭蟄伏的猛虎。既然蚩麗花介入了,我們也就沒有再跑,只是遠遠地瞧著這兩個黑衣僧人,看看他們的說法。

  既然蚩麗花說了云南話,懷中抱著狼蛛的黑衣僧便也出言說道:“寨黎的神婆,這是我們與外鄉人的恩怨,你為什么出手相幫?難道你是想引發格朗教派與苗寨的戰爭么?”

  蚩麗花拄著竹竿在水田邊站著,從我這個角度看過去,只見她的臉在火把跳動的焰火中,陰晴不定。她聽完黑衣僧人的威脅,咧開沒幾顆牙齒的嘴笑,這笑聲像叢林里的貓頭鷹,尖厲,笑完,這個苗寨子的神婆說道:“古努,你這個契努卡的叛徒,現在投到了格朗教,膽氣倒是硬了好多。不過,你一個人,能夠代表你們教派了?老婆子我清理幾個落到我田坎頭上的死人骨頭嗎,哪個敢講什么。你們想要來這里囂張,先看看我死了沒得?我姐死了沒得?不然的話,趕緊離我這里遠遠的……”

  被喚作古努的黑衣僧人眼睛在我們和蚩麗花的兩邊來回掃視,聲音不陰不陽:“下午的時候,你們的頭人黎貢說沒有見到這兩個小畜生,現在他們又從寨黎跑了出來……這分明就是對我們的挑釁。如今,你還真打算將他們掩護到底么?”

  “莫要以為王倫汗加入了你們格朗教,這整一片雨林就是你們的天下了,我們都要聽你們的招呼?要知道,我姐她沒有死!她沒死,寨黎苗人的尊嚴就沒有一個人敢動搖,你要想試試她的厲害,只管進來便是。”

  兩人隔著水田遙遙對著話,蚩麗花數次提到她姐姐,而兩個黑衣僧人都一副敬畏的表情,讓我和雜毛小道心中也多了幾分好奇,這個素未謀面的老婆子,到底有著怎么樣的本事,竟然能夠人未到,名就嚇唬人。然而,顯然一個未露面的人,僅憑一個名字是嚇不住人的,古努緩步走到幾個活死人跌倒的田地邊,伸手平攤,那只恐怖體型的狼蛛便順著他的身子攀爬下地,這個僧人雙手合十,默念著經,五個活死人竟然在經文中,機械地站了起來,朝向村中。

  古努說道:“甭拿蚩麗妹的名頭來嚇唬我。我們得到消息,她已經進入了沉眠,你既然要將那兩個小子的事情往自己身上背,那么我就成全你,掂量掂量你的本事咯?”

  他說完,爬在地上的丑陋狼蛛就開始噴射紅線,而五個活死人則歪歪扭扭地越過水田,朝村子里走去。

  活死人的喉嚨里面,嗚咽著恐怖的嚎叫聲。

  蚩麗花佝僂的背,這一下子突然直了起來。

  狼蛛射了七八股紅線一般的漿液,沒出半路便給地上跳起來的泥土疙瘩給擋住,跌落到地上去。這些都是石頭蠱,附著了蚩婆婆念頭的東西,而那些活死人,沒有沖出幾步,便如同失去了動力,僵直住了,還往前跑,但是渾身的骨節都塞住了,動彈不得,又一頭栽落在水田里。

  在這寨黎的地盤里,蚩麗花有著天然的主場優勢。

  我在這段時間里一直看著黑黝黝的叢林里,就怕那里面埋伏著一伙槍手在,到時候一個集體掃射,只怕我有金剛身,都抵擋不住。此刻見那蚩麗花出手了,自然不能夠袖手旁觀,翻身邁步返回去,要與那兩個黑衣僧人搏命。

  沒跑十米,我一腳就踩到一根滑膩膩的東西,差點摔倒。我反應靈敏,這一腳下去,立刻知道是有蛇來了,腳順著這蛇平趟橫戳,將這咬來的高昂蛇頭給狠狠踩在了腳底下。

  一用勁,這條蛇立刻就失去了性命。

  然而死去了一條蛇,還有無數條蛇又從草叢子中爬了出來,“嗤嗤”地吐著紅信子,在往我們這邊游走而來。我心中一驚,玩蛇可是錯木克格朗寺廟的老把戲,這一群蛇不要命地圍攻過來,我們只有跑路的份。

  我往后連退幾步,耳朵邊聽到一聲重重的敲擊聲,只見旁邊的雜毛小道陡然出劍,與一團黑影對拼了一記。

  是那咒靈娃娃在趁亂偷襲。

  小妖朵朵周身青光,青轉紅,紅轉黑,一股若有若無的熱氣在空氣中飄散出來。蜿蜒著朝我們這邊爬行的蛇群,紛紛停下了腳步,猶豫不前,有的則轉向越過水田,朝蚩麗花那邊游動過去。而那團色彩斑斕的狼蛛,已然沖到了蚩麗花身前五米處。

  “古努,你是要來真的?”

  蚩麗花雙手一揮,還在水田泥濘處掙扎的五個活死人突然全身一陣顫抖,接著一大串石頭便從這些假貨的身上擠了出來,“砰”、“砰”的幾聲悶響,這些人居然全部都炸成了碎片,水田里一大片黑紅色的血液,一地的碎肉渣子。而沖到近前的花背狼蛛,則不能再前進一步。

  從黑幽幽的寨子里,那依山而建的一棟棟吊腳樓的中心處,傳來一陣龐大的氣息。

  這氣息仿佛是從天而降的石塊,一瞬間沉甸甸地壓在了我們每一個人的心頭。

  這氣息既有憤怒,也有詛咒,也有威脅之意:如若接近,粉身碎骨。

  不知道怎么的,這氣息在我腦海中顯示的中文,便是這八個大字。剛才還在狂奔的蛇群,此刻卻被嚇得往回路里盲目地逃散開去。

  在我前方八米處的一個草叢子里,發出了一聲驚栗的叫聲,積怨頗深。

  是那個咒靈娃娃,它本是個兇猛的鬼物,兇殘之處,從工坊中一地的碎肉即能夠看得出來,然而它今天晚上卻屢次碰到墻壁,先是被雜毛小道兩次針對性的咒文制止,又被這莫名而來的一股龐大氣息所鎮,發出了凄厲的嚎叫聲。

  這氣息不管是誰,都被震懾,便是小妖朵朵和肥蟲子,都一陣痛苦。

  那兩個黑衣僧人立刻應激而為,黑色的袈裟突然濃煙滾滾,有好多嗚咽的骷髏頭圍著他們旋轉。我大驚,這東西可不是一般的降頭術了,滾滾濃煙的怨氣,那袈裟上可染得有多少的冤魂。我牽著臉色立刻變得不正常嫣紅的小妖朵朵,又繼續往回跑去。

  雜毛小道踏著斗罡禹步,緩緩后退。

  蚩麗花手中的那根黃色的竹竿,探向了水田,靜靜指著那只花背狼蛛。而這臉盆大的昆蟲則沒有太大的反抗,縮成了一團,瑟瑟發抖,顯然被這一股突然爆發又轉瞬而逝的氣息所嚇丟了魂。蚩麗花的竹竿輕顫,語氣卻平穩:“古努,老婆子不想造殺孽,帶著你藏在林子中的手下,退出我寨黎的范圍,你們和這兩個年輕人的事情,山里面解決,我也管不著了。不然,你想要代表你后面的人朝我們宣戰,也可以,那就來吧……”

  古努的黑色袈裟冒著煙霧,將他的臉遮住,看不清楚。

  他沉默了一下,說:“好吧,看在蚩麗妹婆婆她老人家在這林子里的名頭上,我就在寨子外面,再動手就是。”說完,他狠狠地瞪著我和雜毛小道,說你們兩個,我們外頭見。

  滾滾的濃煙隨著這兩人,緩緩退入了山林。

  我知道寨黎苗村也庇護不了我們,唯有抓緊時間逃出善藏法師這一伙人的包圍圈。此刻也不多說話,朝蚩麗花婆婆拱手為禮,與雜毛小道朝著村口,朝著水潭那邊飛奔而去。

  我們要趕著這時間間隙,撕裂出一道口子,覓得生機。

4條評論 to“第十四卷 第三十二章 神婆發威,古努暫退”

  1. 回復 2013/11/28

    劉璃夜.

    好可憐./讓人追著干吶。

  2. 回復 2013/12/15

    虎皮貓大人

    我咋還不出現吶?

  3. 回復 2014/03/27

    我了

    這部分不好看,覺得有點那個的別扭。

  4. 回復 2014/08/31

    爆發的小宇宙

    主角怎么可能死,只是我想聽語音版的。你妹的大灰狼,裝孫子不出第四部語音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