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六十四章 搜捕,故人

  深夜潛入米店,我提出我與、小白狐兒、依韻公子輪流值班守夜,然而依韻公子卻以自己養精蓄銳已久,而基本上沒有出過什么力為由。執意要自己一個人負擔起這責任來。

  我也不與他多做爭辯,再加上身體多多少少也受了些傷,安頓好眾人之后,倒頭就睡。

  如此昏昏沉沉睡了許久,我聽到外面有動靜聲傳來。立刻睜開了眼睛。

  揉了揉酸澀的眼窩子,我瞧見依韻公子不再身邊,下意識地尋氣而起,卻見到他居然在那米倉的梁上,伸出頭。朝著外面看了過去。

  這處漁村碼頭是村民自發構建,米倉的倉庫算是比較大的一處建筑,視野比較開闊,能夠瞧見許多地方。當下也是低聲朝著頭上喊去:“什么情況?”

  依韻公子低下頭來,噓聲說道:“不太清楚,是村子口那邊有動靜傳過來的,好像是來了很多人……”

  我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朦朦朧朧,正好是天快要亮的時候,知道自己也沒有睡太久。

  我有些發愁,而就在這時,倉庫外面的小院子里,也傳來了腳步聲,依韻公子扭頭看了過去,朝著我用口型確定道:“米鋪的伙計。”

  我翻身起來,瞧見除了智飯和尚長期昏迷之外。其余人都已經醒了過來,在黑暗中望著我呢,便低聲對大家說道:“各位,找地方藏好。估計是米鋪的伙計進來盤倉,應該只是掃一眼而已,不會有問題的。”

  眾人聽到,都將自己藏在了角落的縫隙里去,盡量不露出身子來。

  這米鋪總共建得有三處倉庫,并列而立,我們這里的倉庫算是塞得最擠的,一般清倉盤點的話,重點都是旁邊那兩處臨時要用的半倉庫房,而這里作為滿倉的米袋子,基本上是一把鐵將軍緊鎖,每天偶爾來看一眼就是了。

  果然,那門口處傳來一陣開鎖的窸窣聲,緊接著就走進了一個光著膀子的黑瘦青年來,他身后來由一個拿著本子的姑娘。

  兩人大概地對了一會兒之后,便也沒有多出閑心,擠到我們藏身的旮旯縫里面來盤查了,不過讓人尷尬的是,這一對仿佛是露水情侶,大清早的,火氣旺盛得很,稍微地盤點了一會兒過后,兩人居然就在裝米的麻袋上卿卿我我,一開始還只限于唇舌和毛手毛腳的交流,啾啾地親著嘴兒,而到了后來,那男的居然還準備提槍上馬,征戰殺伐起來,著實讓人尷尬得很。

  這隔墻有耳,無奈地聽芭蕉拍打,本來是一件妙事,只不過這么多人來,就有些不對勁了。

  我下意識地朝著小白狐兒藏身的那兒瞧去,卻見小妮子滿臉粉紅,媚眼如絲地也朝著我望來,臉上似笑非笑,眼神流光溢彩,勾人魂魄,搞得我都不敢與她對視,低下了頭去。

  好在這時在村口鬧出動靜的那幫人已經進了村子里,雞飛狗跳的,兩人聽到了,也不敢真刀真槍,稍微解一下饑渴,也就匆匆離去。

  當聽到那鐵將軍“啪嗒”的一聲響,我感覺眾人都不約而同地呼了一口氣出來。

  而就在大家慶幸沒有被這污言穢語給污染的時候,藏身在房梁之上的依韻公子卻出聲提醒我們:“大家小心了,巴干達巫教的人來了!”

  這句話讓稍微活躍一點兒的氣氛瞬間變得僵硬起來,不過相比之下,我倒也還算是輕松。

  巴干達巫教的人肯定會在整個洞里薩湖地區進行大規模的盤查活動,這個是預想之中的事情,我們這里,離昨日事發的地點并不算太遠,對方這么久才搜到了這里來,其實已經算是反應很慢了,不過考慮到這里離巴干達巫教的大本營還是比較遠,從人手到資源的調配能力上面,都不能跟西南部比擬,而且還要防范其他別有用心的勢力從中作梗,便能夠理解了。

  我們之前的計劃,就算到了巴干達巫教會大搜,而且也打算避開這一次搜捕,在此處休整幾天,所以并不慌張,若是等著搜捕人員的來臨。

  我安安靜靜地在原地等待著,遁世環隨時開啟,將我們的氣息給掩蓋,聽到蹲在房梁上的依韻公子給我們講述那伙人的蹤跡。

  前來此處的巴干達巫教人員眾多,超過四十多位的黑袍僧人,為首的居然是那毒蛇巴勒。

  除了巴勒,還有一個壯如鐵塔的黑胖子,兩人露面之后,便很快離開了依韻公子的視野,而另外有人出面,叫出了這個村子里面的頭面人物,在地頭蛇的帶領下,挨家挨戶地進行搜查,瞧見他們這細致的搜查,便曉得來人極為不好對付,顯然是有著足夠的經驗。

  不過想想也是,在二十多年前,這幫人也曾經跟現在一樣,毫無理由地將自己兩三百萬的同胞給抓起來,屠殺至死。

  說起來,不過都是昨日重現而已。

  作為鷹犬,這幫人倒也并不陌生。

  我調整著呼吸,平靜地等待著,依韻公子仔細觀察,并沒有瞧見卜桑的身影,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過來,不過想來沒有了虛空巨眼作為依仗,他倒也不成禍害。

  就在我們等待沒多久,依韻公子突然發出了警告:“小心,毒蛇巴勒和那個黑胖子,還有一個戴著眼鏡的年輕男子,正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聽到這話,我們都下意識地朝著里面縮了縮,而很快依韻公子也從梁上翻身落下,悄無聲息地來到了我的旁邊。

  在高手的感應中,即便對方不一定能夠看到梁上的他,但是卻能夠通過炁場感應出來。

  此刻唯一的安全點,就在于我身上有個叫做遁世環的東西。

  這玩意能夠屏蔽一切氣息,將眾人的炁場完美得融入現場之中,不至于讓那種對于周遭炁場極為敏感的高手,感覺到有人在旁的情況存在。

  就在依韻公子擠到我身邊的半分鐘之后,米鋪的小院子里突然傳來了一陣吵鬧聲,緊接著我聽到了一聲響亮的耳光。

  啪!

  這是搜捕者在發威,而這一巴掌過后,剛才的那小子立刻就蔫了,旁邊的幾個倉庫輪流傳來了吱呀的門響。

  對方在搜查旁邊的庫房。

  眾人不太了解遁世環的特性,難免會有些緊張,不過我卻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安心。

  事實上,我們選擇的這個米倉,是個不錯的藏身之地,卻也容易被搜捕者所懷疑,所以那毒蛇一進這漁村碼頭,便立刻朝著這邊過來,倒也不是沒有道理。

  基本上,大家的眼光都是一樣的。

  旁邊的米倉很快就搜捕完了,我們這邊的滿倉庫房門口那鐵將軍也被打開了,門吱呀一聲,有人走了進來。

  我們藏身的這個地方,對于那巡倉的伙計來說,倒也算是安全,不過在那些搜索高手面前,卻并不保險,所以早在門口有動靜的那一刻,我就拍了拍小白狐兒的肩膀。

  揚長避短,此刻想要蒙混過關,我們也只有依靠這小妮子的本命幻術了。

  米倉堆堆疊疊,占地其實并不算大,來人進來之后,開始在狹窄的縫隙里搜尋一番,因為我們藏在角落的關系,并沒有發現什么,而就在幾人就要離開的時候,卻有一個身影提身一躍,跳到了那米倉的房梁上去。

  瞧見那人蹲身下來,似乎摸到了些什么,我的心在那一刻,居然提了起來。

  我害怕的,是他發現滿是灰塵的房梁之上,有剛才依韻公子留下的腳印。

  不過當我瞧向依韻公子的時候,他卻輕緩地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他是用什么辦法隱去的痕跡,不過卻也曉得他這是讓我不用擔心,他已經考慮到了這一點,沒有留下痕跡。

  因為角度的關系,我只能瞧見梁上的那人半邊身子,而且也僅僅只是瞥了一眼,不敢過多的關注。

  高手對于目光的凝視還是很敏感的,我不知道此人的身份,不過既然能夠跟毒蛇巴勒在一起的,顯然就不是什么尋常人物,還是小心一些的好。

  那人似乎并沒有什么發現,就在我以為他要離開的時候,這時左前方不遠處,卻是傳來了毒蛇巴勒的聲音:“四眼,你有什么發現么?”

  她說的,居然是中國話,這著實讓我有些驚訝。

  難道那個高高壯壯的黑胖子,又或者戴眼鏡的年輕人,其中的一個,是中國人?

  就在我滿腹疑問的時候,卻聽到梁上的那人平靜地回答道:“卜桑與神使之間有一定的聯系,所以他講述關于對方的情況,應該與事實不會差許多,既然他們在弒神一役中有幾人身受重傷,就一定會找個地方蹲起來,舔舐傷口,然后再一次行兇傷人。其他人我不了解,這個陳志程,與我可有不共戴天的血仇,他的膽大妄為,還有冷血嗜殺,是你們說不能想象的,若是要拿一個人來對比,我覺得,也就只有康王,能夠與他相提并論了……”

  聽到那人的侃侃而談,我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

  我艸,這個狗東西,怎么會在這里?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六十四章 搜捕,故人”

  1. 回復 2015/05/31

    劉正楓

    可是路一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