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六十五章 欲擒,故縱

  我實在沒有想到,在遠離國境的萬里之外,竟然會與這個家伙相遇,我這輩子很少有在人的身上吃過什么虧。但是面前這一位,卻絕對讓我記憶猶新。

  因為這人就是陸一,外號小藥匣子。

  一開始的小藥匣子并沒有讓我有太多的印象,他不過是個殺了幾個日本人的東北小胡子,當初清河伊川來華。他以及他身后的羅滿屯倒也表現出了應該有的血性,即便是不敵對手,卻也做足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然而后來的情況卻陡然逆轉,原本大興安嶺邊陲之地的羅滿屯,當年居然也是邪靈教的一處分支。而小藥匣子,卻也受到秋水先生的指控,潛入了我的身邊來。

  最關鍵的一點在于,我費盡心血、拼死拼活。遠赴靈界,從那真龍遺尸處取來的兩件東西之一,天龍真火珠,居然給這狗東西給用計偷走了。

  他甚至還當著我的面,將我拼死救出來的無辜戰士給殺死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倘若是那黑花夫人,我或許也沒有什么好說的,但是這家伙算個鳥玩意,盡管事后我踏破羅曼屯,將一眾投敵叛變的修行者給擊殺無數,但是卻也消減不了我心中的恥辱和恨意。

  而當我差不多都想不起這家伙來的時候,他又出現在了我的視線之中。

  而且還是以追殺我的身份。

  如此諷刺。

  在那一瞬間,我甚至都忍不住抽出飲血寒光劍。將整個乳臭未干的小子給捅成無數窟窿,然而就在我的手掌摸到胸口的時候,卻有一只溫潤的小手握住了我。

  我回頭一看,卻是小白狐兒。她不動聲色地搖了搖頭,用下巴點了點旁邊的布魚。

  小白狐兒的提醒讓我一下子就冷靜了下來。

  我固然并不畏懼外面的這一大幫追兵,但是我若是想要完成當初的承諾,帶著這兩個如同親人的戰友返回國內的話,那就必須要克制自己的殺性。

  小藥匣子之所以出現在這里,必然是國內的小佛爺,又或者邪靈教聽到了風聲,過來幫手的。

  大局為重。

  我收回了手,而那小藥匣子卻還在談論:“現在的局勢,對你我——特別是貴教越來越不利,我聽說因為這一次海嘯的事情,東南亞諸國震怒,特別是泰國康羅葉迦寺的東卟禪師明確提出這是一場人禍后,各個政府便已經組成了調查小組,除了相關的警察和安全局人員之外,還加入了許多聞名南洋的白巫僧、修行強者,雖然此刻他們的注意力還集中在泰國和安南,但是一旦我們的行動引起他們的注意……”

  毒蛇巴勒聽到這小藥匣子危言聳聽,有些不滿地說道:“你不要在這里跟我說這些,別的地方不知道,在我們吳哥,康王才是地下世界的老大!”

  小藥匣子不由得冷笑道:“的確,康王的名聲和手段,的確厲害。不過我也想提醒你一點,莫要小覷天下英雄——就拿我們追的這人來說,那家伙不過是中國茅山的大弟子而已,卻已經將諸位寄予厚望、用來重建巴干達巫教輝煌的神使給干掉了;我不得不多嘴說一句,在中國茅山,最為恐怖的,是他們的刑堂,要不是那幾個老頭因為這一次海嘯,在泰國迷了路,哪里還會如此好過?我不是在打擊各位,只是在提醒你們,越快將那人找到,越能早點殺了他,救出康公子!”

  投靠了小佛爺的小藥匣子,別的本事沒有,嘴皮子倒是利索許多,聽得旁人一愣一愣,下意識地問計道:“那現在該如何?”

  小藥匣子沉聲說道:“他們走不遠,必然就在這一片湖區附近的村落里藏著,我聽說那陳志程有一件法器,能夠藏匿身形,所以搜索一定要仔細,不要放過任何一條線索——比如這里,說不定那些米袋下面,就藏著幾個虎視眈眈的家伙呢……”

  他一說,那毒蛇巴勒便對旁邊的黑胖子說道:“虜布,你力氣大,將這些米袋搬開來!”

  虜布,食人魔虜布?

  我心中駭然,沒想到這個看似鐵搭一般的黑胖子,居然就是與哈奴曼葉猴、毒蛇齊名的康克由三大戰將之一,遮掩的一個家伙出現,若是將我們給找了出來,事情可就真的有些難辦了,我畢竟只有一個人,不可能護得所有人的周全。

  對于毒蛇巴勒的指揮,那食人魔虜布似乎習以為常,悶哼了一聲之后,雙手抱著碩大的米袋,朝著門口的空地猛然一擲,重重地砸在那邊的小院兒里。

  米鋪的主人瞧見這粗魯漢子,以及散落一地的米袋,自然是心疼無比,不過卻也沒有什么辦法,只是有苦難言,臉成了苦瓜。

  而隨著虜布的動作,這倉庫里面的米袋正在飛速地減少,漸漸地露出了全貌來。

  估計只要再過幾分鐘,我們就要暴露在對方的視線中。

  這個時候,即便是有小白狐兒的幻象掩護,但卻也絕對瞞不過這幫精明得跟鬼一般的家伙。

  怎么辦?

  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時候,突然間,遠處的小街上傳來了一陣雜亂的呼喊,而聽到這動靜,三人反應都格外的快,倏然之間,人便已經沖出了米倉,朝著發生事情的地方奔了過去。

  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濁氣,有一種如釋重負的輕松,不過又奇怪了起來,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會讓這些人都離開呢?

  一直閉目不言的秦伯這個時候睜開了眼睛來,盯著旁邊的依韻公子說道:“那分身,可是當年你爹給你的成人禮,此刻若是被逮住了,恐怕保留不得,你也舍得?”

  聽到秦伯的話語,我方才曉得原來那動靜并非是天助,而是依韻公子的聲東擊西之術。

  依韻公子苦笑著說道:“身外之物,去了再找便是,命沒了,什么都是空的。”

  他說得豁達,不過眼神之中卻難免流露出了一絲傷感和落寞。

  我不知道秦伯口中的“分身”,到底是一個什么東西,不過卻也曉得依韻公子為了大家的安全,做出了重要的犧牲,心中感激,拉著他的手,認真地說道:“客套的話,不多說,兄弟們都記在心里了。”

  依韻公子平靜地說道:“小事,我們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若是不能風雨同舟,只怕是活不回國內的,我不只是在救大家,同樣也是在自救。”

  太多的話語,此刻也不是說話的時候,卻見那依韻公子閉目而坐,宛如當年徐淡定操弄鬼影一般,入定頗深。

  遠處的街道傳來一陣雜亂的吵鬧聲,漸行漸遠,而在十數分鐘過后,一直緊閉雙目的依韻公子突然一口鮮血噴出,臉色變得蒼白無比,眼看著就要跌倒在地,被早有準備的秦伯一把扶住,輕輕地拍著他的肩膀說道:“你這個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要強!”

  要強!

  作為前國府第一高手尚正桐的兒子,依韻公子有著自己堅持的那一份驕傲,這一路來,他表現得十分平淡,而瞧見諸人屢屢冒險拼命,心中也是焦急不已,此刻雖然手段受了傷,卻反而露出了釋然的表情來。

  長長的吸了一口氣之后,他睜開眼睛來,對我們說道:“我已經極力將他們給引出村外,逃想湖中了,至于能不能成,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我接替依韻公子的職責,翻身上了房梁,瞧見巴干達巫教的人宛如蝗蟲過境,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卻也陸陸續續地離開了去,盡管心中還是感覺不妙,不過臉色卻舒展開來,安慰下面的人說道:“大家別擔心,人好像已經走了。”

  聽到這話兒,大家都是一陣歡欣。

  巴干達巫教的人離開不久,那米鋪的伙計也罵罵咧咧地將散落一院子的米袋給搬了進來。

  那食人魔虜布扔得輕松,而他和另外幾個伙計卻疲憊不已,但是為了防止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的大雨,店子里的所有人都被叫了過來,將這米袋給紛紛堆疊回來。

  好在他們只是堆疊在外面的,里面倒也只是看了兩眼,便不再管。

  如此一直忙碌到了早上十一點多鐘,方才結束,先前與伙計在米庫里面親熱的姑娘弄了伙食,招呼這幾個伙計和過來幫忙的鄰居吃飯。

  聞著那馥郁的飯香,許久沒有正經吃過熱食的我們,都不由得肚子咕咕,忍不住地吞口水。

  而就在我們羨慕無比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古怪的氣味,從遠處的村口飄散而來,眉頭一皺,想起出國前與阿伊諾紫請教的事情,頓時就驚駭地提醒大家:“小心,好像有人在上風口下降頭,不要直接呼吸!”

  我從八寶囊中掏出預備的特殊濕巾,遞給每個人,連昏迷中的智飯和尚也裹住了口鼻,我們手忙腳亂地捂住口鼻,而院子里正在歡快吃飯的伙計們,卻是陸陸續續地橫七豎八,翻倒在地,而就在這時,一道陰寒的聲音從天空中幽幽飄來:“藏在暗處的老鼠,你真的以為,我們捉不到你么?”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六十五章 欲擒,故縱”

  1. 回復 2015/05/24

    劉正楓

    話說智飯就不要浪費東西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