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六十八章 人質,公平

  湘西趕尸術是一種通過朱砂、雞血、糯米以及諸般物品,封鎖住惡魄,從而達到控制尸體的一種手段。

  這玩意最早是湖廣填四川的時候,那些客死異鄉的人靈魂無歸處。為了尊重風俗,落葉歸根,由湘西的楚巫一派研究出來的控尸手段,而后發揚光大,成為了一個系統性的派別。因為多集中于湘西一帶,故而稱之為湘西趕尸術。

  我年幼時,遇到的地包天,就是湘西趕尸家族的其中一員。

  不過與此刻的依韻公子比起來,那地包天簡直就是太過于弱小了。一支筆,一丸朱砂墨,便將整個洶涌的場面給穩固了下來。

  經過依韻公子控制住的活死人紛紛回轉過去,將自己的同類給攔在了外面。不讓它們有往幾面擠的空間。

  活死人分為了兩派,一邊在那人為的催促下奮力往前沖,一邊在依韻公子的控制下,化作人墻,將雙方給僵持在了這里,也給了我們一定的喘息空間。

  有著這時間,我便仔細地打量起周遭的情況來,瞧見在這些活死人的身后,巴干達的一眾信徒在毒蛇巴勒、食人魔虜布、卜桑和從陰影中冒出來的小藥匣子帶領下,朝著我們這邊緩慢地靠近過來,而那個讓人絕對不敢忽視的男人,則一直隱藏在了黑暗中,并不露面。

  他不露面。不過所在之處,給人的感覺卻是冉冉血色,濃郁不化。

  血手狂魔,果不其然。

  到了對方的這個境界。其實是可以自由控制自己的氣息,并不會如此刻那般張揚,然而他之所以露出來,卻是有給我提醒的重要原因。

  他是在告訴我——老子在這里,你就別想走。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那康克由并沒有動身,展露出半點兒手段,但是眼瞧見這被用來耗費我們實力的無數活死人,居然被一一地控制住,卜桑等人的面子上卻還是掛不住了,有人吹了一下唿哨,有十幾人往前一站,卻是群聲呼喝,試圖增強指揮活死人的控制力。

  指揮這些活死人的降頭師,是一個又老又瘦、長得有幾分像康克由的家伙,而在他的身邊,那些人且歌且舞,不斷地揮舞著雙手,氣氛凝重而跳脫。

  空氣為之一凝。

  我們發現圍在外面的活死人越來越多的,密密麻麻,層層疊疊,不知道又多出了幾百人來。

  活死人這玩意仿佛變得無窮無盡,頭頂上的天空,蒼白色的靈魂則已經將月亮的光芒都給掩蓋住,而依韻公子則已經涅破了第三顆滿含朱砂的藥丸,先前宛如鬼魅,劃出無數光影的身子,此刻也變得遲緩許多。

  人力有時盡。

  嘭!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我聽到像極了響亮臭屁的一聲爆響,緊接著這聲音就仿佛停不下來一般,連綿不絕地炸開了來。

  這當然不是爆竹,也不是響屁,而是那些活死人體內的氣息膨脹到了一個臨界值,將自己的肚皮給撐破了去。

  炸開的這些活死人,幾乎都是依韻公子用朱砂點住手腳和額頭,控制在手里的那些。

  它們體內被那些黑巫師給不斷地沖積怨氣而無法釋放,在此刻,卻終于在陡然之間,一齊爆發了。

  這些活死人,離我們是最近的。

  當第一個爆發開始,我們就已然明了了此刻場間的行事,空曠的平地上,倘若安然受之,只怕就會被那帶著劇毒的尸液給腐蝕得不成模樣,所以幾乎都不用招呼,大家都一同退回了屋子里。

  這兒有著滿滿的臭咸魚,以及被埋在了下方的智飯和尚。

  虎毒不食子,特別是此刻的情形,當主導權都集中在了康克由手下人來的時候,將這家伙給祭出來,其實也算是一記妙招。

  我們若是赴死,豈會讓智飯一人獨活?

  同死,大家得同死。

  智飯和尚被從那重重臭咸魚干里面給翻了出來,布魚一把揪住這個被熏得直翻白眼的家伙,望了我一眼,我毫不猶豫地一把將其脖子給抓住,低聲說道:“現在我們都是走鋼絲繩,需要有名有暗,一會兒我出去,你們在這里等待著,聽候秦伯的吩咐。”

  若說經驗,早在抗戰時期就天下名揚、躋身民國將軍的秦伯自然是遠勝于我等,眾人聽得我的吩咐,都沒有什么意見。

  我揪著一身惡臭的智飯和尚,將其倒拖著,又重新出了屋子,瞧見那些被依韻公子給制住的活死人幾乎都爆得差不多了,跟前的地方為之一空,到處都是騰騰的煙霧和腐臭的氣息,而不遠處集結的活死人,則有摩拳擦掌,準備擠擠而來。

  我清了清嗓子,朝著前方的敵人大聲喊道:“康克由,你在叫人動手之前,先看一看你這最為寶貝的大兒子!”

  這話說完,我一腳戳在了智飯和尚的腿彎之上,那家伙面對著無數前來拯救自己的援軍,轟然跪下。

  盡管隔著無數活人、死人,瞧不見自家父親,但是康公子想起自己這一路來的辛酸和委屈,頓斯就是一陣泣不成聲的悲鳴:“爹……”

  一聲“爹”,將充斥空間的復雜咒決,給一下子停住了。

  被十幾個信徒圍著的那個大巫師下意識地張開了嘴巴,卻并沒有合攏上,而是回過頭,朝著康克由的那個方向看了過去。

  他一停,那些活死人便也沒有再表現出了太多的攻擊性來。

  場面為之一滯。

  唯有頭頂上的那些蒼白鬼魂,不斷地盤旋著,發出低不可聞的哀鳴,嗚嗚作響,讓人渾身的雞皮疙瘩直冒。

  康克由依舊沒有露面,倒是卜桑站了出來。

  智飯和尚,也就是康桑坎可是在他的手上丟的,這事兒別人可以置之度外,不管不顧,但是他卻不能。

  硬著頭皮站出來的卜桑沖著我大聲喊道:“打不過,就耍無賴,中國人就是這樣的德性?”

  此刻的我已經拔出了飲血寒光劍來,架在了智飯和尚的脖子上,盡管沒有催動氣勁,但卻也鋒寒無比,稍微一個順手,便能夠將這大好頭顱給劃拉下來。

  那智飯嚇得哆嗦直抖,不敢說話,而我則舉重若輕、淡然自若地哈哈笑道:“打不過,我自然打不過,這世間有幾人能夠以一人之力,爭天下群雄?”

  卜桑聽到我諷刺他們以多欺少,眼睛瞇了起來,平靜地說道:“你待怎樣?”

  我緩緩地伸出了手,平直前方,朝著那個男人隱身的黑暗處指了過去,沉聲說道:“我在來之前,有無數人曾經警告過我,說我需要面對的敵人到底有多恐怖,他的手上,直接或者間接殺過的人,可有幾百萬人,不過我卻還是想要試一試……”

  卜桑頓時感覺呼吸一滯,瞪著眼睛對我說道:“別打啞謎,實話告訴你,你封印了神使,這是不可饒恕的罪過,我師父說了,即便是你用大公子的性命威脅,都不會讓你逃脫。”

  我昂首而笑,冷然說道:“我逃了一個星期,已經厭煩了,此時此刻,只求一戰——康克由,別人都說你很牛逼,有本事你他媽的站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我的豪氣大發,使得無數人都在跳腳,最為激動地是毒蛇巴勒,那老婆子沖上前面來,對我吼道:“就憑你這小子,也想挑戰康王,先過我這一關!”

  我來者不拒,將劍尖前指,冷然說道:“如此也好,你可敢與我公平決斗?”

  毒蛇巴勒瞇著寒光閃爍的眼睛對我說道:“怎么不敢?”

  卜桑試圖跟毒蛇巴勒說些什么,然而那老婦人卻已然沖講了出來,我回手,將智飯和尚往后面的屋子里一扔,拔劍而上。

  轟!

  戰斗突如其來的爆發,兩人毫無花哨地硬碰一記,劍與白骨蛇杖,在半空中重重撞在了一起。

  上一次,我與毒蛇巴勒的交鋒失利,并非我差她許多,而不過是在演戲而已。

  我當時要引誘虛空巨眼跟著我一路前往伏擊的小島,故而硬頂著疼痛,吃了她的一記白骨蛇杖,然而此時此刻,卻是要分生死的時候,我哪里還會再讓她一回?

  三重力量,陡然爆發。

  毒蛇巴勒臉色一變,這才曉得我的修為,遠比她先前的印象要厲害許多。

  不過陡然拔高的對手并沒有讓她產生許多恐懼,反而是臉色一肅,變得無比的嚴厲起來,那白骨蛇杖在受到重創之后,一分為九,她的手腕猛然一抖落,卻是有幾條白骨游蛇出現在周邊,張嘴一咬,無數黑氣從那里面滾滾冒了出來。

  康克由從那場大屠殺之中獲得了恐懼的好處,但是他吃肉,毒蛇巴勒這些人,多少也喝了湯。

  喝了湯,就有著足夠的力量。

  看來,得出大招了。

  我的心中謀算著,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卻感覺到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嘈雜,人群開始紛紛扭頭,仿佛發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就連一心操縱白骨長蛇的毒蛇巴勒也忍不住回過頭去。

  我透過人群的間隙,瞧見了一張意想不到的臉孔。

  他,怎么會出現在這兒?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終于,該來的客人,也要出現了。
群雄畢至,到底如何?

4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六十八章 人質,公平”

  1. 回復 2015/05/24

    劉正楓

    難道是某某上師

  2. 回復 2015/06/14

    jinming

    樓上的劇透死全家

    • 回復 2019/03/22

      匿名

      同意

  3. 回復 2019/03/22

    劉正楓該死

    署名劉正楓的,看了后面又倒回來裝逼的傻子,確實星海死全家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