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七十二章 殺俘,開戰

  “三、二……”

  康克由顯然并沒有將我手上的人質放在心上,他甚至都沒有特意地將倒計時的速度放緩,而是平靜地念著,仿佛落在我手上的。根本就不是他的兒子,而是我的崽兒。

  我能夠相信,如果這倒計時念完,他絕對會毫不猶豫地將穆史薇給宰掉,就如同殺死他父親一般。

  瞧見在地上痛苦扭動身子,翻騰于血泊中的穆青山,一股強烈的負疚感襲上了我的心頭。就在他即將念到“一”的時候,我終于忍耐不住,大聲地呼喊道:“停,停,我愿意跟你交換人質!”

  “一!”

  而這時,康克由也念到了最后一個數字,然而他還沒有等我說完這話語,便將手猛然前伸,掏進了穆史薇的胸腔里面去。

  那個對未來充滿幻想的女孩兒,正處于父親死亡的極度悲痛之中,驚聲尖叫著。整個人都處于崩潰狀態,卻實在沒有想到,在我答應了交換人質的情況下,康克由居然還毫不猶豫地殺掉了自己。

  穆史薇一雙眼睛鼓出了眼眶之中,飽滿的櫻唇咬出了鮮血,臉色在瞬間變得雪白。

  瞧見殺掉穆史薇的康克由將女孩兒鮮活亂蹦的心臟掏出來。在嘴唇間舔了舔,我頓時就崩潰了,沖著那血手狂魔怒吼道:“我都已經答應交換人質了,你為什么還要殺她?”

  康克由從舌頭舔了一舔那心臟,然后嫌棄地吐出了口中血水,扔在一旁,將那女孩的尸體緩緩放倒,淡然說道:“沒啥,你不覺得她剛才太吵了么?”

  太吵了?

  就因為這么一個狗屁理由,他就將一個如花似玉、大好前程的女孩兒隨手殺掉了,甚至連被扣押在我手上的親兒子都不管不顧?

  這人是瘋子吧?

  是啦。也只有瘋子,方才能夠做出這般的事情來!

  我心沉似水,臉色黑得如同鍋底一般,心中默念著,藏在魚干屋里面的布魚將被押著的智飯和尚,給一把扔到了我的這邊兒來。

  站在門口的布魚,眼眶之中,滿是淚水。

  他心思再遲鈍,也曉得剛剛被殺的那個女孩兒,對他曾經有著一點兒微妙的小兒女情愫,雖說他對于穆史薇并無情感。但是對于愛自己的人,心中總是存著一絲感激。

  你愛我,我或許不愛你,但是我感激你。

  然而那女孩兒卻死了。

  死在眼前。

  布魚甚至連一句感謝的話語,都不曾說起,這怎么讓他能夠釋懷?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布魚流淚了,那個沉默寡言的老實小伙罕有地流下了眼淚來,然而我又如何能夠熟視無睹?

  別的不說,人家穆青山一家人本來好好地在曼谷那地界過著平靜的日子,結果卻被我卷到了這一場禍事里面來,最后還丟了性命,這讓我怎么情何以堪?

  別人因我而死,我又能夠為他做些什么呢?

  唯有殺了康克由,報得此仇,方才能夠讓逝去不遠的亡魂,得以慰藉。

  不過,在此之前,我得先拿一個人開刀。

  壯士出征,總得有一人祭旗。

  撲通!

  臉色慘白、驚慌失措的智飯和尚被我一把推到在地,他掙扎著想要爬起來,結果被我一腳給踩在了腦袋上,不得不低下頭去,不過他依舊還是不屈不撓地試圖仰起頭來,大聲呼喊道:“爸,救我啊,救救我,不要讓我死掉啊……”

  我面沉似水,而康克由則抹了抹手上的鮮血,臉上居然還有盈盈微笑:“孩子,我當初讓你在中國好好待著,你為什么不聽話呢?”

  智飯和尚雙手扣著身下泥土,哭泣著說道:“我聽話啊,不過茅山要殺我,我在中國待不下去了啊!”

  康克由揮了揮手,滿不在乎地說道:“你以為你回來,便能活?你知道你害死的那個小姑娘是誰么?是花叢玉的孫女,即便你不是被人抓了,而是回到了我這里,我也會將你給宰了,給花叢玉一個交代。告訴你一句話,別以為你是我兒子,就能夠為非作歹,這世界上,最可靠的,是你那一身的本事,而不是籠罩在你腦袋上的光環,可曉得?”

  聽到自己的老爹居然放棄了自己,智飯和尚有些崩潰了,邊哭便問道:“嗚嗚,花叢玉是誰啊,我哪里知道……”

  我抬頭看了一下天邊的星光,默默地將飲血寒光劍給高高舉起。

  在此之前,我曾經想要將這個狗賊給帶回國內,帶回茅山去,那是因為我想要讓無數覷覦茅山的江湖同道瞧一瞧,即便是威震南洋的康克由之子,惹到了我茅山,都會被千里迢迢地追殺,并且囫圇個兒地帶回來受審,而誰若是敢捋茅山虎威,自個兒先掂量掂量。

  暗殺和公開受審,是兩種不同的形式,若是論上殺雞儆猴的影響力,后者絕對百倍于前者。

  不過時至今日,我卻不再等待。

  穆青山,你若是還未走遠,那就看一看。

  這是給你提前的祭品。

  唰!

  一道劍芒憑空而起,朝著智飯和尚的脖子處橫切而去,仿佛感受到了死亡的來臨,在最后的時刻,智飯和尚下意識地閉上了嘴巴,沒有再賣力嘶嚎。

  他畢竟是血手狂魔的兒子,就算是死,也得保持一點兒名門之后的尊嚴。

  然而就在我即將斬殺對方的時候,一股透明之物,突然從地上冒出,將智飯和尚給包裹了住。

  我這一劍,意外地斬了一個空。

  腳下的智飯和尚,居然被一股透明如水母般的東西給包裹著,朝著康克由的方向急速而去,我的劍盡管已經斬在了對方的光頭之上,但是那透明之物卻滑溜無比,以至于劍尖披在上面,卻滑向了一邊兒去。

  到手的獵物,就這般飛了。

  隨著智飯和尚朝著前方倏然而飛,我抬頭看過去的時候,瞧見了遠處那血手狂魔紅色的眼睛里面,透露著一股似笑非笑的輕蔑之意。

  他剛才所說的話語里面,有真有假,對于智飯和尚的責怪肯定是真的,不過卻并不會讓他死。

  畢竟是自己的骨肉,是死是活,多少還得由他來決定。

  康克由是那種試圖掌控一切的人,他絕對不容許有任何事情,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圍之外。

  事實上,他對于整個場面的控制力,精準得可怕。

  他可以毫不猶豫地將自己手上的人質給殘忍殺害,并不是他不想救自己兒子,而是因為他有著比交換更加穩當的手段。

  不過,我怎么可能忍受這般的屈辱?

  包裹智飯和尚的那一團透明物快,但是我比它更快,箭步而走的我,徑直撞入一眾活死人之中,百里奔行,倏然間沖到了那家伙的跟前來,抬手就是三劍。

  劍氣縱橫,一劍更比一劍兇。

  然而讓我驚詫的事情是,包裹著那智飯和尚的透明水母,別看著柔柔弱弱,但是卻有著超越鋼鐵的堅韌防護力,飲血寒光劍斬落在上面,根本就沒有辦法受力,直接就朝著旁邊滑落而去,即便是正中其上,它也能夠將我的力量給消移到了另外一邊兒去。

  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對它都沒有任何效果。

  甚至彈起的萬魂珠,在這玩意的身上,都起不到一絲的作用。

  臨仙遣策的視線里,這透明水母,圓滿無漏,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破綻,可以攻破。

  這玩意,到底是什么鬼東西?

  眼看著那透明水母包裹著智飯和尚,不斷向前飛奔,倘若是再猶豫一會兒,估計它就已經到達了康克由的身邊去。

  不能再等。

  我決定孤注一擲了——【深淵三法,魔威】!

  我遙遙拍出一掌,那透明水母渾身一震,終于僵直了片刻,而就在這一剎那的時間里,我毫不猶豫地舍棄了飲血寒光劍的鋒利,而是倏然上前,一掌拍在了那圓滑的透明體之上。

  茅山掌心雷!

  煉妖壺觀術!

  兩術齊發,宛如雷霆貫體,而那用力的訣竅,卻是隔山打牛。

  我不傷那透明水母分毫,但是無比透過它的防護,將里面的智飯和尚給擊斃了去,這手段是在破不開那透明水母防備的情況下,不得已而為之的一種臨變手段。

  轟!

  我瞧見縮在其間的智飯和尚口中鮮血狂噴,一雙眼睛鼓出了眼眶里面來,就曉得此子命不久矣。

  如此便好。

  只要智飯和尚沒有被救回去,那么我們此番前來南洋,所做的一切,都變得有意義了。

  穆青山,穆史薇,你們慢走,這個狗東西的死,不過只是序曲,而后,我會送很多人下來,與你們相伴,祭奠你們逝去的亡魂。

  我沒有再追,而是揚起了手中的劍,將旁邊那些朝著我奮不顧身撲來的活死人給一一斬殺。

  頭顱被削的活死人爆發出漫天的血漿和骨刺,然而卻都被我體內散發的罡氣給避開,我站在人群中,遠遠地瞧著臉色變得鐵青的血手狂魔康克由。

  而在我與康克由交手的那一瞬間,一直在旁邊陷入沉默的茅山刑堂,和以般智上師為首的白巫僧,也果斷出手了。

  大戰在即。

  我與康克由遙遙相望,我的嘴角,也浮現出了一絲微笑。

  這,是宿命的對決么?

  若是,便來吧!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有個好爹,不一定能夠為非作歹。
大戰將至,誰勝誰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