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七十七章 王座,燃燒

  黑炎連天,浮空而現。

  這是一種來自深淵的詛咒,任何只要帶著些許陰怨屬性的氣息,都會被其瞬間點燃。化作灼燒靈魂的黑色火焰。

  我及時地施展,使得無數朝著我襲來的鬼獠變成了撲火的飛蛾,在一瞬間,幻化成無數火人,面容扭曲,一雙眼珠子在黑色的焰火中化作了印記,一直印在了我的腦海之中。

  此招一出。無數的焰火圍繞著我在轉動,我在瞬間就被包圍住了,火焰連天,就如同龍卷風一般。

  位于風眼之中的我一臉平靜,望著康克由花了無數個年頭凝練而出的鬼獠不斷地化成焰火消逝,心中有一種惡意的痛快。

  這場盛大的焰火僅僅持續了三秒鐘的輝煌,而在此之后,康克由一臉豬肝色地將朝著我倏然撲來的無數鬼獠都給收回,全部都堆在了自己的身下,他整個人懸空而起,身下是無數美艷女子交疊而成的人肉王座。那些雪白的酮體相互糾纏,化作一副古怪而美艷的圖像,而坐在三米高美女王座之上的康克由,則顯露出了王者的風范來,居高臨下地看著我,冷冷地說道:“你。很好,已經無數次地超出了我的期待。”

  我伸手,將在身邊游繞的黑炎余味攪了攪,不免有些遺憾地說道:“康王,你收手得太早了,我好不容易有這般發揮的機會,如此美麗的焰火,僅僅只是持續了幾秒鐘就消散了,實在可惜……”

  康克由被我的話語氣得夠嗆,雙手扶著兩顆美人頭顱,臉色有些發紅:“你可知道。你剛才一把火,燒掉了四分之一的積蓄?”

  我毫不客氣地說道:“才四分之一?康王真的是財大氣粗,我以為我已經將大半的臟東西都給清除了呢。”

  坐在那美女王座之上的康克由顯得無比高大,他擺著二郎腿兒,居高臨下地看著我道:“你當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剛才的那幾手應對之法,已然是登堂入室,步入了這世間罕有人能夠進入的境界,這樣的你,倘若再給些許時間,或許別說是我。整個修行界,都未必能夠容得下你的野心,無數人都得臣服在你的腳下……”

  我倒提這劍,在裊裊而落的黑色焰火包圍下,淡然說道:“這世間,并非所有人都如你一般,需要別人臣服于自己的腳下!”

  “不!”

  康克由直接否定了我的辯解,搖頭說道:“不對,你就是這種人。事實上,你跟我是同類,我們走的,是一樣的道路,你慢慢地就會了解到自己內心里,到底需要些什么東西——不是榮譽、不是敬服、不是那些亂七八糟的情感,而是權力,掌控一切的權力,這才是你真正需要的東西,只不過此時此刻的你,還不明白而已!”

  我冷冷地笑道:“呵呵,狗喜歡吃屎,就覺得屎是這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但是人卻并不這么認為……”

  聽到我的諷刺,康克由毫不在意地搖了搖頭,遺憾地說道:“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碰到的人里面,與我最相似的一個,只可惜不能為我所用,實在遺憾。當然,我也能夠理解你,像你我這般的人物,怎么可能居于人下,既然如此,那么我只有殺了你,方才不會讓自己受到威脅。”

  說完這話,康克由轟然站了起來,而他腳下的無數美艷女子也都睜開了雙眼,如此交疊在一起的王座向前移動,顯露出了古怪的美感。

  我伸出飲血寒光劍,去接出一縷快要熄滅的黑炎,朝著前方的王座猛然甩了過去。

  那些人肉王座,不過都是康克由用鬼魄凝結而成的幻象而已,應該是可以被黑炎灼給燒融銷蝕的。

  瞧著那一朵黑色火焰飄飄蕩蕩地朝著前方飄蕩,我忍不住地吸了一口氣。

  說實話,我有點兒緊張。

  對手實在是太過于厲害的,他讓我感到有一種絕望的窒息,倘若是戰意黑炎灼都不能夠將其點燃,那么我接下來,該如何與這個家伙繼續戰斗下去呢?

  更何況,我頭頂上,還有一道隨時都有可能落下來的死光。

  它隨時都可以將我給封印住。

  火焰向前,而康克由卻并沒有對其進行任何阻攔,我瞧見這火焰沾染到了一具乳白色滑膩的女性酮體,女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風情萬種地回轉過神來,朝著我這邊微微一笑,調皮地吐出了舌頭。

  香丁浮動,火焰在舌尖上倏然綻放。

  緊接著,黑炎滅。

  我的心中頓時就是一陣迷茫,而在王座的驅使下,朝著我不斷涌來的康克由則微微笑道:“小朋友,你的這東西,無非是通過某種高維度本源力點燃心火的一種手法,它固然厲害,但是一旦面對的力量成群結隊,集結而成為一股傾天之勢,它就根本不能起到什么決定性的作用。”

  水能滅火,但是倘若只有一滴水,最終的結果,卻是被那炙熱的火焰給蒸發。

  相生相克的力量從來都有,不過最終還得看那力量的數量級。

  康克由給我上了很生動的一場課,而在此之后,在他的王座背后,突然涌現出了一個身高五米的巨大壯漢來,手上揮舞著一根兩人合抱的原木,朝著我的頭頂砸來。

  康克由的手段,永遠都紛呈出彩,讓人應接不暇。

  我能夠感知到那個壯漢卻是無數陰魂凝聚而成,但是那原木,卻是實打實的,絕對不是什么幻象。

  我往后退了三步。

  原木重重地砸在了我面前的泥土之上,堅硬泥塊的碎屑濺得四處飛起,噼里啪啦地拍打在了我的身子上,讓有些麻木的我感受到了那深入骨髓的刺痛。

  生命是如此的鮮活。

  我腳尖輕點,在那巨大原木之上一個箭步飛沖,倏然跑到了頂部,不理腳下的那頭古怪巨人,而是朝著前方王座之上的康克由一劍刺去。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我倘若是不能將康克由給擊殺了,我身后的那些古怪巨人,他隨手能夠召出成百上千個,不會耗費半點兒功夫。

  劍是如此的快。

  鋒利!

  然而再一次受阻了,康克由周身的空間無數,能夠屏蔽一切的攻擊,因為任何速度快到極點的攻擊,在穿越那重重空間之后,真正到達康克由的身前來,都變得緩慢無比,他甚至能夠無比裝逼地用手拈著,讓人無可奈何。

  康克由之所以如此厲害,那是因為他身邊有著無數陰魂凝結而成的幻境,這使得他能夠應對任何突如其來的襲擊。

  飲血寒光劍再一次被那人給抓住了。

  盡管我劍氣狂涌,將飲血寒光劍給搶了回來,但是落在了王座前面的我卻感覺到了一陣近乎于絕望的無奈。

  攻又攻不了,逃又逃不得,難道這康克由,當真是無敵了么?

  不,不對,只要是人,就會有缺點和漏洞。

  我揮劍,斬落王座邊緣那些朝著我伸出手臂,試圖將我給糾纏住的美女幽魂,又一個滾身,避開了身后反應過來的巨人原木,在村落的房頂上幾個閃身,一邊避開對方的攻擊,一邊飛速地思考著該如何應對。

  而就在此時,一個嬌小的身影出現在了我與巨人的身前。

  她身子雖然嬌小,但是屁股后面,卻有著七條肥碩無比的絨毛巨尾。

  傳說當九尾妖狐真正擁有了九尾之軀的時候,就可以繁衍后代了,而這個時候的它,則是生命中的巔峰時刻,因為它要為人父母,要保護自己的后代。

  小白狐兒,不知不覺,居然已經有了七尾。

  吼!

  面對著宛如一棟樓房般的巨人,小白狐兒從嗓子眼里冒出了一股尖銳的巨吼,就像護崽的母獸,雙目赤紅,白凈的小臉兒上面,居然浮現出了無數細碎的絨毛,將她那張好看的俏臉給遮去了大半。

  “哥哥,不要怕,尾巴妞在這里呢……”

  羽麒麟母玉那兒,傳來了小白狐兒的一縷信息,我心中陡然一驚,大聲喊道:“尾巴妞,你別亂來!”

  還未等我將話說完,卻見小白狐兒猛然一躍,直接穿透了那巨人凝如實質的身子,沖到了王座跟前來,接著她將身后的七尾撐得無限大,猛然扭身,將那七尾凝束成一條線,朝著前方的王座猛然拍去。

  我之前說過,小白狐兒終究是個小姑娘,然而就爆發力而言,我不如她。

  康克由先前與我交手,對我倒也熟悉了幾分,但是對于一臉稚氣的小白狐兒,卻沒有太多的顧忌,瞧見這小女孩兒冒死沖來,并不緊張,伸手一托,想把她這攻擊給攔下來。

  然而當他瞧見那充斥著整個空間的七條巨尾,臉色就陡然變化了。

  什么個情況?

  轟!

  七尾轟然砸落而下,這并非是一摔之力,而是燃燒了自己本源修為的諸多力量,在這一瞬間全部都爆發了出來。

  美女王座,轟然崩塌。

  隨著無數頭顱手臂一起在天空中翻騰的康克由臉上露出了無盡的憤怒:“你們,居然敢如此對我……”

  一句狠話都沒有說完,突然間,他的胸口處,竟然出現了一道血口。

  一道無影之劍,從那兒倏然飛過。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壯哉,小白狐兒!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七十七章 王座,燃燒”

  1. 回復 2015/06/08

    劉正楓

    左道的尹悅姐要廢修為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