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七十八章 化神吧,康克由

  小白狐兒的自我犧牲讓我驚詫莫名,然而更加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穿透了康克由胸口的這一道無影之劍。

  劉長老不是被那黑光給凍結了么,怎么會又使出了這手段來?

  而且還是在這樣一個天賜般的良機之時。

  這實在是太過于詭異了吧?

  然而瞧見康克由從半空中倏然跌落。盡管有那破碎王座里那無數美女將其層層包裹,但是我卻也能夠瞧得出來,看著不可一世、似乎永遠都不會受到傷害的康克由,此刻已然受到了重創。

  不管如何,這個就是機會,我如何能夠瞧見它從我的眼前,悄然無息地離開呢?

  既然連小白狐兒這樣的妹子都能夠拋棄一切牽掛。我這個下面帶把兒的家伙,有怎么能夠瞻前顧后,茍且余生呢?

  豁出去了!

  一個字,就是干!

  箭步狂奔,我沖向了亂成一團的前方,那雪白的肢體和頭顱不斷交纏在一起時,將受傷的康可與給包裹住,那些如蛇的女子不斷的蠕動著,瞧向我的眼睛里,有著熾熱的光芒,嘴張開。仿佛我一旦湊上前去,她們就毫不猶豫地要從我身上,扯下幾塊血肉來一般。

  紅粉骷髏!

  這些外表妖艷而詭異的酮體,都不過是康克由多年來凝練出來的鬼魄而已,本質上,與剛才那青面獠牙、張牙舞爪的鬼獠是一般的來路。而我也曉得,倘若錯過了這最初的一段時間,只怕那康克由還會有喘息之機。

  強者的身體,要遠比普通人想象中的更加堅韌,即便是胸口破開了一個大洞,只要是稍微有一點兒時間,就能夠掙脫出死亡的陰影之中來。

  我能夠辦得到,康克由就能夠辦到。

  左手拍出,深淵三法,魔威!

  右手劍起,龍威碾壓而過。劍氣縱橫直擊,而諸般混雜的力量,也在這一刻傾然而下,朝著前方猛然撲將而去。

  我在一瞬間,也將自己全部的籌碼都給推上了桌面來。

  轟!

  一堆無主的鬼魄實體,實在是經不起我這般的折騰,即便是被康克由凝練了超過二十年以上的鬼物,在此刻,也頓時轟然而開,顯露出了里面康克由的本尊來,我在露出一角的時候。已然出劍,撥開無數阻攔的雙手,想要將劍尖朝著那家伙的脖子處斬去。

  胸口射穿,還能夠撐住,但是腦瓜子掉了,卻絕對活不下來。

  除非他變成鬼。

  然而這劍又一次地被攔在了半途之中,數十雙手從人堆之中伸了出來,死死地抓著我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即便是我用龍氣銷蝕,但是消融多少,便又出現了多少。

  而這個時候,臉如薄紙的康克由,突然又睜開了眼睛來。

  瞧見我一副要置他于死地的兇狠模樣,康克由嘆了一聲道:“我到底還是輕敵了,一是那小姑娘,沒想到她的爆發力,居然如此恐懼,更沒想到的是她居然有燃燒生命的決心,可見她對你來說,是多么的在乎;二來我倒是小看了那個老道士,沒想到他引神入體,居然請到了一位能夠破解我時間風暴的家伙,那家伙利用破碎虛空的力量,將我的束縛給解除,以至于我算錯了時間,唉……”

  他一副追悔莫及的表情,讓我心頭暢快,想起這些天來被他像攆狗一樣一路追趕,恨聲說道:“你也有今天?”

  瞧見我臉上得意的笑容,康克由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來:“你以為,我輸了?”

  我指著他胸口處那拳頭大的血洞,冷笑道:“難道你還以為自己能夠翻盤么?可笑,你要是能夠……”

  我的話都還沒有說完,突然將眼前一晃,那躺在脂粉叢中的康克由倏然不見,而無數的女子則突然站起身來,朝著我伸手,臉上春意盎然,豐乳肥臀,笑意盈盈地朝著我抱了過來,我想往后面躲閃,結果發現抬不動腿,低頭一看,卻見雙腿之上,卻是多出了無數的手臂,將我給死死抓著,不讓我離開。

  是想讓我被這群鬼給吞噬了去么?

  我冷冷一笑,再一次打了響指。

  戰意,黑炎灼!

  戰神蚩尤的手段并非是無限度施展的,這與我修行的道心種魔真經有著密切聯系,只有足夠的魔功,方才能夠成事,我先前已經施展了一會,而此刻使出來,多少也有些勉力。

  不過即便是再勉力,它也是最為震撼人心的一記殺招。

  黑色的火炎從無中生有,將無數美貌若仙女的赤裸女子都給化作一朵又一朵的黑花,那冰冷的溫度提醒著我,這黑色火焰燃燒得看似熱烈,但是冷艷之處,卻絕對恐怖逼人。

  站在火炎之中的我,朝著四處望了過去。

  很快,我瞧見了康克由的落點。

  他卻是個睚眥必報的家伙,剛剛被刑堂劉長老的無影劍給陰了一回,此刻卻是用無數鬼魅將我們給困住,折過了身去,與劉長老斗在了一起。

  他剛才在我面前裝逼,高踞于人體王座之上,手段平緩而神秘,然而此刻,卻展現出了宛如泰拳一般的剛猛與激烈。

  只見康克由站在某一個坎位處,一邊指使著那些鬼魅不斷襲擾劉長老,一邊接出法印,朝著對方打去。

  他每結出一個印法,罩在前方,立刻就有一道宛如鬼魅一般的黑色利箭射出,嗖嗖嗖,宛如機關槍一般,射得劉長老應接不暇,盡管手中的戒尺能夠抵擋一二,但是看著岌岌可危,仿佛隨時都有可能倒下。

  此刻的劉長老剛剛請神結束,那位前輩先祖離開之后,正是他最為虛弱的時候,先前勉強打出一記超水準的無影劍,已屬難得,此刻就有些乏力了。

  瞧見劉長老落難,隨時都有生命之危,我自然不能熟視無睹。

  要曉得他可是我茅山的頂梁柱之一,我師父現在閉關,他再倒下,只怕我這一趟南洋之行,就真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

  不行,我得上前阻止他。

  我凝神在胸,一劍劃破諸般火焰,走了出來,瞧見小白狐兒一臉蒼白地在旁邊東奔西走,閃避那些鬼物的襲擊,出言關心道:“尾巴妞,你沒事吧?”

  小白狐兒自然有事,不過此刻的她卻還能夠應付,一邊朝著邊緣退開,一邊對我說道:“哥哥,你別管我,去殺了他!”

  這清脆而堅決的話語,給了我無比的勇氣,我手提長劍,沖入戰場,朝著康克由的后背斬去。

  再一次,一劍之威。

  康克由似乎到達了最巔峰的狀態,雙手不停拍動,朝著前方揮舞,根本不管身后的危險。

  不過我知道他這般做,顯然也是有所準備,并不在乎我的攻擊。

  難道他真的就是無懈可擊么?

  我在最關鍵的時刻,血勁上涌,讓右眼的神秘符文在瞬間轉動起來,而當它運算到了極致的時候,我終于瞧見了一道光。

  那是一道從黑夜中破曉而出的光芒,從上到下,斜四十五度,不偏不倚。

  生死成敗,就在這一下!

  殺!

  一劍若彎月,斜斜而下,然而就在我極盡全力的那一刻,劉長老卻終于撐不住這南洋巨兇的傾力攻擊,腰眼中了一記,盡管用那戒尺護住,卻也被震得凌空飛起,隨后數道黑芒擊落在了他的身上,劉長老慘叫一聲,直接栽倒了人堆里面去。

  劉長老生死不知,而我卻是一劍斬到了正中處。

  唰!

  一劍斬落,盡管此時的康克由反應了過來,但是一道血淋淋的劍痕,卻從他的肩上,一直劃拉到了左邊屁股出,那裹身的衣物因為承載不了巨大的力量,周邊頓時就碎開無數,露出了對方骨瘦如柴的身體來。

  被我斬中的康克由朝著前方撲去,幾步之后,方才回轉過來,難以置信地看著我道:“這怎么可能?”

  趁你病,要你命,我哪里還有跟他閑扯的功夫,當下也是高舉飲血寒光劍,沖著這一代兇人施展無數殺招,每一劍,都仿佛能夠要了他的命一般。

  幾招之后,康克由卻也能夠感受得出來,此刻的我,盡管在力量上與先前無異,但是眼光卻陡然上升了幾個臺階。

  他一直引以為榮的防護,在我的眼中,變得薄如白紙。

  康克由的臉色開始變得嚴肅,也不再與我廢話,而是不斷地閃避,避開我的鋒芒,而在我稍微一不留神的時候,又施展那掌印符箭,朝著我的要害射來。

  兩人宛如對峙的雄獅,在激烈的戰斗中,不斷地找尋著對方的致命之處,給予最后一擊。

  而就在我們兩人的戰斗陷入白熱化的時候,突然又有一個人從外圍突進了里面來。

  對方八把飛刀在空中游弋,死氣凜然,卻是先前因為封印虛空巨眼而受過重傷的秦伯,他在瞧見我們這邊激烈的戰況之后,卻終于也忍不住寂寞,加入了戰場。

  高手,自然有著高手的追求。

  那就是挑戰更厲害的敵人。

  當瞧見秦伯加入戰場的時候,康克由的臉色終于變了,徐徐說道:“原來如此,看來并不只是你們,連他們都背叛了我……哈、哈、哈,既然世人都以我為敵,我又何苦拘泥于人類的身份呢?化神吧,康克由!”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化神吧,康王!
從今以后,你就不再是血手狂魔康克由了,而是具有去屑、止癢、護發三重功效,是國內“藥物去屑”領導品牌,治療頭皮屑、頭皮瘙癢的專業藥物!
對,就是你。沒錯的!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七十八章 化神吧,康克由”

  1. 回復 2015/06/08

    劉正楓

    duang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