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七十九章 完美,重生

  人類的,身份?

  簡單幾個字,讓我徹底就陷入了迷惘之中,心中的莫名生出幾分警兆。而手上的劍勢,卻莫名其妙地緩了幾分。

  這絕對不是我故意放水,而是對方操縱著炁場,將周遭流動的炁給限制了去,讓我每一招都顯得格外遲緩,當然,這并不是針對于我。更多的是防范那八把飛襲而來的斬仙飛刀。

  我離康克由很近,卻見對方向后退開,八把飛刀宛如流星利箭,以一種圓弧的軌道倏然而至,朝著康克由的奇經八脈斬在。

  秦伯即便是受了重創,不過卻也能夠施展出讓人驚艷無比的手段來。

  這飛刀無論是速度,還是飛行的軌跡,都有著讓人稱嘆的地方。

  他加入戰斗,從來都沒有想過打醬油。

  這個在民國之時就已經名列國府將軍之位的老人,有著他獨有的尊嚴,躲在暗處茍且余生。怎么可能是他甘愿做的事情?

  飛刀,又見飛刀!

  八把飛刀倏然而至,將空間切割成了無數的碎片,然而就在這飛刀倏然而入的時候,那康克由突然張開了雙手,不閃不避。仿佛解脫了一般。

  而這個時候,我的劍尖,也陡然插入了他的胸口。

  飲血寒光劍之上,我能夠感覺到劍尖在飽飲鮮血,不過也緊緊只有鮮血,這具軀體里的靈魂比我所遇過的任何人都更加強大,那巨大的吸力,甚至都有將飲血寒光劍里面的劍靈都給吸收的感覺。

  噗、噗、噗……

  在我劍尖插入的一瞬間,八把飛刀也終于落到了實處,封堵住了康克由全身的各個關節處,手腕、腳踝、膝蓋、脖子……

  一擊必殺!

  這樣意外的情況讓我們詫異無比。康克由倘若是這么容易放棄,這般容易殺死,我們有何至于如此狼狽呢?

  我的目光越過長劍,瞧見了康克由的臉。

  我瞧見了一種解脫的笑容,緊接著他口中冒著血沫子,很真誠地對我說道:“謝謝你!”

  “啊?”

  我有些莫名其妙,而眼看著生機飛速流逝的康克由則拼盡最后的一絲意識,對我說道:“我這些年來,一直在追逐長生不死之術,然而到了后面,卻越來越發現一件事情。那就是人類的軀體,雖然乃萬物之靈,但同時也是拘泥于我們超脫世間一切的存在,只可惜我一直沒有能夠頓悟,舍不得這世間一切的權力、情感和掛念,方才謹守于人類的身份,時至如今,你給予我解脫,難道我不該謝你么?”

  說完這話,他閉上了眼睛,接著頭顱猛然炸開,一個宛如嬰兒一般的光束從他的天靈蓋之中倏然飛起,朝著天空的那張臉倏然飛去。

  這爆炸來得如此突然,我根本都沒有反應過來,當我揮劍而去的時候,卻都已經夠不到那光束的末尾。

  秦伯也在同時發動了,八把飛刀宛如翻飛的蝴蝶,圍繞著那嬰兒不斷攻擊。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黑色的光束從天而降,重重砸落到了我的這邊來。

  封印,冰凍之光。

  我來不及閃避,徑直被那光華給籠罩,身子頓時就僵硬在場,連同秦伯的飛刀,也在這一刻陷入了死一般的寧靜之中,然而在我的余光處,卻瞧見那承載著康克由意志的嬰兒,竟然根本不受限制,朝著頭頂之上的那張巨臉射了進去。

  砰!

  就仿佛一顆石子扔進了湖面,泛起來來回回的漣漪,而康克由與天空之上的那張巨臉融合在了一起,也展現出了無數美麗的光芒。

  那張臉開始慢慢地變淡了,它所散發出來的、那籠罩全場的光芒在這個時候也變得虛無了許多。

  所有人都曉得上空,在發生著一起劇變。

  這或許是人類史上的一場奇跡,又或者緊緊只是一場過眼云煙而已,地上的所有拼斗者都下意識地停下了手來,往后退開去,等待著這變幻不定的氣息里面,到底會誕生著怎么樣的一個東西出來。

  這一刻,我頭頂之上的天空,集中了全世界的關注。

  云霞變幻莫定,那張巨臉開始慢慢消失,無數的氤氳誕生又消逝,瞧見這種詭異的變化,我的心中突然生出許多恐懼來。

  這種恐懼感驅使著我離開,然而被封凍在死光之中的我,又如何能夠離開得了此處?

  別說抬腳了,就算是動一根小指頭,都顯得那么困難。

  我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動,時間在我的身上做了定格,我甚至懷疑,倘若我的修為沒有達到一定的境界,是不是連思維,都變得僵硬,陷入了真正的死亡永生狀態?

  因為按照科學的說法,思維,其實也是腦皮層的一種電子感應。

  不過我終究沒有沉睡下去,也能夠瞧清楚融合了康克由意志的那張巨臉之后,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曾聽總局王紅旗所說,康克由身邊有一只惡鬼,是來自餓鬼道或者修羅道的真正魔頭,然而我卻一只都沒有見過,只是瞧見了半空之上的那張蒼白臉孔,不知道這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又或者那魔頭就是這張蒼白臉孔,總之在氤氳誕生和湮滅的過程中,我瞧見了有一個人,從那半空之中走了出來。

  那是一個身材有著黃金比例的男子,就好像是古希臘中大師的雕像一般,無論是大長腿,還是肌肉發達而勻稱的上半身,都堪稱完美。

  男子是個光頭,長得有七八分像康克由,不過卻顯得年輕和帥氣許多。

  他便這般,從半空之中緩緩地走了下來,而在瞧見他的第一眼,我腦海中莫名其妙地,竟然想到了另外一個故人。

  小黑天,我曾經在靈界與努爾他們并肩作戰之時,碰見的一個魔頭。

  倘若是那小黑天有著宛如女人一般完美的身材比例,那么此刻從半空中走下來的康克由,也是如它一般的存在。

  人類進化的極致么?

  想到這里,我下意識地朝著此人的胯下瞧去,果然與小黑天一般,是一處光滑無漏的恥骨,根本就沒有任何男性的特征在上面掛著。

  沒把兒的。

  此時此刻的它,已經超越了人類的層次,之所以沒有生殖系統,是因為像它們這樣的存在,已經不需要用繁殖來延續自己的生命了,它已經能夠通過自己的進化,達到永生。

  不過,這還是當初的康克由么?

  我的心中震撼,瞧見款款走到漁村一處屋頂上的康克由,目光與它遙遙對視,瞧見它的眼睛里面,只有深海一般的冰冷和高傲,再無半點兒人類的情感,波瀾不驚。

  沖天而降的康克由,要遠遠比一個不知來歷的虛空巨眼,更加具有神的氣質。

  他降臨在此,立刻有無數教徒臣服于地,將額頭拼命地碰在了泥土上,顯示著自己的虔誠,而幾個感覺自己能夠在康克由面前說得上話的家伙,則更加靠前一些,跑到了他的跟前來,吻著康克由的腳丫子,試圖表現出自己的忠心,以及無上的崇敬。

  我對于巴干達巫教里面的人認識不多,但是瞧見湊上前去的其中一個,卻是他的大弟子卜桑。

  然而相比于那些急迫表現自己忠誠的信徒,他們崇拜的對象,卻顯然對自己的這身體有一些不適應,臉上一陣迷茫,揮了揮手,踢了踢腿,顯得那般的漫不經心。

  足足過了半分鐘之后,它方才意識到了身前的人來。

  這些,是它曾經最親密的教眾,里面有他的弟子、下屬和曾經并肩而戰的朋友。

  不過此刻,它通通都不認識了。

  康克由的臉上露出了一陣迷惘,它似乎在試圖回憶著什么,不過最終那記憶終究還是失落到了無盡的深淵之中,緊接著,它似乎不再思考了,而是笑吟吟地將卜桑給扶了起來。

  被第一個接見的卜桑顯得受寵若驚,他本以為自己擅作主張之后,會被師父打入冷宮之中。

  康克由不殺了他,都已經該算是優待了,此刻為何還第一個將他給扶起來?

  卜桑的臉上立刻洋溢著激動而諂媚的笑容,他試圖說些什么,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心中那激動的心情來。

  不過他很快就不用在思考自己到底該說什么這件事情了。

  因為他突然感覺到抓住自己肩膀的那雙手,是如此的有力,以至于他根本就掙脫不開。

  或許,第一個扶他起來,這并不是什么值得高興的事情。

  這想法,或許是卜桑腦子里最后的一絲意識。

  緊接著,在我們無數人詫異的目光之中,那卜桑被變成如此形態的康克由輕輕松松地撕成了兩半。

  當身體裂開的那一瞬間,血液在瞬間飛灑,內臟、腸子和一大堆鮮血全部掛在了另外幾個跪倒在地的信徒身上時,所有人都傻眼了,特別是就在康克由跟前的那幾個人,頓時就繃緊了背脊,額頭貼著地面,腦子一片空白。

  到底是退呢,還是等待著神的裁決?

  他們想法萬千,而康克由卻并不管他們,而是將卜桑驚詫莫名的腦袋給抓起來,毫不猶豫地放進嘴巴里面,啃了起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這個時候的康克由,是代表著人類進化的完美方向么?
你們覺得呢?
不過,貌似如此,也不缺食物啊……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七十九章 完美,重生”

  1. 回復 2015/06/08

    劉正楓

    猴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