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八十一章 心魔,誘惑

  不!

  我的雙目赤紅,這怒吼在心中不斷迸發,將我整個人都給燃燒了起來。

  然而這憤怒并沒有卵用,身處黑光籠罩之中的我。甚至連動一根手指頭都沒有辦法,就這般眼睜睜地看著康克由,一腳一腳地將小白狐兒給踩在腳下,將那個女孩子給踩到了塵土里去。

  它的每一腳,是踩在小白狐兒的背上,也是踩在我滴血的心頭。

  那家伙對于別的對手,從來都是毫不留情。一上來就用上了最爆烈的手段,但是對于小白狐兒,卻格外的“溫柔”。

  當然,這樣的溫柔,不過是將這玩弄的時間,稍微地延長了一會兒而已。

  所以別看小白狐兒被生生地砸落進了泥地里面,但是真正受到的力量,卻并不算大。

  它似乎對美麗的事物有著充足的好感,而對破壞這樣的美感,有著變態的欲望。

  鈍刀子殺人,講究的就是一個“熬”字。

  瞧見小白狐兒如同康克由手中的玩物一般。被那狗東西給砸得痛苦不已,我心疼得幾乎就要昏過去,腦海里不斷翻騰著的,是這些年來與小白狐兒相處之時的那些畫面。

  我們一起在五姑娘山之上,與胖妞相依為命的日子……

  再次重逢,略顯得有些嬰兒肥的小姑娘。緊緊抱著我大腿的那種依賴……

  生死與共,無數崢嶸歲月,我們將后背交給對方,共同面對遠遠比我們強大的對手,更多的時候,我們愿意為對方去死……

  所有的畫面,在一瞬間,就像炸彈一般,在我的腦海里迸發出來,而所有的一切,卻又讓我顯得更加的無能。

  小白狐兒。對于我來說,到底代表著什么?

  親情、友情,又或……愛情?

  然而此時此刻,我又怎么能夠,眼睜睜地,看著她死?

  【其實她可以不用死……】

  我眉頭一皺,燃燒的怒火在瞬間就少了許多,回復了一絲清醒,冷然哼道:“你別想趁虛而入,實話告訴我,我不可能讓你借尸還魂的。你就斷了這份念想吧!”

  【哦,難道你就忍心他們都死在那個小東西的手里面么?】

  我的心思慌亂,在這心魔面前,我即是它,它即是我,它對于我的了解,遠勝于這世間的一切,而我唯一能夠做的,就只有謹守自己的本心,不受侵犯,于是說道:“那又如何,我知道倘若將這身體交予了你,你或許能夠改變一切,但是他們依舊會死去,而我,也如化神的康克由一般,不再是我了!”

  【呵呵,這個你放心,我不會鳩占鵲巢,一直不去的,和之前一樣,你給我幾分鐘的時間,而我則還你一個未來!】

  我臉色猶豫地說道:“你明擺著說吧,到底有什么條件,我不相信你會這般的友善。”

  【倘若真的要說什么理由的話,那就是這個家伙,它的本體跟我有一些仇怨——是小仇,你放心,在高維度的空間里,巴干達什么的,見到我,就跟見到鬼一樣,而我此刻,正好想要教訓一下它,讓它曉得,這個地方,被老子承包了,讓它玩蛋兒去……】

  魔鬼的誘惑,從來都如同蜜糖,盡管我知道一旦自己妥協下去,總有一天,會被其趁機而入,化身成魔,但是我卻不得不接受誘惑。

  因為我的憤怒,已經將我大部分的理智給泯滅了。

  就在我們交流的這短暫時間里,小白狐兒已經被整個兒地踩在了泥地離去,而康克由則破開了刑堂五老的法陣,摧拉枯朽,正在與般智上師斗法。

  但是瞧著雙方的架勢,即便是般智上師,也不能抵擋許久。

  是,或否?

  我從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竟然是由我來決定眾人的生死。

  眼看著般智上師周身彩光即將要被康克由給一掌、一掌地拍散了,又瞧見身陷泥土之中的小白狐兒,留在外面的一只手依舊還在緊緊抓著地下,我終于還是將心給一橫,咬牙回答道:“來吧!”

  此時此刻,我終究是沒有辦法了。

  倘若那心魔想要趁機控制我身體的操縱權,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將師父交給我的手段,點燃那一縷道元心火,將我自己給毀滅了去。

  除了同歸于盡,我沒有第二種辦法。

  當憤怒將我所有的鮮血都給燒熱,而我自己則將心神放開,交出了身體的控制權之后,心湖之中,一股如絲如縷的意識,朝著我的丹田之處蔓延而來。

  盡管無形,但我還是能夠感覺它仿佛彌漫而開的蜘蛛網一樣,在一瞬間,就將我整個的身體給掌控。

  緊接著,我感覺到一股灼熱發燙的力量注入了我的身體。

  就好像心臟那兒,給注射進了高濃度的腎上腺素。

  俗稱打雞血!

  呃……

  “我”打了一個十足的飽嗝,渾身的骨節在這一刻,噼里啪啦地炸裂開來,意識被擠到了角落處的我能夠感受到身體的皮膚在發光。

  身體依舊是這具身體,但是整個人的性質,卻變得完全不同。

  就好像是溫順的麋鹿,陡然之間化作了雄獅。

  皮膚的光芒給封凍凝結的空間帶來了時間的規律,很快,我感受大了風的氣息,它讓我的皮膚在一瞬間就化作了無數的雞皮疙瘩,而這種應激反應,將我塵封已久的身體立刻就活躍了起來,仿佛每一個細胞都在歌唱,再之后,我舉起了左手。

  【小子,讓你瞧一瞧,什么叫做真正的戰意黑炎灼!】

  上為君火,中為臣火,下為民火,一曰目光之火,二曰意念之火,三曰氣動之火,燒盡一切障礙之法,燃盡無數執念之魔。

  一切皆可燒。

  轟!

  將我給封凍在此處的諸般禁錮,被這一把黑火給燒于無形,而我的腳步朝前一跨,那土地仿佛在瞬間就朝著我的這個方向移動了一大步,縮地成寸,下一秒鐘,我出現在了戰場的中間來。

  般智上師渾身佛光黯淡,整個人臉色蠟黃,而康克由卻已經朝著他打出了必死的一掌。

  這一掌,被我接下來了。

  砰!

  雙掌對印,黏在了一起,而代表著雙方的力量,則在這一刻正面交鋒了。

  即便是身處于角落處,但是我的意識,卻能夠感受到仿佛兩個世界在碰撞的那種劇烈撞擊,整個洪荒宇宙,都在這一刻顫抖的感覺。

  我先前曾經瞧見過這康克由的一掌,到底有多猛。

  仿佛山川倒塌。

  然而此刻的我,卻硬生生地給接住了,而且是毫不費力,盡管我們腳下的土地,在一瞬間裂開了無數的裂口,整個漁村的建筑在這一刻都瞬間坍塌,但是我卻一點兒事都沒有。

  連氣血都沒有翻騰。

  雙方手掌交合,像情人一般互相對望,凝視著對方的眼眸。

  我瞧見了康克由眼中的冰冷和詫異,而對方卻只能夠瞧見一種狂傲至極的灼熱。

  再一掌!

  砰!

  整個空間仿佛都在顫抖,地上的石子能夠蹦出半米的高度來,而這個時候,我與康克由同時向后面退了三步。

  一步不多,一步不少。

  【你的身體,到底還是太脆弱了,比起那個家伙來說,簡直就是垃圾!】

  聽到這聲音,我不由得苦笑。

  此刻的康克由,那身體完全就是從巴干達巫神留在世間的頭顱分身而成,那兒不但凝聚著無數的本源之力,而且還匯聚了他二十年前曾經屠殺過的無數生靈,如此重生的他,遠勝于我,那也是正常之事。

  它似乎也能夠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并沒有再啰嗦,而是將右手的飲血寒光劍給揚了起來。

  月光透過濃密的云層,照在了劍尖之上。

  我,或者說是它,目光匯聚在了劍尖的月光之上,仿佛在凝視著自己的情人。

  【身體不行,這個是硬傷,不過劍還算不錯。】

  劍不錯。

  當然不錯……

  就在我凝望飲血寒光劍的時候,被逼得后退的康克由也回過了神來,十指扭動,爆發出了咔咔的骨骼之聲,接著它寒聲說道:“不對,你不是他!”

  別的不說,此刻的康克由,眼光不錯。

  我自然不是我。

  他卻也不是他。

  這并不是一場關乎于人類之間的戰斗,身處戰場最中心的我,感覺到無比的滑稽,因為此刻的我,完完全全就是一個局外人。

  我唯一能夠做的兩件事情,第一件,就是隨時準備點燃心火,預防心魔暴起。

  第二件,就是學習它的戰斗方式。

  每一次心魔附體,它都能夠將我有限的修為,發揮出超出十倍以上的戰斗力,這樣的手段,只要能夠學到一兩成,都可以夠我吃上好幾年。

  凝望劍尖許久,“我”方才將目光回落到了面前的康克由身上來。

  伸出手,一張。

  被砸落進泥地里的小白狐兒倏然出現在了我的手掌之上,此刻的她全身血肉模糊,沒有一塊好肉,那張嫵媚嬌嫩的小臉兒,給硬生生地砸成了大餅子。

  一股力量注入,將她從死亡邊緣給拉了回來,小白狐兒眼睛一亮,欣喜地喊道:“哥哥……”

  我沒有理會她,隨手扔給了跪在地上吐血的般智上師,然后回過頭來,對著康克由嘿嘿一笑:“欺負一個小姑娘,你真的很有閑心啊,來,我陪你玩一玩!“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八十一章 心魔,誘惑”

  1. 回復 2015/06/08

    劉正楓

    不是和小妖一樣臉捏捏就好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