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八十四章 善后,心思

  就在我即將跌倒在地面上的時候,劉長老一把將我給扶住了,而旁邊又伸出了一雙手來,將我給穩穩地托住。

  我回過頭去。瞧見布魚那張滿是鮮血的臉,正沖著我咧嘴憨笑:“老大……”

  布魚在此之前就因為虛空巨眼而身受重傷,此后又似乎參與了與康克由的大戰,不知道給甩到了哪兒去,不過好在他是精怪出身,講究的就是皮糙肉厚,即便是尚留一絲氣息。也能夠比尋常人恢復得快許多,此刻過來,將我給扶住,臉上雖是鮮血,但是眼里眉間,除了關切之意外,滿滿的,都是那掩藏不住的驕傲和自豪。

  他那忍不住抬起來的下巴,仿佛在對旁人宣告道:“看到沒有,這就是我老大,俺們家的領導!”

  大戰初歇。還不知道今后之事,不過瞧見布魚無事,我倒也放下了一顆心來,朝著扶住我的劉長老拱手說道:“劉師叔,勞煩了;刑堂六老,還得由你照顧。我去跟生死與共的幾個戰友們,打個招呼……”

  “自當如此。”

  倘若在往日,劉長老或許還會對我拿捏一些架子,不過在親眼目睹了我與康克由交手的戰況之后,他倒也對我表示了足夠的敬意,笑著點頭離去。

  刑堂六老,是劉長老最堅實的追隨者,剛才為了抵抗化神的康克由,也是出力頗多,而后被一一擊潰之后,生死不知。劉長老瞧見我的人過來將我給扶住,有得照料,當下也是朝著旁邊的戰場摸去,一個一個地收攏檢查;而我則在布魚的攙扶下,一路走到了那般智上師的身邊來,朝著他拱手,語氣真誠地說道:“多謝上師幫我照料朋友。”

  “阿彌陀佛……”

  般智上師先是高誦了一聲佛號,然后一邊扶著小白狐兒,一邊對我單手執禮,恭謹說道:“施主說笑了,你與那康老魔生死大戰。貧僧唯一能夠做的,也就是照料好這位小姐了,哪里有什么可謝的?”

  他將氣息微弱的小白狐兒交到我的手里來,布魚一把將她接過,瞧見小白狐兒俏麗的小臉上一片稀爛,除了眼眶鼻子和嘴巴,其余的地方幾乎不成模樣,除此之外,我能夠感覺到小白狐兒的修為也大減,從先前強行提升的七尾,到此刻僅僅一條遮掩不住的大尾巴,讓我曉得,這個小妮子為了我,為了這場戰斗,到底付出了什么。

  我們曉得,精怪化形,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隱藏掉自己最主要的特征,方才算是完美,而此刻小白狐兒這尾巴遮都遮不住,說明她的實力,也許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不過這些都是小事,人能夠活下來,便已經算是不錯了,我倒也不會奢求更多。

  般智上師與我客氣一番之后,雙方互道友好,而聊了兩句,那老和尚義正言辭地向我施禮,嚴肅地說道:“施主此番將康克由誅殺伏法,當真是做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情,不但為這一次海嘯中喪生的民眾報了血仇,而且還讓東南亞各國人民,免受了有可能的危害,功德無量!貧僧愿意為施主你誦經念佛,施加祝福……只不過,施主好像除了羅大屌之外,另外還有姓名?”

  老和尚先前的話語說得堂皇,而到了后面,雖然尊敬,卻頗有點興師問罪的意思。

  我想到之前跟他報的名號,不由得好笑,連忙賠禮說道:“羅大屌是我一幼時好友的名字,之前為了掩人耳目,我倒是欺瞞了上師,而實際上,在下叫做陳志程,是北國茅山宗的子弟。”

  我另外還有一個身份,就是宗教總局二司行動處的頭兒,不過這官方的身份,在這兒倒也顯得突兀,就略過不提。

  聽到這話兒,老和尚認真地看了我一會兒,方才再次施禮,與我拜見,算是真正認識。

  兩人寒暄幾句,這時漁村附近突然出現了大量的黑影,我余光瞥見,后背頓時就拱了起來,頗為緊張,以為又要有一場大戰,結果般智上師瞧見之后,卻笑了笑,對我施禮道:“陳施主莫急,這是我們東南亞各國聯合派來調查前些日子大海嘯事件的同道中人,倒不是什么敵手。”

  聽得他這般的解釋,我倒也放下了心來,瞧見旁邊有幾個幸存的白巫僧過來,與般智上師匯報,我便拱手說道:“既然如此,那您就忙,雖說康克由已死,但幫兇仍在,還請不要放過一個為惡者。”

  別看般智上師修的是佛,不過佛陀也有真火,這般巴干達巫教信徒將自己的家園弄成這般模樣,自然也是心中憋著一團火,認真地點頭說道:“自然!”

  般智上師離去之后,秦伯和依韻公子也一瘸一拐地走了過來,與我碰面。

  一場大戰過后,眾人被分隔在戰場的各處,并不會面,此刻聚攏在一起來,我方才瞧見秦伯的傷勢更重了,倘若不是旁邊的依韻公子扶著,只怕和我一般,也要倒在地上去;而相對于我們這些模樣凄慘的家伙,依韻公子倒也還是保持著慣來的翩翩風度,不過我卻還是能夠瞧見他那張帥氣的臉龐下,掩飾不住的疲憊,以及橫貫胸前的血淋傷痕。

  還是那句老話,別的不說,能夠活下來,就已經是一場大幸運了。

  度盡余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重新相見的大家激動得不知道說什么了,瞧見彼此這般的狼狽模樣,稍微確定了一下彼此的傷勢之后,便無語凝煙,回想起剛才的戰況,久久地說不出話兒來,感覺現在的一切,仿佛都像是在夢中一般。

  猛,太猛了,在此之前,我們都知道康克由十分厲害,卻沒想到他竟然如此厲害,從頭到尾,都掌控著整個戰場,就如同神靈一般。

  刑堂長老劉學道厲害不厲害?

  那是茅山宗內,修為能排前三的長老,然而卻被他給一陣暴打,直接給殺暈過去,倘若不是旁人拖著,只怕已經身首異處了。

  刑堂六老厲害不厲害?

  成就了茅山宗刑堂大半恐怖名聲的刑堂六老,修為僅次于十大長老的苦修士,在化神之后的康克由面前,也難以堅持多久。

  秦伯、般智上師、依韻公子、布魚、小白狐兒……還有我,這些人里面,哪一個單獨拎出來,莫不是當世之間的強者,名動一方的人物,然而在這康克由的面前,卻都如同籠中雞鴨一般,隨手而為,而且更加恐怖的是,面對著這么多一流高手的圍攻,他差一點兒,就將我們給團滅了,而且從某一種意義上來講,這還是拋開了那些巴干達信徒而為的戰績。

  恐怖,太恐怖了!

  倘若不是最后我的暴起,最終將其拿下,只怕此刻的情形,就是那些姍姍來遲的援軍,給我們收尸了。

  又或者,他們都難逃一死!

  不過,仔細想一想,眾人又發現一個更加恐怖的事情,那就是這強大得讓人絕望的康克由,居然就在剛才,被我輕松的幾掌,加了數劍,就給消滅了當場,簡直就是一場神跡。

  小白狐兒和布魚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我的情況,所以即便是心中生疑,卻也還是耐得住,但是秦伯等人,看向我的目光,就顯得意味深長了。

  天下間,居然又出了這么一個妖孽!

  是福是禍?

  眾人重逢,不知不覺卻是各懷心事,而這時劉長老也將刑堂六老都給找到,帶到了跟前來,一招呼,這才發現,雖然大家先前被康克由擊得一敗涂地,有的落入湖中,有的躺倒在死人堆里,不過卻因為臨時趕制出那龍鱗甲的緣故,使得重傷一堆,卻沒有一個撒手人寰。

  這對于茅山來說,無疑是一件天大的喜事,要曉得這些苦修了一輩子的老道士,每一個都是茅山的財富,若是死了,那可是天大的損失。

  如此算來,盡管場中的諸位個個帶傷,但卻還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結果。

  刑堂六老相互攙扶,而劉長老卻從死人堆里面,將智飯和尚的尸身給找了出來,抓著那顆光溜溜的腦袋,看著這張讓人憎惡的臉,我不由得一陣感慨,為了這狗東西,我們在南洋一路奔波,結果最終還是沒有能夠將他給活著帶回去,實在可惜。

  瞧見我遺憾的表情,劉長老卻提出了一個讓我詫異的手段來。

  他告訴我,這智飯和尚固然是死了,不過神魂還在,只要將這玩意給拘禁了,在將尸身給炮制一下,趕尸回去,等到了茅山之內,可用術法,將其復生,盡管只能再次存活三天,不過這時間用來審判他,卻也是足夠了的。

  湘西趕尸術!

  回魂天。

  這手段我其實是有聽說過的,古時候趕尸匠用朱砂封堵住尸體的氣門,將其一直運回老家,還可讓其與家人,作最后的告別。

  此事既然劉長老提出,我便也放下了心,而在這時,剛才離開的般智上師,領著一群高矮不一、氣勢凝重的東南亞高手,正朝著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八十四章 善后,心思”

  1. 回復 2015/06/08

    劉正楓

    鯰魚不是沒有下巴的么?劉正楓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