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一 第八十五章 殺雞,夜襲

  般智上師跟我介紹這一幫子的援兵,有泰國的、有吳哥政府的、安南的、老撾的,還有緬甸的,另外印度和印度尼西亞等地也派了代表過來。可謂是群雄畢至,匯聚一堂。

  這些人里面,有的屬于軍方或者政府人物,有的則是在當地極有名望的高手,或者是各國的高級供奉,其中以一個滿面笑容、宛如彌勒佛的胖和尚,一個黑袍包裹、骨瘦如柴的高個兒男子。和一個滿臉油光的中年婦人,總共三人為首,算是這援兵隊伍里面修為最高的,看著高深莫測,似乎不比般智上師差多少。

  特別是那個中年婦人,隱隱之間,給人一種極為神秘的氣質,讓人覺得很不簡單。

  經過般智上師介紹,我方才曉得,此人是泰國拉達納哥信王朝拉瑪九世普密蓬-阿杜德國王的小姨媽。

  拋開前面一大串讓人腦仁兒發疼的稱謂,這位小姨媽除了自己的皇家身份之外。還是泰國皇家供奉團的首席供奉,正是在她的統領下,泰國皇室方才能夠在如此風雨飄搖的政局情況下,一直維持統治,并且廣受當地人民的愛戴。

  這一點,小姨媽功不可沒。

  當聽到這個稱謂的時候。我腦海中浮現出來的第一個詞眼,就是“鎮國級高手”!

  一如王紅旗。

  此番追查東南亞海嘯之事,由各國聯合形式,而這里面身份最高的,就是這位泰國小姨媽,而在這些人的計劃中,一旦事情有變,不得不正面對上康克由的時候,這一位小姨媽,和其余的幾位頂尖高手,將成為最主要的戰力。

  只是還沒有等他們將這思想準備給做好。卻得到了康克由落敗身亡的消息,這實在是讓人有些不知所措。

  就好像是不斷地深呼吸,攢夠了充足的勇氣和力量,正要一拳揮出去的時候,卻打了一個空。

  那感覺,憋悶得難受。

  這些都是東南亞道上的場面人物,我們此刻這般模樣,多少也得有求助別人的時候,所以我倒也不敢太過于端著架子,與他們一一握手致意。

  好在經過剛才一段時間的緩和,使得我勉強有了些氣力。即便是不用布魚攙扶,倒也能夠自己站立。

  就在我為這一大幫子的東南亞高手身份而感到驚訝的時候,在對方的心中,其實倒也并不是那么的平靜,其中的波瀾,似乎比我更加洶涌。

  只有真正見識過康克由的人,方才知道他有多么的恐怖。

  或者說,這個家伙已經不再是人,而是一個魔頭。

  正是因為了解康克由到底有多么的強大,所以他們才會對一個打敗了康克由的家伙,充滿了強烈的好奇,以及莫名的崇敬,特別是從般智上師口中得知此時的康克由,已然是化神狀態,就憑著他一個人,足以將先前在場的無數高手給掀得屁滾尿流,就更是驚疑。

  要曉得,般智上師的名聲一直以來都十分不錯,他是絕對不可能撒謊的。

  那么,降服了這個魔頭的家伙,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呢?

  很多人在瞧見我的第一眼,除了失望,大部分都會浮現出這么一個想法來——康克由就是被這個人給打敗的么,不可能吧?

  這個渾身血淋淋、風吹即倒的家伙,僅能夠將陰影籠罩東南亞二十年的血手狂魔,給殺了?

  事實上,我自己都有些不相信這事兒。

  不過它終究還是我干的,這一點,無數人的眼睛都可以確認,根本沒辦法懷疑。

  般智上師介紹完主要人物之后,幾個頂級的高手還算是矜持,有一個戴著眼睛、皮膚黝黑的硬派巫師過來跟我握手,用生硬的中文對我說道:“盡管我知道般智上師從來不會說謊,但是我仍舊懷疑,像你這樣的身手,是如何將康王給滅殺的——尸體呢?”

  他卻是用一種質問的語氣,而握著我的手上,一股力道將我的手掌給緊緊地握住。

  我的手掌,骨節被捏得喀喀作響。

  在我旁邊的布魚和劉長老聽到臉色一變,朝著我瞧來,而剛剛燃燒一切力量與康克由拼斗的我,哪里還有與這家伙拼斗的力氣,頓時就受制于人,臉色十分難看,也沒有反擊的手段。

  在旁邊介紹的般智上師臉色一變,慌忙出言制止道:“拉隆功,住手,不得無禮!”

  他這般喊著,那巫師拉隆功卻仿佛沒聽到一般,而旁邊的幾位頂級高手,包括泰國小姨媽在內的眾人,都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

  這并不是他們對我有敵意,而是想要瞧一瞧,能夠滅殺了康克由的男人,到底有多強悍。

  倘若被一個拉隆功給羞辱了,這事兒就真的有些蹊蹺了。

  這事情發生得十分突然,所有人都沒有意想到,這個家伙竟然會突起發難,思維仿佛打了一個結,而就在劉長老等人想要出手制止的時候,拉隆功手掌上的力量卻突然變緩了,原本堅硬如鐵的手掌,變得軟綿綿的,仿佛一團棉花。

  這當然不是蓄意試探的拉隆功回轉了心意,而是他發現自己已經使不上力量了。

  他的目光往下移動,發現自己的胸口處,有一縷寒芒冒了出來。

  歷史是如此驚人的相似。

  飲血寒光劍,在我心中惱怒的一瞬間,從遠處的泥地中倏然躥了出來,將拉隆功給一劍扎穿。

  強烈的失血讓他不能夠再肆意地朝我使勁兒,甚至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腳發軟了。

  一直到了這個時候,旁邊仿佛呆住了的所有人方才反應過來,七手八腳地沖過來拉住拉隆功。

  有個人伸手,想去拔他胸口處的飲血寒光劍,結果剛剛一握到劍柄,頓時就像摸到了尖刺一般,“啊”的一聲叫喊,倏然收回手,舉起來一看,那手掌又紅又腫,卻是受了暗傷。

  這一下,沒有人敢去拔劍了,只是將剛才還惡意挑釁的拉隆功給拽到了一邊去,而剛才還在喝令他的般智上師,又回轉了頭來,向我出聲請求。

  他想讓我饒了拉隆功一命。

  這劍既然能夠要了康克由的性命,自然也能夠滅掉拉隆功這般的跳梁小丑。

  我在想了幾秒鐘,決定還是給般智上師一個面子。

  一來人家在剛才的戰斗中,表現出了與我們并肩死戰的情誼,二來我跟這幫東南亞高手并不熟悉,此刻也不能鬧翻,多少也得由他在居中斡旋。

  不過在放過此人之前,我多少還是得展示一下爪牙:“即便我在殺康克由的時候已經用盡了氣力,也不能容許任何人在我面前胡亂挑釁。上師,我可以給你個面子,饒他不死,但是,必須要讓他給我道歉……”

  身上插著一把不斷蠕動吸血的長劍,再多的尊嚴都給塞進了狗肚子里面去,那拉隆功當下也是慌了神,直接跪倒在地,哭喊著求饒。

  架勢做足了,我卻也不再矯情,手指微動,那飲血寒光劍從對方的身體里徐徐退出。

  因為劍身將鮮血吸收,又避開了主要臟器,使得對方除了胸口平白無故多出了一個孔洞之外,倒也沒有太多的傷害。

  而我,則將飲血寒光劍給收入了胸前的八寶囊中。

  我的這一招殺雞儆猴,便已經足夠震懾住了這一幫桀驁不馴的東南亞高手,大家再一次談話的時候,除了些許尷尬之外,氣氛倒是比一開始熱烈許多。

  修行者中,對于強者的崇拜是發自天性的,沒有人會為了一個無關緊要的拉隆功出頭,反而因為剛才的手段,對我更加敬重。

  剛才還作壁上觀的泰國小姨媽,此刻正笑盈盈地拉著我的手,死乞白賴地邀我去泰國王室做客。

  對于這種莫名其的邀請,我實在是無力應承。

  此時此刻,我最想做的事情,并不是應付這一大幫子熱情的東南亞群豪,而是找一個地方,踏踏實實地睡上一覺。

  累了,我是真的累了。

  好在這些人過來,也不過是與我們打個招呼,混一個臉熟,余下還有許許多多的事情要做,倒也沒有太多閑情逸致陪著我瞎扯。

  隨著這些人離開,我們也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我、布魚、小白狐兒,與秦伯、依韻公子,以及劉長老等人找了個地方,或坐或躺,給彼此療傷敷藥,而過了半個多小時后,般智上師身邊的白巫僧帶著一輛中巴車過來,將我們接到了附近的一處賓館下榻。

  作為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吳哥賓館的條件自然也不會太好,不過有張干凈整潔的床,就已經很不錯了。

  大家甚至都來不及多說什么,回到各自的房間之后,趴在床上,昏昏沉沉,就睡了過去。

  刑堂長老劉學道,因為沒有受什么傷,自愿為我們守夜。

  此老之前的架子極大,然而在這個時候,卻義無返顧地承擔起了這般的職責來,不知為何。

  我這一覺睡得天昏地暗,整個人仿佛都快要死去了一般,而不知什么時候,迷迷糊糊地感覺懷中,突然多出了一份芳香和溫暖,方才緩緩地醒轉了過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哎呀,要不要寫床戲啊,最近審核很嚴呢……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一 第八十五章 殺雞,夜襲”

  1. 回復 2015/06/08

    劉正楓

    那就不要寫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