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一章 我們終將老去

  我們返回春城的當天,正好是穆青山的遺孀,和小兒子抵達祖國的第二日。

  在曼谷定居長達近二十年,無論是穆青山的遺孀。還是小兒子,對于祖國都有一種強烈的陌生感,倘若不是穆青山和穆史薇的死,兩人是絕對不會回到這樣一個陌生之地。

  事實上,他們是被我從奪命妖姬私設監獄里面,給救出來的。

  兩人原本也是將被當成人質的命運。

  一場大戰,悲痛之余。很多事情再也回不去了。

  不過讓兩人欣喜的是,回到祖國的他們,受到了最為熱烈的招待,滇南局春城市局為了母子二人的到來,在單位大院里特別騰出了一套最好的房子,不但安置好了倉惶而來的兩人,而且還給穆青山遺孀安排了一個局內翻譯的工作,也給那小孩兒安排了最好的幼兒園。

  有著省局的特殊照顧,這孩子一旦表現出一定的天賦,就會被納入系統內的培訓系統,成為一名修行者。

  而我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與母子二人見了面。

  雙方見面,寒暄幾句套話之后,便再也沒有太多的話語要講。

  穆青山的遺孀對我的情緒十分復雜,倘若不是我,或許穆青山和女兒還不會死去,同樣的道理。若沒有我,她也不可能被救出來,獲得重新生活的機會。

  到底該怎么面對呢?

  這是個難題。

  我無法跟一個沉浸在幸福生活中許久的小女人解釋這現實的殘酷,甚至無法對她說,康克由當初殺害穆青山和穆史薇,完全只是因為心情不好的緣故。

  世間的丑惡,留給我們就好,普通人,寧愿看得少一些,生活或許還會幸福點。

  我離開了,留下啦一大筆錢。交給滇南省局的相關領導,作為孩子以后的教育費用,和母子二人的生活來源。

  與滇南局的相關同事們吃過一頓簡單的送行酒后,我與布魚、小白狐兒也分別而來。

  他們回京都,我去金陵。

  三人在機場分手,小白狐兒已經完全沒有了粘著我的小女孩脾氣,文文靜靜的,反倒是讓我多少有些不適應。

  或者有些小失落。

  不過,小女孩兒,她終究還是會長大的,也終將會離我而去。

  飛機抵達金陵。我沒有先回句容茅山,而是去南南那邊走了一遭,提供了一些資金之后,又跟慈元閣的閣主方鴻謹在秦淮區碰了頭。

  之所以找方鴻謹,除了敘舊之外,主要的還是在聊生意。

  或者用簡單的話語來講,叫做洗錢。

  當然,這錢的來路可以經得起任何政治處的審查,作為曼谷大毒梟素察一生的大部分累積,它可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不過這些東西,一下子拿出來的話,極有可能會貶值賤賣,若是想要它能夠有一個良性循環,我必須找一個懂行,而且不會騙我的人來接手此事。

  那么與我有著長久合作關系的慈元閣,就闖入了我的視野。

  被稱為修行界之中最會賺錢的商人,方鴻謹有著一種獨特的氣質,與我的關系也算是良好,不過當我拿出這么多財物來的時候,他的第一反應,并非驚奇,反而有些失望。

  他本以為又是一大筆天山神池宮的制器呢,沒想到是這么一堆腌臜之物。

  關于錢財,到了這樣的級別,的確是不怎么放在心中。

  不過當他聽到我關于用這筆錢來做一個慈善基金的想法時,又生出了興趣來,在與我一番溝通和交流之后,決定有慈元閣出面,與我共建這個基金會,致力于扶持教育、老兵救助以及一系列弘揚社會正能量的相關事宜。

  在對于財產的變現,我們僅僅用半個小時就搞定了,不過對于基金會的章程、范圍和檢察制度,我們卻用了整整一天。

  大人物做事不重利,而重在心安理得。

  談妥此事,已然是華燈初上時分,我與方鴻謹以及他的兩個助手握手告別,剛剛送走三人,卻聽到身后有人在叫我。

  我回過頭來,原來是戴巧姐,蕭大炮的老婆。

  此刻的戴巧姐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雷厲風行的大齡女青年了,穿著簡樸沉穩的她可是金陵市局的當家人,而在她的旁邊,還有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姑娘,長得冰肌玉骨、如花似玉。

  這小姑娘叫做簫璐琪,是蕭大炮和戴巧姐的女兒,小屁孩兒的時候我見過,沒想到一晃眼,居然就長這么大了。

  歲月催人老啊!

  我與戴巧姐多年未見,雙方既然碰上,正好就一起吃個晚飯,席間聊起往事,又談及蕭大炮的現狀,戴巧姐的情緒便來了,跟我一直埋怨起蕭大炮那個魯男子來。

  他們夫妻分居,差不多已經快二十年了,聚少離多,就好像不是一家人一般。

  對于此事,戴巧姐曾經無數次催促過蕭大炮,讓他跟上面提及內調之事,不過卻一直被蕭大炮否了,說西北不穩,而他又是支柱,離開不得。

  戴巧姐想著將工作調到西北去,又被蕭大炮拒絕了,說他在西北邊疆仇家太多,放心不下。

  說到這里,戴巧姐跟我抱怨道:“你看看,這老東西說的是什么話,早知道這樣,老娘當初就不應該找他這么個家伙,省得守活寡。我跟你說,要不是我知道他沒在那里養小狐貍精,說不定哪一天,我就跟你家蕭大哥各過各的,離婚了!”

  戴巧姐到底還是有些當年鐵娘子的脾氣,說話也是火爆,而她女兒則顯得沉默許多,在旁邊默默地吃著飯。

  小姑娘頗為文雅,一小口,一小口,吃了半天,一小碗飯都還沒有見底。

  清官難斷家務事,我也沒辦法對蕭大炮和戴巧姐之間的感情生活評價太多,只是好言勸她,說簫老大在西北,是國之脊柱,犧牲頗多,有的事情,能支持的,多支持些,能理解的,多理解點。

  吃過晚飯,我對戴巧姐那種祥林嫂式的嘮叨有些招架不住,便也不再久留,不過對于旁邊那個文文靜靜的小女孩兒,倒是充滿同情。

  臨走前,我挑了一件天山神池宮的簪子,作為見面禮,送給了她,并告訴她我的聯系方式,若是有事情,可以找陳叔幫忙。

  不知不覺,我居然已經變成了大叔。

  我們都在老去。

  看著簫璐琪,我不由得生出一種古怪的情緒來,想著或許我也應該考慮一下關于生命繁衍這件重要的事情來。

  我連夜回了茅山,因為時間已經不能再耽誤了。

  事實上,早在我還逗留在東南亞處理后續事情的時候,刑堂長老劉學道已經帶著刑堂六老,從滇南趕尸,一路翻山越嶺,返回了句容茅山。

  他們趕尸,雖然也是晝伏夜出,不過卻全無遮攔。

  等我回國的時候,江湖上已經是沸沸揚揚,但凡消息靈通一點的人,都知道了這件事情。

  茅山揚威國外,將冒犯茅山尊嚴的南洋大梟之子給化作活死人,一路押回。

  這名聲,我在春城的時候,都聽人跟我提過好幾次。

  我返回茅山的第二天,正好就趕上了對于智飯和尚的公審大會,因為此事還涉及到另外一個修行大派懸空寺,所以茅山還邀請了包括懸空寺在內的八大修行門派,地點定在了當初茅山開山門之時的頂峰道觀之中。

  八大修行門派里面,青城、龍虎、嶗山、昆侖,均有到場。

  這是一場江湖盛宴,主審者是茅山話事人楊知修。

  作為掌控整場公審的主神人,楊知修表現出了強大的控場手段,和長袖善舞的交際能力,愣是讓一眾遠道而來的江湖同道,沒有誰能夠挑出理來。

  茅山做足了充分的準備,給智飯和尚羅列了十二大罪名。

  有人將此事,稱之為修行界的“東京大審判”,對于這個說法,我表示無力吐槽,事實上,我除了在旁邊圍觀之外,基本上都沒有參與公審。

  我已經做了我該做的,剩下的事情,就交由想出風頭的人去做吧。

  我不為名。

  我只是在替師父,守護他為之奮斗一生的茅山而已。

  然而即便是楊知修宛如滿月一般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卻沒有人會忽視躲在角落里,靜靜觀看公審的我。

  就是這個家伙,那個茅山的外門大弟子,帶著兩個手下,千里追兇,配合著茅山刑堂,將這個智飯和尚從康克由那個南洋大魔頭的手上,給奪回來的。

  康克由是什么人?

  但凡有些見識的人都曉得,那可是南洋那地界的頂尖大拿,在俺們這兒的地位,就如同神秘的天王左使王新鑒一般。

  最后的結果呢,一劍捅死了。

  牛逼,這回茅山牛逼大發了。

  公審完畢,智飯和尚對于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最后受三刀九洞之刑而死,作為案件的相關方,懸空寺表示并無異議。

  接下來是茅山的招待,我對此并無興趣,于是去了后山,見自家媳婦兒——我至今仍然記得,那一天當我見到小顏師妹,雙手相疊,手指搭到她的脈搏之時,心中涌出來的,到底是什么樣的驚喜。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新的一卷,新的一章,希望你們希望。

2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一章 我們終將老去”

  1. 回復 2015/06/08

    劉正楓

    梅浪是三刀六洞?

  2. 回復 2015/06/08

    劉正楓

    怎么梅浪是三刀六洞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