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三十五章 困境吞槍,小道倒地

  看到這個行為舉止皆如同日本人的家伙口中,說出字正腔圓的中文,我的嘴角直抽抽。而聽到他口中的家族啊、式神啊之類的,我心中更是悲憤——這悲憤既是羨慕,又是嫉妒。不過日本的傳承,除了部分寺廟之外,確實多以家族為主體,這個我是了解的。而且式神這東西,據說是屬于跟矮騾子一般的靈界低級物種,更多的時候跟使用者的能力相搭配,如果不是家中長輩所傳,必然不會這么厲害的。

  要知道,加藤原二這小子,他可只有十六七歲。

  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兩人繼續對話,說得也雜,斷斷續續,不過我卻從中得知了他們來到這片位于大其力北部山區雨林的緣由——跟我們一樣,他們也懷疑那塊105石頭,就是能夠安鎮神寧的麒麟胎。而且讓我心中猛跳的是,他們之所以會來到這里,也是聽到了大其力市湄賽河畔的情報掮客泰國人差猜所言,一路追蹤至此。

  隨著他們談話的繼續,讓我心中憤怒起來。

  因為加藤原二和劉釗開始談起了我與雜毛小道兩人。從他們的話語中,我得到一個信息,那就是差猜那個泰國肥佬,居然轉手就把我和雜毛小道的行蹤給賣了,而且還將我們可能出現的地方給一一地指點出來。我想起了當初在那個小院的房子里,差猜還說他沒有把我賣給緬甸警方,我欠他一個人情。現在看來,他說的沒錯,但是把我賣給日本人,似乎也實在不是什么好德行。

  我記得我曾經說過,回來的時候會給他一個驚喜的,如果能夠回去,是應該給他準備一下。

  二十四日子午斷腸蠱,似乎是一個不錯的禮物。

  加藤原二對我和雜毛小道已有殺意,跟劉釗的談話中,多次表明如果見到我或者那個小道士,一定要抓住;抓不住,直接槍殺了事,一定不能讓我們逃脫在外,讓他心頭郁積。

  三個紙片女人吸完了生魂的鮮血,渾身都散發出一道霧蒙蒙的紅光,然而卷縮成一團,被原二納入懷中。幾個西裝男對此司空見慣,并沒有過多的驚奇,對自己死去的同伴也沒有表示出過多的傷悲,他們嘗試著挖坑埋葬,但是沒有工具,草草挖了一個小坑,卻被爬出來的一堆蟲子給惡心到,沒有再挖,而是商量了一番,將那人用皮帶綁在了榕樹的枝頭,擺成一個耶穌受難的造型來。

  而那個腹部和腿部中彈受了重傷的傷員,在被打了一針嗎啡之后,發放了手槍和一些生存物資,讓他在此留守,等待救援。

  其他人,則為了避免波噶工的人馬再次來襲,十分鐘之后,全部消失在東邊的叢林中。

  然而一直到了夜間八點多,波噶工的人也沒有再次來襲,我和雜毛小道吃了一些干糧,又跑到江邊放了肚子中的庫存,悄悄返回的時候,發現那個重傷的日本人守在榕樹下面,先是叫了一陣子媽媽,然后悲傷地唱起了民歌:“櫻花啊,櫻花啊,暮春三月晴空里,萬里無云多明凈……”

  這聲音一陣比一陣悲涼,樹上有老鴰在叫,好幾個扁毛畜生在拍打著翅膀,啄食著他原先的同伴。

  與樹上綁著的那個家伙一般,他也是一個被同伴拋棄的人,在這叢林的夜里,無數爬蟲在黑暗中潛行,窸窸窣窣,死亡在一分一秒地向他靠近,而死去的同伴以及地上的肉塊,變成了叢林中食腐動物的盛宴,有蟲子,有鳥類,也有幾只長著嚙齒的野鼠,歡快地進食著。

  他可以想象,自己在今天或者明天,又或者后天,將變成這些黑暗中不知名生物口中的食糧。

  意識在一點一點地崩潰,之前因為所有意志和理智所鑄就的堅持,在一瞬之間垮了,這個男人朝樹上啄食尸體的鳥類連開了六槍,接著有東西跌落在地上的聲音傳來,之后是死一樣的沉靜。

  正當我猶豫著是否出于人道主義精神過去支援一番的時候,又傳來了一聲槍響。

  這槍聲跟之前的相比,有些沉悶,像是堵著了什么一樣。

  后來我想明白了,手槍里的最后一顆子彈,這個日本人留給了自己。在黑暗的絕望中,他選擇了逃避,用主動的方式,將一切未知的等待都給結束了。

  他不想等了。

  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訝異了半天。良久,我問雜毛小道要不要去收一下尸?如果再放任這般下去,我們這個山壁的夾縫處也待不了了,看著那一堆死人,心中都膈應。雜毛小道搖頭,說還是不要動吧,要萬一他們有人回來,看到這些,豈不是暴露了自己?不過呢,人死了,總是要超度一下的。

  我這才想起來,死人了,可以叫朵朵出來,將還未消彌的天魂,補充吸食一下,總是不要浪費的。

  最近由于需要小妖朵朵對于叢林草木的控制,所以朵朵出來的時間并不多,不過這丫頭并沒有吃醋,反而是對自己不能夠幫上忙,有一點小小的傷心,見我將她喚出來,她高興死了,拍著粉嘟嘟的手掌,跟我一陣撒嬌,然后開始飄飛到空中,吸食我看不到的天魂能量。不過,過了一會兒,她一臉煞白地跑了回來,說好多老鼠,怕怕……

  我出了洞口,往大榕樹那邊的空地走去,果然,因為加藤原二這一伙日本人并沒有收拾敵人尸體的習慣,在清冷的月光下,那些尸體身上爬著一團團黑色的小東西,毛絨絨地一片,蠕動著,都是些大如貍貓、小如拳頭的老鼠,在上面啃食著死人的尸體肉。

  剛剛自殺的那個人,他的衣服下面一拱一拱的,新鮮的尸體已經被好幾只老鼠給占據了。

  難怪他會自殺,一想到自己死后就會受到這種待遇,他自然是想著“早死早超生”的念頭,眼不見為凈罷了。我在很久之前曾經講過,老鼠一般是避開人的,但是有一種例外,會毫無顧忌地拼命攻擊人,這種老鼠不管什么品種,都叫做尸鼱,是吃過死人肉所變成的,兇狠異常,而且帶著劇毒。

  雜毛小道見到,幾步沖上前去,手一揮,一道火焰就從他的手上灑出來,黃符紙飄飛,那些油黑錚亮的老鼠紛紛躲開,有幾只吃得正興起的老鼠不肯離開,被雜毛小道用桃木劍將其挑飛去。朵朵平日里有些怕老鼠,然而此刻卻幫忙驅趕,加上肥蟲子跑出來,“虎軀一震”,總算是將這一片弄得寧靜。

  在這黑夜中發出光亮,其實是一件很冒險的事情,吃人的老鼠逃開之后,雜毛小道立刻將符紙給弄熄。黑燈瞎火的,雜毛小道摸黑給這些死去的家伙超度,我也在旁邊幫忙,搭個戲臺。雜毛小道舞弄得有些賣力,而且除了最后的那個家伙怨念比較深之外,其他的都好說,沒有十分鐘,我們已然完成得差不多。然而我們并沒有停歇下來,而是將這些死去的家伙,全部都收拾好,扔下河里去。

  丟河里,總比留在這原地,再給蟲吃鼠咬的好。

  然而忙活了半天,地上的全部都收拾干凈了,我和雜毛小道望著樹上那個耶穌遇難者的死人,有點高,離地三米多,真鬧不懂加藤原二這伙日本人到底是怎么想的?雜毛小道氣喘吁吁,說算了,我們回去吧,休息到明天,隱匿符紙的效果消失之后,一切的因果也斷了聯系,善藏那伙人估計是找不到我們的。

  回去,養精蓄銳,等待明天長途跋涉,返回大其力。

  商量好,我們洗干凈手,又返回了這巖石洞中。這洞口不向陽,有些陰,朵朵即使在白天,以她的鬼妖之體,也能夠出沒,不過現在,卻對她的修行有些阻礙。慣例,我和雜毛小道睡覺休息,她便在外面放哨示警,不過她可比小妖朵朵勤奮,坐在對面的樹梢上,對著月亮的潮汐和星辰的引力,開始修煉著她的《鬼道真解》。

  我有的時候雖然總說這小丫頭笨,但是朵朵的持之以恒,卻十分值得我去學習。

  人只有做到“堅持”二字,才有資格去談道,談頓悟,談明了真我。

  雜毛小道仍然摸黑在篆刻他的新作品,我則繼續睡覺,恢復體力。睡前的時候,我還跟他聊天,說干嘛要這么著急雕這一柄玉劍,拿來玩兒么?火急火燎的!他說不是,他這兩天的心神總是焦慮不安,似乎有人在背后默念著他一樣,他是為了轉移注意力,通過雕刻著東西,來修行自我的。

  我閉上眼睛,即使清醒的時候有著一萬件事情未辦,但是睡著之后,一切皆休。

  迷迷糊糊,我大概是凌晨五點多鐘,被一種奇怪的哼哼聲吵醒,睜開眼睛,只見朵朵正在我的前方不遠處,扶著雜毛小道,而昨天還是精神奕奕的老蕭,此刻卻神情萎靡地癱軟在地,口中有鮮血流出,而地上,則是好幾塊接近凝固的血團子。

  我一下子醒了過來,想到了雜毛小道昨天凌晨燃燒的那道隱匿符紙,似乎只管用十二個時辰。

  這時間,剛剛過去,他就變成了這副模樣,這是為何?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