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六章 事情并不簡單

  林齊鳴和董仲明,兩人年紀相當,又是華東神學院時的同學,在七劍里面。關系最是要好不過。

  雖然年紀并不大,但是進特勤一組這么多年,兩人的性子都已經磨礪得十分沉穩了。

  環境鍛煉人,他們兩個,有著遠超出同齡人的成熟。

  然而卻因為打架斗毆給關進了禁閉室里,剛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我一開始都還有些不相信。一直到朱雪婷告訴我,說他們之所以打架,其實還是為了我。

  有人在背后說我壞話,而且說得很難聽。

  難聽到什么程度,這個就沒有辦法轉達了,不過能夠讓林齊鳴這樣的溫吞性子都忍耐不住,顯然是有些過分了。

  跟林齊鳴打架的,是黃養神手下的特勤二組人員。

  二打五。

  而我得知的消息,是林齊鳴和董仲明并沒有吃虧,對方的三個人進了禁閉室,兩個人直接送進了醫院。

  行動部門下面有四個特勤小組。而除了我手下的特勤一組之外,就屬二組最有戰斗力,因為出身荊門黃家的黃養神人脈關系,使得這里面也是藏龍臥虎,并沒有一個庸手。

  趙承風手下的三組,王朋手下的四組。或許有個別比較出挑的,但平均下來,卻差一段距離。

  進了醫院,事情就鬧得有些嚴重了。

  我第一時間趕到了負責內務的政治處,查探情況,正好碰上匆匆趕來的黃養神。

  兩個人見面,頗有些尷尬。

  盡管因為某些立場的緣故,我與黃養神是處于競爭關系,不過平日里的私交還算不錯,見面談笑,偶爾還會一起吃個飯。聊聊天,聯絡一下同事情誼。

  此刻手下的人出現了這樣的事情,當真是有些讓人頭疼。

  雖說蘇冷老頭兒是政治處的負責人,不過這樣的事情還輪不到他來親自出面,跟我們溝通交流的是里面一個小科長,叫做周巾幄。

  盡管我和黃養神的級別都比這位周科長高許多,不過這政治處在宗教局里面的地位,就像是軍隊里面的憲兵大隊一般,專門負責糾察和紀律的,自屬一派,所以對我們倒也沒有太多的敬意。

  周科長讓我們兩人坐好之后。端起桌子上的大茶杯,慢條斯理地說道:“案情調查得差不多了,事情的緣由是林齊鳴和董仲明路過走廊的時候,聽到徐仕斐、張圣坤等人的談話,雙方發生口角,隨即林齊鳴先動手,接著雙方打成一團——因為實在總局辦公樓的上班時間發生的,這起事件的影響十分惡劣,相關領導指示,一定要嚴加懲戒,以儆效尤,所以兩位領導對不起,人不能讓你們領走。”

  我瞇著眼睛打量了一下他,仔細地品了一下所謂的“相關領導指示”,然后開口說道:“我想見一見我的手下,這個總該可以吧?”

  周科長哈哈一笑道:“當然,他們只是暫時被關押起來,并不是坐牢,這是鑰匙,讓小陳帶你去——陳軍超,過來……”

  我與黃養神同時起身,與周科長告別。

  離開辦公室的時候,黃養神讓政治處的那個小干事先走,自己則跟我一起同行,低聲說道:“老陳,我聽說,上面有些領導對你好像有些意見。”

  我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也許,不過我行的端坐得正,倒也不怕。”

  黃養神卻意有所指地說道:“有的時候,并不是身子清白,就能夠混得兩袖清風的,有的人,想要往你身上潑臟水,防都防不了。”

  我停下腳步,瞇著眼睛看他道:“黃兄到底想說什么?”

  黃養神看著我的眼睛說道:“我的意思是,不管別人想要對你做什么,請你相信我,我黃養神,是絕對不會出手對付自己那生死戰友的,不為別的,就是丟不起那人——這件事情,我可能被當槍,希望別傷了我們之間的情分。”

  他的話兒都說到這個地步了,我便也不在故弄玄虛了,點頭說道:“好,我會查清楚的,你別多心。”

  兩人表達了足夠的意思之后,點到為止,各自前去看望自家的下屬。

  因為不是軍隊,所以禁閉室并不是黑乎乎的單間,林齊鳴和董仲明被關在了一起。

  我進來的時候,這兩個小子正挨個兒趴在墻上玩倒立。

  他們倒是渾然不擔心。

  反正在他們看來,即便是有天大的事情,都有我這個老大幫著扛起。

  鐵門打開,我走進了禁閉室,兩人慌忙倒落下來,瞧見我一臉嚴肅的表情,后背貼著墻,跟犯錯的小孩子一樣,低著頭,不敢說話。

  陳干事開了門后,朝著我點了點頭,將門給關上。

  我瞇眼看了一下房間里那顆昏黃的電燈泡,足足看了十幾秒鐘,方才落到了墻邊的兩人身上來,冷著臉,悠悠地說道:“怎么不說話了,先前打架的時候,不是挺牛的嗎?我聽說當時整個辦公樓里,都能聽到你們的喧鬧聲啊!”

  被我這般說著,董仲明不好意思地撓頭說道:“大師兄,對不起,給你惹麻煩了。”

  林齊鳴則一言不發。

  我不理,問董仲明道:“說說吧,到底怎么回事?”

  董仲明對我講道:“我跟林哥去廁所抽煙,回來的時候,聽到二組徐仕斐那幫死逼在討論你,說你出問題了,估計過幾天就要給撤職了,而那個時候,估計一組也得被整編……林哥聽到他們滿口胡言,幸災樂禍,就忍不住上去爭論,結果對方罵的話難聽得很,林哥動手了……”

  我轉頭看向林齊鳴,冷哼著說道:“我聽說你挺牛的啊,一個打三個,還有兩個給你錘進了醫院?”

  林齊鳴低頭,不無遺憾地道:“本來第三個也要進醫院的,后來宋司長他們幾個過來,把我給攔住了……”

  我聽見他這一副意猶未盡的語氣,又好氣又好笑地踢了他屁股一腳,狠狠罵道:“你們又不是不知道現在什么情況,政治處的人正滿腹心事拿我把柄,結果被你們這么一鬧,好嘛,都齊活兒了!”

  林齊鳴也挺不好意思地說道:“老大,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我沒好氣地說道:“我倒是沒什么麻煩,主要是你們兩個麻煩大了,出了這么一樁子事兒,提職稱和分房的事情估計就泡湯了,而且還不知道怎么處理你們呢。”

  董仲明咧嘴笑道:“這我倒是不怕,只要跟在老大你身邊就成。”

  我瞪了他一眼道:“那要是將你給發配到方圓百里不見人煙的地方去喝西北風呢?”

  董仲明被我一句話給問住了,垂頭喪氣,不敢再言。

  我大概地將事情給問清楚了,又多少安慰了兩人幾句,便離開了政治處這邊,直接跑到宋司長的辦公室里面去,想讓他幫著我去上面求求情。

  我在總局多年,不過主要打交道的也就是二司行動處這邊,而上面的,除了王紅旗老大之外,也就跟許映愚許老還算是比較熟悉,至于其他山頭的各位大佬,以及凌駕其上的那些元老們,只能算是正常的業務往來,點頭之交。

  畢竟是秘密戰線,宗教局這個部門的垂直性比較強,所以只有像宋司長這樣的老機關油子,方才能給長袖善舞。

  當然,若是論起這長袖善舞、人際關系,還有一人其實更加適合。

  那就是袖手雙城趙承風。

  不過我與他向來是面和心不合,這一回除了這事兒,他不在背后偷偷地笑話,就已經算是很不錯了,想要他幫忙,基本上屬于奢望。

  而當我將這件事情跟宋司長講起的時候,他很為難地跟我講,這件事情有點難辦。

  周科長口中那個上面的領導,其實就是閻副局長。

  閻副局長的資歷并不如王紅旗、許映愚等人老,不過他卻是屬于總局里面的少壯派代表,而且還有朝堂的背景,盡管不能與王總局分庭抗禮,不過卻也自成一派。

  很大的一大派。

  所以閻副局長說的話,絕對是真金白銀的好使。

  閻副局長管的,是政工那一塊兒,跟我平日里也沒有什么交集,我在他那里實在是說不上什么話兒,所以也就沒有太好的辦法。

  我磨了許久,宋司長答應幫我居中斡旋一下,不過最終的結果,實在是不能保證。

  能夠得到這么一個答案,我其實也算是滿意了。

  老宋這人別的不說,承諾下來的事情,一定是會盡心盡力地去辦好的。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就讓我有些傻眼。

  第三天,特勤二組被關禁閉的三人被釋放了,而林齊鳴和董仲明依舊蹲在號子里面,我去找政治處的人詢問時,得到的答案,卻是他們極有可能觸犯了內務法規,面臨著嚴肅的處分。

  所謂嚴肅,也就是說,兩人或許會面臨開除隊伍,或者軍事法庭的待遇。

  而一旦軍事法庭判下來,就得去白城子吃沙子。

  我聽到這消息的時候,將自己一個人關在辦公室里,整整一天。

  而后,黃養神找到了我,說要請我吃飯。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六章 事情并不簡單”

  1. 回復 2015/06/08

    劉正楓

    二打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