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七章 黑手并非寶寶

  黃養神名義上是請吃飯,但實際卻是想跟我溝通交流一番。

  兩人驅車,在離總局很遠的一處涮羊肉館子里面坐下,這家小館子在這附近很有名。除了涮羊肉之外,羊臉和羊雜,燜得都很不錯,值得一嘗。

  不顧我們都沒有吃飯的心思,兩人在臨窗的小包間里坐下,二鍋頭斟滿,飲一杯。黃養神便開門見山地說道:“老陳,這件事情是我對不起你,引發沖突的關鍵人物我已經查清楚了,張圣坤,你記得這人不?”

  我點頭,表示知曉。

  張圣坤是特勤二組里面的一名精干人員,他畢業于京都神學院,是痕跡學的專家,聽說他能夠憑著一點兒蛛絲馬跡,就能夠提供一大堆的線索來,邏輯分明、頭腦清晰。是個不可多得的刑偵類人才。

  這個家伙是特勤二組的分析師,黃養神憑著他的存在,圓滿破獲了許多難度頗高的懸案。

  所以,張圣坤算是黃養神手下的王牌之一。

  然而此刻聽他提起這個名字,臉色明顯有一些不好看,我就知道這里面一定有問題。

  果然。在我點頭之后,黃養神對我說道:“我回去找幾個人都談過話了,知道說你壞話,引誘林、董二人動手這件事情,最開始引發的,就是張圣坤,而聽人說起,整件事情里面,他都主導著前后的事情,這么說來,應該是他故意引發了這場風波。然后又將自己給掩藏得很好,避開了審查……”

  我眉頭一挑:“這個張圣坤具體的來路是?”

  “總局子弟,”

  黃養神摸著自己略微有些女性化的下巴,摩挲著說道:“他父親是老一輩的中層干部,所以上的是子弟學校,而后又在京都神學院里以優異成績畢業——這是表面的,再往深了走,我也不曉得。”

  除了特勤一組這種我親手培育起來的隊伍,其余的特勤小組,基本上都是抽調總局的各種資源,將那些精英拼湊到一塊兒來。

  這樣的優點是省卻了最為麻煩的培訓環節。直接擁有強大的執行力,而缺點在于并不能如臂指使。

  甚至于手下人的心里,還藏著與領導者不同方向的禍心。

  黃養神點到為止,沒有再講下去。

  我也沒有多問,而是與他一起喝酒吃肉,因為這家伙能夠把此人的名字給我報出來,就已經算是很給我面子了。

  要曉得,他完全可以如同趙承風一樣,作壁上觀。

  畢竟我的友誼,并不如一個實實在在的神探張圣坤來的重要,而且在這個風口,他能夠與我頻頻交往,實在是一件難得的事情。

  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在期待著我倒霉。

  這些年來我的風頭太盛,將許多人露臉的機會都給遮蓋了,這回能夠瞧見我倒一次霉,想來很多人都是十分期待的。

  除了黃養神之外,在外地辦案的王朋也特地打來電話,給我安慰。

  他還告訴我,說會聯絡一下與青城關系比較密切的一些人,幫著說說話,看是否有回旋的余地。

  因為心里有事,我們喝了一瓶二鍋頭,便不再多吃,結賬告辭。

  回到住處,七劍里面,除了被關起來的兩位,其余人都聚集在了小院兒里面,我看到了一直在療養院里調養的小白狐兒。

  她居然沒有戴面具了,而是以真面目示人。

  此刻的小白狐兒,容貌已經差不多恢復了,肌膚宛如嬰兒般滑嫩,這是九花玉露膏的作用,不過因為受創太過于嚴重的緣故,倒也沒有了先前的那股明艷嫵媚,反而是有一股收斂的、清純的活力。

  當然,也還算是不錯了。

  瞧見恢復容貌的小白狐兒,我不由得笑了一笑,這算是近段日子一來,最讓人值得高興的事情了。

  眾人集合到我這兒來,自然是要談林齊鳴和董仲明的事情。

  據張勵耘打探到的消息,政治處那邊想用蓄意傷害罪、擾亂總局重地、破壞公共財物的理由,對兩人提起公訴,而一旦被稱為“宗教局軍事法庭”的司法處立案,性質就變得完全不同了。

  因為一旦鬧到那兒,就不再是普通的磕磕碰碰了,而是需要刑事判決了。

  后果有點嚴重。

  本來這件事兒可大可小,但是這件事情被政治處抓著不放,目的就是想要搞我,問題就變得有些復雜起來。

  而在這背后,還隱隱有一個總局大佬在支撐著,想一想,都讓人感覺絕望。

  然而不管怎么樣,我都不能讓林齊鳴和董仲明吃了官司,黯然離開,又或者被送到白城子那樣的鬼地方吃沙子,不為別的,就因為他們是我罩著的人。

  他們是我的面子,我的權威。

  一群人鬧哄哄地討論了許久,有的提議說去找一找生病修養的許映愚許老,有的人說得找政治處的人在求求情,有的人則說要不然給幾個負責辦事的人塞點兒錢,總之亂七八糟,什么都有。

  我瞧見場面頗亂,咳嗽了一下。

  現場立刻安靜,所有人都齊刷刷地朝著我看了過來。

  我將黃養神那兒得到的消息告訴了眾人,在安撫完大家的情緒之后,提出了一個方案來,那就是找到張圣坤的把柄,逼迫他向政治處那邊自首,表明這一切都是他操控的。

  從我了解的張圣坤來看,作為一個心思極為縝密的專業人員,他在這幾天一定會小心翼翼,不留一絲痕跡。

  不過這世間,只要被人惦記,就不可能無懈可擊。

  時間要快,一定要趕在政治處向獨立司法處遞交立案申請之前,讓他去將這件事情給擔下來。

  作為一個高效的團隊,我的任務下達之后,經過短暫討論,眾人各自離去。

  我并沒有離開,而是平靜地坐在靜室里,思考。

  從這一段時間里發生的事情來看,我知道已經是有人盯上了我,不過盡管對方做得很明顯,不過這些都是陽謀,我若是自亂陣腳,發起了飆來,自然就會有后手在應付我。

  簡單地說,就是在挖坑,等著我跳。

  所以我不能動。

  我不動,對方就會對我有所忌憚,而只要這份威懾力在,就足以保證眾人的地位不受威脅。

  我不去經辦具體的事情,這并不妨礙我思考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事實上,在我看來,無論是張圣坤,還是幕后隱隱現身出來的閻副局長,他們都不過是冰山一角,在他們的背后,其實還有一個龐大的勢力。

  或者說,是某一強大派系的意志。

  不過,對方施展出來的這些手段,環環入扣,總是給人一種熟悉的感覺。

  我在第一時間想到了智近乎妖的彌勒,也就是當今的小佛爺,以及他身邊的那個狗頭軍師李秋水,不過隨即我又搖頭笑了笑,否決了這件事情的可能性。

  邪靈教,再厲害,也不可能滲透到這上面去。

  當然,說到算計、陰謀、勾心斗角之類的這些事情,世界上沒有那個地方,會比機關這兒更加有氛圍。

  機關出人才,尤其是內斗。

  整整兩天,我表現得很尋常,甚至都不管被關在禁閉室里面的林齊鳴和董仲明,而就在眾人準備好好調查一下張圣坤的時候,上面又來了一個任務,讓特勤一組前往津門,破獲一起河神水鬼之事。

  津門是京都的門戶,那兒的宗教局力量比較強,按理說這種小事情是輪不到我們來處理的。

  不過事情最后還是分配到了我的手上來。

  宋司長瞧見我瞇起來的眼睛,顯得十分尷尬,沉聲說道:“老陳,上面的領導說特勤一組是我們總局的殺手锏,不能總放著不用,免得銹了,就指定將這事兒,給分配下來了,我也沒有辦法……”

  我冷笑一聲道:“閻副局長?”

  宋司長點了點頭,既然那閻副局長擺明車馬要對付我,他也不會遮掩。

  我看著他,平靜地說道:“宋頭兒,我跟你有多久了?”

  宋司長不知道我為什么會提起這件事情來,詫異了一下,方才回答道:“仔細算算,我們兩個共事,已經有二十多年了……”

  我摸著自己的鼻子說道:“宋頭兒,你是知道我的,再厲害的敵人,都不會讓我皺一下眉頭,不過對于這背后射來的暗箭,卻有些不太適應,我這人脾氣大,又最是護短,愛護羽翼,有時候,若是被逼急了,說不得會辦出什么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來……”

  宋司長盯著慢條斯理說話的我,許久之后,不動聲色地說道:“這句話,我會幫你轉達的。”

  我點了點頭,離開辦公室。

  通常情況下,我摸鼻子,代表著我殺意濃厚,宋司長與我共事二十年,自然知道此事,而我后面那一番魚死網破的話語,則是想讓他幫我轉達一下態度。

  對于這件事情,宋司長也是忍了許久,自然不會猶豫。

  我緩步走在辦公樓的樓道里,不斷有人朝著我投來異樣的眼神,而我則在心中冷笑。

  看來,我黑手雙城不露出獠牙,你們真的當我是乖寶寶了。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七章 黑手并非寶寶”

  1. 回復 2015/06/08

    劉正楓

    老虎非病貓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