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十一章 一發而動全身

  當張圣坤說出這話語來的時候,我的心就落了一半。

  事實上,我剛剛說的解決辦法,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到底還是落入了下乘。

  畢竟抓出張圣坤設計陷害于林齊鳴和董仲明這事兒的錄音,于法說得清,于理就有些走偏門了。

  這事兒擺在臺面上來講,是會讓政治處挑理的,表面上的確可以平穩地度過目前的危機,但是很容易會給上面其余的大佬們感覺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我陳志程政治上不成熟。一遇見事情,就擼著袖子自己上。

  這人受不得半點兒委屈,一出事,就是魚死網破那種,太瘋狂。

  這樣的人,哪里能夠重用?

  我倘若是一個人,自然可以孤芳自賞,誰都不了,但我終究不是,畢竟手下還有這么多跟著我混飯吃的兄弟姐妹。

  別人跟著我,拼死賣命。必要的時候還給我擋槍子,并不僅僅只是為了情誼。

  人家也想著飛黃騰達。

  就比如張勵耘,他之所以提出對特勤一組的擴招,還不是想著手上有著更多的權力么,還不是想著以后能夠走上更高的舞臺么?

  我若倒了,或者被封殺起來。下面的人心就散了,所以我得換一個方法。

  那就是不戰而屈人之兵。

  這事兒說起來高大上,不過操作起來,就需要一些耐心的引導了,當然,張圣坤此刻的心里既然已經崩潰,那么我接下來,可以做的事情,無外乎威逼利誘,利益交換而已。

  我們當天在韓遠馨的小屋子里又待了一個多小時,將事情基本上給捋清楚了。

  然后張圣坤返回家中。而我們則押著韓遠馨離開了小區。

  之所以放張圣坤離去,是因為他有根有底,根本就跑不了,而即便是他狠下心來跑了,他的家人也走不脫啊?

  同樣的道理,韓遠馨就像是浮萍,我們倘若今天放她離開,明天就不會再見到這么一個人。

  有舍有得,不外如此。

  韓遠馨被帶回去之后,交由小白狐兒看押,而在此過程中。她交代了自己并不算豐富的修行生涯。

  韓遠馨原名韓圓妞,來自西北某貧困山區,窮山惡水出美女,她從小就生得白凈,少女時期,便是十里八鄉的美人兒;然而再美的容貌,都不能當飯吃,因為窮,初中便輟學了的韓遠馨被父親強行逼著嫁給隔壁鄉一個四十好幾歲的老光棍,為了就是一千多塊錢的彩禮。

  有了這筆錢,父親便能夠讓弟弟上學了,說不定以后能夠讀大學,離開這個山窩窩子。

  然而韓遠馨卻并不愿意屈服于命運,她聽說那個老光棍是個老混子,平日里整天沒干啥事兒,就是胡混,他能有這一千塊錢的彩禮,指不定就是那天賭博贏到的。

  賭博這東西,今天贏,明天輸,說不定后天就能將自己給轉手賣了。

  韓遠馨不肯認命,于是就偷了家里面的三十塊錢,離開了那個自己生活了十四年的家。

  她走的時候,頭也不回,覺得這一步走出,海闊天空。

  然而命運從來都是坎坷而多難的,身無分文的她幾經輾轉、流落街頭,沒有身份證,又不夠合法年齡,連工作都沒辦法找到,一直到快要餓死的時候,終于出現了第一個肯幫助她的人。

  可惜那個人,是個老鴇子。

  這是一條不歸路,不過那老鴇子倒不是什么急功近利之人,感覺韓遠馨的資質比一般人強太多,就一直好好養著,給她吃、給她穿,給她上學,一直等到了她十八歲的時候,才將她的初夜高價賣給了一個富商。

  然而命運是如此的神奇,那個富商,卻正好是魅族一門的外門弟子,就這般,將她給引入了門中。

  因為引薦人的地位并不高,所以韓遠馨一直都在外圍晃蕩,知道的也不多,后來跟著富商來到了京都,慢慢地混出了點名堂來,沒想到居然栽倒在了這里。

  這就是韓遠馨跟我們交代的過往,當真是事無巨細。

  至于她是如何牽扯進這場風波里面來的,她的交代,卻是來自那個領路人的指示,讓她嘗試著接近張圣坤,將其拉攏住,至于后面的事情,則是由張圣坤和領路人交流的。

  領路人叫做王波,是韓遠馨所在商廈大老板的親戚,她能夠進那里面,就是他的安排。

  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感覺盡管那王波是韓遠馨的領路人,但是她對那男人,總是有著一種難以講述的怨恨。

  后來我想明白了,作為自己的第一個男人,韓遠馨對于王波的感情十分復雜,愛慕應該還是有一些的,不過當王波把她當做了工具,不斷地用她的肉體去獲取自己需要的籌碼時,這愛就轉變成了恨。

  愛越深,恨越濃。

  說道最后,那韓遠馨卻是有一種莫名的釋然,對我們說道:“一股腦兒都說出來了,從此以后,不再有人逼著我去跟男人睡覺了,不再有人強迫我做任何惡心的事情了,就算是死,我也無所謂了。”

  尊嚴,這就是她最后的一點兒尊嚴。

  因為無畏,所以釋然。

  這故事聽得小白狐兒眼眶泛紅,頗為感動,然而我和布魚的臉上卻是波瀾不驚。

  像韓遠馨這種專門琢磨別人心思的女人,閱盡世間百態,她說的話,未必是真,指不定有多少假話在哪兒摻著呢,不過我們倒也不急,將那個王波的信息打聽清楚之后,便不再多言。

  我們得養精蓄銳,等待第二天的大戲。

  第二日清晨的早會,大佬們研究的其中一項議題,就有林齊鳴和董仲明在總局大樓之中的蓄意傷人案。

  這事兒若是獲得了通過,政治處就會移交手續到司法處。

  然而讓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先前被放出來的張圣坤,居然自己跑到政治處去坦白,說那天之所以引發搏斗,主要的問題,其實是因為他故意在林、董兩人的面前肆意污蔑陳志程同志。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故意的,是他有錯在先,不該圖一個嘴痛快。

  張圣坤的這舉動讓想著推波助瀾的政治處完全就傻掉了,就好像準備著一拳打出來,豬隊友卻在后面撓癢癢,完全就使不出力氣了。

  要曉得,有著閻副局長的指使,政治處是準備不管怎樣,都要將林、董辦成典型。

  結果最后才發現,始作俑者,居然不是他倆。

  氣瘋了的政治處立刻將張圣坤也給關了禁閉,不過早會的提案卻也給撤銷了下來,說還需要仔細調查一段時間。

  這一手玩得實在是太妙了,驚掉了無數人的眼鏡。

  而就在一眾等著看熱鬧的家伙面面相覷的時候,我卻是出了門。

  有了底牌,我就不再等待,帶著布魚,稍微改變了一點兒容貌,接著驅車前方大興亦莊的一處高檔別墅區,找到了猝不及防的王波。

  此時的王波還沒有睡醒,躺在豪華臥室的大床上面,旁邊還有兩個肌白似雪的三線小嫩模。

  瞧見這四處散亂的內衣和一片狼藉的房間,就知道這里曾經發生過一場苦戰。

  夜夜春宵,并沒有降低王波的警覺性,在我們推門而入的那一剎那,他就醒了過來,癡肥的身子就像靈活的猿猴一般從床上跳了下來,抬手就朝著布魚的臉上扇了過來。

  這一巴掌,風聲呼呼。

  很重。

  于是布魚也還了他一個更重的大耳刮子,將這胖子給甩成了陀螺,在土耳其純羊毛地毯上轉了好幾圈,方才搖搖晃晃地倒下。

  這動靜自然引起了床上兩個大妞的注意,不過還沒等她們起床來看,就被布魚在脖子上輕輕一掐,再次昏死過去。

  處理好了女人,布魚一把將趴在地上吐血的王波給揪了起來,拉到我的面前來。

  我看著左臉一片烏黑的王波,笑著說道:“認識我吧?”

  同樣的話語,王波卻比韓遠馨奸猾多了,眼睛一轉,哭喪著臉說道:“你們到底是誰啊,怎么突然就闖到我這里來了,我要報警,我要……”

  啪!

  布魚反手一巴掌將這個家伙給打閉嘴了。

  我瞧了一眼這一片凌亂的臥室,眉頭皺起,對布魚說道:“這屋子太悶,我們換個地方。”

  布魚駕著王波離開臥室,我們往二樓書房的方向走去,而走廊上則橫七豎八躺著好幾具昏死過去的家伙。

  瞧見這些人,王波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書房中,依舊是逼問,王波卻是個嘴硬的家伙,否定一切指控,表示自己毫不知情。

  對于張圣坤,我必須威逼利誘,穩扎穩打,韓遠馨主動坦白,倒是免受了許多皮肉之苦,而對于王波這樣絕對有著案底、一查一屁股屎的家伙,我們卻是絕對不會客氣。

  很快,被折騰得不成模樣的王波對指使韓遠馨勾結張圣坤的事情,供認不諱。

  我沒有乘熱打鐵,追問更多的東西,而是將王波給帶回了宗教局,找給地方將他給塞著,然后拿好一系列的材料,撥通了閻副局長秘書的電話。

  是時候王對王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閻副局長,我來了,你在哪里?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十一章 一發而動全身”

  1. 回復 2015/06/08

    劉正楓

    閻:我在忙,等我一會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