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十二章 王對王的資格

  當我打電話過去的時候,閻副局長的秘書表現得并不意外,他告訴我,下午四點半的時候。閻局長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我可以那個時候直接過來見他。

  我要見閻副局長,他自然不意外,他意外的是我過了這么久,才來拜見閻副局長。

  然而這時間的前后,其實代表著很多的意義。

  我一開始去找閻副局長,那就是服軟。就是不得不低下自己高傲的頭顱,過去跟那位極有可能是幕后莊家的大佬表示臣服。

  而此我過去,卻是跟他攤牌的。

  所謂攤牌,也就代表著我已經有了跟他平起平坐的資格。

  我不用臣服于豪門,因為我本身就是豪門。

  得到局長秘書的回復之后,我抬手看了一下表,時間是下午三點半,也就是還有一個小時。

  事實上,真正到了那個級別,只要不用算計太多,其實比我們還閑。

  閑到上班的時候露個面。然后找一個地方埋頭睡一覺,都沒有人知道的情況,都有。

  之所以約在四點半,是有意晾我一個鐘頭,也是給自己一個緩沖的時間。

  就跟叫人到辦公室,自己無所事事地讀十分鐘文件。裝作很忙的樣子一般,這個叫做施加心理壓力。

  我在機關混跡多年,對于這一套,深惡痛絕,不過卻不得不承認,倘若是沒有底氣的人,被這時間一磨,滿腹的話語都煙消云散了,接下來,就只有等著別人來牽自己的鼻子了。

  不過我不同,因為我心中有底。

  有底就不會有任何畏懼。

  于是我叫歐陽涵雪給我泡了一杯濃濃的咖啡。不加糖,慢慢地品味著,而一直等到了四點二十二分的時候,方才起身,離開了辦公室。

  我走到閻副局長的辦公室,需要七分鐘。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我本身就是練這個的,不會有半點的誤差,而一路上的人,瞧見我的時候,表面上都笑吟吟地招呼。不過估計腦子里都一頭霧水。

  怎么回事,黑手雙城這是要去向閻副局長服軟了么?

  我不敢那些不相干之人的心情如何,挾著公文包,緩步踱了過去,一直來到了閻副局長的辦公室門口來,平靜敲門。

  閻副局長比王總年輕許多,所以并沒有在那棟蘇式紅磚樓辦公,而是在新落成的大樓頂部。

  居高而望遠,的確是個不錯的風水之地。

  高級領導的辦公室都是套間,閻副局長的秘書是個帶著黑框眼鏡、一絲不茍的中年人,起身與我握手寒暄,而且余光處,還下意識地望了一下掛在墻上的時鐘。

  一分不差。

  看來這人不是強迫癥,就是來意不善啊,要不然過來見領導,哪有這么掐表的?

  雙方都不是愚蠢之人,眼神交換了一下,便不再多言,秘書來到了套間的內門,恭敬地敲了三下,然后朗聲說道:“閻局,二司副司長陳志程過來了。”

  “請進!”

  里面傳來一聲渾厚的聲音,秘書將門給推開,抬手,示意我走進去。

  我跨步向前走,瞧見一個頭發略微有些發白的中年人果然坐在厚重的大辦公桌后面,正在奮筆疾書,于是開口喊道:“閻副局長。”

  聽到我的這話,旁邊的秘書頓時就是臉色微微一變,而那中年人也抬起了頭來,朝著我點了點頭道:“嗯,坐!”

  簡單的一句對話,就表達了雙方的立場。

  這里面其實是有一個潛規則的,因為一般來講,下屬在私下場合見到副職領導的時候,只要正職領導不在場,都會默認地將那一個“副”字去掉。

  這個規矩,基本上混過機關的人都懂,而一旦你不這么做,就代表著兩件事情。

  要么就是你跟這副職領導有嫌隙,要么就是你的地位,并不比對方低多少。

  所以我這么說,那秘書的臉色有些微微僵硬。

  一句話點燃戰火,秘書關門離去,而我則坐在了閻副局長辦公桌對面的椅子前,坦然自若。

  別人在領導面前坐著,都是半邊屁股挨著,表達自己誠惶誠恐的心情,然而我卻從來沒有這般做過,就連我師父面前,我都是四平八穩,而這位閻副局長,也未必能夠威懾得了我。

  明人面前不說暗話,閻副局長也沒有想在我面前玩什么心理暗示的招數,而是將筆一扔,表情溫和地說道:“志程同志,雖然我并不分管二司的工作,不過我們也是老相識了,不要拘束啊。對了,你過來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說句真心話,年僅五十二歲的閻副局長,因為修行者的緣故,除了一頭少年白,精神跟我也相差不遠,加上他的穿著打扮偏于年輕穩重,一笑起來,倒也親切。

  至少比王紅旗那老頭子要有魅力得多。

  出身紅二代,又擁有復雜背景的閻副局長修為深不可測,而涵養功夫也是一流。

  盡管我知道他對我有些手段,但如此溫和的話語,倒也讓人發不出火來。

  我平靜地說道:“今天過來,主要是跟閻副局長你匯報一件事情,關于上個星期我手下特勤一組的林齊鳴與董仲明,與特勤二組的五人打架斗毆事件,我……”

  這話兒還沒有說完,剛才還顯得十分平易近人的閻副局長一揮手,打斷我的話語道:“關于這個問題,我們先不談。”

  他頓了一頓,然后說道:“我之前在會議上說過這件事情,光天化日之下,在總局的辦公樓里面公然廝打成團,而且出手甚重,直到如今,還有一人躺在醫院里面出不來。這樣的事情,性質太嚴重、太惡劣了,所以我說過,誰都不要求情!”

  我待他語氣稍歇,開口說道:“閻副局長,我不是……”

  這話兒又只說到了一半,又被打斷了:“志程同志,你應該知道,我們屬于秘密戰線,管理的都是身手厲害的修行者,最講究的一件事情,那就是紀律!紀律、紀律、紀律,唯一紀律,才是保障一切的基礎,任何個人,都不能凌駕于組織和紀律之上,要不然,這樣下去,是很危險的……”

  到底是政工干部出身,這閻副局長的嘴皮子一旦啟動起來,根本就沒有完的時候。

  我靜靜地聽他講了十幾分鐘“紀律”的重要性,給我不斷地強調一點,要有組織紀律性,要不然就容易犯錯誤,吃官司,極有可能走到組織的對立面。

  其實說了這么多,無外乎就是在敲打我。

  至于為什么敲打我,我也十分清楚,盡管我在宗教局里面屬于實干派,不過因為跟總局王紅旗之間有著許多工作關系,年少時又曾經受過許老的照拂,所以就有人將我給劃成了元老派。

  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斗爭。

  作為少壯派的領軍人物,閻副局長開明了車馬要敲打我,而且我倘若要是不肯服軟,指不定還有更多的陰招。

  而且他們還能夠弄得冠冕堂皇。

  這就是陽謀。

  我一直保持平靜,讓閻副局長將這一段連敲帶打的話語給都說完了話之后,方才徐徐說道:“閻副局長,想必政治處那邊已經跟你匯報了張圣坤交代的事情了吧?”

  閻副局長渾不在意地說道:“不管事情的原因是怎樣,私自動手打人,這就有問題了,而且問題很大……”

  我眉頭一揚,淡然說道:“閻副局長,你能否聽我把事情說完?”

  簡單一句問話,直接將對方給駕到了半空上。

  閻副局長一口氣憋住,臉色就有些難看了,公式化地笑了一下道:“你說吧,我還能攔著你不成?”

  我剛才的那句話,已經帶著火藥味了,不過卻并不管,而是接著說道:“事實上,張圣坤之所以口出惡言,是事出有因的。我在事發之后,與特勤二組的黃養神曾經交換過意見,他告訴我,張圣坤近來的表現有些奇怪,這一點就引起了我的懷疑。”

  閻副局長眼眉低垂,平靜地應了一聲道:“哦?”

  我伸手去掏公文包里面的東西,一邊掏,一邊說道:“我覺得奇怪,便讓人查了一下,發現張圣坤近日來,與一名叫做韓遠馨的女子來往甚密,而那女子據我的線人指認,有邪靈教成員的嫌疑,于是叫人查了一下,結果發現這個……”

  我將準備妥當的隨身聽放在桌上,將里面的內容快進,放給閻副局長聽。

  當聽完最主要的內容時,我將隨身聽給停止了,然后平靜地說道:“在確認了張圣坤在有意陷害我之后,我順藤摸瓜,已經查到了韓遠馨以及她的上線,而且我有足夠的證據,表明這并不是一場尋常的打架斗毆,而是一起有計劃、有預謀的行動,目的是針對于像我這樣的局內高級干部……”

  聽到我這么坦白的指控,閻副局長的臉完全都黑了,然而我卻并沒有管他。

  事實上,在此之前,我曾經對張圣坤作出過許諾,那就是只要他去主動承認是自己有意挑釁在先,我可以將他從這件事情里面摘出來。

  我在宗教局的名聲十分好,他并不疑有詐。

  然而張圣坤只知道我對同志猶如春天般的溫暖,而對于敵人,卻從來都是冬天般的殘酷。

  黑手雙城,難道是白叫的?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嗯嗯,對于黑手雙城出爾反爾這件事情,大家若是厭惡的話,請不要套在小佛的身上來啊。
我可是不會失信的哦。
黑手是黑手,小佛是小佛。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十二章 王對王的資格”

  1. 回復 2015/06/08

    劉正楓

    痛恨官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