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十四章 特勤一組擴招

  小白狐兒雖然在社會上歷練這么多年,但本身的心思并不復雜,思考事情的層次也不深。

  她只是本能地覺得韓遠馨可憐,所以就提出不如將其招安。留在特勤一組辦事。

  其實她這想法比較幼稚,一來我們并不清楚韓遠馨說的,到底是真是假,其次特勤一組招人,必然是精英,像韓遠馨這般除了媚功之外,并無特長的邊緣修行者。其實招來了,也沒有什么用,頂多就跟歐陽涵雪一般,幫著處理一些內務而已。

  所謂內務,無外乎行程安排,計劃制定以及迎來送往之類的文職工作,歐陽涵雪完成得很不錯,并沒有什么太強的需求。

  其實招安這事兒,也不是不能做,之前特勤一組的老成員陳子豪就是,出身老鼠會的他改頭換面之后。化身林豪,在特勤一組也干得有聲有色的,深得眾人的喜愛。

  只可惜黃河口一役之后,我灰心喪氣,暫別總局,而他則加入了總局的臥底計劃。成了暗子。

  今天是給林齊鳴和董仲明接風洗塵的,我倒也不像掃了小白狐兒的面子,笑著說道:“既然是你推薦的,我自然是沒有什么意見,不過在此之前,還是得跟林豪一樣,將她的出身查清楚,一定要確定人品,方才能給招進來。”

  小白狐兒很高興,點頭說道:“那當然,回頭我就找人去她西北老家。”

  她是高興了。旁邊的布魚就頗覺得有些尷尬,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他的意思,畢竟那天我和布魚闖入韓遠馨的家中,對她和張圣坤顛龍倒鳳的活春宮可是親耳聽聞,日后倘若在一起公事,難免會有些尷尬。

  不過這些都是小事,飯桌之上,就略過不提了。

  布魚瞧見我沒有接茬,便不再多說,而是繼續講起林齊鳴和董仲明被關進去的這些日子,所發生的事情。

  林、董兩個都不是蠢人。其實在禁閉室里面關著的這些天,也基本上明白了這是某些人準備通過他們,來打擊我的手段,也曉得在這樣的一個氣氛背景之中,我能夠將他們兩個給撈出來,到底花費了多少的心思。

  當布魚講完諸事,并且得意洋洋地說起那些驚掉下巴的家伙表現時,林、董兩人都站了起來,端起酒杯說道:“老大,我們讓你費心了。”

  這話兒說完,那二鍋頭便全部倒進了嗓子眼里去。

  兩人喝得急,臉上或多或少都有些紅了,我放下酒杯,揮了揮手,讓兩人坐下,笑著說道:“這話說得,且不說你們是為了我打的架,就算是別的,只要不是原則性的問題,天大的錯誤,我都得幫你們扛著,誰叫你們是我的弟兄呢?”

  兩個人的眼睛都紅紅的,略微濕潤。

  我讓人給他們又倒上酒,指著布魚和小白狐兒說道:“事是大家辦的,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都是自家的兄弟姐妹,別客氣,敬完這一杯,該咋地咋地。”

  林、董又依言給大家敬酒,完畢之后,我招呼大家吃飯,不要拘束。

  禁閉室里面自然沒有什么好伙食,兩人咸菜饅頭吃到吐,放開了,倒也不客氣,甩開腮幫子就開吃。

  酒飽飯足,我將張勵耘之前跟我提及的事情,跟大家提了出來。

  對于招新之事,大部分人的意見都是歡迎的,畢竟人手一充足,事情就不用那般繁忙,無論是對于特勤一組,還是對于在座的各位,都有好處,唯一讓人擔心的,就是新手的培訓和質量問題。

  要曉得,特勤一組在整個總局里面,那可是王牌級的團隊,我們參與和破獲過的案子,說出來,都能夠驚掉無數人的大牙。

  有多少懸案難案在特勤一組的手上破解,有多少頂尖高手或死或擒,敗落于我們的腳下……

  這樣的精銳和傳奇,會不會因為人員的稀釋而變得輝煌不再?

  對于這樣的疑問,我表達了兩個觀點,首先,關于擴招的事情,是勢在必行的,不過對于新人的人員素質和修為,還是需要嚴格把控的;第二,即便是能夠進入特勤一組,也要老成員們手把手地幫扶帶,要讓他們很快地熟悉起來,不能拖后腿。

  大家在飯桌上大概的討論出了一個綱要,而在次日,我便向頂頭上司宋司長提交了特勤一組的人手需求報告。

  與之前一個兩個的編制不同,這一次,我直接提出了八到十個的名額來。

  接到我的人手需求報告,宋司長的第一反應自然是詫異不已,他認認真真地將歐陽涵雪草擬出來的這份報告從頭到尾地閱讀完畢之后,方才擱置下來,疑惑地對我說道:“怎么又想起鬧這么一出?”

  我與宋司長是老相識了,彼此都不會客氣,坐在他對面,我平靜地說道:“就是感覺人手太少了,你看著一次,張勵耘去了天津之后,我這兒連辦事跑腿的人都沒有。”

  宋司長笑道:“恐怕不是吧?說真的,特勤一組,是咱們總局的王牌,你肯擴招帶新人,我自然是舉雙手歡迎的,不過總得有個說法不是?”

  我灑然一笑:“說法我給你了,信不信隨你咯?”

  宋司長提起另外一件事情來:“對了,昨天我也沒有問你,據我所知,閻副局長和政治處那便可是憋足了勁兒,結果下午卻把林齊鳴和董仲明給放了,這事兒到底咋回事?”

  我雙手一攤道:“講事實,擺道理咯,還能怎么樣?”

  宋司長盯著我說道:“你不會是跟他妥協了吧?”

  我笑道:“你覺得呢?”

  宋司長搖頭說道:“你陳志程要是那么容易妥協屈服的人,就不會有今天這個地位了。我聽人說昨天你離開閻副局長辦公室之后,他氣得摔杯子了,結果卻不得不將人給你放了——可以啊,你小子,上面好幾個大佬聽說這事兒,都給你豎起大拇指,說你這家伙是個人才,值得培養呢!”

  現實就是這樣,有人針對你,就有人挺你,閻副局長勢力固然是打,不過看他不順眼的人也不少,我與他交惡,倒是深得一部分人的歡心。

  不過,這些家伙眼睜睜的瞧著我被閻副局長敲打,而沒有伸出一只手來扶一把,居心倒也不良。

  我不想深入地說這件事情,笑著對宋司長說道:“政治處最近估計要辦張圣坤,理由是勾結邪教勢力,陷害局內高級干部,宋頭兒你要真好奇,倒是可以了解一下。”

  宋司長何等聰明的人物,眼睛一轉,立刻就明白了,朝我伸出大拇指,佩服地說道:“高,實在是高。”

  離開宋司長這兒,我路上碰到小白狐兒,一問,方才得知她正在找人聯絡韓遠馨老家有關部門的同志,去幫忙查一下對方的底細。

  我笑了笑,想著那案子不一定能夠這么快了解,到時候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有心提醒,不過還是沒有說。

  我不想掃了小丫頭的性子。

  我提交給宋司長的擴招申請,很快就在第二天的局黨委會議上面獲得了批準,決議幾乎形成了一邊倒的趨勢,不但欣賞我的那幾位大佬都點了頭,就連閻副局長,也投了贊成票。

  之所以出現這一面倒的情況,一來是剛剛經歷過先前的風波,各位投桃報李,給我一顆棗兒吃,免得我心生怨氣。

  第二呢,則是在我的領導下,特勤一組已經成為了總局的一面旗幟。

  盡管還有二、三、四這些特勤小組的存在,不過這些年來,它們辦過的大案子,加在一起,都沒有特勤一組的多。

  這一點,無論是在總局,還是地方,但凡有點兒眼力勁的,都能夠看得出來。

  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而領頭的倘若厲害,帶出來的,那可就是一群虎狼之師。

  拋開那些勾心斗角的個人成見,誰不想總局有一個能夠沖在一線的勁旅?

  這申請一批下來,立刻就傳遍了總局,以及各大區的有關部門。

  此時的特勤一組,跟我剛剛建立之時的特勤一組,完全就不是一個概念,當年我建組之時,因為人脈關系,甚至連人手都沒有辦法挑,最后不得不找到那些南疆的戰友,臨時拼湊出來的隊伍。

  不過那個時候,有王朋和努爾在,倒也還算不錯。

  時至如今,總局直屬的特勤小組,已經成為了局里戰略級的部門之一,而且現在在總局大佬的想法中,以后各級領導的挑選和提拔,都會優先從這里面考慮。

  能夠在這樣的團隊里面工作,即便是有這么一段經歷,都能夠成為履歷表上最光彩的一點。

  說得簡單點兒,就相當于鍍金一般。

  所以消息一傳出來,好多人趨之若鶩,我這邊的門檻都被踏破了,每天都有無數個電話打過來,推薦的,毛遂自薦的,煩不勝煩。

  就是在這樣的繁忙之中,我接到了一個讓我震驚無比的消息。

  而就在我接到這個消息不久,小白狐兒過來找我,十分高興地給了我一分調查報告,說她找去的人調查了,說韓遠馨說的背景,基本上沒有問題,人和地點都對得上,讓我盡快去撈人。

  望著一臉興奮的小白狐兒,我苦笑,不知道如何是好。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隨著擴招,大師兄也將逐步地脫離第一線,開始運籌帷幄的生涯……
這個是必然的。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十四章 特勤一組擴招”

  1. 回復 2015/06/08

    劉正楓

    這樣看來離被滅口不遠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