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十五章 宛如生離死別

  韓遠馨死了,死在轉獄的過程中。

  這個消息讓人詫異,然而當我冷靜下來,仔細一想。這才倏然發現,韓遠馨的死,其實是符合很多人的利益;而她死了,使得很多事情都死無對證,不再如之前那般具有殺傷力。

  這一點,是我的疏忽,我沒有想到某些人。會這般的狠毒,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當然,明面上,韓遠馨是死于一場意外,她與張圣坤、王波在一次轉運過程中,被一伙人強行搭救,結果在反擊的過程中,韓遠馨中彈身亡。

  死的僅僅只有她一個,至于張圣坤和王波,倒沒有半點兒事情。

  殺雞儆猴的手段,讓人心冷。

  望著滿心期待著能夠讓那可憐的外圍女加入特勤一組。從此過上有尊嚴生活的小白狐兒,我總是張不開口,滿嘴的苦澀。

  過了好一會兒,小白狐兒方才發現我臉色不對,問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將剛剛得到的紙條推到了小白狐兒面前來,讓她自己閱讀。而匆匆掃完之后,小白狐兒一臉的震驚,憤恨地說道:“他們那些人,行事怎么可以如此的肆無忌憚?”

  我倒是不奇怪:“君子不立危墻之下,這是很樸實的道理,只怪我們低估了對手的歹毒和謹慎……”

  小白狐兒猛然一拍桌子,大聲嚷嚷道:“我找他去!”

  我攔住了她,勸解道:“你去干嘛?事情既然傳到了我們的耳中,相信別人都已經將所有的首尾處理干凈了,這事兒人家是專業的,你過去對質。能有什么作用?”

  小白狐兒無言以對,我看著她那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心疼得很,摸著她的腦袋,低聲說道:“你別太難過了,這就是命,命中有時終須有,命中無時莫強求,其實她也已經能夠感受到了,已經畸形的自己是融入不了這個社會了,那些天講的話。其實也是對自我的救贖,和一種解脫。”

  盡管我盡力解釋,但小白狐兒終究還是不能釋然,朝著我慘笑一聲,很受傷的離去。

  我知道她或許希望我能夠像從不屈服的英雄一般,直接過去,找那幕后的家伙對質,然后讓他們為此付出代價,不敢再這般蔑視生命。

  然而我不能,因為這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這人倘若是我手下的七劍或者別的親密朋友,或許我會瘋狂得失去理智,但是區區一個韓遠馨,并不值得我為之拋棄所有。

  男人,有舍有得,懂得妥協,方才能給算得上是成熟。

  這事兒,得交給回來的王總去處理,而不是我。

  小白狐兒有些失望了。

  我卻不得不承受著,因為世間并沒有絕對的正義,不過即便如此,我仍然在心中暗暗下了決定,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或許有一天,我能夠如小白狐兒所期待的一樣,強大到可以去面對那些人。

  晚上,黃養神又請我喝酒,因為喝完這頓酒,他就準備出發去青海了。

  聽說那里發現了一個全世界最大的巨洞群落,甚至有消息稱,那個地方,直通地底深處。

  地底是一個神秘的地方,對于人類來說,并不是一個好消息。

  依舊是上一次相聚的小館子,羊臉子、羊肉湯、三斤肉饃,再加上兩瓶老白干,兩個男人便對坐著,啥也不說,連干了三杯。

  干完之后,黃養神那張略有些女性化的英俊臉龐上多了幾許紅,水汪汪的眼睛里面略顯得朦朧,盯著我好一會兒,方才說道:“老陳,我被你陰了……”

  我毫不在乎地說道:“也不是陰你,張圣坤犯事兒了,若是追究起來,你也有領導責任,而且其余幾個打架的,也有可能被追查,現在的這個結果,對你我反而是更好的。”

  黃養神長長地吐出一口氣,有些難過地說道:“張圣坤是我手底下難得的智囊,有他在,我會輕松很多,沒想到……唉!”

  對于張圣坤的淪落,黃養神的心情顯得格外復雜。

  一方面,他覺得這小子搞這么陰,極有可能會玩脫了,所以一開始就沒有對他這事兒進行隱瞞;而另一方面,他又希望張圣坤能夠不要那么深入,也好日后戴罪立功。

  不過從目前的形式來看,這想法估計得破滅了。

  原本是可以的,不過張圣坤既然膽敢算計我,就不要怪我心黑手辣,我這轉手的一下,將他給推到了風口浪尖,變成了最大的那一個替罪羊。

  這個時候,他基本上算是在劫難逃了。

  雙方都是聰明人,點到為止,黃養神指著我的鼻子說道:“此事記下,算你欠我一個人情啊。”

  我點頭,舉杯道:“這個自然。”

  談完此事,黃養神又問起我擴招的事情來,說這幾天動靜鬧得頗大,問我到底打算著怎么弄?

  特勤小組是一個十分特殊的單位,實行的是領導責任制,也就是說,不管上級領導如何安排,這里面最終說了算的,就只有特勤小組的負責人。

  自己的兵自己挑,因為這是一個隨時都有可能面臨重大突發事件的隊伍,要是人浮于事,拉出來不能打仗,就是白扯。

  從某一種意義來說,在特勤一組里面,我就是天。

  這事兒對政治處這樣的部門來說,實在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在他們看來,連個做思想工作的政委,隊伍怎么會有戰斗力呢?

  不過此事因為王總等總局元老的堅持,卻最終定了下來,誰也無可奈何。

  我問黃養神什么想法,是不是想打招呼,安排人進我這兒來?

  黃養神笑了,說老子要是有人才,還不趕緊往自己的隊伍里面塞,何至于放你那里去?別以為就你一組最牛,喝湯吃肉,老子的二組也未必比你差!

  我問那你這是干嘛呢?

  黃養神苦笑著說道:“有人覺得我跟你很熟,能夠說得上話,讓我過來跟你牽個線,看能不能碰一面……”

  我立刻擺手拒絕道:“我艸,你自己都說了,要是人才,你自個兒就用了,何必給我。看來托你的這人真不咋地,實話告訴你,這一次選拔,會進行一次集中招聘,不會有任何內幕和私下交易。不過我剛剛答應你,欠你一分人情,你若是現在要我兌現,我也是可以跟他見一面的。”

  黃養神笑罵道:“你自己都說了,見你并沒有什么卵用,我何必浪費這人情?不說了,喝酒、喝酒!”

  或許是馬上就要離開京都的關系,黃養神并沒有敢喝多少,兩瓶老白干喝完之后,便不再添,不過他酒量不佳,卻已喝得微醺,拉著我的手,一會兒說我這一次的事情辦得有多牛逼,一會兒讓我好好招呼應顏妹妹。

  這氣氛,搞得跟生離死別一樣。

  黃養神在第二天就帶隊離開了,特勤二組奔赴青海,而這天正好就是張勵耘帶著朱雪婷和白合從荊門回來的日子。

  所謂的河神水鬼案,對于張勵耘來說,并不是什么復雜的案子,只不過為了讓某些人安心,方才故意磨蹭了一段時間,此刻諸事安定,他自然就回來了。

  眾人到齊之后,我便讓歐陽涵雪將這些日子來收到的簡歷和檔案整理一下,選在南郊基地,將這些人大概地面試一遍。

  特勤一組的擴招到底有多火爆,從應征而來的簡歷上就可見一斑。

  短短幾日,歐陽涵雪這里,以及宋司長那兒就收到超過三百份的意向和簡歷,而經過我和特勤一組主要成員的篩選,最終選定了一百左右還算滿意的人出來,進行面試。

  而在這一百人里面,我們最終需要的,則只有八到十人。

  要曉得,敢于向這里投遞簡歷的人,一般都是自己部門的精英,或者名門子弟,而這千軍萬馬中闖出來的,絕對是百里選一出來的人才。

  這場面,與當初我成立特勤一組時的凄涼,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不由得想到了努爾,不知道他要是知道此事,會是個什么樣的心情呢?

  特勤一組,已經很牛逼了啊!

  面試這事兒,說復雜也復雜,因為需要從中挑選出無論是修為、性格、機敏,還是團隊協調力都勝于常人的人才,而且還得保證他們并不是某些勢力的釘子,這個需要比較毒辣的眼光;而說簡單也很簡單,歸根到底,還是一個眼緣的問題。

  說一千道一萬,只要是大家看著順眼,基本上就算是能過了。

  面試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武試,一個是文試。

  最先開始的是武試。

  畢竟是時刻出現在第一線的戰備部門,個人的修為這絕對是最重要的。

  倘若是沒有一點兒本事,就算是進了特勤一組,也就是個混編制的米蟲,為了淘汰那些眼高手低、好高騖遠的人,我決定由林齊鳴,來坐鎮這一關。

  規矩就是面試者上來跟林齊鳴過幾手,看看底子。

  這玩意看著簡單,瞧見林齊鳴這模樣,大家頓時就覺得算是福利,結果上來十來個人,沒有人能夠在他手上過上三招。

  一直到第十二個,方才跟林齊鳴能夠對得上手,結果我一看,哎喲,居然是熟人。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周五,周五。
覺今是而昨非,特勤一組如此牛逼了,不知不覺,我們都已經老了。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十五章 宛如生離死別”

  1. 回復 2015/06/08

    劉正楓

    那個人才可是黃養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