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十六章 一組臥虎藏龍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黑省省局局長何奇的兒子何武。

  這何武目前應該在黑省省局的應急小組里面工作,性質跟總局的特勤小組很像,不過一個是屬于地方的精銳隊伍。一個是國家層面的戰略部隊,相差還是蠻懸殊的。

  在收到的四百分簡歷之中,有很大的一部分,是來自于全國各區、各省精銳隊伍的人員申請。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大家都想著能夠加入這樣一只隊伍來。

  因為對于奮戰在宗教局一線的同志來講,這屬于最高的榮譽。

  這人跟我還算是有一段淵源。當初我前往黑省掛職,后來卷入興凱湖失蹤案一事,曾與何武一同經歷過靈界,算得上是老相識。

  所以在初步選拔的時候,看到何武的檔案,我是有專門做過記號的。

  但凡做過記號的人,只要不是出現什么特別大的差錯,基本上就算是內定了,板上釘釘的事情。

  之所以內定,一來是何武跟我算是挺熟,甚至還有并肩作戰的情誼。我對他的了解也挺深的,精干、成熟、善于溝通和交流,本身的素質就很高,招進來的話,可以作為人才儲備;二來他老爹是何奇,黑省的省局局座。曾經跟王總一起混過的人,能夠跟這些扎實的地方派搞好關系,對我的位置,也有一定的穩固作用。

  不過即便如此,為了顯示公平,必要的流程還是得走的。

  南郊基地的室內練習場,除了外面焦急等待的面試者外,場內十人一組,正在觀看著考官林齊鳴與這一位頗為生猛的面試者較量。

  作為九八年集訓營的冠軍學員,林齊鳴有著常人所無法企及的起點,然而這并非他的底牌。

  之所以能夠在強者如云的特勤一組出頭。是因為他的一個秘密。

  一個關于清初六大師、真山道長傅青主的傳承。

  從某一種意義來說,林齊鳴未來的發展前途,在七劍之中,屬于出類拔萃的那一種,甚至連此刻的七劍老大張勵耘,都不能與他相比。

  這就是背后有靠山的好處。

  有著這樣出身的林齊鳴,即便此刻還處于走向成熟的路上,也并非一般人所能夠比擬的,這正是我選他來做考官的理由。

  不過何武身為何奇之子,又在省局行動處那里歷練多年,也不是什么簡單角色。雙方在畫出的圈子里較量,倒也是你來我往,十分熱鬧,惹得旁邊的人忍不住發出聲來,目不轉睛地觀看。

  武試和文試不一樣,文試是一對多、面對面的交流,而武試則是讓一組十人一同進場,可以觀摩考官和面試者的較量。

  這樣做的目的,除了是考較出面試者的真實水平外,還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彰顯武力。

  所謂的彰顯武力,其實也就是樹立老成員的威望。

  一個隊伍里面,自然是有主有次,這個是最根本的結構,而這些來自全國各地和總局機關的精英,既然有信心來到這里,必然是對自己有著足夠的自信,也難免有一些桀驁不馴之人在;我的心胸是寬廣的,可以容忍個性,但是對那些沒有集體觀念,一意孤行的人,必要的時候,還是得打壓一下的。

  有著林齊鳴這樣的一個標桿在,就是要告訴所有來這兒的人一件事情,那就是不管你以前有多牛逼,在老子這里,是龍你得給我盤著,是虎你得給我臥著。

  特勤一組,是藏龍臥虎之地,半瓶子晃蕩的家伙,就得給我老老實實做人。

  場上的戰斗在繼續,許多的面試者都熱切地望著這兩人,莫不希望何武能夠將這個看著稚氣未脫的年輕教官給撂倒。

  先前出去的面試者已經將這個家伙的厲害,給傳了出去。

  沒有人想要面對這樣一個考官。

  然而何奇盡管是名門之后,不過到底還是不如林齊鳴這種走了狗屎運的天賦異稟之輩,過了十來招之后,雙方僵持的形勢立刻就變化了,林齊鳴的臉色開始逐漸地變得嚴肅起來。

  他的臉一冷,說明這家伙認真了。

  善戰者無赫赫之功,沒有人知道這個看著并不算啥大人物的年輕考官,手上曾經沾染過多少強者的鮮血。

  武穆王、前朝太監……

  每一個人,單獨拎出來,都能夠讓人不寒而栗。

  十八招之后,瞧見我面帶不悅之色的林齊鳴沒有將時間往后再拖,一步跨前,一招全鎮凝真縛手,將何武給按到在地。

  何武反抗,結果林齊鳴口中一聲真言喝出。

  咄!

  何武渾身僵直,如同雷轟,便直接癱倒在地,再無動靜。

  圍觀者與前面那一組的人一般,全部都露出了驚訝莫名的神色,更有人開始朝著站立在角落處的我這邊看來。

  為了表明對這次招新的重視,特勤一組的所有成員都來了,連宋司長也帶著行動處幾位大佬趕到現場。

  特勤一組,跟一眾官氣斐然的大佬并肩而立,氣質凸顯。

  這些人前來報名,除了因為特勤一組的戰略地位之外,還有另外一個目的,那就是過來瞧一眼鼎鼎大名的黑手雙城,并且試圖展示一下自己的手段,讓那位強人記在心頭,說不定能夠傳上兩手,受益一生。

  沒想到,竟然連這個并無太多名氣的年輕考官都干不過。

  這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特勤一組里面,到底有多少猛人啊,光一個林齊鳴都這般了得,其余人是不是更加牛逼呢?

  要知道,七劍之中,最出名的,可是在特勤一組里面待得時間最久的三杰張勵耘、尹悅和余佳源啊。

  人的心態萬千,有人瞧見林齊鳴這般犀利,不由得心生退縮,而有人反而激發了雄心,覺得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林齊鳴都能夠如此強,如果自己能夠加入其中,在那黑手雙城的調教之下,說不定自己也能夠成為這般厲害的強者呢。

  三、二、一……

  比試結束,林齊鳴放開了被死死壓住的何武,十分有禮貌地伸出手,將地上的他給扶了起來,并且還說了句贊賞的話語:“不錯!”

  這是句真心話,畢竟比起前面的那些人來說,何武實在強上太多。

  這樣的人倘若是能夠進特勤一組來,稍微調教一番,應該就能夠派得上大用場。

  這話兒倘若是先前說,何武或許還沒有什么感覺,然而在此刻,被林齊鳴以壓倒性的優勢給弄垮,再聽到這話兒,他也是心悅誠服地說道:“不敢,林考官方才是真正厲害。”

  說完這話,他下意識地朝我這邊望來,瞧見我在看他,微微地點了一下頭。

  雙方交流了一下眼神,不再多言。

  何武過后,比斗依舊還在繼續,盡管需要跟一百多名來自全國各地的精英交手,不過林齊鳴倒也不會太過于緊張,除了點子太硬的對手,基本上除了十人一組的輪換時間外,是不會休息的。

  場上在比斗,而場下的我則在與宋司長交流。

  特勤一組擴招的消息一傳出,立刻有無數人打電話、遞條子,這事兒給了我這頂頭上司很大的壓力。

  不過面對著這樣的情況,宋司長卻一律壓下,給予了我充足的權力。

  他在向我表達了一個觀點,那就是特勤一組,永遠都是帶著陳志程特色的隊伍,這支隊伍除了必要的章程之外,是完全靠著我意志來打造的。

  宋司長這樣的態度,讓我很感動。

  這個年代,像這樣開明的領導,實在是太少了,而作為回報,我在招人的時候,特意叫上了宋司長一起,共同參考。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這就是投桃報李。

  說到修為,宋司長倒不能算是頂尖的高手,不過行政能力,卻是一流,記憶力特別高,每一個面試者上場,他都能夠如數家珍地給我介紹這人的情況。

  不過最讓宋司長驚訝的,則是林齊鳴的表現。

  盡管是我們的直屬上司,但是他對于特勤一組內部成員的戰斗力并沒有太過直觀的認識,大多數的情況,都是從文件和匯報中感受的。

  此刻瞧見林齊鳴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心中頓時就多了幾份肯定。

  不過林齊鳴長勝不敗的戰績,在第五十四人的時候,沒有能夠保持。

  牛波。

  打破這個記錄的人,是來自于滇南局下面的同志,而此人出身的門派,則是滇南太上峰。

  這人一身出神入化的橫練功夫,反彈得林齊鳴手都腫了,而他則乘著林齊鳴顯露出疲憊狀態的時候,一個豹子翻山,將其壓在身下,緊緊鎖住,最終贏得了勝利。

  現場那些飽受林齊鳴蹂躪的面試者歡聲雷動,宛如過年。

  接著我派出了布魚。

  于是都哭了。

  林齊鳴還在成長,而跟隨了我多年的布魚則是已經成為了橫呈在無數人面前的大山,這讓那些歡呼的人難過不已。

  不過即便沒有人能夠再將布魚撂倒,我還是能夠從這些面試者的身上,看到無數閃光之處。

  到底是集盡精英。

  很快到了最后的一批入場,念誦名字的時候,我聽到了黃錦程這個名字,因為這人的背景是荊門黃家,所以我下意識地望了過去。

  結果這一望,把我的下巴都驚掉了。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十六章 一組臥虎藏龍”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錦繡前程,好名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