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十七章 新人逐一現身

  這站出來的人,哪里是什么黃錦程,根本就是荊門黃家家主的女兒,黃養神的妹妹黃養鬼。

  這女子是我在黃山龍蟒事件之時認識的。當時的她排場大得很,身邊跟著一堆人,機靈古怪的,十分難纏,好在畢竟是名門之后,一身蠱術了得不說,而且品質也還算不錯。只是不知道她為何要改名換姓,混進這兒來。

  我看著那小姑娘朝著我眨眼睛,突然想起了她之前跟我說的話語,以及黃養神臨走之前,欲言又止的話語。

  敢情她還真的是想到我的手底下來干活兒啊?

  雖說我對于黃養神這個人還算是比較認可的,不過對于他身后的黃家,卻并不是那么的放心,要曉得黃家雙杰之中,黑道的黃公望可是現任的邪靈右使,而即便是混白道的黃天望,我也是在他手上吃過好幾次虧。

  事實上。對于一直以勢壓人的黃天望,我打心底里,就不會很喜歡,甚至可以說是厭惡。

  這種情緒一直延續到了荊門黃家身上去,也是正常的。

  倘若說荊門黃家想要塞一個人進我這特勤一組里面來,我是萬萬不肯同意的。這也是黃養神在最后都沒有張那個口的緣故。

  不過……

  荊門黃家就算是再沒有人,也不可能那黃養鬼這么一個千金大小姐過來當臥底的。

  犯不上。

  從黃養鬼的養蠱人身份,我就可以看得出她的這個性格,應該自小就是離經叛道的,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她并沒有跟黃家打招呼,私底下跑過來應征的。

  這事兒鬧得,倒真的有些讓人頭疼了。

  我板著臉,不跟朝我擠眉弄眼的鬼鬼有任何互動,而接下來的比試,布魚也是一路過關斬將。沒有再發生任何意外,一直輪到了鬼鬼。

  我知道鬼鬼最厲害的,應該就是她的巫蠱之術,本來想著中止比試,不過臨時想了一下,還是覺得不阻止為好。

  讓布魚摸一下底,也是不錯的選擇。

  布魚認識黃養鬼,所以鬼鬼一走到跟前來,他就看出來了,朝著這小女孩兒點了點頭,笑道:“你也來了。不錯,開始么?”

  鬼鬼點頭,剛一揚手,布魚便說道:“你別放蠱,我這里有驅邪符,怕傷到它。”

  被布魚一語點破,鬼鬼展顏一笑,點頭說道:“也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以手腳功夫決勝負。”

  她話語一落,人便朝著一陣疾奔,沖著布魚的胸口拍去。

  布魚回手來擋,那女孩兒卻是借著力道,一個翻身,直接躍到了布魚的頭頂之上,然后一個回旋,從天上往下攻擊而來。

  鬼鬼一出手,我便知道她的輕身功夫,估計也就比小白狐兒稍差一些。

  到底是出身荊門黃家的大家閨秀,果然不凡。

  要曉得,小白狐兒的輕身功夫了得,那是因為她本身就是洪荒異種,并非人類,身體的很多構造,跟我們完全不同,很多時候,是可以完全違背科學和重力制約的,而鬼鬼則純粹就是憑著一口氣來處理的。

  這不但需要從小的練習、厲害的法門,還需要一個根骨和悟性。

  沒有后面那個,再厲害的背景,都沒有用。

  身法一厲害,打起架來自然是絢麗無比,一會兒飄東,一會兒落西,這小姑娘兒身穿白色勁裝,像蝴蝶一般滿場飛舞,愣是讓布魚夠都夠不著。

  不過別看鬼鬼身法變幻莫測,但是她并非一味的閃避,冷不丁出一招,還直指要害。

  不過布魚的臨戰經驗,要遠比這小姑娘兒豐富許多,面對這種華而不實的手段,他倒是并沒有太多的動作,只是時不時地轉身,對著鬼鬼,雙手微張,仿佛在等待著什么一般。

  如此過了好幾分鐘,布魚終于趁著鬼鬼一個呼吸未穩,一個箭步而上,欺身上前,猛然朝著鬼鬼抓了過去。

  他這一抓,宛如猛虎下山,氣勢斐然。

  不動則已,一動如雷霆萬鈞之勢,這使得存心炫技的鬼鬼頓時就有些把握不住,慌了手腳,不過好在她的基本功扎實,在布魚即將把她給抓住的那一剎那,使了一個極為漂亮的分身術,化作一道殘影,從布魚胯下的縫隙閃過。

  這一招使出,旁邊圍觀的男面試者都忍不住出身叫好。

  我瞧見布魚回過頭來,正要作勢再撲,笑了笑,曉得這場比斗,恐怕要變成老鷹捉小雞了,于是吩咐旁邊的董仲明,讓他叫住比斗,就此停止。

  旁邊的宋司長不明就里,看著我,試探著說道:“這個黃錦程,倒是蠻厲害的啊?”

  我苦笑著說道:“宋頭兒,這回你可是看錯了,她哪是什么黃錦程,根本就是二組組長黃養神的親妹子,荊門黃家家主最疼愛的寶貝女兒黃養鬼。”

  “啊?”

  宋司長被我說得一愣一愣的,仔細一看,方才笑著說道:“我說呢,怎么看著跟簡歷上的照片有些不像啊,哈哈,哈哈……”

  他尷尬地笑著,我頓時就猜到了,估計黃養神在我這里張不開口,跑到宋司長那兒去燒香了。

  我板起了臉而來,叫苦道:“宋頭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特勤一組,從來都是沖鋒在第一線的,危險得很,說不定哪天就有兄弟死在任務里了,你給我發配這么一個大小姐來,我收還是不收?真要想加入特勤組,不如去她哥那兒,你說呢?”

  宋司長被我一語點破,倒也不臉紅,賠笑著說道:“老陳,這你就不知道了,人小姑娘指名道姓,就要加入你這兒,我有什么辦法?”

  我皺著眉頭說道:“我這兒廟小,可裝不下這大佛。你說要是出任務的時候,但凡出點兒什么事情,我怎么跟黃養神交代,怎么跟荊門黃家交代,怎么跟大內的那一位交代?”

  宋司長揮手說道:“養神那邊跟我說了,他妹妹皮實,該怎么辦怎么辦,跟正常人一樣,不用交代什么。”

  我呵呵一笑,不說話,宋司長心虛地說道:“得,反正話我還是跟你帶到了,要不要,自己看著辦吧。”

  我沒有說話了,而經過一上午的武試,根據各人的表現,總共從一百多號人里面,挑選出了三十人來,準備進行下午的面試,而至于其他落選的人,也沒有關系,在南郊基地的公共食堂里提供一餐午飯,然后由人帶著參觀基地的訓練場,也算是沒有白來一趟。

  把武試擺在前面,也使得落選的人不至于太過于抱怨,畢竟本事不如人,沒有被挑上,也是正常的。

  午飯過后,下午一點鐘,由宋司長、我以及一組負責人張勵耘,對接下來的三十人進行面試。

  所謂面試,其實跟普通的應聘面試差不多,提一些問題,然后測試一下面試者的思維、意識和反應能力,而除此之外,我還會根據相學的東西,對這人進行一部分推算。

  這個就是跟普通面試不一樣的地方。

  說句實話,面試這活兒,其實還是蠻爽的,就是可這勁兒地折騰面試者,讓他們在極短的時間內,做出快速的反應,真的是一件比較有趣的事情。

  同時,我還會根據每一個面試者的特長,進行臨時性考驗。

  比如一位叫做紀忠良的男子,檔案上說記憶力特別強大,我便在問完面試話題之后,不動聲色地問他,說剛才帶他進面試室里來的朱雪婷,今天是什么樣的穿著。

  他的回答并沒有讓我失望,從上衣到褲子、再到首飾和鞋子、襪子,都分毫不差,甚至還根據這打扮,對人進行了一部分的性格分析。

  當他說到朱雪婷性格潑辣,心直口快,甚至很可能有同性傾向的時候,我頓時就決定這人得留著。

  不為別的,就想看一下他被朱雪婷虐的感覺。

  又比如一位叫做李何欣的女子,檔案上說嗅覺超強發達,我便問她面前的三位面試官中,有一人在十分鐘之前曾經去過廁所,請問是誰。

  李何欣告訴我是某人,我點了點頭,這人我得要。

  至少以后誰放屁,我能夠抓得到罪魁禍首。

  有趣的人許多,我們這一回是要在精英之中選拔精英,不但需要厲害手段的人,而且還得有一定的特長,因為特勤一組并不只是要打打殺殺,更多的事情,我們需要在無數的線索里面,找到一個明確的方向來。

  這就是說,我們除了武力之外,還得需要強大的頭腦。

  文試比武試重要許多,每一個人,我們都試圖認真對待,所以時間花得比較長,一直到了下午五點多鐘的時候,我才面試到了鬼鬼。

  那小姑娘從門口走過來的時候,規規矩矩,十分有禮貌地跟三位面試官打招呼,乖巧得跟鄰家女孩兒一般。

  我瞇眼看著她,而她則淡然自若地站在那里,不驕不躁。

  過了差不多一分鐘,我方才慢條斯理地開口說道:“好了,你可以走了,記得出門的時候,幫我喊下一位進來,謝謝。”

  剛才還乖巧的小白兔立刻張牙舞爪起來,瞪著我喊道:“憑什么啊?”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十七章 新人逐一現身”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還真的是黃養鬼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