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十八章 擴招活動結束

  我什么都還沒有開始,就直接將鬼鬼給三振出局了,這引來了黃大小姐的強烈不滿,沖著我嚷嚷著。而宋司長和張勵耘也是有些詫異地望著我,不知道我為何會這般的堅決。

  我沒有理會她,也不給任何理由,面無表情地說道:“下一位!”

  鬼鬼頓時就大小姐脾氣發作了,也顧不得別的,直接沖到了桌子面前來,雙手按著潔白的桌布。雙眼瞪著滴溜溜圓,氣呼呼地說道:“為什么不要我?”

  聽到這句話,我下意識地想要接一句:“因為胸太平……”

  咳咳,好吧,作為一個沉穩的、威嚴的領導,我不能這般齷齪,當下也是平靜地與她對視,淡然說道:“一定要給出一個理由么?”

  鬼鬼咬著潔白的牙齒,一字一句地說道:“必須!”

  我點頭說道:“好,你要理由,我就給你——是。你的條件不錯,獨門蠱術也符合特勤一組的需求,但是唯一的問題,在于你的身份。懂么?我跟你哥是朋友,這不說,你還是荊門黃家的大小姐。而特勤一組是什么隊伍,這個你知道?告訴你,我們是秘密戰線中的王牌,是總局最精銳的一支隊伍,也是一個隨時隨地都要準備著付出生命的集體,對于這一點,你清楚么?”

  我的話語,一開始還比較平緩,而到了后面,立刻變得慷慨激昂起來,連脖子都冒出了青筋。雙目赤紅。

  “來到特勤一組,并不是請客吃飯,也不是混混資歷,是隨時都有可能喪命的地方。”

  “今天的特勤一組,之所以能夠有無數人打破了腦袋,想要擠進來,那是無數的前人,用自己的性命和鮮血,鑄就的輝煌。”

  “為了這一個榮譽,努爾、張巍、張世界、張良旭、張良馗、林豪……”

  “這些一個又一個讓我熟悉的名字,永遠地離開了我的視野。”

  “他們有的與世長辭。戰死沙場;有的輾轉異界,不在人間;還有的則隱姓埋名,扎根敵營,過著時時刻刻、沒有一天能夠睡個踏實覺的日子。”

  “特勤一組,這就是我們的特勤一組。”

  “這里,不是玩兒的地方!”

  一口氣將心底里面的話語陡然說完,情緒激動的我豁然而起,雙手扶在桌面上,不住地喘息這,而旁邊的宋司長和張勵耘,則一臉肅穆地看著我。

  特勤一組的成長,崛起、輝煌、敗落和重生,是他們親身經歷過的,不過論起感情,沒有一個人,有我深。

  望著一臉激動的我,鬼鬼的眼圈突然就紅了,咬著牙說道:“你給我聽好了,倘若沒有這一頓話,我沒有能夠入選,頂多就是遺憾,但是你這么說,我就算是拼死,也要進來。”

  我盯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道:“你想好了?”

  鬼鬼點頭說道:“我想好了,早就想好了!特勤一組的事情,我聽我哥說過無數回,而你黑手雙城,也聽他講過無數次。你說到犧牲,小女子眼睛都不會眨,你說到困難,在我這里根本就不算是事。我不需要你為我負責,為荊門黃家解釋,我就是要在這樣的地方,向這個世界證明我自己——我鬼鬼,一定會比任何人都做得好,而新一代的黃家雙杰,也一定是黃養鬼,和黃養神!”

  我眉頭低垂,坐了下來,揮手說道:“你被錄用了,出去,下一個!”

  鬼鬼瞧見我揮手,還待發飆道:“你敢不要我?我告訴你,要不是因為你,南海劍妖就不會沒了,而要不是南海劍妖沒了,我無處可去,我……哎,等等,你剛才說什么?”

  我沒有說話,而旁邊的張勵耘則笑著說道:“我們老大說要你了,去通知下一個進來。”

  “要我了?”

  鬼鬼這才反應過來,臉色轉怒為喜,笑顏展開,興奮地原地蹦跳起來:“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她興奮了好一會兒,方才回過神來,乖巧地朝著我們鞠躬說道:“謝謝各位考官,謝謝。”

  說完,一溜煙跑了出去。

  瞧著鬼鬼離開,宋司長用手擦了一下眼角的淚水,陳懇地說道:“老陳,你剛才說得太讓人感動了,我聽完都有些忍不住……”

  我長長吐了一口氣,瞧見他這模樣,不由得尷尬地笑道:“瞧您,我剛才是用哄小孩兒的方式嚇唬那小屁孩子呢,怎么您這兒倒是動了感情來?”

  宋司長瞧見我嬉皮笑臉,恨恨地給了我一拳:“你這老小子,手段是越來越厲害了!”

  領導與我親切,我倒也并不受寵若驚,而是嘿嘿一笑道:“說句實話,拋開那身份,這小屁孩兒倒是挺合我胃口的,只不過來頭挺大,要是不磨磨銳氣,給她一點兒危機感,就怕日后不好管理,我這里是給她提前打預防針呢……”

  說是這么說,但是此刻我的眼睛,卻是浮現出特勤一組最早成立之時,那些人熱情和朝氣蓬勃的年輕臉孔來。

  唉,時光一去不再回,往事只能回味。

  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

  經過一天的面試和討論,我們最終在那三十人里面,選出了十名新成員來,不過這些人還需要三個月的試用培訓期,方才能夠入隊,成為正式的編制,也就是特勤一組的正式成員。

  這些人分別是黑省何武、滇南牛波,西陜季忠良、江陰李何欣、荊門黃錦程(鬼鬼)、總局四司房梓、廣南農菁菁、遼寧田學野、黔省柳西南和江浙蘇冉。

  一共十人,每一個人都各有特色,百里挑一的精銳。

  對于這一次選拔出來的十人,特勤一組的要求是給予三天時間,處理個人的私事,而在此期間,由總局這邊進行人事調動申請。

  三天之后,所有人都要按時到達京都南郊基地報到,進行為期兩月的封閉式訓練,和一個月的實習生涯。

  在這期間,出現任何嚴重的問題,都有可能會被遣返原單位。

  至于沒有選中的人,我們也會給其檔案一個優良評語,并且總局這邊也會對優秀的人才進行跟蹤,使得他們以后受到更好的提拔和重用。

  如此一來,皆大歡喜。

  完成這一次擴招選拔之后,宣布名次,所有入圍面試的成員都被邀請在基地的小議事廳里赴宴,共進晚餐。

  宴席上,大家再不是考官與面試者的關系,而是一個系統里的同志。

  原本還顯得拘束的眾人,在酒精的刺激下,也都變得活躍起來,不斷地有人過來與我敬酒,為了就是跟傳說中的黑手雙城見上一面,說幾句話語。

  有人告訴我,說選不上沒關系,今天能夠和我喝杯酒,夠他回去吹半年的牛。

  這自然是玩笑話,不過這些人都是各地的精英,即便是不能入選特勤一組,我也得好好籠絡一下,指不定以后出任務,就能夠碰上。

  見面是緣,所以我來者不拒。

  除了我,特勤一組的其他成員也都成為了眾人追捧的對象,特別是武試考校的教官林齊鳴和布魚,則被無數人給簇擁在一起。

  那些人對我多少還心存畏懼,不過對于組里面的這些人,就放開許多。

  導致好多人被狂灌酒,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

  借著酒意,鬼鬼跑過來給我敬酒,問我先前不想她進組,為何后面又改變了決定。

  我不能跟她說實情,只是告訴她,說是看在南海劍妖前輩的面子。

  盡管劍妖前輩不在了,但鬼鬼畢竟還是他認可的記名弟子。

  說到南海劍妖,喝得有點兒多了的鬼鬼眼睛倏然紅了,立刻就哭了起來,沖著我哽咽地說道:“誰說他死了,誰說的?”

  我詫異道:“南海劍妖難道還活著?”

  鬼鬼點頭說道:“當然,我昨天做夢,還夢到他呢……”

  這話兒說完,小姑娘自個兒就縮到了桌子底下去了。

  相聚歡聲無數,離去一地雞毛。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是夜,無數人大醉而歸,而我則拉著喝得有些飄飄然的張勵耘,討論起了新成員封閉式基訓時的培訓大綱來。

  有著在華東神學院的教學經歷,這個無論是對于我,還是張勵耘,都是駕輕就熟的事情。

  唯一的區別,可能就是因材施教的問題。

  而除了集訓之外,還有一件重要事情,那就是得仔細審核一下,不能讓這里面出現太多的釘子,而即便是如此,太過于機密的事情,這些新成員也還是不能夠受到太多的信任。

  三天后,選拔出來的十人全部按時前來南郊基地報到,而我則讓張勵耘、布魚和小白狐兒帶著他們進行強化性訓練。

  除此之外,其余的人只要手上沒有什么緊急的事兒,也將陪著一起。

  這個是磨礪他們之間的默契感。

  因為挑選出來的,都是各地的精銳,底子深厚,所以培訓起來,進度倒也不錯,并沒有之前組建七劍那般困難,然而就在我等著他們完成兩個月集訓的時候,宋司長找到了我。

  他神情嚴肅地告訴了我一件事情,青海洞穴那邊出了岔子,特勤二組,有大麻煩了。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十八章 擴招活動結束”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林豪不是臥底么?怎么說漏嘴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