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十九章 面臨生死抉擇

  特勤二組這一次的任務屬于保密級別,我之前沒有接觸,所以并不是很清楚。而此刻,當宋司長將一系列資料交到我手上來的時候。我方才發現到其中的嚴重性。

  地點是在青藏高原東南部的“三江之源”、青海玉樹藏族自治州的某一處山巒群落,那里曾經有一個沙加公主廟,是一千三百多年前,唐代藏民為紀念文成公主而建,那個地方叫做白納溝。

  而在白納溝的深處,有一處神奇的洞穴,最窄處只能容納一個瘦小的小孩兒進入。而在洞穴的某一處地方,有一個胳膊粗的小洞,在當地的傳說中,只要是善良的人,就能夠在里面摸出一些值錢的東西來,換取食物和御寒的衣服。

  那個白納溝洞穴曾經歸加沙公主廟的苯教(也就是雍仲本教)所擁有,長達一千多年的時間,而這個繼承了古象雄佛法的教派,也在此繁衍千年。

  一直到本世紀中葉的時候,里面的苯教教派突然舉教喬遷,不知去處。

  沒落之后的沙加公主廟迎來了無數的主人。然而卻都不能立得住腳,而這里卻又因為頻頻陷入諸般怪聞,最后又漸漸地離開了人們的視線。

  最近一次出現在宗教局的視野里的,是一起血尸事件。

  西南局接到當地民眾報告,說在附近瞧見有血尸游弋,牧民家中的牛羊經常丟失。于是出動精銳前往勘察,終于在某一處山溝中找到了三具無意識游蕩的血尸,當場擊殺兩個,并且將其中一個給俘獲。

  被俘獲的那頭血尸給帶回了西南局總部,由局里的高手進行回魂,結果居然將意識給找了回來,并且得到了一個讓人震驚的消息。

  原來這三人居然是干濕活的土夫子,也就是盜墓賊,在江湖中找到了一個山勢圖。

  按圖索驥,他們前往白納溝,準備從這傳說中的洞穴里面。找到些值錢的古董。

  誤打誤撞,他們最終找到了那個神奇的小洞,不過卻什么都沒有摸到,于是一氣之下,便用隨身攜帶的炸藥,將這小洞給炸塌了。

  沒想到這么一炸,居然炸出了一條通道來。

  他們順著通道下去,來到了一個廣闊無邊的地底洞穴,在那里面,居然擁有著廣饒的地下森林,以及無數神奇的東西。

  他們甚至瞧見了身穿黃色長袍的人。

  只可惜他們在找尋的過程中。先后被一棵嬌艷欲滴的花朵給吞噬了,結果意識喪失,什么都不記得了。

  交代完這些之后,那個被招魂回來的血人痛哭了三天,最終死去。

  因為在找到他之前,他全身的皮膚,已經被活活地剝了下來。

  據說死狀特別痛苦,咽氣之前,苦苦哀求工作人員能夠給他一個痛快,并且還產生了幻覺,說看見了魔神在亂舞。

  這樣的情況自然引起了西南局的重視,但是就組織了人手,前往玉樹勘察。

  得到的回饋的確是如那人交待的一樣。

  于是西南局協同有關部門,對白納溝進行了封鎖,并且派出了一支調查小組,進行了實地考察,然而這一次的探查則是極度危險的,十人小組,只剩三個人能夠回來,而其中有兩個則已經瘋掉了。

  剩下的一個,告訴西南局的人員,說那里是一個巨大的地下洞穴,應該比這世界上已知的洞穴,更為龐大。

  然而里面實在是太恐怖了,宛如深淵,他們沒有能夠更深一步的介入。

  因為人已經快死絕了。

  對于這般重大的犧牲,西南局束手無策,于是求助了總局這兒,經過慎重決定,總局決定派出特勤二組,前往青海。

  然而這一個半月過去,終究還是出事兒了。

  和上次一樣,由特勤二組和西南局向導組成的探險隊在第三次深入的探尋活動中,發生了重大事故,最終只有半數人得以回返,而作為探險隊的負責人,黃養神失蹤,不知人影。

  現在當地一片混亂,由西南局一個業務副局長坐鎮,不過至于到底是進是退,依舊沒有一個定論,繼續有人前往,主持大局。

  經過西南局和總局的溝通協商,一致決定由我前往青海,主持此事。

  聽到這個消息,我當時沉默了許久。

  之所以沉默,是我在想那地底洞穴到底有著什么樣的恐怖,方才能給讓身經百戰的特勤二組喪失半數以上的人手,連黃養神都沒有辦法逃脫。

  事實上,但凡有點兒常識的人都知道,像那樣的地方,其實是最危險的。

  從宋司長的講述來看,那兒應該是一處封印之地,千百年來,一直由苯教在負責看管,而苯教的神秘消失,使得封印不再,而那幾個笨賊將封印處給野蠻炸開,就像是將潘多拉魔盒給放出來一般。

  鬼知道里面,到底藏著什么玩意兒?

  從前線傳回來的消息表示,那個地方,很有可能直通地底。

  什么是地底?

  有人會跟我說就是地核,一個大火球,然而在修行者的眼中,那兒極有可能就是深淵,代表著無窮魔鬼存身的去處。

  最好的辦法,其實就是將其給封印起來。

  有了大概思路的我對宋司長問道:“這事情很急么,我的人還有一個多月才能夠訓練完成呢?”

  宋司長盯著我說道:“急,很急,如果有可能,你們現在就直接過去,南苑機場那邊聯絡了二十四小時執勤的飛機,隨時等候出發。”

  我盯著他,苦笑著說道:“宋頭兒,你這是趕鴨子上架啊?”

  宋司長抓著我的胳膊說道:“老陳,這事兒我也是給逼到了絕路來,要知道,總局這邊是剛剛接到青海那里的消息,上面的幾個大佬也是才開完會,覺得只有你出馬,方才能給拯救一切——你知道的,上面的人,對養神還是很關心的,想著如果時間足夠,他也許還有得救……”

  說到黃養神,我還欠他一個人情呢,只是讓我和他都沒有想到的事情是,居然這么快,就要還了。

  我沉吟了一會兒,點頭說道:“那好,宋司長,你給我兩個小時召集人手。兩個小時之后,我們直接奔赴南苑機場,你看如何。”

  宋司長興奮地抓著我的手,猛力搖道:“老陳,就知道你仗義,閑話不多說,等你回來,老哥給擺酒,給你慶功。”

  我不合時宜地回了一句道:“要是我跟黃養神一樣,也回不來,你到時候派誰去救我?”

  宋司長被我一句話給問住了,愣了半天,方才沉聲說道:“老陳,你是我們總局的王牌,你要是都折在那兒了,我只有兩個辦法,第一,就是看能否請動王老總出馬,第二,就是永久性地封鎖白納溝,劃為軍事禁地,不讓任何人靠近。”

  我點了點頭,笑著說道:“你能夠這么說,我就放心了。”

  從宋司長辦公室走出來,我打電話,讓歐陽涵雪立刻通知所有特勤一組的成員,包括正式成員和在南郊基地封閉式培訓的預備役。

  半個小時之后,在會議室里,由歐陽涵雪給特勤一組的所有人介紹起這一次突發任務的基本情況。

  介紹結束,我站起很來,雙手按住臺面,平靜地說道:“這次行動,特勤一組的所有人,都會參加。而對于這一次的任務等級,總局那邊給出的是‘S’級,也就是最高級,所以不能保證各位的生命安全。”

  聽到這一句話,所有人的心都在這一刻揪了起來。

  不過人和人還是有區別的,老成員輕松地坐在椅子上,悠閑自在,而新加入的預備役則大部分都下意識地將背脊給繃得挺直。

  原來之前講的話,并不是口號而已。

  真的是會死人的。

  隨時,隨地。

  在會議桌末尾的鬼鬼聽到自己老哥失蹤的消息,眼圈一下子就紅了,出聲說道:“老大,我們什么時候去救人?”

  我看了一眼焦急如焚的她,平靜地環視一圈,然后才徐徐說道:“我給宋司長的承諾,是兩個小時之后,而現在我們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就要前往南苑機場了,而在此之前……”

  我故意地頓了一下,然后說道:“具體的案情和資料,我們到當地再進行了解,而在這段時間里,諸位可以打電話,跟家人告別,并且寫好遺囑。”

  遺囑?

  聽到這個陌生而遙遠的詞眼,所有剛剛從地方升上來的預備役臉色都為之一僵。

  都知道總局的特勤小組是國家級的戰略部隊,是鋒寒的利刃,而特勤一組則是那把利刃最前面的刀尖,但是這一來,就寫遺書,實在是有些讓人心理承受不住。

  我看見了眾人的猶豫,緩緩地坐了下來,慢條斯理地說道:“當然,對于新加入一組的諸位,我這里有個特殊優待。”

  那些新丁都下意識地朝我望了過來。

  我用右手食指在桌面上輕輕扣動,平靜地說道:“在特勤一組里,臨陣脫逃者,殺無赦。而任何在此之前,提出退出的成員,我將不會追究任何責任,諸位可以考慮一下……”

  我說出之后,在無數深呼吸中,新丁們陷入了長長的沉默。

  而十幾秒鐘之后,終于有人舉起了手,弱弱地說道:“報告,我……”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呃,如大家所知,這一卷,可能是多出來的一卷番外,原本的計劃,是將其定為第三部的素材,不過因為被讀者朋友提醒陳志程的青藏副本沒有,所以強迫癥的我決定把坑在這里給填上。
計劃之外,不過卻絕對精彩,這一點我可以保證。
還是那句話,小佛倘若是挖坑不埋,你們就把我埋了,反正你們知道我現在在哪兒,對吧。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十九章 面臨生死抉擇”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要上廁所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