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二十一章 恐怖的白納溝

  一路輾轉,等趕到玉樹白納溝的時候,已經是深夜時分。

  臨時指揮所設立在沙加公主廟的原址,當車隊抵達之時。負責聯合指揮的西南局趙瀟副局長已經在此等待,而跟他一起的,還有總局特勤二組的臨時負責人黃文興。

  趙副局長我之前有打過交道,不過算不上熟悉,而黃文興在總局里屬于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那種,但是關系很一般。

  此人在二組的地位跟張勵耘差不多,在很多時候。負責二組實際的運營工作,而同樣出身黃家的他,則屬于荊門黃家為了確保黃養神的地位,而特地派出來保駕護航的家臣。

  對,就是家臣,據我所知,黃文興原本不姓黃,這個屬于賜姓。

  荊門黃家家大業大,養了許多門客,而黃文興則屬于這些門客的后輩之中,比較有出息的佼佼者。

  能夠作為坐在這樣的位置。自然有著一番本事。

  從修行上來講,黃文興的手段,其實比黃養神要更加厲害,在我看來,他甚至有著堪比茅山長老的修為,而他的年紀。方才四十來歲。

  荊門黃家,果然名不虛傳。

  雙方在沙加公主廟前握手,望著我身后偌大的陣仗,一直處于焦慮狀態的趙副局長終于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握著我的手不放開,激動地說道:“陳司長,你能夠親自帶隊來,我終于就放心了。”

  我沉聲回道:“趙局,你放心,我一定盡力完成任務。”

  時間緊迫,雙方也來不及多做寒暄。簡單地介紹完畢之后,我讓趙副局長找人安排十位新人暫歇,而我則和七劍直接來到了臨時指揮所中。

  之前事發突然,我這里只有一些基本資料,其余的情況都不是很清楚,當我坐下之后,趙副局長跟我介紹起這邊的具體情況來。

  白納溝一帶,因為有著礦脈干擾的緣故,所以根本就沒有通訊信號,就連在白納溝外圍的沙加公主廟也不例外。

  為了保障這兒的通訊,臨時營地運來了兩臺信號增強器。勉強能夠跟外界聯絡,不過只要是一進了山溝子,就很難有辦法進行溝通了。

  目前他們這里已經跟有關部門聯絡,從錦官城軍區抽調出一個連的部隊來進行協防,加上七七八八的人手,差不多有一百五十人左右,這些都只是負責保障臨時營地的,而西南局這邊派出了二十人的隊伍,加上特勤二組的人數,之前總共加起來有二百多人。

  不過這是在事發之前,特勤二組這一次的探險失利,超過三十人折損在了那地穴之中,而這里面,則包括特勤二組的負責人黃養神,和西南局行動處的負責人何沐。

  損失重大。

  趙副局長在向總局求援的同時,還通過有關部門與錦官城軍區取得聯系,將會再有一個連隊的戰士趕來。

  白納溝這邊的天氣情況十分惡劣,晝夜溫差十分巨大,白天的時候穿著件單衣還覺得有些熱,而一到夜間,只要進山溝子里去,就能夠凍得渾身直哆嗦。

  這樣惡劣而詭異的天氣情況,顯然是不適合普通的戰士,而除此之外,白納溝復雜而多變的地理形態,也將大規模搜索的方法給排除在外。

  白納溝屬于雄偉崇宏的巴顏喀拉山衍伸地形,它是一條廣饒無際的大峽谷,兩邊的山脈不見邊際,矗立于青藏高原的遼闊蒼穹之下,到處都是百丈懸崖,深入其中,倘若不是熟悉地形的當地人,很容易就會迷了路。

  事實上,這兒的確是遠近聞名的險地之一,不知道有多少牧民因為追趕牛羊,而迷失于峽谷深處,最后再無歸還。

  趙副局長將大致的情況跟我們講明之后,由從白納溝地底巨穴逃出來的黃文興,給我們介紹具體情況。

  這一次的探險,特勤二組死傷大半,而剩下的人,則是由黃文興給帶回來的。

  剛才光線昏暗,我看得不是很清楚,然而這會兒仔細一看,方才發現,他的臉色發白,嘴唇發紫,顯然是受了重傷。

  我問他身體如何,黃文興搖頭苦笑道:“我一條賤命,休息一下就好,可惜黃組長了……”

  黃文興告訴我,他和黃養神來到白納溝之后,在經過詳細的勘探和計劃,并且幾次的短線程的探索,終于在昨天展開了真正的進入,一開始很順利,他們在大峽谷中找到了那個傳說中的洞穴,并且找到了被盜墓賊炸開的通道口,從那里一路往下走,確實是來到了一個廣闊的地底洞穴,越過罡風地帶,抵達了傳說中的地底森林。

  之前的一切,都十分的順利,所有人都在為這神奇的地底森林而震驚,黃養神甚至跟黃文興談起,希望能夠回頭找來科學院的院士,對這里進行考察。

  如果能夠將這里的東西公諸于眾,這將是科學界里一件震驚世界的大事。

  然而好日子很快就結束了,他們瞧見了一頭腳踏祥云的四不像。

  這四不像并非動物園里關著的麋鹿,而是神駿豐采、腳踏祥云而飛的瑞獸,是傳說中的物種,瞧見這東西,眾人頓時就激動了,準備將其生擒了帶回去。

  這玩意,一身是寶。

  就是在這個時候,黃養神做出了一個致命的決定,那就是將這三十多人的探險隊伍,進行分兵包圍。

  黃文興不知道黃養神到底碰到了什么,他在一片藍色苔蘚林中碰到了十幾個黑面紅袍。

  這些人打扮有點兒像是喇嘛,不過黃文興感覺更多的,像是薩滿。

  因為這些人的脖子上面,掛著一串骷髏頭。

  那種骷髏頭是特制的,有點兒像是嘎巴拉碗,表面鍍金,而且從大小來看,絕對是用嬰兒的顱骨來制作的。

  對方一言不發,直接上來就打。

  沖突一觸即發。

  作為特勤一組這樣的精英團隊,碰到過無數的困難和恐怖,哪里會懼怕這些野人一般的家伙,當下也是立刻還擊,一開始還能夠壓倒對方,然而隨后一個戴著花羽冠的家伙舉起了手中的骨杖。

  無數的獸吼從黑暗的洞穴中傳了出來。

  黃文興看到了密密麻麻的長蛇,還有渾身都是綠色鱗甲的長尾蜥蜴,還有無數毛茸茸的野獸。

  當他們的陣型被沖散的時候,隊伍一下子就垮了。

  黃文興拼死阻攔,不過最后卻不得不在死傷大半之后,撤回了約定的集結點來,而在這里,他碰到了黃養神隊伍里面的幾個殘兵敗將。

  從他們的口中,黃文興得知黃養神碰到了一陣遮天蔽日的黑風,還有無數的爬蟲,漫天的鬼靈在歌唱。

  勉強逃回來的那幾個嚇得渾身哆嗦,一點兒都沒有精銳模樣。

  再三決定之后,黃文興并沒有莽撞地帶著隊伍前進,而是選擇了折回來,尋求援兵。

  說完這一切,黃文興的臉色有些僵硬,我看了他一眼,能夠明白他心里面的負擔,要曉得,作為荊門黃家派去保護黃養神的家臣護法,他帶隊離開的這種行為,從法理上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是卻根本沒辦法跟黃家交代。

  也就是說,倘若黃養神真的有個三長兩短,他黃文興難辭其咎。

  荊門黃家的勢力到底有多龐大,三言兩語是說不清楚的,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黃文興以后的日子,絕對不會好過。

  所以此時此刻,最希望我們趕緊過去援救的,自然就是他。

  不過能夠在特勤二組里面干這么久的領導,黃文興自然是個精明而謹慎的人,他并沒有對我進行任何催促,而是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講述完成之后,對我說道:“陳司長,我這里沒有任何問題,你什么時候前去,文興甘為門下走狗,代為指路。”

  對方的姿態低到這里,我也沒有太多的話語,而這時趙副局長也滿懷期冀地問我道:“陳司長,你看救援行動什么時候能夠出發?”

  我看了一下時間,對他們說道:“一組千里奔波,人困馬乏,需要休整一下,而現在離天亮也只有四個小時,不如等待明天天明,我們再出發不遲。”

  黃文興自然是希望我們即刻出動,不過也知道這實在是太勉強人了,我能夠這般說,也實屬不易,伸手與我相握道:“陳司長,辛苦了。”

  他的手有些涼,我抬頭看了他一眼,關心地說道:“老黃,你身體沒問題么?”

  黃文興收回手,搖頭說道:“沒事!”

  雙方確定好時間后,黃文興留一個熟悉情況的部下在此開會,而自己則下去抓緊時間休息,而趙副局長則召集人手,開始為我們這一次的援救行動制定起計劃來,我留了張勵耘在此,而讓其余人出去,讓等候著的新成員找地方休息。

  為了避免發生太多的意外,我和趙副局長對于這一次的援救行動,制定了比較詳細的計劃,對于許多細節,也在不斷地爭論。

  不知不覺,我們在臨時指揮所待了一個多小時,而就在這個時候,房門那兒有一個小沙彌闖了進來,急匆匆地對著我們喊道:“不好了,不好了……”

  說話間,外面有槍聲傳來。

  噠噠噠、噠噠噠……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二十一章 恐怖的白納溝”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黃文興怎么自己跑出來了?不回去救主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