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二十二章 神眠之地勿入

  這小沙彌是沙加公主廟里面的小喇嘛,他們方才是此地的主人,而我們這些人,不過是借住此處的過客而已。

  只可惜。這些喇嘛并沒有獲得之前苯教的傳承,對于白納溝深處的那個洞穴,只知傳聞,而并沒有太過于深入的了解,雖然也有修行者,不過修為卻并不算高明,就連著廟里的座師。也只不過是靈修之人,武力缺乏。

  所謂靈修,就是過多的集中于精神領域的開發,對于身體機能的擴展,實在有限。

  聽到這槍聲,我們當下也是擱置了所有事情,匆匆走出房間。

  我們一出來,正好碰上有人跑過來,趙副局長沉聲喊道:“毛文熙,慌里慌張的,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那個被叫做毛文熙的男子沖著趙副局長說道:“趙局。戰士們在外圍布防的哨卡被人襲擊,現在那些人沖著這邊過來了,天太黑,看不清楚有多少人。”

  “什么?”

  他的匯報,使得我們所有人的眉頭都皺緊了起來,要曉得。即便是我的特勤一組還沒有來,按照這里的布置,就算是來一兩百人,都絕對是攻不下,而人少的話,絕對就是來送死。

  問題在于,在國境線內,哪兒冒出這么多敵人呢?

  有點兒莫不清楚狀況的趙局沉聲說道:“你帶路,我們過去看看!”

  等我們趕到廟前的時候,槍聲已經結束了,卻見前方的臺階下。有十幾個身影在晃動,而張勵耘則在這七劍成員,在這些身影之中來回穿梭。

  我居高臨下地望了過去,瞧見這些身影死氣彌漫,顯然都是些死尸。

  或者說,是僵尸。

  在寺廟這樣神圣的地方,居然會招惹僵尸,這當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而十幾秒鐘之后,七劍停下了腳步,張勵耘來到人群跟前來。手中的長劍朝天一指,沉聲喝念道:“伏!”

  一語言罷,諸多身影全部跌倒在地,唯有七劍屹立當場。

  趙副局長帶頭鼓起了掌來,沖著我恭維地說道:“到底是陳司長帶的兵,一出手就非同凡響啊!”

  我客氣兩句,正待說話,卻見到旁邊有一個人沖進了伏倒的人群中,將其中的一具尸體給翻了起來,頓時就震驚了,驚聲喊道:“老曹,老曹,怎么是你?”

  這個喊叫的人我認識,他就是在當初在總局大樓跟林齊鳴打架的其中一員,似乎叫做徐仕斐。

  沒想到他居然活著回來了。

  之前的那件事情,全部都是張圣坤在主導,所以對于其他的成員,無論是我,還是總局政治處,都沒有過多追究的意思,所以他得以隨隊而來,不過瞧見他這架勢,仿佛這些尸體里面,有他認識的人?

  就在我心生疑慮的時候,又有幾個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翻看這些尸體,分別都叫出了他們的名字來。

  這些名字,有的我沒聽過,有的我則多多少少有些影響。

  這些人,都是特勤二組失蹤的人員。

  我沉著臉,縱身躍下,來到了伏臥在地上的尸群中間來,瞧見這些人每一個都是血肉模糊的,一開始還看不仔細,此刻認真瞧去,原來他們的皮膚,都好像被活活地剝了下來一般。

  人倘若是沒有了皮膚,血淋淋的全部都是肌肉,當真是難看得很,而好多血尸身上分布著槍眼,卻能夠走到此處來,也的確詭異。

  我想起了引發此次事件的倒霉賊,只不過他被發現的時候,還活著,而這些人,都已經死去了。

  張勵耘走到我跟前來,對著我說道:“老大,這些人,應該是中了某種毒素,或者類似于寄生蟲的東西。”

  他伸出長劍,朝著旁邊的一具血尸身上刺去,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的旁邊,朝著他狠狠一撞,張勵耘能夠感覺到,稍微地閃開了一下,不過卻長劍卻落了空。

  我抬頭看去,卻見沖著張勵耘撞來的那人,卻是剛才痛哭的徐仕斐。

  黃文興聽到消息,匆匆趕了過來,瞧見這一幕,沖著徐仕斐怒罵道:“小徐,你在干嘛,滾一邊兒去!”

  那徐仕斐也是個刺頭,被黃文興劈頭蓋臉地罵著,依舊不服氣地大聲嚷道:“特勤一組很了不起么?這些是我的戰友和兄弟,即便他們死了,也不能讓任何人動他們的遺體。”

  這家伙做得魯莽,然而無論是我,還是張勵耘,卻都沒有責怪他的意思。

  事實上,一直沖鋒在第一線的我們,最能夠理解這種死去戰友的痛苦。

  不過黃文興似乎有些害怕我們因為這點兒小事情,就不肯盡力去地底巨洞搭救黃養神,從上前來,一把揪住徐仕斐的脖子,怒聲吼道:“你知道個屁,這些已經不是你的戰友了,要是的話,他們會襲擊外圍的崗哨?你到底長了腦子沒有?”

  一語驚醒夢中人,想起這些血尸沖著這邊殺將而來的情形,徐仕斐下意識地退了一步。

  他嘴里咕噥了一句話,沒有再多說什么,轉身離去。

  沒有了徐仕斐的打擾,張勵耘伸劍,在那尸體的脊柱上面輕輕一劃,然后從里面挑出了一根四十公分長度的藍色長蟲來。

  這蟲子有點兒像是蚯蚓,兩邊都是頭,身上有好多螺紋,全身鞭毛,使得它在能夠緊緊附著于任何地方,而被挑出來之后,它在劍尖之上奮力扭動著,似乎想要沿著劍身爬過來。

  這蟲子爬到一半的時候,張勵耘微微一震,將其擊飛,接著揮出幾劍,將其斬成數段。

  斷成數截的蟲子在地上翻滾了好一會兒,方才奄奄死去,而周邊留下的藍色漿液,卻散發出一種極為古怪的刺激性臭味,讓人聞到,有一種惡心欲嘔的感覺。

  我回頭,在人群中巡視一圈,將黃養鬼給找了出來:“鬼鬼,你過來,認一下這是什么玩意兒?”

  黃養鬼是個養蠱人,倘若說這個世界上,有誰對于蟲子這玩意最為了解的話,莫過于這一幫游走在修行界邊緣的蠱師了。

  巫蠱之禍,延續千年,出于種種原因和誤解,歷朝歷代對于這些人的打擊從來都不曾斷絕,使得養蠱人這種修行方式,變成了極為罕見的存在,不過每一個養蠱人,都有著極為隱秘的傳承,對于這世間的真相,知道得更多一些。

  黃養鬼走到了我的跟前,蹲下,毫無顧忌地用大拇指和食指揪起半截蟲身,揉了揉,又放在鼻子里聞了一下,很肯定地對我說道:“惡魔僵尸蟲。”

  我眉頭一挑,說道:“解釋一下。”

  黃養鬼搖頭說道:“很難講,這東西我只是在師父的典籍里面看到過,它是一種來自地底的神秘爬蟲,通常會在某種艷麗的曼陀花身之中,一旦進入動物的身體里,就能夠操縱行動,而之所以叫做惡魔,是因為植入身體之后,它會攻擊所有一切的活物——它消失了五百多年,我以為這輩子都不會見著呢……”

  我皺著眉頭說道:“怎么處理?”

  黃養鬼說道:“這蟲懼火,用篝火將其燒掉就行,不過盡量不要用手接觸,它擁有發達的口器,很容易鉆入人體的。”

  我回頭看了一眼趙副局長,他點頭,朝著旁邊的人吩咐道:“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去找柴火?”

  黃養鬼看著束手束腳的眾人,嘆了一口氣,然后說道:“交給我來處理吧。”

  她從懷里掏出一只陶笛來,放在口中,輕輕地吹動起來。

  隨著她的吹動,那陶笛里發出“嗚、嗚”的聲音,如泣如訴,而隨著這聲音的響起,那些躺倒在地的尸體居然直直地站了起來,而鬼鬼則在前面領著,將這些血尸給挨個兒地趕到了左側的一處平地處去。

  趙副局長的手下十分精干,很快就生起了一場篝火,鬼鬼吹著陶笛,將這些血尸一個接著一個的送入火堆之中。

  黃文興、徐仕斐等原特勤二組的成員,則拿著一個個的盒子,等著這些尸體化灰之后,撿點骨灰回去,也算是將這些戰友給接回家了。

  場面十分肅穆,然而就在燒了第五具尸體的時候,突然有一具血尸在火堆面前停住了,緩緩地回過了頭來。

  一開始我們都不曾注意,以為還是在鬼鬼的操控之中。

  然而等到它伸出雙手,朝著鬼鬼走去的時候,我們方才發覺到不對勁,而就在我準備上前的時候,那家伙突然一下子,就將鬼鬼給撲倒在了地上去。

  鬼鬼奮力掙扎,而那血尸則將其死死地按著。

  這個時候,離得最近的林齊鳴出手了,手中的玉衡劍精準無比地將那血尸的雙臂給切了下來。

  失去了臂膀的血尸,對鬼鬼不再有拘束效果,被她雙腿一蹬,朝著火堆跌去。

  然而就在它跌入火堆之前,臉上突然擠出了詭異的笑容,沖著我們所有人嘰里咕嚕講了一長串的話語來,緊接著,它被跳躍的火焰給吞沒。

  我上前將驚魂未定的鬼鬼給扶了起來,回頭問道:“誰知道它說了些什么?”

  先前過來通知我們的小沙彌小臉發白地說道:“它講——神眠之地,勿入,不然,滔天大禍,不期而至。”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二十二章 神眠之地勿入”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蠱師的自我修養很重要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