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二十三章 輾轉抵達洞穴

  小沙彌的漢語并不流利,所以說起話來,顯得格外的突兀,在這樣的夜里。鬼氣森森的,讓人不寒而栗,止不住地生起那雞皮疙瘩來。

  神眠之地,指的是那個地底巨洞吧?

  那么,這些血尸之所以出現在這里,應該就是被特意指派過來,對我們進行警告的了。

  我背著手。看著這句獨特的血尸跌落熊熊的烈焰之中,火焰將它的身軀給燃燒,接著能夠看見一條長約一米的惡魔僵尸蟲從里面奮力掙脫出來,仿佛要朝著外面擠出,結果卻被烈焰舔舐,最終化作一團濃漿。

  這血尸之所以能夠突然暴起,恐怕就是跟附著在脊柱上面的這條格外修長的蟲子有關吧?

  我看了一眼,然后回過頭來,看著一身污穢的鬼鬼說道:“你怎么樣?”

  鬼鬼低著頭,紅唇之中吐出了一條小蟲子來,卻是叫做阿依娜的蟲蠱。這小蟲蠱正在一點一點地吞噬著黏在她身上的諸般血肉,而她則有些后怕地說道:“還好它的處理機制里面,第一任務是傳話,第二才是伺機傷人,我的問題倒不大。只不過,能夠壓制那蟲子的魔性。說出這樣的話來,藏在后面的那個家伙,看來很不尋常啊。”

  我點了點頭,心中沒有一點兒恐懼,反而是濃濃的戰意。

  我舔著發干的嘴唇,望著這宛如奇跡的沙加公主廟笑道:“應該就是那些神秘喬遷,離開這地兒的原主人們吧,到底是什么,能夠讓他們放棄光明,投入黑暗,我真的很好奇啊……”

  一戰!

  是的。從內心深處來說,我并不排斥這樣的危機,因為此時此刻,我極度需要一場大戰,來宣泄我已經瀕臨崩潰的情緒。

  前段時間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很多人都以為過去了,卻沒有人能夠想到,我的心中,已經積累了太多的殺氣。

  從南洋載譽回來的我,有著翻云覆雨的手段和名聲,然而這些所有的一切。卻被一些只懂得在背后捅刀子的家伙給無視,他們鬼鬼祟祟,他們不斷撩撥,就是吃準了我只能默默忍受,而不敢太過于剛猛的反抗。

  事實上,坐在那樣的位置,為了所謂的大局,我不得不按循著規則來辦事。

  忍辱負重!

  然而,這就是我內心里真正的想法嗎?

  錯了,若是有可能,我恨不得跟那閻副局長,乃至他身后所代表的整體階級挑戰,大家提起刀子來,大戰個三天三夜再說。

  只可惜我倘若真的這樣做了,定然會眾叛親離,就連最為欣賞我的王總,估計也會出手,親自對付我。

  我不能對抗這全世界,那么就只有找點發泄口。

  面對敵人的警告,我戰役濃烈。

  這是旁人所沒有想到的,當趙副局長過來,跟我商量是否需要推遲探索的時間,等待著大隊援兵到來再說,這提議被我否決了,拍了拍鬼鬼的肩膀,讓她去處理一下個人衛生,然后對著周圍的人說道:“人家不歡迎我們去,那我卻偏偏要去,不管怎么樣,我這個人呢,對敵人就是喜歡用強的,他若是掙扎兩下,我方才有感覺。”

  在這個讓所有人都繃緊著心弦的時刻,我卻偏偏一本正經地說著葷段子,惹得眾人都不由得會心一笑,緊張的氣氛也從此消散了。

  我返回臨時指揮所,與趙副局長確定此次前往地底洞穴的人選。

  首先從地底逃離出來的二組人員,必然需要跟著去的,不過因為在那兒嚇破了膽,目前還能保持工作狀態的只有五人,他們有黃文興帶領。

  然后就是西南局與當地的向導。

  上一次的聯合探險活動中,西南局的損失也是巨大的,西南行動處的何沐同志,與大隊的西南局人手,與黃養神一起,都身陷地底,未曾回返,這里面還包括了沙加公主廟的兩位喇嘛。

  不過這一次拯救行動,經過一番思想動員,他還是征集了熟悉情況的五人,另外還有三名沙加公主廟的當地喇嘛。

  其中就有剛才那個小沙彌,他的名字叫做桑日勒,是這寺廟座師的關門弟子。

  小家伙自小就在白納溝長大,對于這邊的地形,最是熟悉。

  除此之外,趙副局長還抽調出了兩個班二十個全副武裝的戰士出來,隨同我們一起進溝,給我們提供火力支持。

  仔細算一算,趙副局長這一回可算是砸鍋賣鐵,倘若這次行動失敗的話,他可就真的難辭其咎了。

  事實上,他已經有所準備了,這一次隨同我們一起離開的西南局五人之中,有一個西南局鼎鼎有名的法陣大師曾顯杰,老頭兒修為不高,但是最擅長的一點就是封魔大陣,一旦事不可為,他就會在將那個洞口給封印住,不讓里面的戾氣散出來。

  一顆紅心,兩手準備,對于這一點,趙副局長毫不隱瞞。

  他讓我保證一點,一旦確定無法救出任何人的話,立刻協助曾大師,將那洞口給封印住,不得妄動。

  對于這一點,我表示了支持。

  不管怎么說,犧牲都是難免的事情,而我們則是需要將這些犧牲變得有意義,倘若那洞底隔三差五地溜出血尸來,只怕大家死也就白死了。

  以上是趙副局長負責統籌的人選,而我這邊,也并非全員上陣。

  出身總局四司的房梓、遼寧田學野和江浙蘇冉三人,由于種種原因,被我留在了此處,負責協調工作。

  這三人,有房梓帶隊,隨時跟總局的歐陽涵雪保持聯系。

  至于其他的人,則跟隨著我和七劍一起,朝著白納溝進發,不過在我心中的想法里,這些人,將和那兩個班的戰士,以及曾大師一起,守在洞口處,不得進入。

  名義上,他們是留在那兒接應,實際上,我終究還是覺得地底太過于危險,沒有合乎我心理預期的人員,在我看來都是累贅。

  一旦沖突爆發,他們幫不上什么忙不說,還會添亂。

  我可沒有時間為了某位驚慌失措、脫離隊伍的人員,而浪費手上有限的人力資源,去找尋。

  天亮之后,趙副局長聚齊了臨時探險隊伍的所有人手,發表了一篇熱情洋溢的講話。

  趙副局長的講話立意高、內容深,意義重大,不過篇幅難免有些長,而且還都是官樣文章,聽得人有些耳根子發癢,而冗長的講話結束之后,作為此次臨時隊伍的負責人,他讓我上臺講幾句。

  我沒有客氣,就講了幾句話:

  第一,執行任務的過程中,需要聽指揮,任何違抗命令的人,我會毫不留情地處理。

  第二,大家應該聽過我的名聲,所以即便是到了絕境,也不要喪失希望。

  第三,那就是我盡量帶著大家,能夠活著回來。

  謝謝!

  簡單幾句話,歡聲雷動。

  并不是因為我講得有多么精彩,而是這樸實的話語里面,代表著一擲千金的承諾,還有那簡單的一句話——我盡量帶著大家,活著回來。

  因為之前的失敗,很多人對這一次的行動并不看好。

  不過黑手雙城的名聲在外,又看到剛才七劍那流利的手段,以及新面孔神奇的手段,還是有好多人愿意相信我的承諾。

  如果這一次行動不是單純的送死,參與者的心情自然不會如喪考妣,臉上的笑容也會多一點。

  講完話,整理好裝備之后,隊伍出發了。

  這一次的隊伍,人數比我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來得多,快要接近五十個。

  雖然有兩個班的戰士,但是剩下三十人,也不算少了。

  這是一次大任務。

  白納溝峽谷時寬時窄,不能行車,所以我們都是步行的,而除了護送的戰士之外,有不少人也攜帶了槍支彈藥。

  此次行動并非是江湖紛爭,而且還是在渺無人煙的群山之中,用槍,其實也不錯。

  不過我沒有帶,七劍也沒有。

  比起火器,我們更愿意相信自己手中的長劍,因為這東西,已經融入了我們的靈魂里。

  清晨進山,有霧氣在峽谷中籠罩,一開始倒也還能夠瞧見初升的太陽,然而真正進入其中,便感覺霧氣越來越濃重,相隔十米,視線就會變得模糊。

  五十人的隊伍拉伸,也有好長一段距離,我讓張勵耘、何武還有西南局的毛文熙作為前后通訊,不斷地盤點,盡量不讓任何人掉隊。

  而我則在隊伍的最前面,跟著西南局這邊的負責人曾大師聊天。

  一聊才知道,曾大師居然出身于法螺道場。

  法螺道場曾經是邪靈教中以陣法最為聞名的一處鴻廬,后來利蒼一役中,被我基本上滅掉了,不過這曾大師是法螺道場的叛徒,在這件事情上,對我是心存感激的。

  畢竟少了一個追殺自己的仇家。

  在隊伍的最前面,那個叫做桑日勒的小沙彌和黃文興兩人在前面探路,不時回稟情況。

  濃霧區走了一個半多小時,方才消散,而這個時候的白納溝,陰森森的,遠處出現了一大片的山崖,到處都是孔洞,風聲呼呼,穿堂而過,仿佛惡鬼在里面哭泣,讓人渾身發毛。

  到了。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二十三章 輾轉抵達洞穴”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用槍,丟不起那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