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二十七章 下游之處有人

  和尚騎得,我任何騎不得?

  咳咳,錯了……

  總之,在瞧見那巨鷹從高得有些離譜的穹頂之上。急速而下的時候,我完全沒有旁人心中那種恐懼,而是負手而立,仰首看向了天空。

  巨鷹俯沖,宛如利箭,而那一對金色的眼眸之中,則充滿了高高在上的傲氣。

  它自由翱翔于地底蒼穹之上,渴飲露水,餓食昆蟲。像我們這些看著并無半點兒威脅性的生物,居然還敢蔑視地看著它,怎么能夠讓巨鷹的心頭舒暢呢?

  既然不舒暢,那便用利爪,將其撕碎吧!

  唰!

  張開的羽翼與空氣急速的碰撞,產生出一種讓人心悸的神奇聲響,那巨鷹驟然而至,卻在三兩米的半空陡然懸停,那種巨大的變化讓人看得炫目,而它卻仿佛飲水一般輕松自如,而那一對略微有些黃色的利爪也以最快的速度,朝著我的頭顱抓來。

  這一下倘若是抓中。只怕我這腦袋,就跟那雞蛋一般,直接碎開了去。

  這巨鷹對于力量和速度的掌握如此精妙,讓人嘆服,然而我膽敢直面,卻也并非過分托大,就在這寶劍一般銳利的爪子離我只有幾十公分的時候,我動了。

  不動之時若處子,一動則雷霆萬鈞。

  【深淵三法,風眼】。

  炁場漩渦,陡然生成,沒有半點兒預兆,我的身子往旁邊一滑,避開了這志在必得的一抓。而我則腳尖一頂,身子就直接躍到了半空中。

  在風眼強大而微妙的控場之下,那巨鷹仿佛被馴服了一般,直接朝著我的胯下鉆來。

  雙方就像是商量好了的一般。

  完美。

  我的雙腿張開,當感覺到某種實物接近的時候,猛然一夾,正好就騎在了這黑色巨鷹鳥頭和身子的銜接處,也就是脖子的那一段地方。

  此處毛茸茸的。坐在上面的感覺恰好,只不過當感覺到身上突然多了一份重量,那巨鷹頓時就不干了,先是伸爪過來。想要將脖子上的我給勾住,結果試了好幾下,發現腿太短,根本就夠不著,接著就翻滾身子,想要將我給晃蕩下來。

  我雙腿如鐵鉗,將其死死扣住,再顛簸都無法將我給甩下,而瞧見旁邊涌出許多人來,那巨鷹也有些慌了,猛然振翅,居然朝著蒼穹之上猛然飛去。

  它一往上飛,風聲頓時就在耳畔響起,我抬起頭來,瞧見這巨穴的頂部,差不多有好幾百米的高度。

  這高度,簡直就是讓人震撼了。

  然而更加讓我震驚的,是那巨鷹并沒有一直朝上,而是在空中做了幾個轉折,發現沒有能夠將我給甩飛,便越過這一片巨大的地底森林,朝著前方倏然而飛,我驚奇地發現了一件事情。

  這里,或許并不僅僅只是一個巨大的地底洞穴,而是一個完整的地底……世界!

  是的,在那巨鷹的背上,經歷了無數的翻轉,我發現我們出現的地方,居然只是一個山崖,它順著一條寬大的河流而飛,陡然間河流中斷,化作幾十米的瀑布,向下方飄飄灑灑,而在瀑布下方,落差上千米的地方,居然是一望無際的地底森林,而我也隨著這巨鷹飛出了這巨穴,抬頭一看,頭頂上的蒼穹霧蒙蒙的,不見頂部。

  大,好大……

  我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第一次瞧見這般壯麗而遼闊的景色之時,我心中到底是什么樣的想法,到了最后,就只有這簡單的一個形容詞。

  大!

  在我的想法之中,那地底巨穴里面應該是荒涼而空寂的,然而盡管瞧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卻能夠感受到瀑布下面的世界,盡是一片勃勃生機,它擁有的生態系統,絕對不會比地面上的世界差多少。

  然而還沒有等我仔細瞧看,在遼闊的遠處,突然傳來了一聲宛如龍吟一般、荒蠻而沉重的呼聲。

  那巨鷹何等驕傲,然而聽到這聲音,卻像是碰見了貓的老鼠,受驚一般地奮力往回飛,朝著我們那個懸立在山壁中間的洞穴里飛回。

  而我趁著這扁毛畜牲心志大亂,也是沉住了氣,輕輕一掌,拍在了它的后腦上。

  這一掌輕柔無比。

  自然輕柔,因為我并不想殺它,而是降服,所以這一掌里面,蘊含著兩道法門。

  其一為深淵三法之魔威,是讓這高傲的巨鷹感受到它腦袋上的這個家伙,并非尋常之人,其中蘊含的氣息,足以讓它腿軟,而第二道法門,則為煉妖壺觀術。

  巨鷹并非妖,不過也可以煉。

  大道至簡,殊途同歸。

  這一套法門祭出,那暴烈無比的黑色巨鷹終于老實了一點兒,不過我卻并不放松,當下也是趁熱打鐵,將我在黃山之上,師父傳給我用來降服巨蟒陳慎的那一套咒決念出,接著打在了這扁毛畜生的后腦之上。

  嗡!

  后腦乃靈魂識海,盡管黑色巨鷹的肉身強大無比,不過這腦子卻遠沒有那般厲害。

  被我這降妖之法伺候完畢,那黑色巨鷹在半空中搖搖晃晃,好幾次都快要掉下去了,好在我給它的身子里輸了幾道勁力,讓它度過了靈魂最開始的虛弱期。

  十幾分鐘之后,勉強適應了被我拘束的巨鷹終于恢復了精神,朝著原來的方向飛回。

  被煉妖壺觀術降服的巨鷹雖然已經能夠聽從我的意識行事,不過到底還是有些不適應,已然沒有了最開始的生猛。

  生物的天性就是向往自由,不過這并不是我考慮的事情。

  弱肉強食,這扁毛畜生既然殺不了我,被我所制,那也沒有什么值得同情的。

  歸途很順利,在眾人焦慮和期待的目光之中,我乘鷹而歸,當我翻身跳下來的時候,身邊立刻圍上了一群人來,小白狐兒最為緊張我,抓著我的衣袖問道:“哥哥,你沒事吧?”

  腳踏實地,這感覺遠比在天空中晃蕩要來得安全,我感受了一下,笑著說道:“還好,這扁毛畜牲別看兇,飛起來倒還挺快。”

  相比小白狐兒,鬼鬼卻對那黑色巨鷹更加好奇,伸手過去,想要摸一下它。

  結果那扁毛畜牲兇得很,任何人一靠近,就用那尖銳的鳥喙猛然一劃,還好鬼鬼躲閃得及時,不然極有可能受傷,鮮血飚落。

  盡管如此,大家對于這玩意還是十分好奇的,遠遠地望著,眼里或多或少都流露出了羨慕。

  我將剛才在巨鷹背上發生的事情簡單講了一遍,說起對面森林的盡頭,是一個巨大的瀑布懸崖,黃文興點頭,說對,養神就是在那里出事的,而他的人,則在西面的河道里受到的攻擊,至于瀑布下面,他們倒還沒有探索到。

  這地界,太大了。

  我點了點頭,問我剛才離去的時候,大家在這周圍,有沒有什么發現。

  張勵耘搖了搖頭,對我說道:“老大,我們大致地看了一下,發現附近沒有警哨,也沒有人在窺探。”

  我們下來的這處旋梯,就如同鐘乳石和石筍一般的獨立柱子,而非背靠山壁,前后左右都是那些桫欏林,而在遠處,許多跟這里差不多的巨大石筍徑直朝上,伸向最頂的巖頂之上。

  我左右看了一下,問黃文興道:“老黃,我們對這里都不熟悉,你講一下,倘若黃養神和其他同志都還活著,我們在哪兒,能夠找到他們?”

  黃文興指著左邊的桫欏林道:“朝那里過去,是一條大河,徐仕斐告訴我,在下游,也就是瀑布的旁邊,他看到有人群聚集的地方,或許那些御獸的黑袍人就在那兒……”

  “或許?”

  我盯著他,而黃文興則回頭喊道:“小徐,你過來。”

  徐仕斐從人群那邊擠了過來,在我們的注視下,低聲說道:“我們跟黃隊就是在那附近遇伏的,后來我和大部隊失散了,闖到那邊去過,看到有石頭堆砌的高塔和祭臺,不過后來被人給發現了,就一路逃命,好在我知道沿著河的上游走,最后碰到了副隊,才得以回去……”

  他是黃養神那一隊里面,唯一活著回來的人,之前已經被問詢過很多次了,說得倒也熟練。

  不過此刻身臨其境,再回憶起當初的恐怖,頓時就忍不住打寒顫。

  要是可以,我相信徐仕斐是絕對不肯再下來的,不過熟悉情況的人不多,他又是關鍵人物,即便是為了榮譽,他也不得不硬著頭皮回來。

  我點頭,吩咐道:“既如此,我們就沿著河摸過去吧,注意隱蔽。”

  眾人低聲應和,然后編隊而行,鬼鬼跑過來找我,說能不能騎著那大鳥兒飛一下,我搖頭,這巨鷹剛才被我降服,已經耗盡了精力,此刻得讓它休息一下,不然關鍵時刻,恐怕要掉鏈子。

  我吹了一聲口哨,那巨鷹騰空而起,朝著前方飛去,算是給我們探路。

  一行人向左而行,走了半里路,果然看見了一條大河,這河水清亮,水勢頗涌,布魚看得喜歡,來到水邊,鞠了一捧水,喝一口,笑道:“真甜!”

  就在此時,水里面突然浮現出了一個巨大的陰影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如果會碰到老熟人,你們希望是誰?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二十七章 下游之處有人”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原來劍妖是和尚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