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二十八章 豬嘴蝙蝠斥候

  布魚掬水而飲,心中充滿了滿足。

  盡管化妖成型,離水中已經不知道多長時間了,不過他對于這水的感情卻一直都十分濃烈。然而就在他沉醉于那甘甜的河水之時,在他立身的河水之下,卻浮現出了一個巨大的黑影來。

  那玩意都已經快要沖出水面,然而布魚卻似乎并不知情,用濕潤的雙手拍了拍臉,微微笑著。

  旁邊有人瞧見了,下意識地大聲喊道:“余同志,快離開,危險……”

  這話兒還沒有說完。從河水里突然就躥出了一頭巨大的爬蟲來,大嘴一張,里面是錯亂而鋒利的利齒獠牙,上面還掛著許多血絲肉屑。

  我定睛一看,卻見竟然是一條大鱷魚,這畜生一身厚重的黑色鱗甲,張開的大嘴上下足有一米長度,一對暗紅色的眼眸中閃爍著陰寒的光芒,讓人不寒而栗。

  眼看著這玩意即將把布魚給囫圇個兒地吞下去了,卻見一道寒光從下方陡然升起。

  天權劍!

  這把黑鐵木制作的法劍輕松地穿透了那鱷魚看似堅硬無比的下顎,從舌苔牙床中穿出,一直捅到了最上面的上唇處。

  這一劍。又快又疾,一下就將鱷魚的大嘴給封了起來。

  一招了結,布魚轉動長劍,順著這畜生的撲勢,將其朝著岸邊猛然一甩,重重地砸落在地上,緊接著又是一劍,直接刺穿了這鱷魚的腦仁兒處。

  他這一劍精準無比地刺穿了鱷魚的腦干處,運動中樞被毀,即便是那兇惡無比的鱷魚,擺動了兩下尾巴過后,便不再動彈。

  這樣的手段當真讓人驚訝,就好像那鱷魚直接上來送死一般。

  旁人瞧見了,紛紛上前稱贊。而布魚則謙虛地說道:“不過是一爬蟲而已,想偷襲我,簡直可笑。我當年縱橫水域的時候,它還不知道在哪兒混著呢。”

  縱橫水域?

  旁人聽了,只以為他在吹牛,而曉得他身份的我們,卻知道他是嘴里跑馬,一不小心說了真話。

  布魚是個內斂的人。多嘴說了一句,便不再多言。

  我上前來,看了一下這條鱷魚,卻見這玩意從頭到尾。足有五米長度,渾身的鱗甲頗厚,表皮的韌性也足,要不是這天權劍上面抹了特殊的物質,一般的兵刃刺上去,未必會有立竿見影的效果。

  也就是布魚這樣的水中高手,倘若是別人,在河里碰見這玩意,那就有得頭疼了。

  如此說來,這河水之中,并不能走。

  我心中計較著,回過頭來,黃文興低頭說道:“之前我們有渡過水,不過并沒有碰見這玩意……”

  危險處處啊!

  我嘆了一聲,然后轉頭看向眾人,再一次強調道:“大家注意安全,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輕舉妄動,盡量朝著大部隊的中心靠攏,知道不?”

  眾人紛紛應諾,而我則拍了拍布魚的肩膀,招呼大家向下游進發。

  沿河兩岸,郁郁蒼蒼,地底的世界其實并非一片光明,我們之所以能夠瞧得見東西,主要還是來源于頭頂巖壁上光芒,那些光芒仿佛熔漿的火紅,另外還有許多像螢火蟲一般的小昆蟲在四處游弋,也提供了許多光亮。

  不過我剛才騎鷹而出,在瀑布下方的地底世界,似乎有感受到陽光的存在,至于為什么地底會有陽光,這我就不得而知了。

  又或者,那光亮并非是太陽散發出來的。

  我們走得十分謹慎,黃文興和原二組殘余幾人在最前面,我、鬼鬼和七劍居中,而西南局和沙加公主廟的三位喇嘛殿后,走走停停,速度并不算快。

  我是個實用主義者,對于危機的提防,遠遠高于對我們身處其間這地底森林的好奇和興趣,不過鬼鬼因為本身是養蠱人的關系,對于這地底的一切,卻是十分好奇,不斷地逗留,時不時地采集一些草樣、泥土和植株,放入隨身的錦囊中。

  一路上她不知道放了多少東西,不過那錦囊卻并沒有大上許多。

  又一件納須臾于芥子的法器。

  荊門黃家,當真是底蘊悠長,不過也能夠看得出來,那黃家當代的掌事人,對于自家女兒,還是挺溺愛的。

  路程頗遠,騎鷹而行之時,倒也還不覺得,然而這般走著,卻格外地慢,我們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途中倒是遇見過好幾起野獸襲擊的事故,不過卻并沒有碰見那些黑面紅袍的薩滿。

  行程已經到了一半。

  盡管這些野獸長得奇形怪狀,不過卻都被我們給輕易打發了,而這一路上的寂靜卻讓我心中的狐疑陡升,越發地覺得不對勁了。

  走到一片茂密的叢林邊,前方的人停下了腳步,似乎被什么給攔住了。

  我讓林齊鳴上前去查看,而十幾秒鐘過后,他匆忙地返回了來,對我說道:“前面發現一具殘骸,經過確認,應該是特勤二組成員的遺體。”

  我聽到這話兒,隨著林齊鳴一同上前查看。

  來到隊伍前面,卻見黃文興跟著徐仕斐等人圍成一圈,我走上前一看,卻見地上有一具殘骸,下半身已經不見了,上身的胸腔也被扒開,臟器散落各處,半邊臉給啃得血肉模糊,說句實話,我是看不出這人的身份,不過瞧見那被撕得稀爛的中山裝,想來不會有錯。

  我認不出來,但是多年在一塊兒摸爬滾打的徐仕斐等人卻都認出了這人來。

  瞧見手足兄弟變成這般模樣,眾人的心情都十分沉重。

  黃文興跟我簡單地介紹完此人的身份之后,找了一把工兵鏟,給這具殘骸給就地掩埋,完了之后,還作了一下超度。

  盡管大家都知道這并沒有什么用處,不過卻都做得認認真真。

  這儀式,更多的時候,其實是在慰藉活人。

  如此耽誤了一些時間,不過我并沒有多言,除了讓眾人將心情給宣泄出來之外,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讓所有人都感受到死亡的沉重。

  當認識到這一點之后,我相信此刻的所有人,做任何決定,都會慎之又慎。

  在遇見第一具尸體后,我們繼續前進,很快就到了黃文興等人遇伏的地方,這兒的戰場顯然是有經過打掃,尸體都不見了,不過還是能夠看見黑紅色的血跡殘留,在草叢里面翻一下,還能夠翻出被啃出白骨的殘肢來。

  重臨現場,所有人的心情都各不一樣。

  有人恐懼,有人興奮,有人想一雪前辱,也有人恨不得立刻離去……

  我不動聲色地觀察著所有人的表情,并且揣測著他們的心里活動,努力把握著局勢,不要偏離我的想法。

  唳……

  就在眾人不斷翻尋的時候,我的頭頂處突然傳來了一聲鷹啼。

  我抬頭看去,卻見被我降服的那只黑色巨鷹正在追趕幾只宛如貍貓一般大小的豬嘴蝙蝠,而那些蝙蝠的眼睛發紅,在灰蒙蒙的天空之上,顯得格外瘆人。

  那蝙蝠,有古怪!

  不用我吩咐,黑色巨鷹東奔西撲,將那些豬嘴蝙蝠給全部撕成碎片,瞧見它那兇殘的模樣,仿佛是在發泄剛才被我降服的怨氣一般。

  將這些豬嘴蝙蝠都給消滅之后,那黑色巨鷹在空中轉著圈子,不斷地啼叫著。

  我心中一動,腳尖一點,朝著左邊的林子里猛然撲去,口中喊道:“你們待在原地,不要亂跑;尾巴妞,跟我一起。”

  我快速進入林子,而小白狐兒緊隨其后。

  盡管在南洋受過重創,不過有著靈丹滋補,小白狐兒的修為倒是找補回來一些,雖說遠遠不如巔峰時期,不過這速度向來就是她的長項,追人的事情,她倒也擅長。

  事發突然,我們兩人在林中飛速穿梭,而頭頂上的巨鷹則不斷地指引,幾分鐘之后,我們就在林子里瞧見了一個飛速奔跑的黑影。

  那個黑影,就是那個御使著豬嘴蝙蝠的家伙,而那些紅眼睛的大蝙蝠,極有可能就是他的耳目。

  是個探子?

  我不知道此人的身份,不過他既然知道了我們的到來,就不能讓他給跑了,想到這里,我朝著小白狐兒打起手勢,兩面包抄。

  小白狐兒應聲而去,而我則發力直追。

  又過了幾分鐘,那家伙終于被我和小白狐兒給堵在了一片林子里,扶著一根粗壯的蕨類植株不斷地喘氣,顯然是已經奔跑到了極限。

  這個家伙年紀不大,皮膚黑黑的,臉上摸著幾道白色的樹漿,瘦小的身子被一件紅色長袍給包裹著。

  他長得像個猴子,不過終究還是個人類。

  對方眼神兇悍,打量了我們幾眼,身子一縮,便朝著小白狐兒那邊猛然一躍,想要奪路而逃。這家伙柿子撿軟的捏,小白狐兒被他給氣著了,抬手就是一劍。

  那家伙身手靈活無比,一下子就避開了,卻不曾想小白狐兒這是虛招,真正致命的是探底的一腿,將他給直接踢飛到了我這兒來。

  我伸腳一按,將這家伙給牢牢地踩在了地上。

  那家伙被踩得結實,雙手猛然一按泥土,身子居然要往土里鉆去。

  土遁?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二十八章 豬嘴蝙蝠斥候”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黃文興有問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