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二十九章 調虎離山之計

  想要跑,沒門!

  束縛!

  我風眼一看,將周遭的炁場都給定住,那家伙想要往土里面鉆去。卻發現平日里聽候調遣的泥土變得分外僵硬,而一點寒芒卻陡然出現在了自己的喉結處。

  稍有異動,立刻身死。

  拼死反抗,還是選擇妥協,這事兒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一件難以抉擇的事情,不過在小白狐兒天璇劍隨時吐出的鋒芒之前,他終究還是僵硬地舉起了雙手。

  我不知道他為何做出這樣的選擇,或許用劍比著他的這個小姑娘。樣貌比較清秀吧?

  小白狐兒將這人給抵住,我便不再踩著他,伸手過去,在他身上摸索。

  很快,我摸出了一面銅鏡、一卷黑色佛像的唐卡、幾枚用人骨磨制出來的符印和一串人骨珠子,另外還有一個獸骨磨制的短笛。

  這些東西統統被我用布給包著,然后將這小子給揪了起來,惡狠狠地說道:“為什么監視我們?”

  被我們擒住的這小子年紀其實并不算大,黑色的皮膚和抹得花里胡哨的臉,還有鳥窩一般的亂發,剝離這些,我感覺他也就十六七歲。一個半大小子的年紀,而且還是到了少年慕艾的青春期,剛才瞧見小白狐兒的時候,眼珠子差一點就直了。

  此刻的小白狐兒遠沒有被毀容前那般嫵媚秀美,敷過膏藥之后的她,勉強只能算是清純秀麗而已。

  即便如此,他的呼吸也還是有些急促,顯然是沒有見過什么優秀的女性。

  被我問起,那小子似乎又想著保持點氣節,咕噥了一聲,說的并非漢語,結果還沒有等我聽仔細,他便扭過了頭去,不想理我。

  這小子倒也真任性。不過殺了我這么多的戰友同事,還想風輕云淡地給我斗氣,這也太兒戲了吧?

  啪!

  我還不猶豫地直接就給了他一巴掌,力道控制得十分合適,他給一下子就扇懵了,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顧不得這粘稠的鮮血,我揪住他的脖子。惡狠狠地說道:“告訴我,你的同伴在哪里?”

  小子的叛逆心挺強的,被我這般兇神惡煞地對待著,他倒也生出了幾份傲骨。沖著我哇啦哇啦一通罵,接著咬著嘴唇,一副大義凜然、慷慨就義的態度,甚至還閉上了眼睛。

  我瞧他這模樣,即便是肯開口說話,咱們的語言也不通,于是嘆了一口氣,準備折回去,讓桑日勒等喇嘛,或者西南局的同志跟他溝通。

  然而就在我準備離開的時候,小白狐兒卻說話了:“哥哥,他說他是薩格頂王的子孫,寧死不降。”

  我詫異地說道:“你能聽懂他的話?”

  小白狐兒點了點頭:“嗯,我這段時間特意學了一下各地的語言,勉強能夠交流……”

  妖與人不同,因為對他們來說沒有母語這種說法,只要是喉結處的那塊骨頭被煉化了,語言的天賦遠勝與人類,所以布魚熟知東南亞各國的語言,而小白狐兒這臨時抱佛腳的語言能力,也足以讓人羨慕。

  不過最讓我感動的,是以前的小白狐兒懵懵懂懂,對于未來根本就沒有什么計劃,反而是南洋之行回來后,更加懂得了自己需要做什么。

  不破不立,看來功力喪失大半,這對她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既然小白狐兒能夠與其交流,我便讓她先審一遍。

  如何把握對手的心理,并且快速得出自己想知道的答案,這個在局里面,我們已經學過、并且有著豐富的經驗,小白狐兒倒也不弱,讓我放開那小子,三言兩語,便將其防備心給降到最低,接著小白狐兒跟他套起話來。

  我在旁邊,聽不懂兩人的對話,也不關心,只是看著這小子,不讓他有機會逃離。

  對方的身手還是很滑溜的,手段也是格外的詭異,倘若一個不小心,讓他給跑了,那可就有些丟臉了。

  過了幾分鐘,小白狐兒勉強地套出了他的基本情況。

  布拉,也就是這個黑小子姓名的音譯,他是薩格頂王的子孫,摩門教紅頂長老的弟子,而他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是因為有惡魔要擾亂神眠之地,他是過來查看敵人的消息的。

  而據他宣稱,我們就是惡魔。

  聽到小白狐兒的轉述,我陷入了沉默,按理說,這個地方,的確是黑小子他們的家園,我們也的確是闖入者。

  不過對方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貿然殺害了我們毫無敵意的同事和戰友,并且還侮辱他們的尸體,將其送到我們的跟前來挑釁,這樣的行為,就實在是有些太過于暴戾了。

  誰的血不是血?誰的命不是命?

  以血還血,以牙還牙,沒有任何理由能夠解釋他們的行為,我們是帶著橄欖換和刀劍而來的,他們既然選擇了刀劍,那么我也只有給他們予永眠的死亡。

  我讓小白狐兒問他,說前日困在這兒的那些人,還有沒有活口。

  布拉說有,但是被長老送到了祭祀之地去了。

  我聽不懂他的話語,不過卻能夠感覺到,他說到“祭祀之地”的時候,臉上下意識地露出了恐懼之色。

  這表情很輕微,不過卻給我捕捉到了。

  可見這祭祀之地,在他的心目之中,應該是一個很恐怖的地方。

  我心中了然,大概明白了方向,然后讓小白狐兒再次問詢對方的具體情況,包括人員配置、地形以及其他的事情,結果那小子卻不再開口,不管怎么講,他都沒有再說一句話。

  他應該是知道自己說得太多了,寧死不屈。

  我看著他如此堅持,沒有再折騰,事實上,他既然能給說出前面的信息,我自然有手段讓他將一切都給交代完畢。

  我此刻唯一擔心的問題,是留在河邊的隊伍,此刻并非是盤根問底的時機,回去與大家匯合之后,無論是我,還是別人,都有一百種辦法讓這小子開口。

  對待敵人,我從不仁慈。

  即便是仁慈,想一想一路上見到的慘狀,我也會變得鐵石心腸起來的。

  小白狐兒修為不高,為了防止意外,我親自押著布拉往回走。

  先前追蹤過來的時候走得太急,不知不覺跑了好長的一段距離,所幸小白狐兒十分細心,一路上都有做標記,所以回程并不復雜,我們在林間穿行,疾步而走,然而就在此時,前方突然有動靜傳了過來,我止住腳步,捂著布拉的嘴巴,然后朝著一顆巨大的蕨類植物后面躲了過去。

  剛剛一躲起來,我便瞧見黃文興帶著三個特勤二組的成員慌里慌張地朝著我們這邊跑來。

  瞧見他一臉的驚恐,我頓時就詫異無比,遠遠地喊他道:“老黃,什么情況?”

  一開始黃文興還沒有注意到我的招呼,一直等我喊了三聲,他方才聽到,帶人朝著我這邊疾奔而來,臉上焦急地說道:“陳司長,不好了,我們被襲擊了!”

  我心中一跳,拽著布拉就沖到了他的跟前來,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說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攔住了黃文興,而他卻下意識地想要往前跑,我朝著他們的身后看去,卻聽到遠處的林子里傳來“嗤嗤”的聲音,聽著格外肉麻。

  我的出現,讓黃文興也多了幾分勇氣,回過了神來,對我說道:“你剛走沒有多久,那些家伙就來了,這一回比上一次更加恐怖,有超過二十人的紅袍薩滿,鋪天蓋地的巨蟒和毒蛇,河道里面不斷有鱷魚涌了出來,我們抵抗不住,就開始往林子里跑……”

  調虎離山?

  我第一的反應就是這個,下意識地抓緊了布拉的脖子,惡狠狠地罵道:“終日打鳥,反被鷹啄,沒想到你這小家伙,還挺陰的?”

  被我掐著脖子的布拉黑臉被憋得一陣通紅,口中咕噥著,仿佛也在罵人。

  我抬手一巴掌,直接將他給扇暈了,然后丟給了小白狐兒。

  處理完手上的人質,我看向黃文興道:“怎么這兒只有你們,那其他的人呢?”

  黃文興痛苦地說道:“當時的情況太亂了,大家各往各的方向奔逃,根本就聚不到一塊兒來,我匆忙之中,也只收攏了他們幾個熟悉的同志……”

  我瞇著眼,看著驚魂未定的幾人,緩緩說道:“無妨,我們回去找。”

  黃文興沒有說話,另外三人下意識地搖頭,有一個左臉有黑痣的男子焦急地說道:“不行啊,我們回去的話,就是送死!趕快逃吧,再不走,那些蛇群就追上來了。”

  我抬頭看向黃文興,平靜地說道:“老黃,你的意見呢?”

  黃文興看著不動聲色的我,咬了咬嘴唇,沉默了十幾秒,卻提出了不同的意見:“陳司長,此行以你為主,你說什么,就是什么,老黃我跟著干就是了。”

  他這一句話說出來,旁人皆驚,下意識地朝我望來,而我則平靜地說道:“我說過,我會盡量帶著大家活著回去,所以,不能扔下他們不管的。”

  看著滿不情愿的幾人,我揮了揮手,朝著回路說道:“走,我們回去!”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真的要回去?
如何面對蛇群呢?
還是說……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二十九章 調虎離山之計”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有魔威,不怕蛇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